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恐怖鬼故事中南诡谈之红色星期三2018-04-21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一  “下一站,终点站,南湖大道茶山刘,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  公交车马上就要到学校的北门了,沈楠匆忙起身,准备从一辆双层的538公交车上层走下去,她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离宿舍关门还有半个小时,从学校北门走回去,她真担心还没走到宿舍,就被简单粗暴的宿管阿姨无情地拒之门外。  沈楠坐在公交车上层靠近前排的位置,离下楼梯的位置很近,等她已经下去了半个身子,她发现就在公交上层最后一排,貌似还有一个男生,他穿着红色的马甲,低垂着头,似乎在酣睡。  “要不要喊一下他?”此刻公交车已经停了,沈楠正想抄小路翻墙赶紧回到宿舍,然而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转身走到了上层的最后一排。  “同学,到站了!”沈楠站在男生面前轻轻提示道。  没有反应。  “同学……”沈楠轻轻伸手去碰了碰那男生。  “你们两个赶紧下车吧!到站了!”公交车司机在下层的驾驶位上突然喊了一声,吓了沈楠一跳。  穿红马甲的男生还是没有反应。  一阵寒风透过车窗吹了进来,沈楠不禁打了个寒战。  “马上就下了!”沈楠回应了司机一句,然后用力推了推红马甲男生。  动了。只是,红马甲男生依旧低着头,他的身子缓缓地朝着沈楠的方向,倒了下来。  扑通——  “啊——”沈楠吓了一跳,她赶紧跑下了公交车,惊魂甫定地朝校门走去,她在想,公交司机应该会处理接下来的事情吧,报警或者打120,她不确定那位红马甲男生是晕倒了或者是……死了!  马上就要十一点了,沈楠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风吹着路两边的树叶沙沙作响,它们在路灯的倒影下摇曳着,就像希腊神话里美杜莎的头发一样,让人不忍直视。武汉的天气,一天如四季般变幻莫测,上去出门还是阳光明媚,到了晚上,突然就寒风刺骨了。似乎是要下雨了,所以这个点的校园里,显得格外寂静。  “红红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沈楠的手机在包里震动,喜感的铃声打乱了静夜的节奏。  是室友孙梦打来的。  “喂,楠姐啊,你还没回来,就要熄灯了!”孙梦似乎在吃东西,说话有些囫囵。  “你们已经开始吃夜宵了啊!我马上就回来了,刚才在公交车上貌似做了个噩梦,差点没把我吓死……”  “好了好了,你赶紧回来再说,我们给你留了木瓜汤!”  说罢,孙梦挂断了电话,沈楠无奈地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朝宿舍方向走去,刚刚好的时间点,她刚踏进宿舍,便迎上了来关门的宿管阿姨。  “这么晚才回来啊……”阿姨瞥了一眼沈楠,嘀咕了一句。  沈楠尴尬地笑了笑,赶紧往宿舍走去。  二  回到宿舍,室友龚蔚然正在吃着夜宵——鸡蛋灌饼和木瓜汤,而孙梦已经吃饱了,正在洗衣房洗衣服。  “你回来了,今天晚上的宣讲会怎么样?”龚蔚然一边带着耳机听着歌,一边问道。  “还不是那样,宣讲会什么的太水了,还搞到这么晚,真是醉了!”沈楠疲倦地脱下鞋子,光脚坐在了椅子上。桌子上,一碗木瓜汤还冒着热气。  “李贞还没回来?”沈楠问了一句,李贞是另外一位室友。  “没有……对了,梦梦刚才说你在公交车上被吓死了,是怎么回事?”龚蔚然继续问道。  “刚才……”沈楠回想起刚才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情,不禁毛骨悚然:“我刚才在公交上……”  “啊——”在洗衣房洗衣的室友孙梦突然大叫了一声,打断了沈楠和龚蔚然的对话。  咚!  “楼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在孙梦的示意下,沈楠和龚蔚然也赶紧跑到了洗衣间,隔着防盗窗看窗外的楼下。  因为她们宿舍在一楼,所以看得比较清楚。  那是一个穿着大红裙子的女生,此刻,她正以某种诡异的姿态坠落在了地上的血泊里,她的脸是朝着沈楠她们宿舍所在的方向的。虽然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红裙女生的具体长相,但是她那惨白的脸,渗着血的嘴角,还有那已经失去了神色的就像在瞪着沈楠她们的直勾勾的眼睛,任谁看了都不禁觉得恐惧。  风吹动着红衣少女的裙角,如同一朵绽放在夜色下的血红色的玫瑰。  “有人跳楼了……”过了片刻,对面楼上先响起了一阵骚动。  而此刻,沈楠、龚蔚然和孙梦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晚上,大家都赶紧洗洗,便上床睡了,虽然大家都失眠了。  沈楠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她看了看手机,星期三,还剩下五分钟了。她盯着手机屏幕,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期待这恐怖的一天赶紧过去。  “红红的头发,黑黑的眼睛,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就在转点的那一刻,沈楠的手机突然响了。  “啊……”龚蔚然似乎做了个噩梦,从床上弹了起来,歇了口气,又倒了下去。  沈楠的心也是“咚”的一下,然后突然心跳加快了。等她定睛一看,才松了口气,只是个骚扰电话而已。沈楠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然后平躺下来,努力尝试着让自己睡着。  不知不觉,沈楠发现自己突然已经坐在了一辆公交车上。  “下一站,终点站,南湖大道茶山刘,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  坐在双层公交车上层前排的沈楠准备起身下车,这时候她却看见最后一排,有一位穿着大红色裙子的女生正在埋头睡觉,她的黑色长发垂了下来,看不见她的脸。  沈楠不自觉地朝后排走去,她走到红裙女生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突然,红裙女生猛地抬起头,露出了她苍白的脸颊和黑洞洞的恐怖的双眼。  “啊——”原来是在做梦,沈楠用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掀开被子,床单上却留了一片红。  三  虽然星期三发生的事情,让沈楠的心情难以平复,但是为了星期四的面试和晚上的聚餐,沈楠还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也不去提那些事情。  奇怪的是,昨天晚上救护车把那位红衣服的女生抬走之后,学校里似乎恢复了平静,没有看到什么新闻,也鲜有人讨论这件事情,大家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下午回到宿舍的时候,沈楠不禁朝红衣女生坠楼位置多看了一眼,发现那些血渍已经被清理干净。  “你活该!”沈楠突然嘀咕了一句,说这话时,把自己也吓着了。  晚上,沈楠在学校附近参加了老乡会的聚餐,聚餐完毕,又去KTV唱歌,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一行人才从KTV出来,纷纷回到自己的宿舍。  沈楠和两个住在同一宿舍区的老乡女同学一起走回去。  “糟了,我好像闹肚子了……”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女同学突然停了下来,捂着独自,一脸痛苦的样子。  另一个女同学吐槽道:“不会吧,刚才KTV里面你怎么不解决一下,现在这附近的教学楼都关门了,你还是忍一忍回宿舍去吧!”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那女生似乎真的憋得很难受,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  “电教似乎还开着门……”透过隐约的树丛,沈楠注意到了不远处电教的大门似乎还是开着的。  “走走走,陪我去一下……”那位女生赶紧拉着沈楠和另一个女生往电教走去。  电教是学校的一栋老教学楼,陈旧的设置和过时的装修风格就可以说明它的年岁,电教的周围长满了不高不矮的树木,将电教包围了起来,沈楠想起有位老师上课的时候曾经说过,电教以前是有地下室的,而那个地下室,是一个停尸间。  闹肚子的女同学在另一位女同学的陪同下上了二楼的女厕所,沈楠独自一人站在一楼的楼梯口等待。她好奇地看了看往地下室的楼梯,却只能看到一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奇怪……我记得这里以前是没有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沈楠突然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地下室的灯突然亮了。  