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十四章 奇门遁甲  “你说什么?阵法?什么阵法?还有你哪个神奇心法居然是这个阵法的基础?”老头惊叫起来。  李玄奇怪地看着老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阵法,这很正常啊,中国人都知道,《三国》中的诸葛亮太出名了,八卦阵也太出名了,是中国人都知道有这阵法,这有什么好惊奇的!看来上了年纪的人都爱大惊小怪!  老头看着李玄用一种看猴子的眼光看着他,不禁有些生气,不过,他眼睛一转,也不理会李玄,把还没有还给李玄的《星经》拿在手里翻看了起来。  李玄不由有此好气的看着老头,这个刚才是谁说不会随便翻看别人的东西了,还没有两分钟就忘记了,真是的,要不是看你是小燕的爷爷,我一定马上摆一个困八卦阵,让你试试看我摆的有没有诸葛亮摆得好。  见老头又进入无人状态,李玄也不想去打扰他,看就看吧,又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最好让你这死老头看得走火入魔,免得老拿我和小燕寻开心。想着不由看了看小燕,刘小燕还在旁边看着她爷爷,李玄走过去把她拉到自己旁边,坐在沙发上看着夜间新闻,看了看也没有什么新鲜事。  “对了,小燕,我这几天没有去上学,老师怎么说?”李玄坐下来一会就想起学校里自己逃课的事,这在一中这个重点学校来说是很严重的。  “那天你堵气走后,我也追了出去,不过怎么都没有找到你,后来老师来了,我就说你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老师也没怎样,只是让你注意身体,不要老是想着学习,还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让你养好身体;老师真是好偏心,你记不记得上次王强也是有些不舒服,老师不但不信,还说他学习不好,还想逃课,怎么都不同意他回家。”刘小燕说着有些好笑地看着李玄。  “可是,我都一个星期都没有去上课了,那老师没有说什么吗?”李玄有些不解地看着刘小燕。  “哈!哈!你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啊!你不知道十、一是要放大假的吗?看来你以后不能再练那个心法了,这次是忘记了日期,下次你说不定就会把我也忘记了的。”刘小燕看着李玄不解的样子,开始开他的玩笑了。  李玄恍然大悟!是啊,那天逃课是三十号,现在自己练功把十、一大假全赔进去了,真是不值啊,再看看刘小燕还再拿他寻开心,不由皱了皱眉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是啊!以后练这个功夫要是把你忘记了怎么办?”李玄认真的看着刘小燕,然后靠近刘小燕的耳边轻声说:“小燕,刚才爷爷不是说了吗?我们可以一起练功的,还说是双修,以后我们天天一起练,那不就不会忘记你了吗?你说是不是啊?”  刘小燕本以为李玄在她耳边会说什么,没有想到居然说这件糗事,而她可以感觉到他气息喷了她脸上,顿时脸上热呼呼的,挨得那么近,就好象李玄在亲吻她的脸一样,让她陷入意乱情迷之中,不能自已。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亲热,你们还没有正式订亲,不要这么亲热好不好,想刺激我老人家啊!克制啊!年轻人就是不懂得克制,更不懂得尊敬老人家。”老头不知什么时候把书看完了,现在正有趣地看着两人,还装模作样的摇摇头,两人顿时再次陷入了无限的尴尬当中。  李玄真是气急,气这老头老是打扰别人好事,心中更恶毒的想,可恶的老头,再这样,小心我先把你孙女给吃了,先让她大着肚子再去订亲,气死你这死老头。哈!哈!  “小子,你在想什么呢?说出来听听嘛!怎么笑得那么坏,让人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老头好象看出点什么似的,见李玄虽然被羞得脸红红,但脸上还有一丝坏坏的笑容,不由想知道李玄倒底在想些什么,被人教训还这么高兴。  “我是在想……”李玄高兴得差点说漏嘴,连忙说“我是想你看书看出什么来没有?没有别人意思。”  “你这本书,真的好神奇,不过,这个真元力的属性怎么能改变?你说是不是,阵非是有不同属性的人先在布阵的法器上输入真元力,然后再来布阵,不过现在修真界的高手那么少,哪去找这么多有结丹期修为的高手来为法宝输入真元力,而且还需要不同属性,更是难!难!难啊!”老头说着不禁直摇头。  “难道你不能改变你的真元力的属性?”李玄不由奇怪地问。  “什么?你能改变你真元力的属性?这怎么可能?”老头则象看怪物似的看着李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当然能,难道你不能?不可能啊,你也到了结丹期的啊!”  “唉,看来要布这个阵法还只有练了你的那种心法才能,想我几十年来一直研究着奇门遁甲,自认为奇门遁甲中的阵法研究无人可比,没有想到连连碰到高人,唉!”老头丧气的说,再无刚才打趣李玄他们时的神彩,脸色也成败灰色,了无生趣的样子。  李玄不由大惊,知道老头遇到了修真者中修心中的心障,如果不把老头错乱的精神力理顺,那他就有可能一直陷入心障中,再也没有求生意念,不由伸手抵住老头的头顶百汇穴,再用精神力进入老头体内,梳理起老头凌乱的精神力,再用精神力轻轻刺激老头的元神,每一步李玄都小心翼翼,他知道头部是人最重要的部份,不能受到太大刺激,要不然救活了也是白痴,所以大部份精力都用来控制精神力的大小,当理顺了老头的精神,唤醒老头的神志时,李玄收回了精神力,顿时满头大汗的瘫坐在沙发上。  真是太累人,我自己练功引入天地元气也没有这么凶险,也没有这么累,下次打死也不这么干了。  老头精神好了很多,感激的看了李玄一眼,然后坐在地上练功恢复起来。  李玄也缓过气来,学老头一样坐在地上,恢复精神力来。  过了一会,两人都睁开了眼睛,看来是恢复得差不多了,老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李玄,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了不再让老头再陷入沉思当中,李玄想叉开话题,但又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刘小燕开口了:“爷爷,你刚才说奇门遁甲是什么?里面除了阵法还有些什么?”  “呵,说起这个奇门遁甲就不得不说修真史了,在传说中的修真者们有很大一部份是练自己本身,就是资质好的,功力深厚的,这些人哪就利害了,但是还有一些想修真的人,但是他们的体质原因,致使他们修真修得很慢,这些人当时被那些资质好的修真们看不起,但是这些人里面也不乏有聪明之人,他们不服气,不愿服输,更不愿让那些修真资质好的人看不起,于是他们就想起利用工具。而传说最开始那个制造工具的人为了在与人比试中不受伤,就先用一些特殊材料制了一身盔甲,怕身法不够快,还制造了个风轮,可以让自己站在上面跑得更快,于是在一次与人比试中他利用这身盔甲和风轮取得了胜利,接下来他高兴得连挑比他修为高的九个高手,虽然最后让一个比他高得太多的修真者打败,但这也让当时修真们大吃了一惊。后来修真者们把这盔甲和风轮叫作甲和轮,但后来想到他造风轮是为了遁走,所以就叫作了遁甲。而那些质资好,以修练自身为主的为了区别这些他们看不起的用工具的修真者们,就把以用工具为主的修真者们叫做奇门,于是这就有了奇门遁甲。”  老头说着口干了,停了下来,小燕乖巧的倒了杯水送给老头:“爷爷,那以后呢?你不是说奇门遁甲中还包含了很多东西吗?”  老头慈爱的看着刘小燕继续说:“以后,那奇门受到了修真者们的排挤,但是他们更不服气,于是就有很多人联合了起来,一起研究,各方面的都有,比如制器,布阵,制符,还有逃命用的遁术,更有利害的是卜卦,预测未来等,当然当时有多少是真的,也无法调查,但这些人后来却实研究出好多有用的东西让修真者们吃尽了苦头,后来那些吃了亏的修真们,也吸取了教训,学会一、两样有用的遁甲术。比如现在有些门派的飞剑,那制飞剑之术也算是奇门中的一样吧?还有很多流传的护身符这是最常用的。阵法后来也流传了一些出来,但是这些都只是些皮毛,真正的遁甲术一般的修真者是学不来的,就好象这本《星经》中的阵法吧,没有特殊的心法,是不能布得了一个好的阵法的。唉!”  “爷爷,你刚才说连连碰到高人,那你在碰到李玄以前还碰到了那个高人?”刘小燕看着爷爷又在叹气了,不由又问到。  “你说那个,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清楚。”  “什么人,你也不清楚,那你怎么知道是位高人,而不是矮人呢?”  “矮人!呵!呵!让那位高人知道一定会被你气死的。”老头不由被小燕逗笑  “爷爷,你快说嘛,再不说我就拔你的胡子了哦!嘿嘿……”刘小燕作了个拔胡子的动作,威胁着老头。  “不要……不要拔……我说就是了嘛,你再拔我就没有胡子了”老头急了,急忙投降,接着说:“一个星期前,我正在青城后山练了功,想到很久都没有到派里看看了,于是就到派里看看,刚到派里,无尘师侄就告诉我,在成都他的徒弟发现了个奇怪的阵法,对于我和无尘这种对奇门遁甲有研究兴趣的人来说这是巨大的诱惑,于是我们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成都。”  “马不停蹄,爷爷,你们是骑马来的啊?”刘小燕调皮地问。  “你这小丫头,我只是形容一下,我们是走路来的。”  “那应该叫‘人不停蹄’才对吗?玄你说呢?”小燕还似模似样的对着李玄说,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李玄也不由被逗笑了。  老头一脸气苦的样子:“你们还听不听了,再笑我就不说了。”看着老头的样子,两人笑得更大声音。最后都笑得没有了力气,才让老头继续。  