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卫慧中短篇作品》-正文甜蜜蜜    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    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啊一时想不起。    机场很乱,人们来来往往。隔着右侧的玻璃看去,来来往往的人们像一些晃动的树枝,带着黝黑的韵律的树枝。    我坐在机场咖啡座上,戴着一副墨镜。我知道自己戴墨镜的样子挺酷,我出门的时候总是在旅行箱里装上6副不同款式的墨镜,我在不同的心理状态下戴不同的墨镜。那些墨镜就像从我眼睛里飞出来的蝴蝶代表我存在的形状。    现在我坐在一个乱哄哄的像个雨季水族馆的机场一角,戴着一副表示无所事事的浅黑色的水晶片墨镜。我喝着一杯掺了BACARDI朗姆酒的可乐,甜美的酒精和污浊的空气让我的鼻尖微微出了汗。    前方即将铺开的旅途没有让我感到特别激动。我习惯了种种毫无目的的游荡,离开自己居住的城市就像体味一首性质温和的田园交响曲。    我开始翻一本体育杂志,隔着墨镜我细细地看罗纳尔多天才的身影横亘在绿荫场上,即将到来的世界杯意味着在无聊的夜晚有电视可看。有些突然地,我听到一个声音在问我,可不可以坐在我对面。    然后我看到一个女孩。    她在对我微笑着,那微笑柔如春风中花朵的颤抖。我认为她是个挺美丽的女孩。是的,一种在不自觉的天真和神经质的情绪控制下的美。    我对她点点头,把放在对面椅子上的包拿开放在脚下的地毯上。我注意到地毯是红色的,有些脏。    她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有些迫不及待地塞到涂了暗色口红的嘴唇里。她说刚才她一直坐在咖啡座的另一个角落里,她已经打量了我好长一段时间,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像小猫的爪子一样搔着她的脑门,她居然为想不出在哪儿见过我感到着急所以她必须得走过来。    我们肯定在哪儿见过。    她还是那样微笑着,用比较天真的姿势把左手托在下巴上。我隔着墨镜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她像一朵流水上的落花偶然掉进我的感觉我咳嗽了一声。    有一些人的脸总是容易引起混淆,大街上经常走着一些长相重复表情雷同的人,也许…………我轻轻打了个响指,她柔如羽毛的凝视让我不好意思。    她摇摇头,用坚定的口气说我们肯定在哪儿见过,这是真的。她指指脑袋,你的脸印在我的大脑皮层上看到你以后它又重新显现了,可我记不起在什么地方碰到你。    她吸了口烟,为了打击预先潜伏在故事中的沮丧感,她一直保持着令人迷惑的微笑,甚至还对空气抛了个媚眼。    好吧,我们聊聊。我用手扶了扶墨镜,突然有些紧张。某种细如纤维的可能性散布在我们之间的空气中。我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样的可能性可我像条小狗一样地兴奋起来。我猜我目前的模样一定挺帅的,穿着一身范思哲的时装剃着时髦的寸头一副酷毙了的墨镜和一点淡淡的古龙水香味,一个现代后工业社会的模范俊男,随时可以遭遇迷幻和惊奇。    我们各自报了名字和所要乘坐的飞机航班。她叫娜娜,我叫珍宝果,我们坐相同的班机去相同的城市。我们端坐在桌子两边,认真地看着对方,试图在记忆储存库里搜寻到一张与之相关的脸。机场的广播里一个软如冰淇淋的女声说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然后是一遍不太标准的日语。这个城市的亲日倾向像昨夜星空一样模糊闪烁,我不喜欢日本的歌星日本的电影二战时的日本更让我恶心。我把这种想法跟她说了,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很情绪化,也许我们在什么地方曾经讨论过这种话题,可我记不起来了。她把烟蒂掐灭在一个白色塑料烟缸里,那只伸出来的手瘦而苍白像会说话的雕塑。我喜爱这种类型的女人手,那表明一种神经质的优雅。    我们没有再问对方的职业和住址,因为不太清楚谈话会以何种风格发展。她微眯了眼看我,那样子有点像狐狸。短暂的沉默像蒸汽一样从我们头顶挥发出去。