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恐怖鬼故事九尾太的笔仙游戏2018-04-21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午夜的都市,漫天的繁星,两名少女并排地走在无人的街上。左边的穿着华丽白色长裙,亚洲人的体型和面孔,却有着一头美丽的金发,耳环,戒子,项链各种细节的搭配无一不是精心打扮了一番,相对于她的欧式风格,右边的那位少女则散发出一种简约的气息,简单的黑色长裤,简单的黑色风衣,如同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随意地遮住了她的半边脸颊。白衣的少女,名字叫做尸屋,黑衣的少女,人们把她唤做虫彦。  “我是有钱人。”尸屋缓缓地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炫耀的意思,就如平时说话一般,“我是穷人。”虫彦接到,语气中听不到半点自卑,和平常谈话一样。“我去的地方,一定是配得上我的豪宅,名酒,宽敞的大厅,明亮的灯光,坐满了帅哥,美女。”尸屋自豪地说着。“那是多么让人愉悦的事情啊。”虫彦的嘴角挂着微笑,“不过,穷人天生就明白了谦卑这一课题,富有同情心和最初的善意,我认为这些就足够了。”“听~”尸屋打断了虫彦。  “笔仙,笔仙,如果与我有缘……”两处的声音重合成了一句话,传到了尸屋的耳朵里,“看来有活了呢。”虫彦淡淡一笑,尸屋点头默认。左边的少女伸出了右手,右边的少女伸出了左手,手心相对,双手合实,齐声念着:“我等,给予恩赐,他们不懂得珍惜,若再不降下神罚,他们将会把我们摆于何处?我们是鬼,亦是笔仙。”“我们伪装成他们的前世。”尸屋转过头看着虫彦,她脸上的血色褪去,美丽的双眼也被深不见底的漆黑布满,金色的秀发再也没有了生命的光泽,整个人,都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玩偶一般。“我们化身为他们已故的先人,或其他死者。”虫彦也转过头回应着尸屋,清风掀开了遮住半张脸的秀发,阴深深的白骨上,像老树的树皮一样,一层一层的覆盖着死皮,没有眼睛,那里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