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十三章 麻烦的老头  刘小燕见到李玄回来,在也控制不住自己,扑到李玄的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她这哭不要紧,倒是把李玄哭得心忙意乱,李玄不知如何是好,语言笨拙的他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怀中的爱人,只有紧紧地把她抱住,有手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可能是这些天想念李玄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刘小燕在李玄的怀里哭了一阵后,声音越来越小,后来没了声音,最后抽泣着睡着了。  这时有上楼的人们从门口经过,看见小两口居然在门口就搂抱着,不由低声说道:“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的,要亲热也到层里去嘛,怎么在门口就亲热起来了,真是心急啊!!”  李玄听着也有一些不好意思,见人转过楼梯后,轻轻推了推刘小燕,见她居然睡着了,看着她憔悴的脸还有那一圈黑眼圈,李玄感觉得到她那份相思,不禁眼睛有些湿润,李玄温柔地把她抱起,走进卧室轻轻把她放到床上,再轻轻为她盖上层簿被。  刘小燕睡得很香很甜,嘴角带着点点笑意,好象很开心的样子,李玄则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见刘小燕很开心他也很高兴。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忽然刘小燕在梦里哭泣起来,李玄听着她的梦话觉得自己的心里好痛。  李玄紧紧地握着刘小燕的手,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小燕,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安心的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刘小燕再次沉沉地睡去!带着眼泪的脸再次露出了微笑!  “小燕!小燕你在家吗?”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和一个老年人的声音,李玄很奇怪,他在这里住了快一个月了,从来没有人来找过他和小燕,而且这是小燕刚买的房子,知道的人很少,难道是小燕的家人?  李玄轻轻放下刘小燕的手,走出卧室,见忘记关的门口正站着一个老头,这老头穿着一身休闲服,脸色红润,气色很好,再看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很平淡,是出奇的平淡,但是李玄却觉得这是一双可以看到人心底深处的一双眼睛。再仔细看,李玄不由大吃了一惊,这老头居然是个修真者,而且是到了结丹期的修真者,但李玄觉得他这个结丹期和自己的结丹期有很多不同,但是怎么不同却说不清楚,这是一种感觉,难道这就是刘小燕那个练了五十年才到结丹期的爷爷。  而这时老头也看见了李玄,老头心想,我叫我孙女,怎么从卧室里出来个小伙子,再看看,是这个门牌没有错,难道是小燕的男朋友,想到这里也不由打量起李玄来,这小伙子怎么戴一副这么丑的眼镜,怎么看怎么象个四眼色狼,我孙女那么出色,怎么会选个这样的人当男朋友,难道不是,是坏人进入了我孙女的家里,而且还刚从卧室里出来……  想到这里,老头不由气急败坏,飞身向李玄抓去,李玄不由大惊,这小燕的爷爷怎么这样,见面话也不说一句,面露离光,招乎都打就来这套,但李玄不敢还手,急忙闪向一边,让老头抓了个空,老头就更吃惊了,自己是青城派的大长老,虽然青城派比不上一些大门派,但是自己这身功夫在修真界也是排得上号的,怎么今天居然没有抓住一个小流氓。  一抓没中后,老头也闪向一边,再次仔细上下打量起李玄来,这小子很平凡,皮肤保养得很好,是个小白脸,眼睛,被一副丑眼镜挡住了,再集中精神力透过眼镜看去,老头也不由大吃一惊,这小子的眼睛好就象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海,自己从他眼睛里什么也看出来,从表面看不出他练过什么功夫,难道他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修为比我还高,这怎么可能,他这么年轻,但如果不是的话,那他刚才怎么可能躲过我的那一抓,虽然那一招不是什么利害的招式,但是凭我那么快的速度,就是一般的武林高手也不可能躲得过啊。  我再用修真者的手段来试试!算了还是不要了,先问清楚再说,要是他真是我孙女的男朋友的话,我伤了他可就不太好了。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孙女的家里?”老头眼睛盯着李玄,大声的质问。  看来真是小燕的爷爷,李玄虽然很气老头见面就打,而且还是这语气,但是想到他是小燕的爷爷,仍然用很客气的语气回答到:“爷爷,我是小燕的男朋友,我叫李玄,小燕睡了,我再这里陪她。”  “什么?你在陪她睡觉?这成何体统!”老头惊呼起来,生气地说:“还有我不是你的爷爷,你叫小燕出来,我要问问她这里怎么回事?