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五十章 曾柔有难  李玄看着又跪下的黄天心,也没有办法,真是个老顽固,把他扶起来说:“好了,天心,恭喜你啊!来让我好好看看你。”(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仔细打量着已经结成内丹的黄天心,看来他原来的真气还真的好雄厚,现在不但结成了内丹,还把内丹凝结结实,虽然比不上原来自己修炼那变态的〈星经〉那么大,但这种内丹是相当稳固的,不会出现《星经》那样不稳定的情况。(来自・幻剑书盟)  看来这老头还真的是塞翁失马,他的内丹可比一般修真者结成的内丹结实,那是因为真气很浓的原故。这对他以后的修行过程会有很大的帮助。(来自・幻剑书盟)  当李玄看到黄天心那面容的时候,也不禁吃了一惊,这真的是那个白发苍苍算命的黄半仙吗?(来自・幻剑书盟)  只见现在的黄天心面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再看那原本白色的头发现在也已经转黑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生机,看起来最多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而已,一点也不象是那算命时的快入土的老人家。(来自・幻剑书盟)  “你快去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李玄微笑着对黄天心说(来自・幻剑书盟)  黄天心只见李玄笑着对自己说,可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按李玄指的方向到屋里找到一面镜子,一看差点吓个半死。(来自・幻剑书盟)  “这……这……真的是我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看着高兴过度的黄天心说:“是你,怎么你还不信自己的眼睛了。”(来自・幻剑书盟)  “师尊!这一切全是您赐给我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说着黄天心又向李玄跪下磕头。(来自・幻剑书盟)  今天可能是黄天心跪的最多的一天,李玄实在是拿这磕头虫没办法。(来自・幻剑书盟)  “天心,好了我都快成死人了,你还跪。快起来我还有东西给你!”李玄拉起跪在地上的黄天心。再从手镯里拿出为他准备的乌龟与天使蛋。(来自・幻剑书盟)  “师父!您这是?”黄天心是自己摸索着修真的,还真不知道李玄手里拿着给自己的乌龟与宝石是干什么的。(来自・幻剑书盟)  黄天心这一愣,到弄得李玄不好意思,心想难道这个黄天心是嫌自己给的东西不够好,于是说:“天心,就暂时拿着吧,我现在手里只这些适合你用,以后有好东西再给你。”(来自・幻剑书盟)  黄天心是算命的,对于心理学可是很有一套的,现在李玄这么一说,马上知道自己师尊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让师尊觉得自己贪心,那可不行,马上紧张地向李玄解释道:“不是的师尊,是弟子愚昧,不知道师尊你给我的这两个好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听这么一说,不由笑起自己,这黄天心可是散修,而且专修占卜术,对于法宝可能还没有见过吧,自己怎么会认为他是嫌不好呢?于是为他解释这两件法宝的用处,然后再传他使用方法。(来自・幻剑书盟)  这时李玄发现外面的夜空很亮,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人们放的烟火,掐指一算,今天已经大年三十了,不禁又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双亲。(来自・幻剑书盟)  给远在成都的双亲打了一个电话,谁知道接电话的竟然是一个女生,是刘小燕的声音,听到李玄打的电话,刘小燕激动地直问他怎么这么久一直不打电话回家,而且给别墅里打电话也没有人接,问李玄是不是又找其她女人去了,李玄连忙为这醋坛子解释自己是这是收了一个徒弟,这两天忙着为这徒弟结丹,一直都在‘小世界’里,没有时间打电话回家,这才平息刘小燕的激动,不过刘小燕却还说到时回到北京时要看看李玄新收的徒弟,如果李玄骗她的话,要让李玄好看。(来自・幻剑书盟)  等与李玄的情话说完刘小燕才叫来李玄的双亲,李玄听到双亲的声音不禁泪水流了出来,这是李玄第一次没有与双亲在一起过春节,还真想两位老人家的,不知道两位老人家身体还好吗?(来自・幻剑书盟)  双亲直安慰李玄,还要李玄保重身体,要吃饱千万不要饿着了,冷了要加衣服,却不知道李玄现在就是不吃不喝不穿也不会有事,不过李玄却一一答应,好让双亲放心。(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刚准备挂电话,电话另一边又传来一个声音,是白雪的声音,(来自・幻剑书盟)  “李大哥,我好想你,我现在回来找你好不好?”白雪可不管其他事情,现在只想与李玄在一起,她现在的性格就如同一个小孩般。(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连忙安慰她道:“白雪,你还好吧,在成都好好玩玩,过了年你就可以与刘小燕她们一起回来,我也很想你。”(来自・幻剑书盟)  在安慰了好一会儿,白雪才没有闹着要回来。