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八十三章 疏导经脉  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来度劫,李玄的一个想法从脑里突现!(来自・幻剑书盟)  或许黑杀说的正是这样躲起来,就不会遇到这个劫数?但是人劫过后,以后还有仙劫!还有神劫!那个黑魔也没有说,他应该还没有修到那个程度,不过难道正如黑杀说的那样没有吗?凭李玄的想法那一定也是有的!(来自・幻剑书盟)  第一个人劫,只是不能够使用能量,怎么说都还好办一些,可是以后的仙劫神劫呢?那可是躲不过的;李玄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为什么无天魔尊会那么的心急想得到黑魔宫用来度魔劫了,可能无天魔尊的心情比自己现在的心情还要糟。(来自・幻剑书盟)  “四哥,你怎么了?”张道道的声音把李玄惊醒,李玄不由得暗自惊了一下,还好有张道道叫醒自己,要不然自己那样胡思乱想很容易入魔的。(来自・幻剑书盟)  连忙感激地对张道道点点头说:“我没有事,只是刚才想事情太入神了。”(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担心地说:“四哥,你真的没有事吗?我看你刚才头上真冒泠汗,还以为你走火入魔呢?”(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摇摇头说:“没有事的,只是有点运功过度了,怎么了,怎么教室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来自・幻剑书盟)  钟爱国担心地对李玄说:“师……”(来自・幻剑书盟)  “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些,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又是同学。”(来自・幻剑书盟)  钟爱国尴尬地说:“我还是跟道道那样叫你四哥吧!现在已经下课了,其他人已经走了,我们是在等你才没有走。”(来自・幻剑书盟)  舒文同也不由的点头,张道道说:“好了,没有事就好,我们去吃饭吧,我的肚子可饿了,我们可没有你那种避谷的本事。”(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这才反应过来,和张道道他们一起向食堂走去。路上李玄不禁对张道道说:“道道,你现在已经修到快结丹了,怎么还不练避谷?”(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想都没有想就说:“你不也是没有练习,后来到结丹期就自动的可以避谷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摇摇头说:“我那时是不明白,而且修习的也是一本不完整的心法,才会不懂避谷的重要性,你现在知道这些,应该练习避谷才是。”(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傻笑着说:“我也想练,可是看到他们吃好吃的,我就给忘了,我想过了,避谷就是以后不需要吃东西一样可以,我想我家还有点钱,不至于让我吃不起饭,最多我以后少吃一点就是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笑着说:“避谷那是你说的那样,避谷是在为结丹打基础,你本来基础就不扎实,更应该好好练避谷才是。”(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疑惑地望着李玄问:“我还不知道是这样,避谷不就是不用吃饭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不禁直摇头,说:“不是这样的,避谷早就应该进行,那是一个很重要地基础,是要求修行者吃很少的东西,让身体组织习惯从外界直接吸取天地间的能量来补充,因为结丹期就是用内丹直接与外界天地大自然交流能量,我原来不明白,因为心法的缘故,是用一种很危险的方法吸取大自然中的能量的;而你现在修习的心法是你们龙虎山正宗的道家心法,不会出现我那种情况,所以你就应该安照你们道家的方法进行必要的避谷才行,要不然,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修到结丹期,就算你修到结丹期,你以后修行也会更加的艰难。所以你现在应练习避谷了,等你到了结丹期,熟悉了能量交换后再吃些东西是无妨的。”(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还是比较听李玄的话的,听了直点头说:“我谢四哥点醒我,要不然我还以为那避谷只是为了节约粮食呢?”(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看着张道道那如梦惊醒的样子,李玄和钟爱国还有舒文同都不由得笑了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笑他张道道还觉得很自然,可是连钟爱国和舒文同两人都在笑,张道道心里不自在了,伸手就在他俩头上敲了两下,还叉着腰说:“你们两个算起来还是我的师侄,你们怎么能笑你们师叔!哼!看我不教训你们!”(来自・幻剑书盟)  “师叔!你想当我们师叔!”说着钟爱国就扑了上去,舒文同也冲了过去,挂在张道道身上,两人的拳头全向张道道的屁股上招呼。(来自・幻剑书盟)  “啊!四哥,你看你的徒弟,他们简直太放肆,居然敢打师叔!啊!