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暗恋2018-04-17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楔子    网络是一种非常有趣的链接,它将一些本该是素昧平生的人牵连在一起。因此,很多人在网络上留下了思想、意念,留下了倩影、生活。但他们不知道,这一些蛛丝马迹,可能会让一些无法预知的人找上门来。    很多人都知道,暗恋一个人,那是什么样的滋味。爱上一个人之后,总会有一种奇妙的欲望,在心里慢慢地延伸着,想要知道得更多,想要靠得更近。大部分人心里的理想结局,便是能和对方长相厮守。    这真的是理想结局吗?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爱一个人,究竟是希望和她在一起,还是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在只能择一的双趋冲突下,我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或许,我会希望她得到幸福,放弃和她白头偕老的机会。    但我会不断地窥视着她。    A    这一天,仍是一个很平凡的开始。一样的天,一样的云,一样的风。我整理了一下书,随手放进包包里。一看尚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恍神,我考虑了一下,便又打开电脑,浏览起网络来。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雅虎的相簿,美女看多了,也是会麻痹的。从热门相簿开始,我快速地切换人物,之后,便开始胡乱地选择。    “你不上课吗?”看到一半,室友展鸿催促了一下。我看了一下时间,竟已过了许久,再不下山便来不及了。    从山上政大男生宿舍到山腰的教室,大约要5到10分钟的步程。如今只剩下4分钟就上课了,我心中浮起些许迟到的准备。    “网络真是害人的东西。”我说道,便打算把屏幕电源关闭。正在此时,之前点选的一个相簿在这时候打开了。我不经意地看到了其中一张照片,突然间,我心里浮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整堂课我都听不下去,老师说了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下课钟响,我拎起包包,便要离开教室,回到宿舍。    “你跟亚修住久了,被传染了吗?”同学调侃了一下。    李亚修在班上是以逃课闻名的,要不是同寝,相信我不会认识这个同学。我笑了一下,便往山上走去,直到此时,我满脑子都还是那张照片。    回到房间,室友亚修还在睡觉。我开启了电脑,浏览器仍停留在刚刚的那一个页面。当下我便将网址和使用者名称加到我的收藏夹,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很快地找到相簿了。那是什么感觉?我想,是一见钟情吧。    我慢慢翻着相簿,一张一张仔细地端详,自己像是融入了她的生活一般。我一边看,一边思考着。她不算是什么绝色美女,但在美女版绝对不会被嘘。不过,这不是重点,她吸引我的是那对眼睛和那甜美的笑容。    看完她的相簿,我想,我爱上她了。    从这一刻起,我的人生变得充实起来。我曾经考虑要不要和朋友们讨论这个问题。但看着亚修和展鸿,再想想班上其他人的个性。我想他们会有怎样的答案,我已经有谱了。    展鸿会要我适度地接近她,先跟她交朋友,然后再追她。亚修会要我直接跟她表白,失败了他会借我他珍藏的A片。这似乎都是很棒的选择,但完全不符合我的想法。    B    大约两天的时间。我将她相簿里的所有相片下载到硬盘里,并备份了几张光盘。然后我到照相馆将照片全部洗了出来,一共洗两份。    一份带在自己身上,在想她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出来看。另外一份锁在抽屉里,做什么?我暂时也不知道。她的相簿纯粹只是存放照片,或许是给亲朋好友看的。没有网志,也没有留言,在雅虎小站文章数为0,要找出更多的东西,恐怕有些难度。这时候,我便相信了爱情让人强大的鬼话。    我在各BBS站台搜寻她相簿的账号,如果她使用同样的ID,那我便能轻易地找到她。我找了176个比较有名的网站,其中31个有她使用的账号,我比对了所有出现过的地址,和雅虎网曾经相同过的只有2个。    已经够了。我开心地笑了一下。根据这个ID,我将她在该站台所有发表过的文章找了出来。除了同样印成两份之外,我更记录了她使用过的所有地址。很快的,我知道了她是谁。    大约一个星期。我有了她所有的毕业照,所有网络上发表过的文章,放过的照片。也大致推测出她的个性、生活习惯、价值观。再来,我想要做的,就是如何去接近她,以及该不该去“认识”她了。    我想了很久。到现在为止,她在我心中的地位仍然像女神一样,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地位有任何的动摇。那么,我便会害怕,因为更深的认识,而有减于我对她的爱慕。