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诸葛亮郭嘉周瑜马超张飞世界历史故事野史故事战争历史故事.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google_ad_client: "ca-pub-2816090790238934",enable_page_level_ads: true});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历史故事三国历史故事中国“茶花女”之名妓苏小小2019-01-09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三国历史作为中国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着它独特的魅力,今天三国历史频道就给大家来说一说三国中的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苏州杨柳任君夸,更有钱塘胜馆娃。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竹枝词》白居易   《茶花女》是法国著名小说家、戏剧家小仲马的力作,它成功地塑造了世界文学史上一个不朽的艺术形象。文中的女主人公玛格丽特的原型无从考证。中国历史上有一位真实的青楼女子苏小小,其生平和玛格丽特相比有着惊人的类似,其遭遇更令人泪湿衣襟、唏嘘不已。只可惜中国优秀的翻译家在翻译《茶花女》这一经典作品的同时未将苏小小的故事传神地  延大笑曰:“杨仪匹夫听着!若孔明在日,吾尚惧他三分;他今已亡,天下谁敢敌我?休道连叫三声,便叫三万声,亦有何难!”遂提刀按辔,于马上大叫曰:“谁敢杀我?”一声未毕,脑后一人厉声而应曰:“吾敢杀汝!”手起刀落,斩魏延于马下。译作外语,使得中国的“茶花女”苏小小反而在世界的舞台上默默无闻。   南朝萧齐年间。杭州西泠桥畔。   三五之夜,明月如霜,好风如水。一女子痴痴地看那庭前荷花不由想到自己的身世,轻轻叹了口气,提笔写下“满身月露清凉气,并作映日一喷香”的诗句。这女子正是苏小小。   苏小小的父亲不知是何人。母亲是一个姓苏的妓女,产下小小后不久便归西而去。小小孤苦无依,自小由母亲的好姐妹贾姨收养。她尽得杭州西湖山水之灵气,出落得丰姿绰约。因体态轻盈、娇小可爱,随母姓苏,故人称“苏小小”。小小自幼冰雪聪明,多才多艺。   阳春三月,花团锦簇。苏小小乘一香车踏青春游。   西湖湖畔,游人如织。小小于翠柳旁邂逅一翩翩公子。那公子骑一青骢马,见香车内一绝色女子。到底如何绝色?有诗为证:月眉星眼,露鬓云鬟,撇下一段丰韵;柳腰花面,樱唇笋手,占来百媚芳姿。恍若飞燕再世,西施重生。   这公子一见之下,目瞪口呆。失了三魂,荡了七魄,不禁暗自喝彩:世间竟有如此天仙人物?   苏小小见那公子美如冠玉,润如明珠。眉目依稀像前生曾经见过一般,不由也是蓦然心动。眼见公子呆若木鸡,两眼发直。不禁暗自好笑,任他顾盼。口吟一诗:燕引莺招柳夹道,章台直接到西湖。春花秋月如相访,家住西泠妾姓苏。随即绝尘而去。   这公子姓阮,名郁,字文生,是当朝相国阮道之子,奉命来浙江公干。早就听说西湖美景殊色,不料竟遇见这等绝色女子。   目送佳人远去,阮郁急忙四下打听。一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说道:“此女子姓苏名小小,乃是西泠桥下风尘女子。不知有多少贵家公子魂牵梦萦她的玉貌,不知有多少豪商巨富觊觎她的琼姿。然而她素来高洁,视珍珠玛瑙为粪土,轻纨绔子弟为草芥,至今仍为清白之身。公子你风度翩翩,如玉树临风,只怕这名花一朵,却也攀折不得!”   阮郁听后心想:“那天仙般的女子既然身属青楼,我何不亲临西泠桥下。纵使攀折不得这朵名花,结交才子佳人,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日后回京,也可向他人炫耀一番。”   第二日清晨命人准备了一份价值百金的礼物,自己骑着青骢马,直奔西泠桥畔而来。眼见桥畔一丛修竹亭亭玉立,两排柳树婀娜多姿,几簇花朵含苞欲放,一林杨树青翠欲滴。正自门口徘徊,那贾姨见来访的公子姿容清秀俊俏,下人手捧的礼物名贵精致。慢步轻移,迎上前来,问道:“不知公子却为何事,只在门口徘徊不前?”   阮郁答道:“小生阮郁,京城人氏。昨日偶遇佳人,自称是为西泠桥畔松柏人家。小生故唐突至此造访。不知能否再睹芳容,正自沉吟。如若冒犯,还请雅涵。”   贾姨说道:“即然如此,稍等片刻。容我进去通报一声。”   去不多时,回来抿嘴笑道:“小小吩咐了。既然是昨日骑青骢马的公子,请进便是。只是现在天色尚早,小小慵睡未起,还请公子耐心等候,望勿见罪。”阮郁道:“能一睹琼姿自是荣幸之至。烦请告诉小小,从这  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豕犬而---演义中曹操原话 ----曹操清晨等到日暮,却也无妨。”   贾姨令一侍女领他斜穿竹径,走入一厅堂内。