她的眼睛闪出水银般的光芒,我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心里有些奇怪,也有些愉快。    我想我们得谈谈各自常去的场所或认识的朋友,说不定我们很快就弄清楚怎么回事了。我说着喝了一口饮料,感觉大脑开始像一架倒片的影碟机回溯以前的场景。    她两只手使劲地绞了一绞,手背上显出迷人的深蓝色的筋脉。她问我是不是去过一个叫WHY的酒吧。我想了想说我在城市的夜晚出没于各类酒吧但有一些地方的名字从来就记不住,城市里的酒吧是那种千篇一律的艳妆洞穴、糜烂花园。    好吧,她点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评价。我总是和一个女人在WHY吧里玩纸牌,她说着看看我,希望我能注意她将要提到的女人。那是个特别的女人一个女同性恋我们圈子里出名的悲情皇后,她为了追逐爱情自杀了十二回最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听到这儿我笑起来,她皱皱眉头说生活总是这样的。生活不属于悲剧或喜剧,生活只是一些闹剧的碎片但那也足以能割伤人,而那并不可笑。    对不起,我为我的笑感到自己挺糟糕。可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也记不起是不是跟她玩过纸牌,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你在WHY吧见过面。或者,我们在一家什么医院见过面我经常去医院补牙现在我的牙齿像珍珠粒粒漂亮,我说着对她露了露牙齿。    不,我最害怕上医院,五年中我只上过一次医院,并且那是家精神病院。    女孩说着表情变得紧张起来,她用力地冲女招待扬了扬手,女招待走过来,叫娜娜的女孩说她需要更多的牛奶只有很多的牛奶奶茶才好喝。做完这些事后她对我轻柔地笑了一笑。    那家精神病院从外表看就像一座覆盖着鲜花的大坟墓,有着奇怪的香气,还有风暴来临前的安静。我去那儿看我的男朋友。这时她的眼睛里浮上一层雾气很多小点点在雾气里闪烁不定,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绪像蛛网一样笼罩了她我为这敏感而不真实的美打动我想我会不会爱上这个叫娜娜的女孩。    女孩说她的男朋友是个崇尚前卫和暴力的画家他随时准备为艺术而献身,他像笨蛋一样酗酒像战士一样打架,他在心情恶劣的时候欺负小动物和女孩,他是个聪明绝伦的男人可总是画出一些垃圾他怀才不遇自认为是流落荒野的上帝最后他弄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他被关进了医院。她只看过他一次然后她像离开恶梦一样地离开了他。可她还是经常被忘记所惊扰她把幸福丢在那儿了那是种冷冷的幸福她的天真她的迷你裙她的歌声就被埋在那儿。    叫娜娜的女孩掉下了一颗眼泪,那眼泪如碎银般流动。我再一次觉得自己糟糕透顶因为我像傻瓜一样提了个不合时宜的话题那阴沉的病院那失控的画家。我要对她的眼泪负责,可我不知该怎么办最后我拍拍她的肩请她看我做鬼脸,她透过眼泪看着我模仿各种小丑扮相并不笑。    好吧你别哭了,让我们跟所有的混蛋说再见生活不相信眼泪我们不哭哭泣会腐蚀女孩的美丽就像蛀虫能吃掉苹果的灵魂。    她像梦一样看着我,苹果有灵魂吗?    苹果有灵魂吗?    我真的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见过见过吗?还是我的头脑有问题有问题我常常想象自己是在高速公路上开车而高速公路总是危险易于失控的。女孩说着,脸上呈现出一种甜蜜而有毒的恍惚,仿佛苹果的灵魂注入了她的双眼。    我忍不住扭过头,隔着墨镜和右侧的玻璃看来来往往的人们,人们来来往往拖着行李带着树枝黝黑的表情行走着。机场的广播里那个软如冰淇淋的女声突然又响起来。女声报道了我们所要乘坐的航班号并且提醒说因为某种原因班机要延误起飞的时间。    叫娜娜的女孩仿佛对广播对来来往往的人们浑然不觉,她坐在自身秘密的阴影里,像一团无形的气流。此时此刻女孩的五官柔如羽毛,美如风花。而咖啡座里的闭路电视正放着邓丽君的怀旧金曲,那是一首老得掉牙的歌《甜蜜蜜》。    在一种充满伤感的背景中我伸出手,握住她放在桌上的一只纤瘦的小手,她为这突然的碰触悚然一惊。    我缩回手,咳嗽了一声,说飞机要推迟起飞时间了。    女孩沉默地喝着她的奶茶,奶茶里面放了很多的牛奶。看得出有一丝失望影响了她的情绪。