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四十五章 法宝大赠送  李玄发觉自己居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老是偷偷地想看看曾柔,哪怕是偷偷地看一眼也好,难道是自己爱上这位才见过一面的美丽女生,一定是的,要不然昨晚自己脑海里就不会一直出现她的身影。(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现在的心里很矛盾,如果自己真的喜欢上曾柔,那刘小燕怎么办,他现在有些分不清自己自己到底是喜欢谁多一点,和刘小燕是多年的感情,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过现在对曾柔这种日思夜想的感觉。(来自・幻剑书盟)  这难道这是相见恨晚?如果早认识曾柔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想到这里李玄不禁又想起了张雪,张雪也是爱着自己,那又该怎么办?自己真的是太花心了!(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哈!不错!不错!”曾老头越看越觉得李玄不错,不但人长得俊,修为也高,想到李玄当自己的孙女婿不错。(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哈!”众人见曾老头开口笑了,还直称李玄不错,那这场风暴当然就过去了,都高兴的大笑起来并暧昧地看着李玄和曾柔。(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又止不住再看向曾柔,见曾柔也正在偷偷看着自己,再加上其他人的笑声,弄得两人更是不好意思。(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当然愿意成就两人的好事,大声笑着对李玄说:“老弟啊!你昨天可是骗了人家小姑娘,今天当然得补尝补尝,你说是不是?”(来自・幻剑书盟)  众人连称应该应该!李玄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着曾柔低声道:“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当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是修真者,于是才会出此下策骗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用低低的羞涩的声音回答:“没有关系,你也有你的难处嘛!”(来自・幻剑书盟)  “光是道歉怎么行,你不是很多法宝吗?小曾现在是心动期的修为,你看看有没有适人家的给个一两样,你给小龙都出手就是好东西,我相信你该不会拿不出来吧?”陈奇从那天李玄轻易就给龙正国贮物手镯中看出,李玄的好东西可不少,那天不好意思向他要,今天正好让他大放血,就算自己得不到,也可以知道李玄到底有多少好东西。(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没有一丝犹豫就把自己放在贮物手镯里而自己不用的法宝全拿了出来,放在曾柔面前道:“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法宝,我这里有些是我自己做的,我些是我在一个古洞中得来的,你看喜欢什么就送你什么好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这个动作可把陈奇吓坏了,看着桌上的东西直流口水,龙正国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有好多好东西他都不认识,不识货,还以为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和自己那贮物手镯一个级别的东西而已。(来自・幻剑书盟)  主席、总理和曾老头虽然不是修真者,但看珠宝还是看得来的,见李玄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拿出一些小玩意儿来,这些小玩意儿可都闪动着只有上等珠宝才会出现的珠光宝气,也都惊得呆呆地看着那一桌子的宝贝。(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没有想到李玄真的会拿出法宝来给自己,而且一拿就拿了一堆,看着一桌子的东西,也不知道选取什么好,只有再次看着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不魁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精,对着李玄就骂道:“你这个臭小子,这么大方,我也要选一件好的法宝,不过你也得介绍一下这些都是些什么法宝,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拿的是什么东西?怎么选啊!”(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听到陈奇的笑骂声就知道曾柔为什么会不选,原来是不知道这些法宝都有什么用,只有自己一一为他们介绍介绍才行。