而她对我的印象,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是0,或许有机会她会比较喜欢我,甚过讨厌,但我无法接受这么一点的失败可能。    于是我下了个决定。我永远不会让她认识我,我不会交她这个朋友,更不会去追她,在她的生命、记忆中将不会有我这么一个人。这会有一点困难,因为有太多的变量,但我必须更加努力,来贯彻我对她的爱。    首先,我必须做到的,就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另外,从今天开始,我要掌握她的一切。我改变了自己的习惯,我试着把自己的作息调整得和她一样,并试着让自己喜欢上她的兴趣。这是为了什么?也许是想体验她的生活和感触。    我把硬盘里的流行音乐全部删除,换上她硬盘里的古典乐,确切一点说,我有一个硬盘的内容,是从她的硬盘里复制出来的,并且持续在更新着。    我尽量错开自己系上的课,到她的医学院去旁听,我会挑一个几乎和她不会有照面的位置,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于是,她和哪些教授、哪些同学比较熟,习惯的上下课路线,她的宿舍,以及她的家,都清楚地记录在我的笔记之中。我更制作了一张地图,标示了她的活动范围,渐渐的,我觉得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困难的是,我要怎样才能在她宿舍和家里,装置针孔摄影机。        计划必须改变。    要得到更多,要靠得更近,恐怕就必须失去一些东西。这就是爱情。但我要怎么样才能接近她?又保持足够的距离?我想了很久,只想到一个答案。之后,所有旁听的课,我都变得十分活跃。医学系的教授、学生很快认识了我——一个奇特的旁听者。    为了让这个活跃除去笑谑的性质,我做足了功课。所有的发问都具有建设性、争议性,还有笑点。我尽可能的低调,在下课之后便离开教室,去做更多的准备。    准备什么?    我开始调查她的室友,同样记录她的兴趣、性格。因为我想到唯一的答案,就是让她的室友爱上我。    时间不够。    我挣扎了很久,还是以兴趣不合的理由办了休学。我在她们宿舍附近约200公尺的地方租了房子,开始了各种准备工作。    大约半个月的时间。我和她的室友季晓晴在一起了。每天晚上我都会自己做宵夜,送到她们宿舍门口,一式四份。虽然她们四个都一致地骂我会害她们变胖,但都会吃得很开心。为了制作更多好吃的宵夜,我买了各种餐具和食谱。偶尔我会教晓晴一些小技巧,这样“她”就有机会分享到这些美食了。    看着“她”的表情,我知道我很成功。    我写了一个电脑病毒,透过MSN传给晓晴。这个病毒会让显示卡的使用非常频繁,但使用者看不出变化,不久,在一次重开机后,她的屏幕便没有画面了。于是,隔天早上,晓晴约我帮她看看。因为是显示卡的问题,很合理的,我借了她的显示卡来测试晓晴的电脑。    这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如果被发现了,那我这些月来的努力就灰飞烟灭。于是我犹豫了很久,到底该不该用这么危险的赌注来换取一点点的靠近。我还是决定冒险,因为这就是爱情。    之后,我发现我的犹豫是多余的,因为我的技术,她们四人的电脑有任何问题都会找我帮忙,包括看到不明的线路。    但,隐藏在机壳里面的线路,会有多少人怀疑是针孔摄像头?于是一两次的谎言就可以轻易地打发她们。我透过木马程序将影像回传,于是我更清楚地掌握了她的作息。更困难的下一步,就是怎么到她家去安装了。    这倒可以缓着,因为她回家的时间不多,长时间的,她会把主机搬回家。我调查过,她的亲戚应该没有人对针孔摄像机有研究,对电脑硬件亦不算熟悉。    短时间内应该是没有疑虑的。这样就够了。我要的不多,我不需要和她在一起,我只要在远方默默地祝福她。和计划不同的是,我现在有更多的机会和她交谈,看见她的笑容。    我和晓晴相处的时候,我格外的谨慎。透过录像,我知道我在她们四人心中都是完美情人。    偶尔,我会幻想着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情景。常常,我也犹豫着要不要和她在一起。    但多番思忖,我还是觉得,这样就够了。    休学之后,我从事电脑业个体户的工作。偶尔写写程序,接受外包的企划案,这是我收入的来源。晓晴对我很好,她不在乎我的学历,不在乎我是否能满足她的物质需求。她时常照顾我的身体,虽然她的营养学是被我救起来的。    也许我会娶晓晴吧。    我很感动,也真的很满足,这就是所谓的幸福。    我爱的人,与爱我的人。    安逸使人堕落。    有一天,因为企划案需要提前截稿,因此我熬了三天夜,将程序赶了出来。    精神不济,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彻底地整理房间。在我睡醒之后,我看见晓晴在我床边留着眼泪。她的手上是我带在身边的那本——“她”的相簿。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那么多湘芸的照片?”晓晴一边哭,一边哽咽地说。    “我没跟你说,我之前来旁听你们系上的课,是因为我喜欢上她了。”我递了卫生纸给她,但她一挥手,把卫生纸打到地上。    “这些照片是我在网络上抓下来,然后洗出来的。”我说。    “我知道,这些照片都是我拍的。”晓晴哭得更难过了,“那你答应跟我在一起,也是因为她吗?因为可以更靠近她?”    “我没这么贱,我不可能利用你的感情。”我抽出卫生纸,擦擦她的眼泪。    “我是喜欢她,但只是喜欢而已,也许你不能接受这种论调。”我说,“但这是事实,不然我直接去追她就好,何必跟你在一起?”    “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我将她搂在怀中。    “对不起,我,我不该猜忌你的,只是,看到这个。”晓晴在我怀里,仍哭泣着。    “不,是我的错……我早该跟你说的。”我摸了摸她的头。    我抱着她,看了一下时钟,时间不多了。她知道了这个秘密,我不能让她活着回去。我抱着她,思考了各种可能的方式。我不能掌握的事情太多了,贸然杀了她,一定会被怀疑。    如果被关,我会失去相当长的时间去观察湘芸。更严重的,我会失去她的信任。所以,唯一的方式就是制造意外,让晓晴死于意外。而且我在这场意外中,也必须有很高的机率面对死亡。    如果我死了,那这些东西怎么办?我看了看晓晴手上的相薄。如果我死了,还需要在乎这些吗?但危险的是,如果我没死,在我赶回来整理之前被别人发现,那就麻烦了。我无法确认这场意外会耽误多少时间。所以,必须忍痛把它们处理掉。    “晓晴。”我把她拉开,从她无力的手中拿走相薄。并把我锁在抽屉里的所有关于湘芸的笔记、相片、光盘都拿了出来。    “这……这么多?”晓晴的身体,抖得非常厉害。    “都是过去式了。”我把东西全部丢到垃圾桶,点火烧了。    房间里,那火焰无情地燃烧着,晓晴愣愣地看着,我也愣愣地看着。接着,我走到电脑前,执行我之前写好的一个程序。那是屏幕保护程序,但,没有输入正确的密码,便会执行FDISK,将数据全部删除,我不认为会有人费心将数据救回,所以应该很安全。    “你不用这样……”晓晴拉住了我的手。    “我只要知道你爱我,就够了。你喜欢别人没有关系,只要在你的心中有我,我就满足了。”晓晴慢慢说着。    听到这些话,我感觉自己的心像是撕裂一般。我紧紧地抱住了晓晴,将她扑倒在床上。她跟我好像,爱一个人,可以放弃对唯一和占有的执著。    这才是爱。    我双手搂着晓晴的腰,听着她的喘息,开始思索着这一切。如果一开始,我先认识了她,先爱上了她,那么结局可能就不一样了。可是我对爱的执著,就跟晓晴一样,我永远不会爱上别人,她们只会是影子和替代品而已。晓晴是最完美的替代品,可惜我看着晓晴在我怀里睡去,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C    我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医院的病床,一一过滤所有人的对话。晓晴死了,我捡回一条命。    我会有许许多多的后遗症,但没有关系,秘密守住了。只是,当时我听到晓晴的最后一句话,此刻不断地在我脑海中盘旋着——“我爱你。”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就任何一方面来说,晓晴都不会比湘芸差,唯一分别,就是我太晚认识她了。这就是人生,相逢总恨晚。    一星期后,我出院了。www.    告别父母,我回到电脑桌前,所有的数据都还在,这表示没有人碰过我的东西。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把程序执行一次,毕竟密码我不会忘,但数据却必须安安全全的保护着。    “铃……”电话响了。我去接,是湘芸打来的。    “对不起,在这个时候打给你。”湘芸在电话那头说道。    “嗯,没关系,怎么了?”我说道。    “前些天,季伯母整理晓晴的遗物,有一些东西,好像是关于你的。伯母说,晓晴最在乎的就是你,所以那些东西就留给你吧。”湘芸说,“你身体好点了,再过来拿,还是我等下送过去给你?”    “不用麻烦了,我晚点去拿好了。”我说道。    我打开之前装在湘芸电脑里的录像,隐约看见,晓晴的桌上有一个箱子。    我关上屏幕,开始回想我和晓晴相识至今的种种。有人说,回忆的过程永远比结局更美,我想活在记忆里,也只能活在记忆里,因为我和晓晴已经没有未来了。    我拿起外套,准备到女舍拿那一箱的回忆。临走前我打开电脑,确认执行程序。这时候,我看见一个人坐在晓晴的位置上,看着那箱子里的某一个东西。她是谁?她在看什么?我试着把画面调得更清楚。那人在看着一本笔记,一边看,一边抽泣着,或许是在哭吧,我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是晓晴。    有人说,爱情让人完整,没有爱情,人生就像破散的拼图。我完全同意。也有人说,爱情让人升华,爱是让灵魂通往天堂的钥匙。这就不对了。爱是罪恶的开端,他让人自私、贪婪,让人终将为爱而堕入地狱。但,为了爱,我愿与你放弃天堂,成为地狱里双宿双栖的怨魂。    我抱着那一箱满满的思念,回到我租屋的地方。我把它放在地上,把日记、相薄一一地拿出来。里面是我和晓晴在一起后的点点滴滴。    看完第一本日记,我便把它们放回了箱子,我没有打算继续看下去。我回到电脑前,继续观察湘芸在做些什么,这是每天必须做的功课。    打开屏幕,尽是漆黑的一片。