不要打了……”(来自・幻剑书盟)  不一会儿三人就打到了一处,四人都是修练过的,速度都很快,张道道虽然利害一些,但是他那敢把他的那些法宝用出来,于是三人就拳来拳去的打了个不亦乐乎。(来自・幻剑书盟)  “看你还敢不敢当师叔!”(来自・幻剑书盟)  “看你还敢不敢敲我们的头!”(来自・幻剑书盟)  不用法宝,张道道是打不过钟爱国和舒文同的,只见张道道被两人压在地上,不住的大叫:“我不当了,快起来,如果让美女看到我什么形象都没有了!”(来自・幻剑书盟)  看着三人玩得这么开心,李玄也想和他们这一起玩,不过他知道自己加入进去的话,他们都不敢动了,不过看到他们这么好的兄弟情谊,李玄也不由得为他们祝福,脸上露出了笑意。(来自・幻剑书盟)  “你们三个玩得挺开心啊?”(来自・幻剑书盟)  三人停止了嘻戏,抬起了满是泥土的脸向发声处看去,三人都心里暗叫,我的妈啊,这下什么脸都丢光了,四哥也真是的,也不先出声打个招呼。(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首先推开扒在自己身上的两人,从地上蹦起来,一边用手擦着脸上的泥灰一边笑着说:“蓉蓉,你们怎么来了?”(来自・幻剑书盟)  钟爱国两人也都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张道道旁边,不过都低着头擦着脸上的泥土。(来自・幻剑书盟)  来的正是小燕和江蓉蓉几人,自从跟李玄修真后,她们几个女人都成了死党,如果没有特别的事,都是一同进退。(来自・幻剑书盟)  江蓉蓉看着满是泥灰的张道道,那张脸本就有泥土,再出点汗,再用手一擦更是花得好看,江蓉蓉不由噗哧笑出声来,说:“我们一直在等你们一起吃饭,你们到好,在这里打起架来了。”(来自・幻剑书盟)  沈蓝看着钟爱国,见钟爱国那笨掘的样子,也生不起气来,拉了拉江蓉蓉说:“我们还是去吃饭吧,已经很晚了。”(来自・幻剑书盟)  江蓉蓉拔开沈蓝的手说道:“我今天得教训一下这个张道道,我今天来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他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连忙解释说:“蓉蓉,你的话我怎么敢忘,只是刚才四哥有点事让我们担搁了一下,所以我们才来晚了,你不要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一定不会迟到的。”(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说完还望向李玄,李玄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江蓉蓉也看向李玄,她是想从李玄那里得到答案。(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点点头说:“是啊,我刚才有点事,所以我们才来晚了,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们吃饭吧。”(来自・幻剑书盟)  怎么说李玄也是她们的师父,江蓉蓉瞪了张道道一眼,说:“这次放过你,下次再范的话,有你好看的。”(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不停的点头,连连保证不会再有今天的事发生了。江蓉蓉才放过他,李玄看着两人的表演,不由得直摇头,也只有张道道受得了江蓉蓉,那简直是野蛮女友。(来自・幻剑书盟)  一行人来到食堂的时候,又引起了阵阵的轰动,大多数是男生,他们的眼睛全看向了李玄身边的美女,今天因为有李玄在,曾柔也一起来了,加上小燕、张雪,吸引住了食堂里所以男生的目光,都在感叹李玄他们几位男生的福气好,居然能有机会和这么漂亮的女生一起吃饭。(来自・幻剑书盟)  还有些经常在食堂吃饭的人知道,张道道几人经常和这几名美女一起吃饭,不过他们每次都看到张道道和其中一位不是最美的女生一起坐,而最美的那几位却是单生的,不禁升起了爱慕之心,在探听后知道那最美的叫曾柔,还有刘小燕和张雪等,再看看男生,除了张道道外,只有钟爱国和舒文同,两人长得都不怎么样,而且旁边还坐着女朋友,所以一段时间里食常的生意好了少,大多数都是想找机会亲近这几位美女的。(来自・幻剑书盟)  可是今天怎么这些女生里多了个英俊的男生,而且看穿着还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这个英俊公子哥也成了众人的焦点。(来自・幻剑书盟)  不过这个焦点在男生和女生的眼里却截然不同,女生看李玄时眼睛里都全是心形状,不停的放电;而男生看李玄也是不停的放电,不过这电是能杀死人的电光,还带有阵阵寒意。(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对于这两种目光早已很习惯了,不是有俗话说习惯成自然吗?现在李玄对于这两种目光也很自然的接受。(来自・幻剑书盟)  过后的一段时间,李玄都会陪众人到食堂吃饭,正是这样,他们一群人里面的美女帅哥,为食堂吸引了不少的顾客,食堂的生意好了不少。(来自・幻剑书盟)  食堂的老板高兴了,可是有些人却越来越忧愁,那就是对李玄有意思的女生们,还有对几位美女的意思的男生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就是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李玄和小燕、张雪还有曾柔之间是怎么回事。(来自・幻剑书盟)  每天放学后,李玄就会和张雪进入小世界,帮助张雪疏导经脉,李玄发现张雪的体质也不算差,但是她的经脉却很细,很脆,这给李玄帮她疏导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来自・幻剑书盟)  小世界里,曾柔和小燕正坐在草地上,看着不远处的两团‘光蛋’,这两团光这很奇特。