(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拿起一个小乌龟又放下,这个东西是自己最早炼制的,质量并不好,而且还有到了结丹期才能用,当时只想到拿法宝可没有想到她能不能用,就把自己全部的法宝全拿了出来,于是又把她不能用的全放在一边,最后选下来只剩下一把丑陋的小飞剑,李玄当时炼制法宝可都没有为心动期的人准备,而是为自己与刘小燕准备的,现在拿着这把丑陋的小飞剑也是在古洞里得到,回来后被青城几位长老选得剩下得,这叫他如何拿得出手。(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看着李玄那磨磨蹭蹭的样子就有气,再看到他居然把法宝一个一个的选取在一边,最后居然只拿出一把丑陋的小飞剑来送人,真是气愤地说:“老弟,你也太小气了吧,拿出这么多好东西来,怎么都舍不得啊,才拿一把小破剑就想送人。”(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也无奈地看着陈奇,再不好意思地看看曾柔说:“那些东西你都用不了,只有这把飞剑你现在可以用真气驱动,看你的真气你应该是茅山派的弟子,你应该会御剑术。”(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看李玄为难的样子,不好意思再让他为难,于是伸手接过丑陋的飞剑,并拿在手里,李玄并不愿意把这么丑的东西送给一个自己心怡的人,想到自己不是会制器吗?现给她制作一个不就行了。(来自・幻剑书盟)  于是李玄伸出手让曾柔把飞剑再给他,曾柔到不要紧,他这个动作可把一边的几人气得要命,都在怪李玄这是怎么回事,才送出的东西,别人还没有拿热,他又想要回去。(来自・幻剑书盟)  其中最气的就算陈奇了,他是看不得李玄这么小气,指着李玄的鼻子大声说:“你不会连这个丑陋的小东西也不愿意送吧?”(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连忙解释:“不是的,我怎么会舍不得呢?我现在只是见它太丑不好意思送人,想把它炼制一个再送人。”(来自・幻剑书盟)  “原来是这样,那你要说清楚嘛,搞得我还以为你这么小气呢?”(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虽然没错,但见屋里的人都看着自己很是尴尬,干脆不理众人,走拉走到一边并从手镯里拿出两块水性的上品晶石来,喷出三昧真火真炼烧飞剑,再把水性晶石融入其中,经过多次的制器李玄现在对这个工序相当纯熟,没两下便弄好了,为了让飞剑更好看,李玄一直让三昧真火炼烧着已经融入水性晶石的飞剑。(来自・幻剑书盟)  而在一旁的几人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所做的一切,不懂修真的人是看他的神奇功法,可以喷出三昧真火,在心里直道这就是修真者,果真与众不同,如此神奇。(来自・幻剑书盟)  而懂修真的人则更是惊讶,李玄喷出的居然是金黄色的三昧真火,而且还会炼器,自己从天机族消失之后,还没有听说过什么门派有人会炼器,现在修真界出现的法宝大多数都是自己修练的。(来自・幻剑书盟)  炼器和修练法宝可是大不相同,炼器就是制作出法宝,这样制作出来的法宝只要是修真者修为到了都可以用。(来自・幻剑书盟)  而修练则有很大的不同,修练一种是找到以前修真者留下来的法宝进行修练,让这法宝听自己的、适合自己用,就如李玄炼制出来的法宝,如果给曾柔用,那曾柔也得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练这法宝才能灵活运用;另一种是拿出一个有一定法宝特性的的普通武器,经过长时间的输入真元力(灵力),让一个普通的东西拥有法宝的功能,拥有灵性。现在修真界能修练法宝的很多,但是能制器的却很少,就算制作出来的东西也很一般,有些还不如修练出来的法宝。(来自・幻剑书盟)  现在见李玄居然也会制器,陈奇几人更是奇怪李玄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什么都会,只是不知他制作出来法宝如何。(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现在可没有闲着,用心的制器,用了大约一小时才把这小飞剑里的杂质去尽,原本丑陋的小飞剑现在也脱胎换骨了,透体晶莹,里面有流动着的水纹,陈奇却可感觉到,那些美丽的水纹包含了相当大的能量,李玄看着飞剑并不满意,两手手指迅速捏动五行印诀,把所有水性印法都进行叠加三层印入小飞剑中,水性印诀有九个基本印诀,进行组合后却有八十一个之多,再加上组成攻击和防御更是翻了几倍,经过上次修练天使之心,李玄对这些印诀已经相当的熟悉,在其他人一眨眼间他便已经把几百个印诀印入了飞剑中,再向飞剑中加入强大的叠加飞行印诀,终于一把崭新的飞剑出下在从人面前。(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高兴的接过李玄递过来的漂亮飞剑,在手里把弄不止。虽然看着飞剑,眼睛却一直在偷年着李玄,没想到李玄的手艺这么好,才一会儿功失就炼出现在修真者梦寐以求的飞剑,而且这把飞剑如此美丽,而且还是水属性的,正合自己用。(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现在虽然已经是分神期的修真者了,但法宝却只有一件破天轮,那件法宝还是自己师父原来给自己的,看着李玄的法宝直眼红。(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当然也看见了,于是对着陈奇说:“陈大哥,你也选一两件合用的吧。”李玄走到那堆法宝边,觉得这些法宝对一个分神期的修真者来说又太低级了,对了,自己上次不是收了那宫本一件法宝吗?自己有十二生肖旗子可以用,那个法宝也没有用,就送给他好了。