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我饶不了你,哼!”  “爷爷,你怎么来了?”看来刘小燕是被老头的大嗓门吵醒的,这时正站在卧室门口奇怪地看着她爷爷和李玄。  “小燕,我这次到成都来是有些重要的事情来要办,现在办完了,我就来看看你,听说自你妈走了你后,你就生你爸的气,还搬了出来在这里买了房子,独自住。”老头慈祥地看着刘小燕,不现刚才的凶恶。  “不要再提我爸,我没有这样的爸爸。”刘小燕生气的说。  “你也不要再怪你爸爸,其实你心姨和你妈妈都很爱你爸,你爸也都很爱她们,这件事你妈也是知道的,只不过怕你不理解,所以你心姨一直住在外面。我也是不想让你再恨你爸和心姨,所以才告诉你。”  “爷爷,真的是这样吗?那让我再好好想想,等我想通了再说放不放过花心的家伙。”  “真的,对了,小燕,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告诉爷爷,让爷爷为你作主。”老头又现出了他凶恶的本性,凶狠狠地看着李玄。  “没有啦!爷爷你多心了,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男朋友李玄,李玄这是我爷爷。”刘小燕跑过去拉着她爷爷的手,撒起娇来。  “小燕你不要怕他,你不要骗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才哭过的,告诉我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了你,让我收拾他?”老头抚摸着刘小燕的头说到。  “人家都告诉你没有啦,这是刚才人家做了个恶梦,才哭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们以后注意点,虽然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很开放,但是你们这样象什么样子?”老头还有点生气地说:“还没有结婚就睡在一起了。”  “不来了!爷爷你又欺负人家,人家哪里有嘛?”李小燕满脸通红,还看了看李玄说。  “还不承认,刚才这小子说他在这里陪你睡觉,哼!”老头狠狠地盯着李玄,看得李玄好不尴尬。  “咦!你小子还是童子身!”老头再一次盯着李玄打量起来“哈!哈!看来是我老头子误会你们了,不过你们这样很难不让人误会的。”  “小子,你叫什么来着?”老头这次倒是很客气地问。  “爷爷,怎么老叫别人小子,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他叫李玄。”李玄还没有来得急说话,刘小燕先替他回答了。  “哈!哈!李玄,你也是修真者?我怎么看不出你的修为?真是奇怪?你是那位高人的徒弟?”老头这时好象很高兴,笑着问起李玄的来历来。  但他给李玄的印象就不一样了,不是说只有丈母娘才关心这些吗?怎么这老头也关心这些。不过老头还挺利害的,一眼就看出自己是个修真者。想归想,李玄还是很老实地回答道:“我……我是个修真者,刚到了元婴期,我是自己胡乱练的。”  “啊!”  李玄老实的话让老头大吃了一惊,想不到这小子今天让自己平淡的心都激动不已,是啊,这么年轻的修真者,而且这么年轻就到了修真的元婴期,这小子才多少岁啊!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也不会这么快啊!而且还是自己乱的,没有师父指点,这怎么可能?  老头这次瞪大了眼睛再一次次地仔细打量着李玄,嘴张得大大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爷爷,这是真的,玄还教我修真。”刘小燕见爷爷一脸吃惊的样子,一副不信的表情,不禁帮李玄说起话来。  老头收回盯着李玄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孙女,发现刘小燕体内真气充沛,自己当年到这个程度也用了五、六年的功夫,可是去年才见过她,不曾发现她练过什么心法之类的,就算是气功也没有啊,凭我这双眼睛不会看错的,想到这里,老头不禁来了兴趣。  老头看着李玄道:“李玄是吧,可以说说你们练的是什么心法吗?怎么练的,能练这么快?”  “我练的这个心法是《星经》里的心法,我练了五年多了……”  “什么,你才练了五年多?”老头听到李玄才练了五年,不由打断了他的话。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李玄奇怪地问,但不由想到老头练了五十年才达到结丹期,而自己才五年多点就到了元婴期了,不由得有点想笑地看着正在吃惊的老头。  “有这么神奇的心法……有这么神奇的心法……”老头自言自语起来,陷入了沉思。看来这次对老头的打击太大了,五十年和五年是什么概念!  “老……老弟,可不可以……嗯,这个……让我看看。”  李玄不由好笑的看着老头的变化,看着他可怜惜惜的样子,就是想看一看这个心法嘛,怎么刚才还是小子的,现在就是老弟了,李玄走进书房里把《星经》拿了出来,并把书翻到心法部份递给老头。  老头激动地双手接过书,在修真界里要想看别人的修真心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可是别人的秘笈,但是听到有这么神奇的书,老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见李玄真的把秘笈给自己看,老头不由激动得连心都快跳出来了,埋头仔细看起来,不再理会李玄和刘小燕两人。  