(来自・幻剑书盟)  一团散发着纯白色的、圣洁的光芒,让人一看就不忍心亵渎,细看的话,你会发现里面有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正闭着眼睛站在里面,而这光团的光源正是从这天使的央上发出。(来自・幻剑书盟)  这不是白雪吗?不错,正是白雪,她自从知道了天使之心里还藏着有关天使的秘密后,她就潜心的修练,希望能从天使之心里找出天使的最终形态,她到不是希望得到天使的最终形态,而是希望自己能够从中得到进化的秘密,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虽然李玄几人一直没有把她当作是一个战斗人,但是她自己却有一种自卑的心理,因为小燕、曾柔还有张雪在和她开玩笑时曾说,真正人是有爱,而真正的女人则是能为她们所爱的人生育后代,共享天仑,于是白雪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一直在修练。(来自・幻剑书盟)  而另一个光团则是金色的,这金色光团比那白色光团大了很多,这金色光团发出的光不似白雪的白色光团发出的白光那么柔和,而是充满了皇者霸气,让人一望就会屈服的那种,等眼睛稍微适应了这刺眼的金光后,会发现原来这金色光团里正坐着两人,一个美丽的女生正平静的坐在光团内,双眼微闭,五心朝天,而她的身后正坐着一个帅帅的男生,这男生也是双眼微闭,浑身散发着金光,他一左手绕到她的前面,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的气海处,右手绕到她的胸前,按在她膻中穴上。(来自・幻剑书盟)  不远处的小燕和曾柔更多的是在看着这团金色光团里的两人,不时,小燕还和曾柔指指点点的,谈论着这光团里的两人。(来自・幻剑书盟)  “小柔,你说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姿势为张雪疏导经脉?”小燕看着光团里的两人,一脸醋意地问着身边的曾柔。(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也正看着光团里的两人,她脸上也是不时露出醋意,这时听见小燕的问话,她头也没回地说:“谁知道呢?那天你问他,他不是说这样才更安全吗?”(来自・幻剑书盟)  小燕望了曾柔一眼,扁了扁嘴说:“你信他说的话吗?”(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这时却难得的露出点笑意,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了起来,拉了拉还坐在地上的小燕说:“为什么不信,我们和他本就应该互相信任才对,可是他们在这里练功,我们两却在这里监视他们,似乎就是你对他没有信心。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来自・幻剑书盟)  小燕有些不情愿地从草地上站了起还,还深深地望了一眼金色的光团里的两人,才慢慢地跟着曾柔向外走去。(来自・幻剑书盟)  “小柔,不是我信任他们,这李玄你也是知道的,人是不错,就是好色,我怎么能放心的下!”(来自・幻剑书盟)  “小燕姐,张雪和我们都是玄的女朋友,也是他未来的妻子,他对张雪做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难道不愿意玄和张雪好?”曾柔用眼睛盯着小燕的脸,希望从她脸上得到她心里的想法。(来自・幻剑书盟)  听了曾柔的话,小燕一时沉默了下来,似乎陷入深思,人却跟着曾柔向小世界外走去……(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没有从小燕的脸上得到肯定的答案,她看到的只是小燕迷惘的神情,看来小燕心里也很矛盾,三女还有白雪都是默认的李玄的女朋友,如果说起来小燕要早一些,是名正言顺的未过门的妻子,但是她却逼于无奈接受了李玄同时再拥有曾柔和张雪,还有天使白雪,她的心里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李玄的大老婆的位置,在他都还没得到李玄前,是不希望李玄对其他女人有什么小动作的。(来自・幻剑书盟)  正因为这样,她的心里才会一直很矛盾,心情也一直不好,在炼心神阵里她都在心里默认了李玄和其他女人的事,只希望李玄不管怎么样,都会把她放在首位,不管怎么样,都会不变的爱着她,那时她的心变得很平静,可是当再次看到李玄和张雪还有曾柔那亲蜜的样子后,她平静的心又被打破了,脾气也一度变得很坏,时常和李玄喝对台戏。(来自・幻剑书盟)  不过她却不知道曾柔上次已经和李玄有了肌肤之亲,如果知道了,她不知道会怎么样!(来自・幻剑书盟)  现在听张雪的话,她的心再一次掀起了波浪,她虽然很吃醋,但是心里却很明白,曾柔和张雪与自己一样的那么爱着李玄,可是现在曾柔却很放得开,自己为什么放不开呢!再说曾柔也说得很对,自己这样天天和李玄喝对台戏,天天在他们练功时还监视他们有没有做什么越轨的事情,我既然爱她,是不是该相信他呢?小燕自己也得不到答案……(来自・幻剑书盟)  金色的光团慢慢地暗淡了下去,李玄睁开了眼睛,李玄虽然在专心的为张雪疏导经脉,但是因为他已经修习过分神术,可以一心多用,小燕和曾柔的交谈自然瞒不了他,心里大叫怨枉。