李玄这才想到那法宝上次随手收入手镯里,不知放在何处没有与刚才拿出的这些东西放在一起,而是放在另一格里,再次从手镯里找法宝,李玄发现与那个法宝放在一起的还有上次炼制的天使战衣,于是一起都拿了出来。(来自・幻剑书盟)  “陈大哥,这件法宝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李玄高兴的对陈奇说,却发现陈奇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法宝,眼睛里还湿湿的。(来自・幻剑书盟)  “昆仑月……这是昆仑月……哈哈……”在场的人都奇怪地看着陈奇,没有想到龙魂里一直以豪爽出名的陈真人会见到一个法宝这么失态。(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夺过李玄手里的昆仑月,直在手里把弄左看右看,李玄等人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李玄拿着刚刚取出来的天使战衣递到曾柔面前说:“这件法宝是我前些天炼制的,开始把它忘了,你现在心动期可以用的,你试试。”(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深情看着李玄并从他手里接过天使战衣,龙正国也眼红了,可又不好意思开口,李玄被曾柔那深情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躲开时正好看到龙正国,见他那眼红的样子,也递给他一个天使战衣:“也给你一个,看合不合用。”(来自・幻剑书盟)  龙正国拿到后,看着手里如艺术品一样的天使战衣爱不释手,在请教了李玄天使战衣的用法后,便迫不及待的捏动灵诀。(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哈!……”众人看到龙正国穿上天使战衣后都大笑起来,而使用天使战衣的龙正国也来不及欣赏自己战衣功效马上脱了下来。原来龙正国穿上天使战义后,天使战衣居然是女式的,李玄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自己当时制作时是按照白雪那程序制的,却没有想到连外形都一样。(来自・幻剑书盟)  “失误!失误!”李玄连忙解释(来自・幻剑书盟)  看着龙正国那怨妇一样的眼神李玄也禁不住大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却让龙正国那怨妇一般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变得可以用眼神杀掉李玄。李玄只有为了不死在他那眼神里,只有把视线转向一边,却看到了令他神魂颠倒的曾柔的笑容,曾柔也是因为笑龙正国那女式造形,不过她的笑可比大男人笑得好看,小手轻掩小嘴,笑声也是“咯咯”的,在李玄听来和看来不就是现在就死去也值。(来自・幻剑书盟)  现在曾柔那道美丽的风景在李玄注视到后,再添了两朵红润,倍增诱惑,李玄都在想她是不是不把自己迷住不摆手,不过现在这个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抓紧时机多看几眼。(来自・幻剑书盟)  龙正国看到曾柔那迷人的笑,李玄那色色的样子,都在怀疑李玄是不是故意作弄自己让曾柔开心。(来自・幻剑书盟)  “这是我师父的遗物,我们昆仑的三大镇山法宝之一的昆仑月。”正在这时那陈奇惊叫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奇怪地问:“这法宝是我在宫本手里夺过来的,怎么会是你们昆仑派的?(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再次看了看昆仑月伤感地说:“这正是我们昆仑的三大法宝之一,以前一直陪伴着我师父,在三百年前那场大战后,我师父失踪了,这法宝也跟着失踪,我想一定是让扶桑神宫的那个宫本得了去。我想是他们杀了我师父,该死的神宫。”(来自・幻剑书盟)  “陈大哥,你也不要再伤心了,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不管怎么样,现在这昆仑月已经物归原主了,我想你师父在天之灵也应该欣慰了,对了,我今天听龙正国说你要走,发生了什么事吗?”李玄适时转移话题。(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也是多年修行的人,当然知道控制自己的感情,听到李玄这么一问说:“是这样的,这次龙组在外国的人员传来消息,说西方教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最近有大的调动,我准备去看看,但我又不放心北京的事,于是想让你来坐镇。”(来自・幻剑书盟)  “我”李玄惊叫着指着自己。(来自・幻剑书盟)  “是的,你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以你现在的修为,我想还没有人动的了你,再说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正国嘛。”陈奇不以为然地安慰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一直没有说话的胡主席也开口了:“李兄弟,虽然龙魂组不受国家领导,但我知道龙魂里的人每一个都是英雄人物,而且都是热爱这个国家的,愿意为国家付出一切,我想你也一定是这样的人物,如果你不干,那陈老走后,有外来势力,我们可对付不了啊!这一切都得看你的。”