沈楠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着,她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一步,一步,朝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破旧的木门半敞着,似乎在等着谁把它推开。  沈楠屏住呼吸,轻轻推开了嘎吱作响的木门,她依稀听到了水珠坠落在地上的有节奏的响声,啪嗒……啪嗒……啪嗒……  一股带着福1尔1马1林味的寒气朝沈楠袭来,她不禁抱紧了自己的双肩。  地下室墙壁上的白色已经脱落,只剩下凹凸不平的铁锈色和发霉的颜色,伴随着潮湿的地面,就像一座被沉浸在水底多年的神秘宫殿的一隅。循着滴水的声音向前走去,沈楠发现了一间房间,房间生锈的铁门紧闭着,锈渍渗到了门上的玻璃窗上,将玻璃窗也染成锈色。透过不太清晰的玻璃窗,沈楠看到了一团红色在这个奇怪的房间里。  沈楠不由自主地推了推房门,门开了。  四  屋内的一角,停放着一台尸床,而尸床上,躺着一位穿着红裙的女生,她的红色裙子,十分显眼,与这陈旧的房间显得格格不入。  沈楠一步一步走近了那红裙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她非常想要看清楚她的脸。  地面上,一股血红色的液体缓慢地溢了出来,慢慢将沈楠包围起来,她小心翼翼地踏在血红色的液体上,往红裙女生的身边靠近。  “你到底是谁……”沈楠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  等她能够看到红衣女生的脸的时候,她却惊愕地捂住了嘴巴。  红裙女生双眼紧闭着,她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血色,但是沈楠却一眼认了出来,她……长得怎么和自己如此相像?  就在沈楠惊愕之际,红裙女生突然睁开了黑洞般的双眼,她猛地伸出已经有些腐烂的双手,掐住了沈楠的脖子。  地面的血渍越渗越多,速度也越来越快。  不知过了多久,穿着大红色裙子的沈楠推开了房门,走出了地下室,往电教一楼走去,她并没有停下来等待两位去卫生间的女同学(或者说两位女生下来后没有发现沈楠便先离开了),而是径直离开了电教。  电教的灯熄灭了,门也关了。  “肖邦,这边!”此刻的沈楠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坐在情侣咖啡馆的双人座上,朝肖邦,她的男朋友挥手示意。  肖邦理了理帅气的头发,面带微笑地朝沈楠所在的位置走去。  “小姐,您要的咖啡!”服务员将沈楠预先点好的两杯咖啡送了过来。  “还是你最懂我!”肖邦看着自己面前的黑咖啡,满意地笑了笑。  “那当然!”沈楠笑了笑,又看了看对面的肯德基,撒娇地说道:“我突然很想吃肯德基的冰淇淋……”  “你等我一下!”肖邦领会地笑了笑,然后起身往对面的肯德基店走去。  沈楠从裙子下面拿出了一瓶奇怪的黑色液体,她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她,便将那液体倒进了肖邦的黑咖啡中,她迅速地搅动着咖啡勺,直到那杯咖啡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当肖邦喝下那杯咖啡之时,沈楠艳丽的唇角,弯出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晚上的宣讲会你自己去好吗?对了,这是我为你私人定制的,送给你……”肖邦笑了笑,从红马甲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礼盒递给了沈楠,然后昏昏沉沉地走上了583公交车。  这个小礼盒,虽然很独特,但却不是唯一的,因为沈楠在李贞的抽屉上,也看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  提示:本小说题材来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灵异事件》,内容纯属虚构,仅供娱乐。  五  “我们聊聊肖邦吧。”沈楠说道,当然,在切入正题之前,她们还聊了一些其他有的没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李贞坐在宿舍楼的天台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吸了一口。  沈楠笑了笑,从李贞手中接过那支烟,接着吸了一口,不作回答。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好说了,我只想告诉你,肖邦这样的男生靠不住的,等我玩腻了,我就把他甩了,到时候,你想要,你随意!”