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事件经典鬼故事灵异鬼故事都市怪谈.mainPage{ margin:20px 0;}.mainPage ul{width: 680px;height: 32px;display:block; margin:0 auto;}.mainPage ul li{float: left; display: inline; height: 32px; line-height: 32px; padding: 0 10px;color:#000;font-size:15px; margin: 0 5px; border:1px solid #dedede;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 a{color:#000;font-size:16px; }.mainPage ul li.thisclass{background:#09f;border:1px solid ##218EC1;color:#fff; font-size:16px;}.mainPage ul li.thisclass a{color:#fff;}.mainPage ul li a:hover, a:focus {color: hsl(209, 93%, 48%);text-decoration: none;}var mediav_ad_pub = CdjhJP_2308124;var mediav_ad_width = 320;var mediav_ad_height = 100;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中元节--钓鱼2018-04-22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今天是个天清气朗的周末。立秋了,空气中都充满了清爽的味道,这么好的天气,老刘突然就想去钓鱼了。说动就动,接着给老赵,老李,老王几个渔友去了电话。并约好了在鱼塘见面。  老刘麻利的收拾好了渔具相关的东西,便直奔渔场了,说起来也奇怪了,鱼塘一般都建在附近周边的村里,基本都是土路,而且周边还总是有集市,还要避让行人什么的,平时最快也要两个小时,但是这次,老刘用了一个半小时多就到了鱼塘。  下了车,老刘准备打开后备箱拿出他的渔具,可是一打开后备箱的门,一张纸迎面飘了过来?老刘随手一抓,摊在手里的,是一张烧纸。  “艹,真晦气。”这时候老刘想起来了,路上碰到了一些上坟的人。他们在路边边撒纸边哭,老刘当时看了还觉得非常晦气,而那些上坟的人看到车上的老刘,眼里都是怪怪的,有个小孩还用手指着老刘的车哭的很可怕的样子。老刘心里就更加的气氛了,觉得这不是给自己找晦气添堵吗,心里还忍不住的嘲讽一下,人活着的时候不好好伺候,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你就是烧座金山银山他能知道吗?装模作样。可是这烧纸怎么能进到自己的后备箱里呢?想到这,任凭是老刘这种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也忍不住心里打了个冷颤。  “他们都在里面等你呢。”  “哇,”这突然的一句话把老刘吓了一跳,也打断了他刚刚的思考。  “你是谁啊。”不只是不是因为刚刚被吓到原因,老刘没好气的对眼前人说了一句。  “我是老宋的儿子,我爸爸今天有事不能来,我来替他,你叫我小宋就行了。”老刘这时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人,恩,这么一说,确实眉眼间跟老宋长得很像,不过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青着个脸,身上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反正让人感觉冰冷冰冷的,跟个冰棍儿似的,跟鱼塘的看门人老宋简直不一样。不过老刘经常来这钓鱼,跟鱼塘看门人老宋还是有些交情,所以就算是心里对这个小宋不满,也不好表现的太明显。老刘的脸色现在也缓和了些。  “哦,好的。”说完老刘便头也不回的进了鱼塘,只不过没走几步似乎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回头一看,那个小宋还是站在原地,目送着老刘,老刘也只好笑笑摆摆手继续转过头向前走,老刘转头的一霎,眼角的余光似乎有意无意的瞥到了小宋咧开的嘴角,那是在对自己笑吗?