(来自・幻剑书盟)  自己两只手放在张雪的那两个地方可是经过了再三思考的,气海处为下丹田,自己强大的神威力就是慢慢注入张雪体内,那怕是很少的神威力,对于张雪的经脉来说也相当于是洪水,张一时是不过能接受这么多的神威力的,只有把神威力注入她的下丹田中,再让神威力在下丹田里慢慢炼化,转化成真气,然后才流转于经脉之中,这样才不会对她的经脉造成损伤,这时转化的真气主要是用来滋润和扩张张雪的经脉,为她打好以后修神的基础;然而这些真气流转到膻中穴(也就是中丹田)时,中丹田会把一些真气转化为元气,而现在张雪需要的是要加快体质的改造,而不是需要元气,自己伸出另一只手按在张雪的中丹田处,就是阻止它的转换,当时决定这两处,李玄根本就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这时听到小燕一说,自己是有企图才把手按在那两个地方的,李玄不禁直摇头。(来自・幻剑书盟)  还好有曾柔那些话,要不然李玄真想跳起来,向她们解释清楚,过了一会儿,李玄打消了向她们解释的念头,这事,不是越解释越糊涂吗?还是不解释的好。(来自・幻剑书盟)  “玄,你在想什么?”(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张雪已经收功了,正偏过头来含情默默地看着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对她笑了笑,摇摇头说:“没想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一愣,脸微红,低下头,然后轻轻靠进李玄的怀里,李玄不由愣住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也不是傻子,马上发现原来自己的手还没有收回来,一只放在人家小腹上,一只放在她胸口,现在居然还问人家感觉怎么样?(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也明白了张雪误会了自己,不过这个误会没有必要解释,李玄顺势轻轻搂住她,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轻声地说:“我是问你经过我这一个月为你疏导经脉,你对你体内的经脉、还有就是那些我传过来的能量有什么感觉。”(来自・幻剑书盟)  听李玄一说,张雪的头埋得低,如同一只驼鸟一样,不肯抬起头来。(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坏坏地笑了笑,忽然放在张雪胸口的手恶作剧地狠狠抓了两把。只听得“啊!”的一声尖叫,张雪从李玄怀里弹了起来,满脸通红地看着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见李玄正坏坏地看着自己,张雪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来自・幻剑书盟)  “你……你……不家不理你了!”张雪实在是受不了李玄那坏坏地笑,一跺脚,转身向小世界的出口处跑去。(来自・幻剑书盟)  见张雪那可爱的样子,李玄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对着张雪大声叫道:“雪,出口在这边!”(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听见声音立即停了下来,看看自己跑的方向,是对的啊,那出口不是在那儿吗?再回过头来,见李玄正坏坏地看着自己,知道自己上了李玄的当了,一跺脚,继续向出口跑去。(来自・幻剑书盟)  身后传来要玄“哈哈……”的大笑声。(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这李玄实在是太坏了,正想着,张雪只觉得自己撞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里,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却正是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也不想逃了,伸出双手,握起粉拳在李玄胸口不断的锤打,打着打着,居然把头埋进李玄的怀里伤心地哭泣了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一哭,李玄可慌了神,连忙轻抱着张雪,紧张地道歉:“雪,不要哭了,是我不好,我不该捉弄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来自・幻剑书盟)  可是李玄越说,张雪却哭得越利害,最后李玄只有紧紧地抱住她……(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忽然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用泪眼望着李玄问:“玄,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见她那认真的样子,还有那带着泪水的脸,那还会说不,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轻轻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认真地说:“我怎么会不爱你呢?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仍不信地说:“我长得没有小燕姐和曾柔姐漂亮,而且修行也不行……总之,一样都不行……你一定是可怜我,才答应让我做你的女朋友的?”(来自・幻剑书盟)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