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五十四章 因祸得福  圣炎真人说着复拿出圣炎扇,向李玄两人扇来,口里还疯狂大吼着:“你们现在都受了重伤了,我看你还怎么受得了我的圣炎扇,你们骗了我圣炎门的一宝,那我就让你们死在我们圣炎门另外一宝‘圣炎扇’之下,让你这个贪婪的家伙再见识一下宝贝,哈哈……”(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见圣炎扇发出炙热的火焰扑面而来,而自己与曾柔都受了伤,根本就无法反抗也无法躲避,只有紧紧握着曾柔的手闭上了眼睛,一同等待着死亡的到来。(来自・幻剑书盟)  忽然李玄感到手臂上一动,紧接着一声响彻云霄的凤鸣,这次凤凰没有围绕李玄转圈,而是挡在了李玄的面前,迎着扑面来的火焰轻轻张了张嘴,也喷出一道火焰,与圣炎真人圣炎扇发出的烈火撞在了一处,在空中发出巨大的爆炸,强大的爆炸气流把颜正别墅的房顶全给炸上了天,更不要说四面的墙壁了,早已不知去向。(来自・幻剑书盟)  在如此强大气流中的人也不好受,特别了李玄与曾柔,两人都受了重伤,如果不是凤凰挡住了大量的能量,他们两人也许不用圣炎真人动手已经魂归西天了,虽然如此,两人也都被气流吹到了十几米外,身上满是泥沙。(来自・幻剑书盟)  事情发展到这样,三才真人三人也很无奈,该怎么办呢?如果李玄不死,说不定他会把自己三人也算在仇人的行列,毕竟自己三人刚才也动了手,除非自己三人现在动手帮他,不过圣炎真人可是多年的朋友,虽然他们很同情李玄两人,但现在的局势让他们决定了一定要杀死李玄,不能让李玄回到师门,如果真的让他回去了,那李玄师门的报复一定会让三才门万劫不复的,虽然这错是圣炎真人造成的。(来自・幻剑书盟)  三人对视一眼,齐向李玄靠近,小心翼翼地,在他们看到李玄的战甲与凤凰后,就对李玄产生了一种恐惧,怕李玄还有什么利害的法宝。(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虽然有重伤在身,但想到自己还有保护曾柔,不敢有一点大意,此刻也发现了三才真人的举动,可受伤的他还能干什么?还有什么法宝能用得出来,能保护得了自己与曾柔。对手可是三个到了出窍后期的高手。(来自・幻剑书盟)  ‘十二生肖旗’,李玄心头一动,能保护两人的只有十二生肖旗了,这是仙器,保护两人应该没有问题。捏动灵诀,受了重伤的李玄这才发现,平时很容易就能使出的灵诀,现在体内神威力混乱,居然不能指挥神威力完成这么简单的灵诀。没有神威力完成灵诀怎么形成小世界保护自己两人。(来自・幻剑书盟)  阵法!这是李玄最熟悉的东西,在这生死关头李玄想到了以前那简单的布阵方法,不敢怠慢,李玄挥起十二生肖旗向四周抛出,他这个动作可把三才真人三人吓了一跳,都还以为李玄又用出什么利害招式,不约而同的向后退了一步,只一瞬间,十二生肖旗准确的落到了各自的方位上,这个阵法是李玄最早学习的几个阵法之一,本来是一个法有名字的防御阵法,李玄现在给他想了一个名字叫‘双绝阵’,双绝指的是可以防御物理攻击与法术攻击,这个阵法不需要捏动灵诀来启动,防御力很普通,不过现在李玄手十二生肖旗来布下这个阵法就使这阵法不普通了,十二生肖旗强大的能量弥补了这个阵法的很多不足。(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见李玄挥出的是十二面旗子,而这旗子散发出强大的能量,再看十二面旗子的方位,三位也是阵法的行家,马上明白上了李玄的当,这李玄现在就在这阵法里面,虽然三人都想进去杀了他,但十二面旗子可不是摆设,让他们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来自・幻剑书盟)  三人围着双绝阵看了好久,都不敢进去,天真人试着向里面发了一道火焰,轻易的就被十二旗子挡了下来,人真人发出法宝阴阳环与地真人的阴煞纱都一样进不了双绝阵。(来自・幻剑书盟)  在阵法里的李玄见他们攻不进来,也就放心地对曾柔说:“快疗伤,说不定等会还有一场恶仗要打。”然后李玄也顾不得那么多,盘坐在阵里动起杀神心法疗起伤来。(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三真人见李玄开始疗伤更是心急,转头想请圣炎真人过来帮忙,不过看到圣炎真人正与凤凰打得不分上下,圣炎真人每次发出的火焰不是被凤凰挡下就是打在凤凰身上,不过每打到凤凰身上,凤凰身上的火就大上一些,让圣炎真人头痛,凤凰每次喷出的火打到圣炎真人的圣炎扇上也都被圣炎扇吸收,就这样一人一凤凰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也不敢过去帮忙,他们可不愿这凤凰把自己给烧焦了,再说自己三人还得对付凤凰的主人呢,只要把李玄给解决了,那凤凰再利害也没有用。(来自・幻剑书盟)  “大哥,我们可以干扰他们练功疗伤。”