怎么异常的渗人。老刘不在留恋,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了。  没走几步,便看到自己的几个老友已经拉好架势开始钓了。老刘快步走过去。  “哎哟,我说,你们电话里一个个的都说今天不适合出来,什么节什么的,你们他妈的这不是来的比我都早。我就说嘛,大老爷们的不要搞一些封建那一套。”似乎是见到了了熟悉的人,刚刚的不快一扫而光,老刘欢快的说道。可是另外三人似乎并没有想理他的打算,老刘也愣住了,不对劲啊。老刘又喊了一句:“你们哑巴了。”这次声音里带了些着急的音色。  “嘘,到了,就钓吧。”老赵搭了句腔。便不再说话,老李和老王还是坐在那里不动。  “哦,对对对。”看来今天收获应该很好,都不让说话了,肯定是怕把鱼儿吓跑吧。老刘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其实这时候,老刘心里已经想回去了,想到这一路上走的这么顺,路上小孩指着自己的哭声。还有诡异的看门人小宋,更加让自己接受不了的是自己的这三个渔友,跟平时热情的态度不一样,但是这时候老赵钓了一条大鱼,收杆,拿鱼,扔到自己的鱼篓子里,让老刘刚刚想走的心里消散一空。钓鱼的那种乐趣打败了刚刚的疑惑。  时间转眼就到了下午近五点的时候,老刘今天钓的格外的顺利,收获颇丰,一转眼就到了这个时候,这是他才想起来,该回家了,明天还是要上班的。刚要转头对几位招呼一下,才发现原来其他三位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站在老刘身边,看着他,老刘那种毛毛的感觉一下子遍布全身。  “你,你们,什么时候都收拾完了啊,真是速度啊,也不知道提前和我说一声。”  “哦,看你钓的正起劲,我们就没打扰,时间不早了,回吧。”  “好的好的,时候不早了,这些鱼咱们分分,回去可以搞个鱼宴了。”老刘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但是其他三位并没有回答他。夕阳还在一路偏西的移动,那些夕阳的余光洒在鱼塘上,照在了老刘和三位渔友之间,只一瞬间,老刘便似乎跟开窍了一样,脑子瞬间炸开锅。因为夕阳的余光照在四人之间,只有老刘一个人有影子。老刘此时正低着头缠他手上的鱼线,手只是停在那里,不,应该是全身都僵在那里,就算是在不迷信的老刘,也听说过,只要是活人就有影子的事实,早上的不对劲终于冲破了那一点,找到了答案。  晚上十一点,老刘的媳妇终于坐不住了,本以为是老刘钓完鱼之后又跟那几个朋友去吃喝去了,八点多的时候给老刘打了一个电话,可是老刘的电话一直在响却没人接听,老刘爱面子,可能觉得打电话催他很没面子,老刘媳妇也就作罢了,何况都是老友了,总会有分寸的。可是这十一点了都没回家,这可是以前并不常发生的事情。老刘的电话还是一直在响,无人接听,老刘媳妇现在心里开始慌了,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出车祸了还是酒驾了?那也不能不听电话啊。人的这种不安情绪一旦有些苗头便会无限放大。老刘媳妇旋即给老赵去了电话。  “喂,谁呀,这么晚了。”电话那端传来老赵带着被吵醒的不耐烦的声音。  “老赵啊,我是老刘媳妇啊,你们我家老刘在一起吗?”  “哦,老刘媳妇啊,没有啊,别提了,你家老刘今天约我们去钓鱼结果自己没去,半路给他电话也不接,我还以为你们家有什么事呢,便不好再问,我们啊。”  “老,老赵啊,我们家老刘确实是和你们去钓鱼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呢。”不容老赵说完,老刘媳妇带着哭腔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了老赵的耳朵里,而且有点语无伦次的慌张。老赵这时候也是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过来。  “什么?老刘还没回去?大妹子,你别急,你打老刘的电话了吗?”  “打了,但是一直打不通,从八点就开始打了一遍。”  “啊?可是老刘今天没来鱼塘啊,你别急,我叫上老王老李马上去你那。别急啊。”  十五分钟之后,老赵老李老王赶到了老刘的家,他们分别都证实了老刘今天的确没去鱼塘,而且早上十点左右的时候老赵还给老刘去过电话,但是同样是无人接听。  “咋办啊,老赵,报警吧”老王说道。  “对对对,先报警。”  “可是现在失踪不到24小时,警察能够受理吗?说不定老刘一会就回来了呢?”老李还是相信老刘是故意躲起来或者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而暂时回来的晚一点。  “不会的,我们家老刘很少过了十一点不回来,就算有什么事耽误这个点也知道给家里打电话,会不会老刘出了车祸呀。还是……呜呜……”老李媳妇哭泣不止。  “不会的,嫂子,老刘肯定没事,咱们先报警吧。”三个大男人不知道怎么安慰老刘媳妇,但是现在被老刘媳妇的哭声搅得心里也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警察接到报案后只是说让家属再找找,不到24小时不能立案侦查。老刘媳妇没办法,只好给全家的亲朋好友去了个遍的电话,但是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没有见到老刘,不一会老刘的家里便赶来了各种亲戚。  天明,警察来了,昨晚还不接受立案的警察这次怎么这么主动了。  “谁是刘xx的家属。”一位年纪稍长的警察问道。  “我是。”老刘媳妇像是捉住救命稻草一般走上前去。  “车牌号为xxxx的车是不是你家的。”  “是,是的,警察同志,我家老刘。”老刘媳妇说不下去了,人总是这样,没有消息的时候虽然各种不好的想法会冒出来,但是总觉得此事并没有定论,可是当有人要告诉你这个事情怎么怎么样的时候,便会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一切都在也没有了商量的余地了。  “哦,在市郊区xx乡旁边发现了你家的车,车上什么人都没有,附近也没有什么人,看到昨晚的报案信息,过来确认一下。”  “啊。。”老刘媳妇似要昏厥过去一般。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这个老刘的车怎么会走到那里去呢,那也不是去鱼塘的路呀。  经过了一夜一天的寻找和讨论,大家也很累了,晚上回到老刘家,老刘媳妇好像精神焕发了一样,跟大家说道:“大家都回去吧,老刘一会就会回来的。”  “什么?你怎么知道,老刘的电话打通了吗?”  “没有,老刘在梦里和我说的。”老刘媳妇说道。  天呢,这老刘媳妇是不是悲伤过度脑子也不好使了,在梦里说的,自古只听说过死人能托梦的,还没听过……等等,死人托梦?众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各种各样,不过最后在老刘媳妇的强硬坚持下,大家都回家了。  晚上九点多,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果然是老刘。  老刘媳妇也并不多说,只是让老刘进了门,日子似乎还像往常一样,好像过去的这三十多个小时才是不真实的,好像做了场梦。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对于那三十几个小时,老刘媳妇和老刘谁也不问不提。老赵和一干亲戚等来看望询问,老刘总是一脸笑呵呵的带过去,而老刘媳妇也是表现的似乎从来都没发生过。外人也觉得可能有什么事不方便说,总之人回来就好,也不便多问什么。  直到老赵他们三人又约老刘钓鱼。老刘还是如往常一样,到了鱼塘。老宋出来亲切的打着招呼。  “老刘啊,你这次可没缺席啊。”老宋热情的摆着手,但是随着老刘的走进,老宋像是被雷击过了一下,浑身就僵在那了,连脸上的笑容也因为全身的静止显得诡异万分。  “哈哈,咋了,老宋,你瞅你那样,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那今天你下厨招呼我们一顿呗。”老王取笑道。  “老宋,好久不见了。”老刘上前去拥抱了一下老宋。老宋的脸上才开始有了表情,不过却是恐怖加悲伤。  “老宋啊,你不至于啊。看来今天中午必须要算你的了呀。”老赵也打趣道。  说完四个人便朝鱼塘里走去。只不过老刘走在最后,回头冲还僵在原地的老宋张了张嘴,不过谁也没有听见什么。只是老宋此刻的脸上却已经是两行浊泪纵横了满脸。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宋亲自做了一桌子好饭菜,来招呼老刘他们。、  “老宋啊,这次真是大出血了呀。把看家的本领都拿出来了吧。看来老刘的面子就是比我们三个人的大呀。