李玄挂断电话,电话又响了起来,原来是张雪打来的,李玄静静地听着张雪诉说这段时间的相思,心中不禁又想起了现在不知在何处的曾柔,不知道她现在过得还好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挂断电话,烦恼地站起身子,才发现黄天心还在自己身后,那自己与刘小燕她们的情话不就让这老头全听去了,李玄看着黄天心一副严束的表情,不好向他发火,现在黄天心心里暗自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不识趣,现在师尊与情人的话全让自己听去了,师尊不会教自己吧?现在只要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让李玄找到一丝破绽,要不然一定逃不过师尊的毒手。(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现在还想着曾柔,心里极烦,没有心情理在一边装腔作势的黄天心独自在向花园走去。(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此刻心情很烦,脑海里满是曾柔的影子,可却不知她在何方,李玄独自一个人在花园找了一处坐下,想打坐入定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再想曾柔,不让自己再烦恼。(来自・幻剑书盟)  渐渐进入入定状态,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入定中的李玄脑里仍满是曾柔的影子,李玄强压也不行,干脆试试用精神力去感应感应曾柔现在在干什么?看看能不能在这人海茫茫里找到自己相思的人儿。(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现在身处郊外,精神力向北京的方向延伸了出去,自从李玄修神后,他的精神力大部份就被黑杀为他转换成了神威力,才使得他不但重炼元婴而且还连升两级,而修神后的李玄的精神力就少得可怜。(来自・幻剑书盟)  而这种大范围的寻人可是相当费精神力的,现在李玄为了能找到自己相思的人儿,一解自己相思之苦,可顾不得这么多了,精神力从李玄的体内不断被抽去,可是那相思的人儿却还不知在何处,李玄有些急了。(来自・幻剑书盟)  可是他坚定的信念雪撑着他继续搜索着,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在他最后精神力快耗尽的时候,他终于找到了他一直相思的人儿。(来自・幻剑书盟)  收回其他地方延伸出去的精神,仔细用精神力查探曾柔的气息,却发现了一个让他心惊的事情,曾柔现在气息很弱,受了重伤,而在他旁边还有三股与这相差无几的气息,难道是有人在追杀她。(来自・幻剑书盟)  顾不得多想,李玄从地上一跃而起,也顾不得与黄天心打招呼,他的人影从别墅里消失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用最快的速度向她的方向飞驰而去,顾不得惊世骇俗,李玄在天空中向曾柔气息处冲了下去。(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在下冲的过程中看到了那令他心碎的人儿,现在正在苦苦支撑着两个蒙面持剑修真者的攻击,她穿着自己送她的天使战衣,可是现在这白雪般的天使战衣上却占满了刺眼的鲜血,而且天使战衣也有好多处都被划破了,而天使战衣配套的光剑现在也已经暗淡无光,垂在她的手里,鲜血顺着她的手流向那光剑,再滴在地上,看来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来自・幻剑书盟)  正在这时一个蒙面修真者的剑正刺向她背心,李玄来不及飞过去帮她挡开,积起体内那仅有的一丝丝精神力控制着贯满神威力的飞剑向那人的剑激射而去,一道金光从那偷袭蒙面者的剑中穿过,再贯穿他的身体,在地上炸了个大坑激起满天尘土,而那偷袭者连啃都没有啃一声就在贯满了神威力的飞剑剑气中化为了尘土中的一员,待尘土散去,那偷袭者什么也没有留下,被李玄打得他神形俱灭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这惊天一式惊住了还在战斗中的另两个蒙面人,被杀的人是什么样的功力他们两可是清楚得很,那可是结丹期的高手啊,比自己两人的功力可高上一阶,没想到在人家手里一招都过不了就被打得神形俱灭,那自己两个灵寂期的又能在人家手里接下几招。(来自・幻剑书盟)  看清了挡在自己身前的人,曾柔再也控制不住她那早已疲惫不堪心力交瘁的身体,倒在了李玄的怀里,绝望的心得到了安慰,找到了依靠的港湾,委屈的心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从眼框里溢了出来。(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儿心里也好酸,可现在不是享受温柔的时候,还有两个讨厌的人在那里当电灯泡呢?(来自・幻剑书盟)  “柔,不要伤心,我来为你报仇,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他们。”李玄轻轻抱着曾柔,一只手在她那还流着血的伤口抚过,伤口立即在神威力的帮助下停止了再流血。而曾柔在李玄温暖安全的手弯里静静的睡着了,她太累了。(来自・幻剑书盟)  弄好曾柔的伤口,李玄看看还在发呆的两名蒙面刺客,两名蒙面刺客也立即反应过来,现在不打就得逃,可是想到那逃走后所受到的惩罚却让两人打消了逃走的念头。(来自・幻剑书盟)  两人竖起长剑,那本闪着寒光的长剑立即发出炙热的光芒,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向李玄的左右刺去。