李玄不由摇了摇头,刘小燕也很无奈地看着李玄,刘小燕现在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很多,不由拉着李玄,让李玄讲这几天到哪里去了?怎么都不打电话给她,让她那么担心,还有怎么几天不见,李玄就从结丹期到了元婴期,不是说结丹期到元婴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吗,几百年,就算是再快也需要几十年,怎么李玄才用了一个月就到了元婴期?刘小燕现在也对李玄充满了好奇。  李玄刚耐心的一一为她解答。听到李玄讲到体内三种能量混乱时,刘小燕也不由担心,听到李玄最后练成元婴,也不由替李玄高兴,中间的惊险过程让刘小燕的心也跟着起浮了好几回。  用了足有两个小时,李玄才把这几天的经历给刘小燕讲完。这时刘小燕的肚子咕咕的叫了,刘小燕才想起这几天自大只顾想李玄去了,只吃了几袋泡面,今天还没吃东西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李玄。  李玄则有些过意不去,主动要求帮他做饭,但是当李玄来到厨房里,看了看冰箱里什么菜都没有,最后只找到两个鸡蛋给刘小燕煮了碗煎蛋面,不知是刘小燕几天没有好好吃什么东西的缘故还是面很好吃的缘故,刘小燕吃得特别香,最后还一直说好吃,让李玄以后都为她煮面,要不然她以后就不吃饭来威胁李玄,李玄大叫遇人不淑!  听到李玄说自己不淑,刘小燕不依了,追着李玄打闹起来,结果把已经看完心法正在沉思的爷爷吵醒了。  “妙!妙!妙!”老头看来是想通了什么,大叫三声妙,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看老头醒来,李玄和刘小燕不好再闹下去,都停了下来。  “老弟啊,这心法却实是个好心法,只不过……奇怪了……可惜!”老头看着李玄欲言又止。  刘小燕见爷爷这个表情不由好奇地问道:“爷爷,不过什么?怎么又奇怪了?又可惜什么?”  “这心法是好,但是我看应该是双修心法,可是李玄你怎么还是童身,怎么可能练到元婴期的,按道理你照着心法练,你只能练出纯阳,还没有到结丹期就会欲火焚身而死,暴阳而亡的。”老头很是奇怪地看着李玄,等着李玄的解答。  李玄也很奇怪,这怎么会是双修心法呢?  “这怎么会是双修心法呢?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李玄的回答,老头更加奇怪,更想知道李玄是怎么练的,居然没有暴体而亡,而且还怎么练到了元婴期。  “我只是按照心法中来练的,我也很奇怪,这种心法练出的真元力是纯阳的,对了,我结丹的时候有一股天地元气进入我体内中合我的真气,然后中合后的真气就在下丹田处凝成了内丹,而这次也是有一股天地元气进入体内中合了我的真元力和内丹然后就形成了元婴。”李玄回想着自己练功的情景回答到。  “哦!难道是吸入了天地间的阴属性的天地元气到你体内,然后中合了你的纯阳之气,一定是这样的,原来不是双修心法,不过这心法中好没有怎么讲怎么引入天地元气,你是怎么引入天地元气的。”老头奇怪地问。  李玄想起自己这次练功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自己这次练功中如何引入天地元气讲给了老头听,老头也不禁被这种大胆的练功方法吓坏了。  老头想想,这种功法如果不双修,吸入女子体内的元阴来中合体内元阳的话,只有吸入阴属性的天地元气了,不过吸入天地元气真是太凶险了,以前还没有听说过有这种练功方法。  “这种方法太凶险了,阿玄啊!你以后不要这样练了,稍有不甚就会被引入的天地元气冲坏经脉,还有可能让过多的天地元气冲进身体内,让你神形具灭。”听到老头的话,李玄也不禁心有余悸。  “可以如果不这样,那以后,我们怎么练功?”刘小燕不由好奇地问。  “这个嘛”老头不由看了看两人说:“过一段时间就让你们父母见个面,把你们俩的亲先定下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双修嘛,我看就这样,又可以增加修为,又增加感情,哈!哈!哈……”  李玄不由骂起老头来,老不正经,不过这个方法也不错,嘿嘿……  刘小燕羞得满脸通红,看了看李玄,和她一样脸红红的,不过看他那得意的表情,不说也知道在想些什么。  刘小燕虽然心里也很愿意,但是由老头说出来,羞得把头低得快接触到胸部了。直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老头看见两人都不好意思了,更加得意地哈哈的笑起来,过了好一会老头看这个气氛再这样下去不行了,就找话题把注意力转开。  “对了,阿玄,你这部《星经》前面部份是什么?虽然我这老头子很好奇,但是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我是不会随便乱看的哦。”老头看着李玄有趣的说。  “阵法,前部份讲的是阵法,那心法只是这个阵法的基础。”  “啊!什么?是什么阵法?还有那个神奇的心法只是这阵法的基础?”老头不由大惊的叫起来。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