哈哈哈”老赵爽朗的笑着。  “就是就是”老王和老李在一旁附和着。  只有老宋,还是满脸悲伤和不舍的样子,眼眶还是红红的,不说话,而老刘只是低头看着这一桌子蔡。若有所思,但是也不作答。  “来来来,开始吧,咱开始吧。”老赵带头举起了酒杯,老宋没有参与,而是默默的走了出去。酒过三巡,突然传来了老赵惊恐的声音。  “老刘老刘,你怎么了,老宋老宋,快来人,打120 .”老宋其实并未走远,只是一直在屋外站着。听到声音后,摸了一把泪。脸色坚定的进了屋。  “不用救了,他已经死了。”  “什么?老宋,你怎么知道他已经死了?难道是你在酒菜里下毒了?”老王看见老宋一脸淡定的样子便开始疑神疑鬼了。  “哼,下毒?对一个以死之人下毒有什么用,如果我要下毒,你们也不可能好好站在这,我这是,在救你们。”  “老宋。你在胡说什么?”  “你们再看看老刘。”  啊,一阵惊悚的叫声过后,屋子里复又安静下来。老刘的尸体开始迅速的腐败,就算是再不懂法医知识,也知道这不是一个人死亡后正常的腐烂速度,就算是在三伏天,一个人死后也不可能立即变成这副光景。看看现在的老刘,满身的肉都发黑,而且接触到地上的那些已经变成了黑水,露出了发黑的骨头。老赵三人还没从这种震惊中回过神来,随之而来的是那种腐臭,弥漫了整个房间。老赵他们纷纷涌向了屋外吐了起来。老宋不忍的看了老刘一眼,也走了出来。  “报警吧。”  “可是,可是警察来了这怎么解释,能相信吗?”  “但是除了报警我们还能怎么着呀。”  三人同时又把眼光投向了老宋。  “先报警吧,最多警察就会把这类案件归为特殊案件处理后封存。等老刘的事告一段落后,我会给你们一个解释。”老宋还是那样,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这种淡淡的语言里多了一份沧桑和不忍,还有留恋。  果然,警察来了之后进行了例行公事之后,法医的判定是死者死亡时间超过四十天以上,尸体高度腐败。死因是极度心肌梗死,换句话说就是活活被吓死的。在进行完所有的程序后,真如老宋所说,变归为了某类案件,从此尘封。  而最让人奇怪的是老刘的媳妇,在老赵他们报完警之后接着给老刘媳妇去了电话,可是老刘媳妇接起来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知道,老刘走了。”便接着挂了电话。  在老刘丧期结束后,老赵他们三人便来到了老宋的鱼塘。  “其实老刘在你们寻找未果,他自己回去那晚上便已经死了,确切的说是被我儿子幺娃害死的。”三人想说话,被老宋制止了。老宋接着开口说下去。  “十八年前,我的幺娃在村附近的靠近公路的地方被人活活打死了。以前那条路上总是会有往部队运输物资的卡车经过,有时候车会在那个路口停下,开车的运输兵会下车上厕所或者抽根烟,我的幺娃为他病危的奶奶爬到卡车上偷了几个苹果。可是被开车的两个士兵发现了,他们就跟幺娃打起来了,结果,只有幺娃被打死了,临死前怀里还是紧紧抱着那几个萍果。后来,我跟村里的人到部队理论过,但是部队里只是答复我们是因为幺娃偷窃在先,只给他们记过处分就算了事了,到后来,村子里也劝我不要再去找了,对大家都好,幺娃的奶奶的临终前都不知道幺娃比她先去了,没几天也不行了,幺娃的娘因为这件事心里有委屈憋着,没几年也去了。”话说到这里,老宋的声音还是很平静,但是平静中带着些忧伤。老宋又点了一袋旱烟。  “那两个士兵里面,有一个,是老刘?”老赵开口问道  “对,幺娃一直到入葬的时候都闭不上眼镜,可能是在问我,爹,你为什么不为我讨个公道。自打幺娃娘没了以后,我就主动到鱼塘当起了看门人,因为那时候鱼塘渐渐有些部队的人来这钓鱼,日子久了,我有心也打听出了打死我幺娃的人是哪两个。但是我没想着要报复,但是我也想对儿子有个交代,我便到幺娃的坟上对幺娃说,打死你的那两个人是谁,已经得到惩罚了。但是,九年前,另一个人死在鱼塘里,情况和老刘一样,今天老刘一来,我便已经知道,老刘已经死了,因为老刘的身上有幺娃的味道。”  老宋说到这便不再开口了,老刘那天回头对老宋说得那句。  “爹,我瞑目了。”  不过除了老宋,谁也听不到,读不懂。  “儿子,你那天指着那个开车的人哭什么啊?”  “因为那个叔叔的车上做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人,穿着跟爷爷一样的黑色衣服。他还看了我一眼,好可怕。”  “那你好好听话,好好做人,不然将来你也会遇见满脸是血的可怕的人。”  “哦。为什么呀?”  “因为那天是中元节,是鬼门关大开的日子,如果你做了坏事,害了别人,就会有个满脸是血的人跟着你的,他们是来找你索命的。”  “妈妈,我怕。”  “不怕不怕,你最乖了。”  老刘不知道在梦里对媳妇说了什么,只是他媳妇以后便吃斋念佛,他媳妇只说了一句,老刘几乎每晚都做噩梦。  老宋在那之后,便不知道去了哪里。  那天的饭菜里,验出了一些公鸡血。  一年以后,老赵又去了那个鱼塘,这次换了个看门人,老赵便无意中问起了,以前的看门人老宋现在还没信吗?  “哪个老宋?这里一直就是我在这看门呀,多少年都没换过人?”  “就是那个老宋啊??”老赵的血液放佛在逆行般的,他讲了一下去年发生的人命案,这么大事,这个人肯定知道,怎么会不知道老宋。  “哦,你说的是不是宋xx一家啊,那也是可怜的一家人啊,老宋在他媳妇去了之后,跑到这个鱼塘来当看门人,但是有一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对,那时候来钓鱼的就开始收费了,他竟然跟一个来钓鱼的人吵了起来,好像是要人家去他儿子坟前道个歉,被拉开了,说来也怪,那个人要走了,不知怎么得,就掉了鱼塘里,淹死了,后来老宋在那人死后也跳了河,死了,这一说都过去九年了。哎,真是可怜啊。”老赵已经停不到这个人在说什么了。  太阳很温暖,明亮的光普照着大地,但是却照不进人心黑暗的角落。上一篇:血泪下一篇:雨夜赞(0)点击分享:猜你喜欢【推】计程车司机【推】贞与渡鸦鸟【推】遗相等3个鬼故事【推】晚上一定不要做的四件事【推】冬魇1【推】钱掉了【推】黑衣天使之鬼故事【推】鬼魅校园【推】长舌妇VS长舌鬼【推】胎记栏目导航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乡村鬼故事内涵鬼故事长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古代鬼故事都市怪谈鬼故事笑话恐怖小故事万圣节鬼故事听老一辈讲民间鬼故事搞笑鬼故事家里鬼故事经典鬼故事医院鬼故事厕所鬼故事现代鬼故事灵异事件女鬼999个短篇鬼故事爱情鬼故事网络鬼故事部队鬼故事午夜鬼故事高智商鬼故事办公室鬼故事美国灵异事件儿童鬼故事每夜一个鬼故事中篇鬼故事中国鬼故事镜子鬼故事离奇鬼故事中国灵异故事恐怖故事集搞笑恐怖故事SCP基金会重口味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英语鬼故事聊斋鬼故事睡前鬼故事中国灵异事件黑色星期天妹妹背着洋娃娃的故事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南京灵异事件好朋友背靠背鬼故事深圳灵异事件红嫁衣的故事上海灵异事件香港灵异事件死前征兆鬼故事大全灵异游戏河南灵异事件重庆灵异事件北京灵异事件搞笑鬼故事泰国灵异事件台湾灵异事件明星灵异事件殡仪馆鬼故事太平间鬼故事广州灵异事件日本灵异事件校园恐怖小说冥婚小说水鬼简短鬼故事推荐阅读红棉袄惊魂出租<短篇>我塔吊臂上的婴儿连锁图风生水起有关爱的两三事七月半莫数楼梯七月半莫挡路诡异公仔七月半莫算命之生人勿近午夜十字路口写在鬼节的鬼故事井底生死约定刘章见鬼天生阴阳眼清明时节鬼纷纷钓鱼的人人倒霉自然会见鬼document.getElementById("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dj").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mment").innerHTML = 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document.getElementById("span_comment").innerHTML = "";TopLogin();getDigg(395226);故事大全提供故事大全爱情故事哲理故事历史故事励志故事儿童故事亲情故事神话故事故事大全 www.youze.cc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f62fc11a12b41cb5cf90efb52573070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20bd08c21e8aae75bae2e92be0e10775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