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为什么2020-07-09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张伯原是铁路上的一名养路工,后来由于岁数较大,段上照顾他就安排到离家较近的七号铁桥段做起了道口工。主要负责拦截道口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保障列车安全通行。活不累但很枯燥,每天巡视着这段路口,超级学校恐怖的鬼故事迎来送往着各种车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那几个单调的旗语和信号灯的变换。
  铁道的两侧一般很少有住户,显得异常空旷荒凉,行经此处的车辆行人也不多,所以这个道口只安排了张伯和赵四两人倒班把守。桥头的道口处有一间小屋,是供工人休息的地方,他们当班时吃住就都在这里。
  那天是张伯的班,大概夜里两三点的样子。张伯巡视完道口送走了最后一班列车,提了着信号灯往回走。快到小屋时不由得一阵内急,于是绕到桥头准备解决一下,刚刚走到桥头就见桥墩子底下站着一个人,从远处看那个人好像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大半夜的也分不出什么颜色,正盯着河水一动不动。
  张伯心想,这大晚上的谁没事站那呆着,准没好事,这桥下的河里经常淹死一些打鱼的、游泳的、当然还有想不开投河的,瞧他紧盯着河水的样子兴许又是一个寻死的。
  于是赶紧走下桥头过去招呼那个人:“你深更半夜在这干什么?有什么想不开的?遇上天大的难事也先想想家里人!”说着话走上跟前,伸涿鹿县五堡学校的鬼故事手抓住那人的肩膀,生怕他察觉背后有人突然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手上的力道很大。可这一抓,张伯的鬼故事一所深夜自习的学校手就好像触及到一块面团,暄软无力。而这时对方也被惊得猛一回头,差点没把他吓死。
  大月亮地儿,俩人脸对脸,就看那人长得大鼻子大眼,脸盘奇大,面色惨白,跟在水里长时间泡过似的,这模样也分不出是男是女。他一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心说我要长这样也得有寻死的心。
  心里这么想,话却不能这么说,张伯好言好语地说到:“这位同志,这么晚了小心河风吹坏了身子,赶紧回家吧!”说着话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此人的穿着,想从服装上区分一下性别。哪知那身衣服就像小了一号似的紧紧地箍在他身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撑破,黑乎乎的也看不出个样式来。算了,只要能把他劝走爱谁谁了!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条性命不救吧!
  可任凭张伯怎么追问,那人始终阴沉着脸低头不语。后来经不住他反复劝导和寻问,这才机械地扭过身子指着河里说道:“你能救救我的孩子吗?”那声音尖锐刺耳就像刻刀在玻璃上滑动时发出的声响,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张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