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为了媳妇2020-11-03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繁华的大城市。一条狭窄的小巷。一间简陋的出租屋。  屋角依左右墙角,是两张从不叠被子的单人床,床中间置一只方凳,被合租的大石二石兄弟白天当小桌用,夜里搁衣裤的。临门窗的墙角,一只用建筑工地的旧壳子板条钉作的木箱,半截钉死的箱面上,摆着盐醋瓶,箱里装着粮食及碗盆之类。木箱旁支着一个单眼的煤气灶和小液化气罐。  这天傍晚,大石二石从建筑工地回来,在屋里作起了晚饭。大石在煤气灶上闷米饭,二石端着一盆切成碎块的豆腐,撒了盐,搅拌了说:哥,够吃一个礼拜了。  米饭熟了,香味扑鼻。兄弟俩你舀了一大碗,我舀了一大碗,就着方凳上的那盆盐豆腐吃饭。舀了第二碗,大石说:王师傅叫我明个去西城工地呢。二石说:和城东工地远近差不多,去就去嘛!大石说:我担心的是,你没了监督,经不住诱惑,就攒不下钱了。二石说:你担心我糟踏钱吧,我还怕你手大,钱都从你指头缝溜走了呢!  一时无话。屋里弥漫着饭香,响着咀嚼声。  大石吃完了,往方凳角搁了碗,掏出一根烟,甩给二石,点着自己那只,抽了一口,往床上一倒,说:你去把锅碗洗了吧。二石也放了碗,抽着烟往床上一倒,说:咋可叫我洗呢?停了会,大石坐起来说:我有个好办法。二石说:啥好办法?  咱每天回来,各报各的花销,谁花多了谁刷锅洗碗。  这办法好!花销多了算输,输了罚洗碗。  咱石头对石头,硬碰硬,说干就干。  说干就干,输了干媳妇的活,刷锅洗碗,没说的。  赶早出门呀,大石从粘在床板底下的塑料袋里,取出十元钱,对二石说:咋晚说的话,你可别忘了呀!二石拿出的,是张百元大钞,说:记着呢,谁输了谁当媳妇。隔壁张大嫂至门前听见,笑说:提起媳妇,兄弟两难舍难分呢!  大石说:一个去城东,一个到城西,谁见不着谁了。  二石说:我们比赛呢。  望着兄弟两锁了门,各奔东西,张大嫂说:莫不是比赛谁先娶媳妇呢?  公交车上,大石递给售票员十元钱买票,后者撕了一张票,找给他九元钱。中午在饭馆吃了一碗扯面,喝了一碗面汤,结账时,交了三元钱。走出饭馆,大石将五元钱装进里兜,外面只装了一元,心里说:晚上搭车再花一元,剩下的五元,够明天花销了。回到出租屋,他还是焖米饭。一会儿,二石回来了,从灶旁的木箱里端出那盆腌豆腐,搁在方凳上说:要是窝成豆腐乳,那才有味道哩!大石说:  我今儿个只花了五元钱,你呢?  二石说:哥也,今儿个该你刷锅洗碗了。  啥最恐怖的鬼故事字,你中午没吃饱?  二石拍着肚子说:我这里面,装的是米饭炒菜,外加两瓶啤酒。  啥?你跑单了,那可使不得!  放心吧,哥。  那你?  早上在公交车上买票,二石陶出百元大钞说:一张。售票员看了拿钱,说:赶早头班车,哪有找的,给零钱。二石说:没零钱。到站了,二石瞅着售票员,意思是:我要下车了,怎么办?售票员犹豫下说:你下车吧。中午出工地吃饭,进了小饭馆,刚要寻位子,冒出了李大海,说:二石,你也想通了,进城打工了?二石说:没钱娶不到媳妇吗!李大海拉他坐下,说:今天我请客。两人要了米饭炒菜,喝了好几瓶啤酒,酒足饭饱,李大海喊:埋单!把钱挡了。  大石听了一楞,说:我当我今天准赢呢!那会料到,你只花了一元钱车钱!  哥,该不该你当媳妇洗碗?  大石没亢声。  第二天出门,大石拿上了一张百元大钞,买票时,扬起说:买一张票。售票员说:多亏我备了零钱,接了钱,却撕了两张票。大石一看,急了,说:你咋撕两张票?售票员说:昨早去城东,没零钱找,没让你买票,今天要补上呀!大石分辩说:咋天谁去城东啦?售票员说:我不会认错人的。  咋天去城东的不是我,是我弟弟。  怪不得长得像,原来是兄弟俩,你把钱点清。  接过找的钱,九十八元元,大石没再言语,只在心里自认倒霉。  吃午饭时,他挑了个小饭馆,刚坐下,李大海不知从哪冒出来,说:都干建筑呢,咋一东一西的,叫我好找呀!挨大石坐下,喊服务员,要过菜单子,点了菜,又要了四瓶啤酒。见大石直盯他,连说不喝那、不喝那,说:乡里乡亲的,难得坐一起吃饭,服务员,开啤酒!吃喝毕,大石心里直咯噔,不敢盯李大海。李大海则旁若无人,剔了牙,掏出烟,递给大石一支,抽烟吐烟圈。大石心里直叫苦,咋天人家请了他弟,今天有来有往,等他掏钱呢!