李贞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着沈楠说道。  沈楠转头看了看李贞,冷哼了一声。  “走吧,风大了,该下楼了!”李贞起身准备下楼。  砰……一块砖头砸在了李贞的头上。  天台上,沈楠穿着一袭红色长裙,继续抽着那一支未抽完的香烟。  警察局。  “我之前说的都是真话,我也不知道跳楼的是她,警察同志,您一定要查清楚,我好害怕,我现在……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沈楠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录着口供。  “那天我正在宿舍洗衣房洗衣服,我的室友沈楠刚回到宿舍,而我的室友龚蔚然在宿舍吃夜宵,然后我发现有人从楼上掉了下来……”孙梦也是被吓得不轻,浑身都不停哆嗦。  而龚蔚然更是由于受到了惊吓,什么都回答不出来。她满脸泪痕地蜷缩在墙角,捂住了耳朵,不停地哆嗦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听你的同学说,另外一名在公交车上的死者肖邦是你的男朋友?”警察继续问沈楠。  “是的……”说到这里,沈楠更是泣不成声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晚上我一直都和我的室友们在一起逛街,不知道他……警察,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经过法医初步鉴定,是死于中毒。”警察解释道。  “中毒?”沈楠愣住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说罢,她又掩面大哭起来。  “同学你别激动。”等沈楠的情绪平静了一些,警察继续问道:“你知道肖邦平时和哪些人有比较密切的情感往来吗?”  “他和身边的同学朋友关系都挺好的,大家都很喜欢他……”沈楠难过地解释道。  深夜,十二点。  “同学,同学……”  感到有人在喊自己,沈楠缓缓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她发现自己正趴在电教一楼的某间教室里睡着了。  “同学,要关门了,这么晚你还不回宿舍去?”门卫大叔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沈楠问道。  “嗯?”沈楠看了看教室的时钟,已经十二点了。  “现在的学生啊,为了考研,十二点都不去睡觉,别到时候研究生没考上,把人给折腾坏了哦。小姑娘,赶紧回宿舍吧!”门卫大叔一边关掉教室的窗户,一边念叨道。  寒风刺骨,沈楠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她掏出手机看了看,原来自己把手机静音了,所以也没有接到那两位同学的电话和室友的电话。  六  “楠姐,我在淘宝上发现了一款毒鼠药,好像挺好用,不但药效猛,而且当时不会发作,要过一个小时才会发作呢!”寝室里,孙梦正在淘宝上网购。  “难道是考虑到不让老鼠死在宿舍,而是死在它自己的窝里?”沈楠也好奇地点开了孙梦给她发的链接。“咦,这个店铺的位置,不就在学校旁边嘛?”沈楠注意到了店家的具体位置,果然是是在学校周边。  “对了,你晚上还跟不跟我们一起逛街?”在床上玩手机的龚蔚然问道。  “不去了吧,今天是我们恋爱百日纪念,肖邦约我吃晚饭,晚上还要去听一个宣讲会!”沈楠笑了笑答道。  “好吧……”龚蔚然无奈地耸了耸肩。  宿舍门开了,李贞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宿舍。  “又去跳广场舞了?”龚蔚然略带戏谑地问了一句。  李贞没作回答。  “什么啊,人家那个叫健美操,瞧你没文化,真可怕!”孙梦故意接上了话茬说了一句。  “哎,主要是我身材太好了,所以不用练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龚蔚然也有意无意地答道。  沈楠给李贞递过了一支香烟,并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晚上有空吗,我想找你聊聊!”沈楠问道。  “聊什么?”李贞好奇地看着沈楠。  “聊肖邦。”沈楠诡异地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说道:“晚上十点半,咱们宿舍楼的天台上见。”  李贞没有回应,似乎是同意了。  天台上。  孙梦咕咚地吹了一瓶啤酒,然后看着深邃不见底的夜空,叹息道:“楠姐,你这次做得有点过了,我以为你买毒鼠药是为了对付李贞,你怎么把肖邦给……”  “哼……”沈楠抽着烟,无所谓地说道:“我不想要的,别人也不能要。”  “迟早会查出来的……”一旁的龚蔚然却显得有些担忧。  “你怕了吗?其实我猜得到,你什么都没敢跟警察说吧,因为你根本就是个胆小鬼……”沈楠看着龚蔚然问道。  龚蔚然没有回答,却面红耳赤。  “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已经录好了自首的口供,放在我的抽屉里面。”沈楠将手中的烟摁在了地板上,熄灭了香烟,然后转身往楼下走去。  “你去哪里?”孙梦问道。  “换身衣服,出去走走。”沈楠无所谓地答道。  七  “谁翻了我的衣柜?”孙梦一回到宿舍,便发现自己的衣柜被翻了个里朝天。  李贞搔首弄姿地从一面落地面后面走了出来,嗲嗲地说道:“你大惊小怪什么,只不过找不到合适的裙子约会,所以借你的穿穿。”  “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翻我的东西……”孙梦看着李贞穿着自己最心爱的裙子,简直气得要吐血。  “怎么了?不就是穿穿嘛,都是室友,有必要动怒吗?真小气,脱下来还给你就是了。”说罢,李贞便粗暴地脱下了孙梦的裙子,并嫌弃地说道:“这么劣质的裙子,我才不稀罕呢。”  龚蔚然刚回到宿舍,便发现李贞穿着内衣站在宿舍里和孙梦吵架,让她很是无语,更无语的是,李贞穿的,居然是男朋友送给自己的那件新的内衣!“你干嘛穿我的内衣……”龚蔚然当即气得哭了起来。  “啧啧啧,瞧瞧你,真没用,不就是件男人送的内衣嘛?男生送内衣什么意思你不懂啊,少在这儿给我装清纯装无辜!”李贞一阵冷嘲热讽,让龚蔚然难受至极。  “你脱下来!”龚蔚然哭着说道。  “脱?”李贞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内衣,无所谓地答道:“脱就脱,我还嫌你的尺码太小,勒着我不舒服呢!”  “你……”龚蔚然噙住泪水,一脸痛苦。  食堂。  “你们俩今天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沈楠和孙梦、龚蔚然在食堂吃午饭,见孙梦和龚蔚然两人都闷闷不乐,便关切地问道。  “还能因为什么?”龚蔚然无奈地答道。  “又是她!”沈楠咬了咬牙,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之前她都是一个人在学校外面租房住的,听说因为一些原因,她被房东赶了出来,无奈才回到宿舍和我们一起住的,你说这都大四了,还搬回来干什么?搬回来,可把我们折腾死了!”龚蔚然又唉声叹气了一番。  “她真该死!”孙梦突然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又继续吃饭了。  迎着晚风,沈楠独自一人走到了晓南湖的桥上。下课的学生三五成群地从沈楠身边走过,总有人时不时地会将目光投向那穿着一席红裙的沈楠。  沈楠又回想起那天在天台上和李贞的对话。  “你为什么要搬回来住?”  “你把我约上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李贞不解地看着沈楠,两人沉默了片刻,李贞还是回答了沈楠的问题:“因为孤独。”  “孤独?”  “我几乎每晚都会做梦梦到他,我梦到他和其他两个沉溺在晓南湖的亡灵坐在麻将桌旁,向我招手……哈哈哈……听起来真扯淡!”  八  沈楠不解,她只在大一的时候听师兄师姐说过,晓南湖里,淹死过两个男生。  第一个男生一心想要同女友复合,但两人在晓南湖的桥上发生了口角,情急之下,男生就说:“现在我跳进湖里来回游一圈你和我复合行么?”女生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就说“行”,于是这男的就真的跳进湖里游了起来,大冬天,又没脱衣服,结果可想而知。  第二个是一位临近毕业却因挂科过多无法毕业的男生,在饮酒之后纵身跳入了湖中。  后来,在沈楠大二的时候,晓南湖里,又溺亡了第三个男生,他是来自隔壁学校的一个男生,因为她的女友和他分手了,他悲伤不已,后不明不白地坠落了晓南湖中。  “难道你就是那个男生的女朋友?”沈楠诧异地看着李贞,除了厌恶,却也多了几分不解。李贞的沉默让沈楠有些尴尬,“我们聊聊肖邦吧。”沈楠开始回到自己想聊的话题。  后面的对话,就是关于李贞和肖邦之间的事情了。  “她……怎么了?”龚蔚然胆怯地看着瘫倒在地上额头流着鲜血的李贞问道。  孙梦放下手中的碎砖石,也是一阵慌张。  倒是穿着一袭红色长裙的沈楠,不慌不忙地继续抽完了那一支香烟。  “她死了?”沈楠脱下身上的长裙,给李贞穿上,然后在孙梦的帮助下,将李贞从天台上推了下去。  “你们先回去,我把这些血渍清理一下。”沈楠换上了李贞的衣服,无所谓地说道。  又是星期三的晚上。  等晚自习下课的人都散去了,沈楠小心翼翼地爬到了桥边的大理石栏杆上,站了起来,这是她头一次觉得这冰冷的晚风,却也没有那么冰冷。  