(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左手抱着睡着的曾柔,右手出现一把三寸飞剑,三寸小剑在李玄手里一闪立即变成三尺青锋,携着强大的神威力轻轻一挥,瞬间与两把攻击的飞剑相交,无声中两把长剑变化成两把断剑,李玄手中飞剑暴长三尺剑气,再一挥舞,两个蒙着脸的头落到了地上。(来自・幻剑书盟)  这就是杀人的感觉,李玄发觉自己第一次杀人竟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两条生命就这么消失了。刚才那个被李玄飞剑杀死的离李玄太远,李玄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人的尸体,于是把这次当作是第一次杀人。(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本也不想用飞剑这般杀人,不过控制飞剑得有强大的精神力,而现在李玄体内的精神力在刚才搜索曾柔的位置时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现在根本不能长时间的来控制飞剑,还不如用强大的神威力来杀人来得方便些。(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这时才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里是一栋别墅,现在他站的位置是花园大门处,对了曾柔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呢?她爷爷呢?不好!(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静下来再次发出自己那残余的精神力搜人,这次根本就没有费精神力李玄就发现大门外的在面一公里远处在强烈的气息,是修真者打斗的气息,一定是与曾老头有关的。(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抱着曾柔向打斗处飞去。(来自・幻剑书盟)  一片空地上这时正有一大群人在打斗着,细看,这些人分为两派,人到是一眼就能分出来,一边龙正国正与一个黑衣蒙面人战到一处,另一边人就多了一些,八名大汉围成一圈保护着曾老头,而这八人的圈外却有十八个蒙面人围着他们。(来自・幻剑书盟)  情况不怎么妙啊!龙正国如果不是靠着他那身天使战衣护着早已经败下来了,而他的对手看来也只是想想缠着他不想至他于死地。要不然凭那蒙面人手中剑发出的剑气早已将他杀掉多时了。人多的那一边也不乐观,八个可能是龙组的人修为高低不均,不能很好的把他们那守阵阵法组织好,而阵外的蒙面人却十分均匀,有十四人是灵寂期的,还有两个结丹期的高手指挥着战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忽然出现在八人的阵中,着实让八个龙组的组员吓了一跳,这人能在他们无知无觉中出现在阵中,那杀掉他们应该也不难,不过当他们看到李玄手里的人儿的时候,就把悬起的心放下了,是友非敌。(来自・幻剑书盟)  曾老头见来人是李玄抱着曾柔担心地叫起来:“李玄,曾柔没有事吧?”(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把怀里的曾柔轻轻放在曾老头的身边说:“没事的,现在她只是真气耗尽了,她太累睡一会儿就好了,没事的。你先看着她,我去对付他们。”(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温柔地看了还在熟睡中的曾柔,站了起来,满含怒气地看了看四周的蒙面人,这就这些讨厌的人伤了自己心爱的人儿,一定不能放过他们。(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捏动灵诀,十二生肖旗升了起来,围着八位龙组的阵法转起来,八名龙组的人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这是他们还没有见过面的副队长,他们龙正国组长可是给他们说这个传奇性的人物,比龙组长的修为还高明。开始见是个年轻人还不信,不过当李玄放出十二生肖旗的时候,他们都信了,那十二生肖旗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就不是他们可以抵挡得了的。(来自・幻剑书盟)  另一面,外围的十八名蒙面人见李玄放出十二生肖旗,可吓了一跳,这是什么东西,里面的气息好强大啊!看着十面旗子向自己逼来,众人都向十二面旗子发出自己认为最强大的攻击,不攻击还好,这一攻击,十二生肖旗忽然光芒大盛,把十八名黑衣我吸入到十二旗布成的阵法当中。(来自・幻剑书盟)  “这是什么法宝?太可怕了!”正在与龙正国玩的黑衣蒙面人可吓了一跳,他现在已经是出窍后期的修为了,但如果要让他对付这十八名蒙面人,也不易,就算能打胜,那也得受伤,可是现在出现的这个年轻人却只发出十面旗子就轻易地把十八名全都困在了里面。(来自・幻剑书盟)  剩下的这名蒙面人挥出一道印法逼开龙正国,龙正国也知道眼前的蒙面人不是自己对付得了的,于是退到了李玄的身旁。(来自・幻剑书盟)  蒙面人仔细看着李玄,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让自己都不能看透的人在修真界可是屈指可数,可这年轻人到底是谁呢?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年轻人,难道他就是那个打败宫本正雄的李玄。