咬牙付了帐,竟然四十八,暗自在心里喊:是我十天的花销呀!  晚上回到出租屋,大石一边闷米饭,一边对二石说:城市虽然好,可人来人往的,花钱的路数给搅酬了,哪像咱农村,见了面,只问吃了没,话语暖人心,却不用花钱。  二石觉着不对劲,问道:哥,你咋啦?  大石说:甭问了,我刷锅洗碗,给你当媳妇吧。又问二石:你花了多少钱?  二石伸出手指头说:这个数。  啥,二十块?  你再减个零吧。  减个零,两块,你没吃午饭?  二石说:吃啦。  那你,你又遇见谁啦?  没遇见谁呀!  我说二石,城里人比蚂蚁多,啥鸟都有,咱可不能胡来,坏了良心呀!  哥,你说到哪去了?  那你照实说,你吃的啥,掏没掏饭钱?  哥,我进了咋天和李大海去的那个饭馆,要一碗素面,可老板看见我,你猜出了啥事?啥事?二石说:老板叫服务员端来一大碗排骨面。大碗排骨面,五元钱一碗哩!谁说不是呢,二石说:老板不但不收钱,还要我多包涵......他说咋天中午算错了帐,多收了五元钱,一个劲道歉呢!你说得当真?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城里人的眼睛咋长的?大石说,咋都那么尖,吃饭的人那么多,又不比公交头班车,就那么几个人,他就认出你和李大海在那吃过饭!说话间,张大嫂进来问:今天谁比输了?大石说:哎,甭提啦,好事都让二石碰上了。人常说,机遇,机遇,莫非就是这个理儿?也许吧。张大嫂走了,关于机遇的话题在继续,说的正欢,门外有响动,以为又是张大嫂,兄弟二人都没管,心里嘀咕着,怎么城里女人也不辟个嫌,这么晚了,还串门子呢!敲得更响了,大石没好气,开了门,不是张玩水晶泥讲非常恐怖的鬼故事大嫂,却是李大海。  站门里不坐,东张了,西望了,李大海却说:曲里拐弯的,半天不开门,以为是金銮店,原来窝在猪窝里!大石说:住这咋啦,最大的好出是,便宜。二石说:出门不远,就是大马路,坐公交车方便。是呀是呀,马路平坦坦、光堂堂,夜里出了门,五颜六色的,就能看风景。大石刚说完,二石接着说:咱们的唐乡长,住的洋楼到漂亮,院里种着花,可出了院门,白天扬灰,夜里摸黑,下了雨雪,两脚踩泥,这里咋啦,唐乡长住的洋楼也比不上。李大海说:算你们兄弟会过日子,不和你们争啦!大石二石取烟点烟,嘴上不停歇,一个说:进了城不会过,能省下钱么?另一个说:城里人没事了,又是喝酒哩,又是品茶哩,要么就打牌,哪有咱乡党,扎堆谝闲热闹!李大海说:你们兄弟俩,可甭像狐狸,鬼姐姐鬼故事恐怖娃娃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大石不服气地说:你你莫笑话,我们还要怪你哩。怪我啥事?大石说:你坏了我们兄弟的事呢!二石只嘿嘿笑。见二石不语,大石又说:人常说,乡党见乡党,两眼泪汪汪,你倒好,进城当了推销员,不好好跑你的推销,竞混搅我们的算盘珠子呢!见他摸不着头脑,递给他一支烟说:我们思量了谁花销多谁当媳妇洗碗呢,头一天,你请二石喝啤酒,整的我当媳妇,第二天,我和你又吃又喝,整的又当媳妇。李大海听了哈哈大笑说:又不是给外人当,怪我做啥呢!二石说:多亏城里没熟人,要不呀,见天叫我哥当媳妇,还不把我哥气死呀!李大海说:好、好,我不搅浑你们咧,往后也搞AA制,不过话说回来,怕熟人多了可不行,就说我推销调味品,至今没名堂,就是没熟人,大酒店打不进去,小酒店不相信人,进住宅楼推销,人家不是当狗撵,就是当贼防呢,哎......见他越扯越远了,二石问:哥,咱明天还比吧?大石说:咋不比了呢,我非要让你当媳妇不可!李大海说:都啥年代了,你们呀,抱个老皇历,只知道个省字!  大石说:省着省着,都攒不下钱,再不省,挣的那点银子打了水漂,拿啥回去娶媳妇呀?  李大海勾手指说:我有好法子呢!三个脑袋凑一堆,后又分开了,大石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二石也说:中不上大奖,那彩票不是白买了?李大海说: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没意思了,咱来个有意思的。  一会儿,三个脑袋凑成堆,在方凳上甩起了扑克牌。他们一个比一个兴致高,手里甩着牌,嘴里喊的是:一个单,我的媳妇!跟一个单,我的媳妇!没人要了我出双,我的媳妇!压住你的双,媳妇是我的!我出四连,媳妇跟我!我要媳妇,要定了!三个姊妹花,谁娶?我娶了......