那侍女沏了一杯香茶,道了一声“公子请自便”,径自去了。   阮郁见厅堂窗明几净,自是幽雅。临窗而眺,只见窗外湖光山色,美丽异常。阮郁岂有心思欣赏风景?只觉度秒如年,却只得耐着性子等候。   约莫一个时辰后,一侍女进来通报道:“公子,小小姑娘来了!”   阮郁听见慌忙放下茗茶,起身侧立以待。一阵香风,迎面扑来。接着飘过一朵彩云。但见今日丰姿更胜昨日:   蛾眉带秀,凤眼含情。腰如弱柳迎风,面似娇花拂水。体态轻盈似汉家飞燕,冰肌玉肤胜越国西施。又分明是月殿嫦娥临下界,蕊宫仙子谪人间。   阮郁躬身施礼道:“昨幸有缘,得睹姑娘仙姿。今日敢不避唐突之嫌,聊备寸丝为敬,欲拜识姑娘,以为终身之奇遇。又何幸一入桃源,即蒙邀迎,真阮郁之大幸!姑娘请上,容阮郁拜见。”   苏小小见他谦谦有礼,笑说道:“贱妾是一青楼柔弱女子,何足重轻。乃蒙郎君一见钟情,故贱妾有感于心,而微吟示意。又何幸郎君不弃,果殷殷过访。但恨妆镜少疏,出迟为罪,郎君请上,容小小一拜。”说罢,冲阮郁嫣然一笑。   阮郁抬头看着那幅“满身月露清凉气,并作映日一喷香”的诗句笑说道:“荷花出淤泥而纤尘不染,结果实而颗颗垂香。真是让人爱慕怜惜。”   小小应道:“凡是颜色千娇百媚的花,多数不香气四溢;有千层花瓣的花,多数不结果实。二者兼而有之,恐怕非荷花莫属了。只是风雨袭来,荷花易于凋谢。”   两人心有灵犀,相视无语。   一日,阮郁跪倒在小小面前,对天发誓道:“西泠松柏为证,我阮郁愿与小小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如敢违诺,五雷轰顶!”   此情此境此语使得小小踌躇了,小小心动了,小小心醉了。   易求无价宝,难觅有情郎。作为青楼女子,谁个不想从良?作为女子,谁个不想与夫君共剪红烛?作为女子,谁个不想绿色成阴子满枝?   小小痴迷了,小小相信了,小小答应了。   红烛下,小小脸色娇羞,艳丽不可方物。   二人自此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林中湖心,耳鬓厮磨。   小小在前乘油壁车,阮郁在后骑青骢马。仙侣丰姿,羡煞了湖中的鸳鸯,双飞的燕子,并蒂的莲花。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屏易散琉璃脆。   阮道闻听儿子欲与一青楼女子长相厮守,直气得七窍生烟。赶紧以朝中有事为由召回阮郁。临行前草色青青,杨柳依依。小小且忧且喜。忧的是只怕阮郎一去之后杳如黄鹤,从此天人永隔;喜的是不久便有高抬大轿接自己入京,自己一生何求?   事不如意常八九!自阮郁走后,眼见千帆过尽,归鸿无信。小小整日以泪洗面,暗自伤心不已。   又是菊花怒放的季节。小小来到石屋山,登高望远。只见青霜红叶,煞是可爱。于山中见一书生寒窗苦读。书生姓鲍名仁,谈吐不俗。小小得知鲍仁穷困潦倒,无钱进京赶考,随即慷慨解囊义赠百金。   鲍仁临行感慨:“千秋侠义,谁知反在闺帏!”   上江观察使孟浪早就听说杭州有一苏小小,色艺双绝。他正好顺路经过杭州,自忖凭自己的权势和威名,就是杭州的知府尚且惧自己三分,区区青楼女子,岂不是召之即来,呼之即去。于是租了条游船,以游览西湖为名,派下人前去接小小。谁料小小推辞早已答应陪别的客人赏梅。第二天下人回来报信,小小宿醉未醒,不能赴约。   第三天,孟浪吩咐下人道:“这苏小小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拿我的帖子让当地的府县将她捉来,好好羞辱一番,以泄我心头之恨。”   当地知县闻讯大惊,素知此人暴戾无常,于是派人给小小通风报信。   贾姨劝小小粗服蓬头,向孟浪低头认罪。小小却梳云掠月,装饰得如描如画。乘着车儿,奔游船而来。   此时孟观察使正邀了许多宾客赏梅吃酒,未见其人,先闻麝兰之香,沁人心脾。孟浪先前的怒气已消了一半。见那小小虽然是淡妆素服,却一身的袅娜,满面的容光,应接不暇。这孟观察使怒气又减了三分。   孟浪以瓶内的梅花为题让小小赋诗一首。   小小不假思索,信口吟道: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   孟浪怒气全无,见小小不卑不亢,内心钦佩不已。临行重金赠送,感慨而归。   又过一年,夏秋之交,夜凉如水。苏小小夜间赏荷归来,久坐露台,犯了风寒。染成一病,加上相思成疾,奄奄一息。临终前嘱托贾姨:“小小生于西泠,死于西泠,应埋骨于西泠,才不负小小山水之癖。”说罢,奄然而逝,年仅二十岁。正在此时,得到苏小小资助去京应试登第、已任滑州刺史的鲍仁,专程来钱塘西岸向苏小小道谢。获悉小小的死讯,抚棺痛哭不已。   鲍仁遵照苏小小“埋骨西泠”的遗愿,出资在西岸桥畔择地造墓。墓前立一石碑,上题“钱塘苏小小之墓”。后人又在墓上覆六角攒尖顶亭,命名“慕才亭”。亭上有12副楹联,分别有“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金粉六朝香车何处,才华一代青冢犹存”、“灯火疏帘尽有佳人居北里,笙歌画舫独教芳冢占西泠”、“几辈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