我操作了一会儿,发现我的资料全部被删除了。在我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有人碰过我的电脑。    是谁?其实我心里有一个渴望的答案。我走到房间门口,以及客厅的大门,我回想了一下,确认我的密码锁当时是正确锁上的。我大致检查了一下客厅和房间,并没有被翻过的痕迹,唯独电脑被使用过。    我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这时,我听到烤箱计时的声音。我把蛋糕取出来放到桌上,蛋糕的形状是由两颗心重叠而成,这是我在晓晴生日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设计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会做这个蛋糕。看着蛋糕,我手上的水杯滑落到了地上。我都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花了半天的时间,将FDISK过的硬盘还原。录像不能间断,但我的思绪却被分了开来。我必须好好思考晓晴的事,不然我日后将会被她牵绊。    我把箱子拿到电脑前,开始一一翻看。全部的东西,就是相片和日记。我慢慢翻着,总觉得时间像是在倒流一般。里面有许许多多我的照片,晓晴总爱拿着相机在我身边乱晃。看着照片,就觉得她在我的身边,于是我一张一张看着。    这是什么?突然间,我发现一张奇特的照片。我将它取出,仔细端详。那是我第一天到医学院上课时的照片,因为手上带了一本地图,所以相当好认。我看着照片,将其他的照片也都依照时间作了整理。    晓晴从我第一天旁听,就开始拍下我的照片,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她,那她为何要拍下我的照片?我慢慢看着,有种异样的感觉。我逐渐翻出一些不该是她会拥有的照片。我所有的毕业照,大学以前的生活照,曾经放在网络上的照片。    我翻开她的日记,一页一页地读着。每看过一页,我的泪水就无法控制地流下来。原来,她和我一样,对感情尽心尽力,不同的是,她更以死来体现对我的爱。    “这有相当的风险,但我仍愿意这么做。依他的个性,一定会喜欢湘芸这样的女生。”    “我一直在思考这一个问题。爱一个人,究竟是希望能和他在一起,还是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在只能择一的双趋冲突下,我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别忘了,他爱的是湘芸,不是我。”    “或许,我会希望他得到幸福,放弃和他白头偕老的机会。但我会不断地窥视着他。”    “他会杀了我。但这是最好的结局,这样我才能永远在他身边看着他。”    我阖上日记本,闭上眼睛。但我感觉不到她就在我的身边。    或许缺少了什么。    我看一下日期,便准备开始动工。我将储藏室整理好,布置成晓晴喜欢的颜色。里面放满了她喜欢的摆饰,我把相片和笔记整理好,放在架子上。    等她回来,一定会喜欢的。        D    公祭那天,晓晴的朋友同学、老师都到了她家。大家都哭成一团。杨湘芸也哭了。    你哭什么?我愤怒地看着她。要不是你,今天便不会这个样子,是你拆散了我和晓晴。而且,你不能哭,我只想看到你的笑脸。如果你的脸除了笑容之外出现其他表情,那我就必须把你的脸割下来。    于是,我开始计划,要怎么杀死杨湘芸。已经完全的失败了,失败的作品,就该埋葬。    不过,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晓晴怕热,所以土葬。    夜晚,我挖开刚葬好的坟,打开棺木。我终于又见到晓晴了。她的尸体完全没有腐化,赤裸裸地等待我的到来。    “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中吗?”我吻了一下她。    我感觉她的嘴角轻轻地上扬,我背起她,带她回到我为她布置的房间。我不再观察杨湘芸,但摄影持续着,因为我必须杀了她,为晓晴报仇。每夜,我读着晓晴的日记给她听,并和晓晴一起观看我们的照片。我准备特制的药水,让晓晴的身体延迟腐化,我希望这药水,能让我们天长地久。但,也只能延迟而已。    一天,当我回家换药水时,我发现晓晴的腹部,有几只蛆在蠕动着。我愣住了。晓晴是我的,她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们这些小虫子怎能剥夺她?我看着晓晴,我不能再失去她了。我分三天的时间,用尽我为她买的餐具,将她一点一滴的消化在我的体内。那些蛆吃了晓晴的肉体,而我也必须将他们吃下去。这样,才会是完整的晓晴。    最后一天,我把炸得酥脆的骨头啃完,便去照了照镜子。我清楚地看到,晓晴和我的影子同时重叠在镜子的另一端。而从这一天起,相簿里面会常常出现新的照片,那是在房间的某处拍摄我的照片。于是我知道,她回到我身边了。    “晓晴,你的愿望达成了。”我笑着说。    镜子里的晓晴,笑得好灿烂。或许这是她最满足的一刻,她成就了她完整的爱情。    