手里甩着牌,嘴不离媳妇,输赢的是烟,烟成了媳妇,口喊亲个嘴,点上烟就抽,抽了化烟雾,满屋子缭绕。腾云驾雾中,又往耳朵上夹,两耳夹了七八根,掉了又去抢,说还是叫我亲。末了又数烟,比谁的媳妇多。赢了的说我当皇帝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有了,输了的说正好,两个人睡觉,我只要一个媳妇。正热闹得要震塌屋顶,外面咚咚敲门呢,隔壁张大嫂没好气地说:半夜了,还叫人睡觉不!这才收拾了睡,李大海跟二石挤着睡,笑着说:你可老实些,别把我当媳妇搂。  赶早起了床,大石二石急着去工地,见李大海还睡着,一个摇头,一个扯脚,异口同声催:快起来、快起来,我们去迟了,罚款呢!李大海睁开眼,不高兴地说:罚多少,我给你,赖着不起来。大石说:罚了钱,脸面没出搁。二石不由分说,一把掀开被子。李大海没办法,身子坐起来,嘴里仍嘟囔:正香甜的娶媳妇呢,硬是给搅了。锁门分手时,见大石二石兄弟要去搭公交车,李大海说:你们只会从嘴上省!见二人一愣,忙说:你们一趟一块钱,来回两块钱,见天四块钱,能腌一盆盐豆腐了,说出了一个好主意。听说买自行车,二人直摇头:那要花几百元呢!我又没叫你们买新的呀,说一辆旧车子,也就四五十块钱,一个月不到,就省出来了。大石二石听着主意好,却不知就车子在哪买。李大海说:包在我身上了。二人要给他钱,回答说车子推来再给不迟。说完各赶各的车,急者去上工了。  晚上回到出租屋,照旧焖米饭取盐豆腐,要吃晚饭了,也没见李大海的面。大石说:莫非车子没买到?二石说:那也该回句话呀!正说着,外面喊他俩,开了门一看,正是李大海,他骑了一辆车子,手还把着一辆。大石忙问:花了多少钱?李大海说:人家要一百二,我砍了半天价,给了个整数。一百元?一百元。二石欢天喜地说:这下去工地,不用掏车钱了,去哪也方便了。大石说:你快去买瓶酒,再买点油炸花生米。  转眼间,方凳上除了那盆盐豆腐,多了半碗油炸花生米,三乡党端着饭,开了那瓶酒,把酒盖当酒杯,先敬李大海。他也不客气,吱地喝干了,又嫌瓶盖小,拿瓶子喝了一口。三人边吃边喝,不亦乐乎间,编排城里人没酒胆,痛快了个乐忽悠在。剩下的一点酒,大海一口吹了喇叭。兄弟俩要留他过夜,大海说有事呢,要了一百元揣了,出了门,消失在色斑斓的夜色中了。从此日子变新了,赶早大石二石骑车子各奔东西,晚上骑车子回来,照旧做饭、吃饭、抽烟,高兴得把比赛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天晚上吃了饭,二石要骑车子出去溜一圈,刚开门,却进来一个陌生人,头上戴着大檐帽,二石一惊,紧接着,又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也戴大檐帽,女的戴的是贝克帽。三人六只眼,紧盯两辆自行车。带贝克帽的女的说:我是派出所的,这二位是工商所的,接着询问大石二石在哪干活,在哪买的黑车?大石忙分辨:啥黑车,我们没......一大檐帽胖方脸,小眼睛,双眼皮,眼光扎人,声气逼人:这两辆车子,新新的,二十元就买下了,还强辩啥呀!几句话,把大石兄弟劈头盖脸打懵了。六只眼睛没几分钟,就把二农民工打蔫了。农村人不作假,说话一条线,从头到尾来得慢,脑子不比城里人差,忽悠一打转,顿时明白了,事情出在李大海买的车子上。于是忙解释:自行车是托人代买的,不知道是黑车。女警官斜着贝克帽,口气温和了,话里却藏着针,她说:托人代买的?你们知道吗,贼娃子为啥到处偷车子,弄得大家不安宁,就是有你们这些人为虎作伥,替他们销赃呢!原来李大海他,只花了二十元钱,兄弟俩明白让耍了,触摸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扮笑脸,又是掏烟,又是让坐。三位执法者却不吃这一套,说为找到销赃者,他们很费了一番功夫,语言从严厉转向温和,讲了一番替人销赃、为虎作伥的危害性,说念二人系初犯,决定从宽处理,不追究法律责任了。大石二石悬着的心,都落到了实处,等着过场走完送客,胖方脸却宣布了从轻处理的内容:没收两辆黑车,每人处罚二百元。还笑着说:花钱买教训,以后去交易市场买旧车,正大光明买。  大最恐怖的鬼故事是哪些石二石愣住了。恰似猛遭天打五雷轰,欲嚎啕大哭,拼命保车子的想法都有了,可发作不出来呀,要使狠拼命,关人家一女两男屁事,人家吃官饭,为民保平安呢,事情要怪,都在李大海身上。