老头拿他们俩也没有办法,只有继续:“后来,我们赶来,那个弟子带我们到了城外十里外的一个小树林,在那里有个阵法,我们看了好久,还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认出那是个什么阵法,更不要说破阵了……”  “哈,哈……”小燕大笑着打断了老头的话,老头不由奇怪地看着小丫头。  李玄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自己刚才给小燕讲的自己曾在那里布了个阵法在里面练功,小燕听明白了,不由感到好笑,只是这一笑,却把老头笑糊涂了。  李玄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老头解释:“这个阵法是我摆的,当时我体内内息太乱,怕走火入魔,所以就在当地摆了个防御阵,当时心急,也没有注意,结果把当时刚学会的七绝防御阵摆了出来,这个阵法是复合阵法,就是七星阵再加上几个小幻阵,你刚才也看了这个阵法书,你想一想就会明白的。”  老头再次陷入了沉思,这次是很正常的思考问题。过了好一会儿,老头高兴的叫了起来:“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真是妙啊!妙!组合得真妙!”  老头看了看李玄:“没有想到,高人原来是你。”  李玄听到这里,也不由看了看小燕,苦笑着说:“那矮人也就是我了!”  看着李玄委屈的样子,刘小燕又开心得笑了起来,看着她笑得这么开心,老头和李玄也不由的跟着笑了起来。  李玄心里真的很希望自己心爱的人总是那么开心,哪怕是让自己多当几次小矮人,他也愿意。  李玄想起奇门遁甲中还有几样,但是看着他们笑得那么开心也不忍打扰。  还是老头看见李玄欲言又止的表情,笑着说:“你是不是想知道遁甲中其它几样?”  李玄不由点了点头。  “其它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制器倒是可以告诉你一定点,这也不算是门派里的秘密,只要是修真门派都会一点制器术,当然和遁甲术中的制器就差远了,根本是没法比的。唉。”讲到这里,老头不由感概万千!接着又说:“你今天给我看了你的阵法术,我也不应该藏私,就把我这些年的一些制器心得给你吧!”  说着,老头从包里拿出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来,送给李玄。  “这是我多年的笔记,送给你了,虽然没有你的阵法神奇,但这也是我多年的心血,希望你要好好爱惜。”老头虽然把笔记本送给了李玄,但是眼睛还看着笔记本,就好象是看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这个笔记本里阵了一些制器术外,还有我的一些练功心得,及一些真小法术,都不是我们门派里的功夫,你有兴趣可以学学。”  李玄真的高兴极了,修真了这么年,功力倒还是可以了,但是不会应用,就好象是守着金库却不能用一样那么难受,今天不但可以学一些小法术还有制器术,真是收获巨大。  李玄和老头一样,看着书就入迷,接过书就地翻看起来,特别是他所关心的制器术,边看还从包里摸出摆那个七绝阵用的石头准备试试制作个‘惊雷’。可是他刚拿出来就被老头看见,老头立即感觉到那个石头不正是这几天自己对着的对个七绝阵里的一块吗,老头趁李玄不注意从他手里夺过石头,还不停骂李玄是败家子,用这些宝石制‘惊雷’。原来惊雷是一种符,一次性的,就和手雪差不多,不过威力嘛?暂时还不清楚,只有试过才知道。  李玄看着老头夺走手中的石头,不由又好笑又好气,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连石头都要抢,又往包里摸石头,准备制‘惊雷’,可是看着老头紧盯着自己,看架式是准备再抢石头,看着他那可怜样,他玄想让一个自己长辈这个样子好象是不太好,一旁小燕还看着呢。算了,算自己倒霉吧,把包里的石头全送给了老头。  李玄看了看已经是下半夜了,自己精神还算好,可是小燕有些困了,老头精神也好,可能是刚拿了自己七绝阵的石头的缘故,还在一旁小孩子般地玩个不停,看得李玄直摇头。  “小燕,你先去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我出去找些东西些试试制器。”  刘小燕不情愿的嘟着嘴去睡觉去了。  李玄看着正在玩石头的老头子,怕他吵着小燕睡觉,于是说:“老头,有没有兴趣我们出去玩点好玩的。”  老头也明白李玄的意思,马上举双手同意,同时也想看看这个高人到底能弄些什么名堂出来。  在城里不行,怕弄出太大的动静惊动别人睡觉就不好了,于是两人来了个午夜狂奔,真的是狂奔,比得上超音速飞机,但是要比超音速飞机声音小,而且灵活得多。在午夜不归的人群身边经过,人们都没有发觉,真是轻轻走过,不带走一丝尘埃!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