(来自・幻剑书盟)  众人都期望地看着李玄,李玄见这么多自己佩服尊敬的人都支持自己,也不好再推迟,只是让龙正国有事通知自己,自己还得去读书,龙正国答应是答应,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让李玄把那女式的天使战衣改成男式的,李玄很不好意思地接过,一会儿为他改了个外形,这次龙正国穿上后,人更觉威武,就连曾老头这个普通人都想弄一套来穿穿,还向胡主席提意是不是让军队成立一个专门的小队,以后都穿这种战衣。(来自・幻剑书盟)  主席当然高兴了,不过却不知道李玄的意思,不好一口答应,只是一个劲地向曾老头递眼色说,他是你的未来孙女婿,这事当然你办,曾老头直骂主席是老狐狸。现在李玄与曾柔八字还没有一撇,曾老头也不好意思向李玄提出,这一计划只好无限期压后。(来自・幻剑书盟)  过了一会儿,穿着天使战衣的龙正国又来找李玄道:“师叔,你看我长得这么威武,穿上这天使战衣之后更是利害,可是……可是……”(来自・幻剑书盟)  “可是什么?你还不喜欢,那没有办法了,最多我收回就是了。”李玄作弄的看着主话只说一半的龙正国。(来自・幻剑书盟)  龙正国一听到李玄要收回可急了,连忙跑到离李玄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看看应该没有威胁才说:“我只是看我这么威武却长出翅膀来,总觉得怪别扭的,你看能不能把这翅膀取掉?”(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哈哈大笑地对着龙正国说:“取掉翅膀不是不可以,不可会少很多功能,而且这战衣的威力也会大减,那你还要不要去掉?”(来自・幻剑书盟)  战衣虽然多了一种女人味,但还是一件好的法宝,龙正国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法宝,当然不会因为这个而减弱功效,于是连称:“我只是问问,其实这样还是挺好看的,我先过去送胡主席他们了,主席还有要事,今天可是为了你日理万机的他专门跑了一趟。”(来自・幻剑书盟)  “我也和你一起去送他老人家”(来自・幻剑书盟)  走到会客室外,陈奇也正准备要走,李玄和他道别后,陈奇转身便失去了人影。(来自・幻剑书盟)  胡主席几人看着连连称奇,胡主席转过头来对着李玄说:“李兄弟,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可全看你的了,不要让我们大家失望啊!小柔也要回学校,你们等会一起走吧!”(来自・幻剑书盟)  这么多人对自己报以厚望,李玄觉得自己的肩上的担子好沉重,但想到自己修真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求长生吗?李玄发觉自己也茫然,不过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平凡的路,那自己就把他走好,不要让关心自己的人失望就是了。(来自・幻剑书盟)  “他们都走了,我们也回学校吧!”就在李玄沉思的时候,耳边传来曾柔那柔柔的声音,李玄发觉自己又多了一个担心的对象,不过在心里发誓,不让她为自己担心,不让她失望,但是她对自己的情应该怎么处理李玄仍然茫然。(来自・幻剑书盟)  龙正国开车送两人回学校,一路上两人在车里一句话也没有说,李玄是在脑里想着怎么处理两人关系的问题,而曾柔却是一直看着他有脸,只有龙正国久不久会在后视镜里看看两人,不过却奇怪怎么这两人一句话也不说,还以为李玄在为坐镇北京的事担心,为将来的事考虑,也不敢打扰,于是三人至到车到学校也没有说一句话。(来自・幻剑书盟)  下车之后李玄径直向宿舍走去,脑里仍想着那个恼人的问题,心里总之一个‘烦’字。曾柔发现李玄下去也没有和自己招乎一声就一个人走,连忙追上去,挽着他的手说:“你也是不但心了,这次陈老既然让你坐镇,他一定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不是还是龙将军帮你吗?再说了万一有什么事处理不来,你还可以请主席出面嘛!”(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听到曾柔安慰的话,才想起自己这个样子让她为自己担心了,自己才在心里发过的誓居然这么快就破了,连忙解释道:“我不是在为这事担心,而是为……”(来自・幻剑书盟)  “不为这事,那你是为了什么事?”曾柔好奇地问,但李玄怎么可能说得出是为了与她的事,还有刘小燕、张雪之间怎么处理这事而伤脑筋。(来自・幻剑书盟)  “我没有事的,你不要担心了,我真的没有事。”(来自・幻剑书盟)  看李玄紧张的样子,曾柔还以为李玄是为了怕自己担心才这样说的,心里更是甜蜜蜜的,如果知道李玄现在脑里的想法,不知她会怎么样?(来自・幻剑书盟)  “碰碰”(来自・幻剑书盟)  路边两个男生撞到了一起,李玄奇怪的看着两个走路不看路的人,直奇怪,这里可是操场,路宽着呢?怎么这两人会撞到一起,当他看到这倒在一起两人的视线后,才发现这操场上好多人都在朝着这边看,而且都集中在自己身边的曾柔身上。(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向身边的佳人看去,发现身边佳人脸上充满了幸福的表情,真的太迷人了,双手还紧紧的挽着自己,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美人陪着自己心里虽然美滋滋的,但一想到刘小燕李玄知道这次事情一定闹大了,本来还想瞒着刘小燕一段时间,可现在看来,要不了晚上,她就一定会知道自己今天在操场上挽着全校第一美人的事情。(来自・幻剑书盟)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