(来自・幻剑书盟)  蒙面人终于明白自己对面的人的来历了,从刚才李玄使出的那十二面旗子看来,他能打败宫本应该不会错。可是现在自己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了,真的不甘心,如果这次不能抓住曾副主席,那自己以后再想发展就难了!可是自己计划的行动可是很隐秘的,他怎么会发现呢?(来自・幻剑书盟)  现在蒙面人也是骑虎难下,于是心一横,双手结印法,身上立刻冒出熊熊烈火,随着手印的结成,火焰也越来越盛。(来自・幻剑书盟)  玩火!李玄一阵冷笑,双手也在结印!他现在结的正是可以克制火的印法水属性印法,为了击败对手,李玄用了叠加手法,三层叠加的水龙印很快结成。(来自・幻剑书盟)  蒙面人的印法向李玄的方向印来,一条火龙出现在手印处,向李玄的位置飞奔而来,李玄也对着火龙印出早已结好的三层叠加水龙印法,两条水火组成的龙相交,强弱立分,火龙逐渐减弱,水龙穿过火龙直奔向还在结印的蒙面人,蒙面人本想李玄的水龙最多和自己的火龙旗鼓相当,没有想到李玄的水龙是如此地利害,一个没有闪躲开,被冲过来的水龙击个正着,人当时就被击飞出去。(来自・幻剑书盟)  半晌,蒙面人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惊讶地看着李玄问道:“你是东方世家的人?”(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不明白蒙面人为何去何会如此问,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什么东方世家,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曾副主席?”(来自・幻剑书盟)  “你不用骗我,你刚才用的印法难道不是东方世家的水龙印诀?这可是东方世家的绝招,外人是学不来的。”蒙面显然是不信李玄的话。(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也没有办法地说:“你不就算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自・幻剑书盟)  蒙面人看着李玄说:“我与你们东方世家可是河水不犯进水,你为什么要插手我们的事?”(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看着还这么顽固不化的蒙面人道:“你蒙着面我怎么知道你们是谁?”(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蒙面人用比哭还难听的声音笑着说:“你们东方世家会不知道我们圣炎门,你们一定是没有把我们这一个小门派放在眼里吧?你们也太可份了,不要以为你们的水龙印可以克制我们的火龙印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不明白这蒙面人说的是什么事,不过了气愤地说:“我们为所欲为,我看是你们在为所欲为吧?曾老可是国家副主席,为国家作出了不少贡献,你们为什么要抓他?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国家现在四面是敌吗?你们不但不帮助国家,还在这里为了自己的私利与为国家为难!你难道不知道这正是想让我们国家更乱的人正想看到的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的一翻话说得蒙面无言以对,可蒙面人还不死心地狡辩道:“我们也是在为我们国家富强而努力的,现在人主席太无能了,我们要推翻他,重新推举一个有魄力的人上台来主持大局。”(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见这蒙面人还不甘心,于是问:“那你们想推举一个什么样的人上台呢?”(来自・幻剑书盟)  “我们要推举颜……你在诈我,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再来吧,我们圣炎门是不会怕你们东方世家的。”(来自・幻剑书盟)  蒙面人再次结印,李玄觉得他结的这个印法好似在哪里见过,也学着他的样子结起印法来,忽然李玄明白了,这个印法是自己在十二生肖旗中见过,这正是十二生肖旗中的火焰阵里的一部份的结法,不过如果用手来结这个印法的话,它还有一外名字叫‘虚空之火’,就是当日南宫云在十二生肖阵里遇到的那个。(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的功力比蒙面人高上一阶,而且还是用的神威力,不过李玄在向蒙面人发出‘虚空之火’的印法后,也不敢大意,随心而动‘随心战甲’穿在了身上。(来自・幻剑书盟)  两人所在的地方,不管是空中还是地下都燃烧起来,李玄这边燃烧的火焰都被‘随心战甲’挡在了一丈开外,而蒙面人就惨了!(来自・幻剑书盟)  当年东方世家的水龙诀是圣炎门法术的克星,于是圣炎门的人为了不让自己有一个克星一直威胁着自己,着手在修真界寻找能对付水属性的法宝,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他们找到了一件土属性的法宝‘避水珠’。而这件法宝就在蒙面人身上,刚才不知道李玄会水属性的法术,中招后,马上从贮物手镯里拿出来,这蒙面在李玄发印法时,以为李玄还会发出水属性的法术,于是祭起‘避水珠’,可是李玄的水龙在哪里呢?(来自・幻剑书盟)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