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诸葛亮郭嘉周瑜马超张飞世界历史故事野史故事战争历史故事.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google_ad_client: "ca-pub-2816090790238934",enable_page_level_ads: true});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历史故事三国历史故事为袁绍初定灭曹大计的“参谋总长”沮授2019-01-07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三国历史一直都是大家晶晶乐道的话题,今天三国历史频道就给大家来说说三国,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大家讨论  在袁绍的谋士中有三个人值得细说,头一名便是田丰,此人看事深谋远虑,但因性情耿直,不知变通,这次南征便被袁绍关在了邺城的狱中,以至曹操闻听此信,不禁长舒一口气:“田丰没来前敌,吾无忧也!”   第二个人是现在袁绍部下,曾是曹操旧友的许攸,这个人自小聪慧,处理军务机智多变,只是有一种当官常犯的小毛病,那就是天性贪财,他的这种行为很遭同事们的鄙视。   第三个就是沮授,与田丰和许攸不同,田、许二人不过是袁绍身边不挂长的参谋,不是有句玩笑话么:参谋不挂长,放屁也不响。沮授却是有实际军权的,从前极得袁绍的信任,被授予监统内外三军的监军之职,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参谋总长的角色。   早在建安四年袁绍初定灭曹大计之时,沮授便提出了自己的方案:   “我军因历年征讨公孙瓒,致使百姓疲敝,库欠存粮,赋税尤重,此国家大患!应先遣使将公孙瓒首级献捷天子,然后专务农桑,休息人民。曹操若阻隔我与天子联系,我便可名正言顺地进屯黎阳,渐侵河南之地,同时多做舟船,缮修器械,分遣精骑,包抄曹操之东西边境,令彼不得安宁,我却以逸待劳,天下可坐定。”   郭图、审配意见相反:“兵法云:十围五攻,匹敌也当能战。今以明公之神武,连河朔之强众,以伐曹操,灭曹只在翻手之间,今天迟疑,后更难图也。”   沮授反驳:“义者无敌,骄者先灭。现曹操于许都奉迎天子,我若举师南向,于义则违。胜败其实不在强弱,曹操法令严明,士卒精练,非公孙瓒之辈可比,今放弃必胜之方略,而兴无名之师,我为袁公担心!”   郭图等人明处一句:天与不取,反受其咎!说动了袁绍的心思;暗地却向袁绍打了小报告:沮授现在权倾内外,威震三军,日后看来难以克制啊!袁绍不免心惊,便把沮授的军权一分为三,设置三都督,沮授、郭图和淳于琼各监一军,才算心安了。   现在前方颜良兵败身亡的消息传来,袁绍立即决定全军渡河,追击曹操,为颜良复仇!   沮授临上船时长叹:“主上欲急胜抒志,部下怎不贪功?悠悠黄河啊,渡过你容易回来难呀!我又能有甚作为?”   沮授实在不愿意随军渡河,便称身体不适,向袁绍请病假,那袁绍岂是容易糊弄的?当然不许病假  城若破,有死而已。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身虽陨,名可垂于竹帛也。 ----罗贯中,反而心恨沮授临阵欲逃,干脆把沮授所部,一并夺回拨给了郭图,现在等于把沮授的参谋长的那个“长”字给削去了。   此时曹军正在驱赶着白马的百姓、牛马以及辎重粮草沿黄河南岸退向延津,是无力阻渡袁绍的大军的,曹操只得亲自率精骑六百,断后掩护,且战且走,一开始还好些,袁军渡过河的部队数量还不多,不敢当真与曹军接战,慢慢就不行了,袁绍军越来人越多,已有一部分骑兵迫近过来。   曹操干脆放弃了断后阻截,直接率六百余骑占领了延津南阪南麓,并构筑起了一道简易阻击阵地,是欲在此阻截袁军吗?   看来不是如此,进入阵地之后,曹操便吩咐将士,抓紧卸下马鞍,尽量休息马力,只留一名哨兵站在高处监视袁军,并负责不断报告已渡过黄河之袁军的人数。   至于还在路上的辎重牛马,曹操命令全部放弃,押送的士卒集中过来准备作战。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