可能我是弄错了,我的好奇总是胜于记忆力也许我只是对你戴的墨镜感兴趣。这墨镜的款式很有气氛能让人联想起孤独、蝴蝶、杀手和梦。而这些东西正是我所喜欢的。她说着直盯我的墨镜。    孤独、蝴蝶、杀手和梦?我的墨镜。    对,我一直在观察这副墨镜我对藏在墨镜后的你感到力不从心,你像一种标本,墨镜是你的标签这墨镜很酷我可能是真的对它感到好奇。它代表模棱两可、多重人格和记忆的闪烁。我喜欢它也许它比你本人更真实。    我也挺喜欢我的墨镜的,所以我不能送给你。    我没说要你送我墨镜,我只是脑子很乱乱得像一片闪着雪花点的屏幕。我快要找不到你在我大脑里的印象了。世界闪烁得太快,想象弯曲撕裂,一切还没开始一切正在结束。这是我写的诗你喜欢吗?    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上厕所几乎总是我的自救之道。厕所是我的避难天堂。在情绪模糊、思想堵塞的尴尬境地我会去厕所撒尿,我在厕所里放松身体整理头脑我应该像只蟑螂一样对厕所满怀感激并献上一首赞歌。    我走出机场咖啡座,穿过一些来回的人群,在刚要进洗手间的时候大脑闪现一道灵光。一个关于我的行李和那个叫娜娜的女孩将要同时消失的念头从脚底心升起来,我犹豫了一下然后马上转身。    行李和女孩同时消失的念头毫无来由地刺激了我,虽然那不太可能但我突然兴奋起来,也许女孩的神经质已传染给我。我精神百倍地走着,一路打着响指。路过食品柜的时候我匆匆买了些巧克力,如果那个行李和女孩还在的话我会给女孩吃巧克力,因为巧克力能让大脑神经镇定松弛这是个可爱的小常识。    当然那个叫娜娜的女孩还在,透过画着俗气花纹的大玻璃我看到她在吸烟,从姿态看像一只优雅的鹭鸶。她也看到了我,对我微笑着,那笑容依旧甜蜜而茫然。    我把巧克力轻轻放在她面前,她有些夸张地叫了一声,说谢谢。然后我看着她丢掉香烟用惊人的速度把那些甜腻腻的东西吃掉。虽然是用着惊人的速度但她吃东西的样子也很可爱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可爱而无辜的,我想我是不是已经爱上她了。我不清楚。    我们再聊聊吧。我说。    你会不会喜欢上我?她问。    这飞机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也许会等到晚上。对这种事我们不能急也急不来的我们只能等待。你要是觉得闷我们可以做游戏或者我们可以在外面的走道上走一走。对了我还有手机我们可以打电话玩,我曾经一个月打掉了五千块钱我给任何记得起来的人打电话,那可能也是种病叫电话病。    她摇摇头,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房间吗?我在墨镜背后闭上眼睛心想天哪我为什么坐在这个鬼地方,为什么有这么一个迷幻天使,我们像火星人那样说着毫无逻辑的话可我已经预感到叫娜娜的女孩和叫珍宝果的男孩最终玩不出什么花样。    什么样的房间?她用手托着下巴,表情趋于松弛。一种巧克力混和着烟草、香水和皮肤的气味从她的头发和衣服上飘出来。我为此有些头晕。    我也说不太清楚,房间是一种逼近人生内核的象征,与外部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对立,很多故事是在房间里发生的因此而具备另类气质那是与逻辑和秩序无关的一种状态。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呆在一个房间里,像一只在后工业时代里犯幽闭症的鼹鼠。我爱看所有反映房间和欲望的电影,包括一篇叫《陌生人说话》的小说,那小说里房间、厌世、欲望、鬼、火灾,有点让我害怕我不知道那个叫卫慧的女人是怎么写的。现在我经常去另外的城市旅游,我再也不能长久地呆在房间里我的生活永远在路上了,飞机就是我的翅膀我的爸爸很有钱我的妈妈挺漂亮所以我一直都在飞。    也许我们曾经呆在同一个房间里。    什么?我眨了眨眼睛。    叫娜娜的女孩凝视着我的墨镜。我想如果我突然拿掉墨镜是不是会让她失望得要死,她会不会起身就走因为拿掉墨镜的我毫无趣味并且没有想象的空间而我们在机场的这一幕也会随之变得无比荒谬,尽管我们已经说了许多梦呓般的话可戴着墨镜总比不戴好。所以我继续戴着墨镜,并且假装这一切都很有道理。    我指的是,一个模糊的房间,一段模糊的时间。叫娜娜的女孩用冷静的语气说着,她看上去像一片浮在空气里的雨云,或者是一朵麻醉的水仙。    