手忙脚乱交了罚款,欲哭无泪接了罚款单,眼睁睁看着人家推走了二辆自行车,没等三人走远呢,兄弟俩就转身进屋,紧关了屋门,抱头痛哭起来。两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汉,遇过多少伤心事,哪怕心被刀割,要杀要剐,都没掉过泪,这会却哭得鬼哭狼嚎一般,让张大嫂好一阵劝,才止住哭,捶心窝子砸后脑勺,突然不哭了。  没出十天,传来一个消息,某山乡一男子娶亲,被二同乡砸了婚宴,把人都打伤了。据说是新郎推销假冒调味品惹的祸。张大嫂分辩说:哪里只为了那呀,那两兄弟租住过我的出租屋,一个叫大石,一个叫二石。上一篇:出门阳光明下一篇:没有了赞(0)点击分享:猜你喜欢【推】与鬼情人的温情故事【推】我姐把我绑树上【推】十年的生命【推】小学里的恐怖预言家【推】盲人的那只狗【推】墙上的脸【推】我想要一只鞋子,右脚的...【推】毛求道之鬼界篇【推】冰雪下的孤魂【推】那个女生2栏目导航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古代鬼故事都市怪谈鬼故事笑话恐怖小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搞笑鬼故事家里鬼故事经典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厕所鬼故事现代鬼故事灵异事件女鬼999个短篇鬼故事爱情鬼故事网络鬼故事部队鬼故事午夜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美国灵异事件儿童鬼故事每夜一个鬼故事中篇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镜子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中国灵异故事恐怖故事集搞笑恐怖故事SCP基金会重口味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英语鬼故事聊斋鬼故事睡前鬼故事中国灵异事件黑色星期天妹妹背着洋娃娃的故事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南京灵异事件好朋友背靠背鬼故事深圳灵异事件红嫁衣的故事上海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死前征兆鬼故事大全灵异游戏河南灵异事件重庆灵异事件北京灵异事件搞笑鬼故事泰国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明星灵异事件殡仪馆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广州灵异事件日本灵异事件校园恐怖小说冥婚小说水鬼简短鬼故事推荐阅读二狗娶媳妇义犬救主鱼头豆腐与乾隆的故事姊妹情真女人带耳环的的传说县长给的媳妇捡来的西瓜不能吃蛤蟆讨媳妇(哈尼族故事)还我媳妇雪竹找来了绺子人间美好面对进入黄泉故事还我媳妇还我媳妇雪竹找来了山野奇谈 第637章进入黄泉蛤蟆讨媳妇巧媳妇作对document.getElementById("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mment").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 = "";TopLogin();getDigg(395226);故事大全提供故事大全爱情故事哲理故事历史故事励志故事儿童故事亲情故事神话故事故事大全 www.youze.cc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f62fc11a12b41cb5cf90efb52573070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20bd08c21e8aae75bae2e92be0e107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