第二天,人们在晓南湖里,找到了穿着红色长裙的沈楠,她的身体已经有些略微发肿了,她静静地躺在湖面上,如同一个沉睡的美人。这个湖叫做晓南湖,从它被挖出来成为一个湖到现在,已经有三个男生因为不同的原因坠湖身亡了,学校的同学们都调侃说,湖里的这位红裙美女,就是去陪伴那三位逝去的男生的。  “都疯了……疯了……”自从孙梦因为做假证以及故意杀人被警察带走后,龚蔚然每晚做梦,都会梦到沈楠和晓南湖里的三位男生坐在麻将桌前向她挥手,然后吓醒,而每次她打开电脑的时候,总会感觉到好像李贞披头散发地从电脑屏幕里爬出来,久而久之,她变得越来越抑郁,最终也没能参加毕业典礼,便仓皇地逃离了学校。  酒吧。  “今晚喝过酒之后,我们就分手吧,你喜欢上别人了。”李贞噙着泪水,给坐在对面的来自隔壁学校地下恋一年的男友倒酒。  两人喝得酩酊大醉,直到凌晨才往学校走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吗……其实你很好……也很关心我……只是你的关心……让我太不适应了……”喝醉酒的男生,在酒后吐着真言。  而李贞却没有醉,她只是猛地一推,将那男生推进了湖里。上一篇:危情古堡之深渊魔影下一篇:噬魂咒赞(0)点击分享:猜你喜欢【推】中南诡谈之回到希贤岭【推】爱情的深渊【推】多事的夜之鬼楼【推】死亡摄影【推】我有继承人了【推】整容医院之进入医院【推】怨灵之西西之死【推】自作孽不可活1:住院【推】倘若有一天我死,你还会娶别的女人吗【推】我是妖怪之最后一次演唱会栏目导航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古代鬼故事都市怪谈鬼故事笑话恐怖小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搞笑鬼故事家里鬼故事经典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厕所鬼故事现代鬼故事灵异事件女鬼999个短篇鬼故事爱情鬼故事网络鬼故事部队鬼故事午夜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美国灵异事件儿童鬼故事每夜一个鬼故事中篇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镜子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中国灵异故事恐怖故事集搞笑恐怖故事SCP基金会重口味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英语鬼故事聊斋鬼故事睡前鬼故事中国灵异事件黑色星期天妹妹背着洋娃娃的故事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南京灵异事件好朋友背靠背鬼故事深圳灵异事件红嫁衣的故事上海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死前征兆鬼故事大全灵异游戏河南灵异事件重庆灵异事件北京灵异事件搞笑鬼故事泰国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明星灵异事件殡仪馆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广州灵异事件日本灵异事件校园恐怖小说冥婚小说水鬼简短鬼故事推荐阅读偏僻乡村里抱着红色婚纱睡觉的诡诡谈之不要在课桌上写字张震讲鬼故事之一双红色绣花鞋恐怖小故事飘荡的红色T恤哦,乞丐夜班诡谈血红色的嫁衣死前惊颤搪瓷娃娃红色绣花鞋出窍血色红色红色火焰 作者:成刚漆红色的高跟鞋张氏诡谈之鬼火张氏诡谈之中邪恐怖宿舍之红色假发张氏诡谈之公路鬼事2以爱之名血红色的床(一)document.getElementById("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mment").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 = "";TopLogin();getDigg(395226);故事大全提供故事大全爱情故事哲理故事历史故事励志故事儿童故事亲情故事神话故事故事大全 www.youze.cc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f62fc11a12b41cb5cf90efb52573070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20bd08c21e8aae75bae2e92be0e107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