可我们在房间里干什么?    幽闭、孤独、遗忘。女孩笑起来,脸上露出狐狸般的聪明。    这是开玩笑吧。我也笑起来,咖啡座里的空气真闷,邓丽君的歌真腻,我的墨镜真酷,叫娜娜的女孩真怪,我们的谈话彻头彻尾像垃圾摇滚般迷幻这也是属于乱哄哄的世纪末的迷幻。    我们彼此不再说话,沉默像蒸汽一般从我们的头顶升上去,我们被温和的气氛包围,这轻柔晃动的时光啊无处不在的形象。叫娜娜的女孩伸出手,轻轻握住我的手,我看看她,她在微笑,带着不自觉的颤抖的美。我被感动,这感觉像大地吻着天空。    广播发出咯一声的噪音,软如冰淇淋的女声响起来,我们的班机在40分钟后起飞,广播里一遍南方普通话后又是一遍不太标准的日语。我的手心里出了点汗女孩感觉到了。飞机就要飞了,她喃喃地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叫娜娜的女孩和叫珍宝果的男孩之间的故事没有从前也没有未来那注定只是个发生在一个有点脏的机场咖啡座的模糊片断。我把这种感觉告诉了她,她的眼睛又湿了。    叫娜娜的女孩缩回她的手,对不起我有些难过,她说着用瘦而苍白的手摸了摸眼角,她的动作很小心只是慢慢地擦着那些湿湿的东西。那种毫不夸张的忧伤气息再一次攫住了我的心,我的心跳入她飘动的倒影中跌成了碎片,我要爱上她了这个从天而降的迷幻天使这个莫名其妙的陌生女孩我要被一种甜蜜谋杀了是的甜蜜谋杀。    广播又响了,我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于是我站起身,叫娜娜的女孩也站起来。我们不看对方,只是拖着各自的行李箱像两条黑色的鱼一样离开了模糊的咖啡座。    走在铺着光可鉴人的地砖的走道上,叫娜娜的女孩突然抱住我。我拍拍她的肩说好了好了,我们就要上飞机了。她用迷茫的眼神打量着我,可我还是不知道究竟在哪儿见过你。    我也不知道,但这并不重要吧。    那么你爱我吗?    人生苦短我们得学会创造,我们已创造了彼此的故事还有等待起飞的时光缝隙中的温柔传奇。    我们拖着行李箱继续走在走道上,但走着走着我们发现迷了路,找不到我们的登机口。于是我们向一个走来的机场工作人员询问,他看了我们的登机牌,向走道另一边指了指,在那儿下楼梯再向左拐。她说着盯了叫娜娜的女孩一眼,她属于那种美得奇怪的类型。    我们不说话,我们安静地走着,走在干净得令人讨厌的地砖上。巨大的候机厅像一只UFO来历不明地笼罩着人们,我不太高兴我被一些类似水草般阴柔的东西捆住了,前方的旅途毫无单纯的美感那将是一首走调的田园交响曲。    我们走向登机口。叫娜娜的女孩走在我前面,在那通过登机口的时候我不自由主地顿了顿脚步。后面的人提着一个大包挤到了我前面,我想也没有想,突然掉头向候机厅里面走去。    起先我是慢慢地走着,后来我跑起来,我拖着我的行李一路狂奔耳边隐约能听到女孩的尖叫声。我一边跑一边扭头朝身后看,我看到叫娜娜的女孩站在玻璃墙外,她肯定会尖叫会双眼潮湿,她就在站在那儿像一只美丽而疯狂的蝴蝶贴在大玻璃上。而我,我就是一个杀手我用狂奔谋杀了我们之间的故事那些故事在阳光下闪闪烁烁比呼吸还热比生活还真,她的脸像春风一样远去了她的脸很美美得令人融化。再见娜娜再见天使再见我的毒和我的爱。    我把自己藏在洗手间里,我在水龙头下洗脸我不能哭否则我就一点也不酷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凭着本能的紧张我跑得飞快,我必须要那样做就像清晨必须要从梦中醒来,或者我只是想说明自己究竟有多么混蛋所以我跑了。    我听到广播里有人在叫我的名字,那声音焦急而又公事公办地,让我马上上飞机。不,我不上飞机我就在厕所里我的旅行已经结束了。    我看自己在镜子里的脸我想我得换副墨镜了,我的心情已经不一样了我得找一副适合情绪的墨镜,我说过墨镜代表我的存在。    我打开箱子的时候发现所有东西都在而那6副墨镜已经不见了。我认真地想了一想还是不能确定自己是出门前忘了放进去还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想到叫娜娜的女孩。我的脑子挺乱的,分不清是甜蜜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我的这趟旅行已经结束了。上一页《卫慧中短篇作品》下一页  书坊首页 |业务QQ: 974955917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