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E    我回到了学校,办了复学。晓晴希望我完成学业,不要为了她耽搁。幸运地,我回到了之前的宿舍。展鸿和亚修闹了闹我,说我变得更阴沉了,我不是阴沉,晓晴告诉我,我永远不知道周遭有什么样的人在窥视着我。所以,我必须持续冷静地去思考、去感觉。    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但不是梦。我常常回晓晴的房间,念着日记,看着相片。杨湘芸的事,或许已经不再重要了,晓晴在乎的只有我而已。    就这么过了一学期。    这一天起来,我照常吻了吻晓晴的相片。看着窗外,一样的天,一样的风,一样的云。但走到晓晴的房间,我愣住了。只见杨湘芸躺在我之前为晓晴准备的药水中抽搐着,药水被血染得鲜红。我观察了一下,她没死,但和死人已没有两样。    我完全没有印象。    到底发生什么事?我抽出昨晚的日记本,看着。    昨天晚上在一家7—11前面,杨湘芸和李亚修出了车祸。亚修死了,我把杨湘芸带回来。但我没有印象。不,是没有记忆,我的记忆被人抽走了。我看着日记本,怒火由心中烧了起来。    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计划,也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思想和记忆。因此,我下了一个决定。我看着镜中的晓晴,她似乎反对我这么做,但我心意已决。最后,我挖下杨湘芸的眼睛、割下她的脸皮,黏在晓晴的脸上。    我对着镜子笑了笑,晓晴也对着我笑了笑。    我得到了完整的爱情,再无所求。    于是,游戏开始了。    上一篇:消渴实录下一篇:湖泊赞(0)点击分享:猜你喜欢【推】纸祸(悬疑故事)【推】风水大师设局【推】韩国恐怖小说:寄生虫【推】千年人鬼恋【推】恐怖故事之影魅【推】世上最后一个吸血鬼【推】血色骨牌【推】地狱的来信11~20章【推】乒乓球杀人魔【推】尸患栏目导航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古代鬼故事都市怪谈鬼故事笑话恐怖小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搞笑鬼故事家里鬼故事经典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厕所鬼故事现代鬼故事灵异事件女鬼999个短篇鬼故事爱情鬼故事网络鬼故事部队鬼故事午夜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美国灵异事件儿童鬼故事每夜一个鬼故事中篇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镜子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中国灵异故事恐怖故事集搞笑恐怖故事SCP基金会重口味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英语鬼故事聊斋鬼故事睡前鬼故事中国灵异事件黑色星期天妹妹背着洋娃娃的故事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南京灵异事件好朋友背靠背鬼故事深圳灵异事件红嫁衣的故事上海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死前征兆鬼故事大全灵异游戏河南灵异事件重庆灵异事件北京灵异事件搞笑鬼故事泰国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明星灵异事件殡仪馆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广州灵异事件日本灵异事件校园恐怖小说冥婚小说水鬼简短鬼故事推荐阅读变态淫魔鬼写手网络十大悬疑灵异小说排行榜,最恐怖小故事诡异的笔记本爱旅行的好友你的身边不是人尸话之预言消失的百万神兵人皮日记诅咒短信午夜守灵人阴儿坟逃不掉的恐惧画中人A22 作者:萧雅峰最后的盛宴 作者:何许人熊小四儿网络鬼家怪谈之短信诅咒谁看见了我的眼睛寻棺1document.getElementById("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mment").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 = "";TopLogin();getDigg(395226);故事大全提供故事大全爱情故事哲理故事历史故事励志故事儿童故事亲情故事神话故事故事大全 www.youze.cc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f62fc11a12b41cb5cf90efb52573070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20bd08c21e8aae75bae2e92be0e107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