人真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大叫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地真人白了他一眼说:“修真者练功都是关闭了五官的,怎么干扰,再说能练到分神期的高手心志一定无比坚定,你能干扰得了?”(来自・幻剑书盟)  人真人胀红了脸地说:“也不一定坚定,你刚才没有看见那小丫头受伤时那小子的紧张样,虽然他现在关闭了五官,不过我们可以从小丫头着手,小丫头功力弱,我们控制她,再让她去干扰那小子,效果会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来自・幻剑书盟)  天真人和地真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说道:“二弟(二哥)你说得不错,不过这是你的拿手戏,就看你的了。”(来自・幻剑书盟)  人真人得意地点点头,拿出一支玉箫来,然后吹奏了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阵内的二人,李玄在箫声起后不为所动,仍在运功疗伤,不过曾柔就不行了,箫声响起后就睁开了眼睛,原本清澈的双眼此刻也变得呆赤,她那原本受伤变得苍白的脸这时也满是潮红,在箫声的支撑下艰难的站了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天、地二真人见人真人的迷惑起了作用,都在一旁紧张地为人真人加油,不时的向阵内看看情况的变化。(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脸色潮红而又迷茫地看着坐在地上的李玄,呆呆地脱下身上的衣服,她那美妙的身体立即展现在众人眼前,天真人眼直直地盯着那美妙的胴体,人真人也忘了继续吹箫,地真人听到箫声断了,拉了拉人真人小声叫道:“你想死啊!还看,快吹,不然等那小子恢复过来我们都得死。”(来自・幻剑书盟)  人真人马上醒悟这可不是看脱衣舞的时候,闭上了眼睛,继续吹箫,箫声比上次更加催情,就连天真人与地真人也奇怪,人真人的箫什么时候吹得这么好了,如果不是自己有灵力防身都差点着了他的道。(来自・幻剑书盟)  阵内的曾柔就更不用说了,一丝不挂的扑到了李玄身上,李玄正把体内混乱的神威力理顺,正准备修复刚才因神威力乱撞而受损的经脉,却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身上。(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睁开眼睛,看到了喷血的一幕,曾柔浑身一丝不挂,脸上潮红,双眼里满是欲火,再加上耳里传来那动人的催情音乐,又与心爱的人坦承相对,李玄的心也宣告失守,双手伸向光着身子的曾柔。(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此刻的身体特别的敏感,李玄才一触摸她立即发出诱人的喘息声与呻吟声,那美妙的声音听在李玄耳里尤如是冲锋的号角,双唇吻上了她那诱人的红唇。(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狮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伸手撒去李玄身上的障碍。然后如同八爪鱼般紧紧地抱住李玄,只想和李玄的身体融为一体,李玄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进入曾柔的身体后就疯狂的冲刺,而双手不停在曾柔身上摸索,曾柔在破关时稍有皱眉,但在催情箫声的刺激下,又陷入疯狂的迎送,只想寻求发泄……(来自・幻剑书盟)  这香艳的场面三才真人三人虽然也看得欲火直升,但心里却如放下一块大石,这样一来,那小子一定破功,虽然修真界也存在着双修,但那是在严格要求的,一般两人都修一种心法或是两种相辅相成的心法,还有就是必须在两人都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才能双修,要不然不清醒的一方会不能及时运行心法造成严重后果,还有一个就是两人的属性必须不能相克,不然,一个不好就会破功散功。(来自・幻剑书盟)  而现在李玄和曾柔的情况可以说是一个条件都达不到,他们两人的心法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一家,现在两人都陷在了情欲当中,还怎么能够及时运行相应的心法,可以说他们两人现在根本就不是双修,而是在发泄情欲,这种发泄在修真界是禁止的,这样会使两人世的修为随着激情而消散,最终散功,散了功的修真者面对的将是魂飞魄散。(来自・幻剑书盟)  而在场中的两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意思到危险,两人还忘情的在缠绵着……(来自・幻剑书盟)  正在这紧要关头,一阵祥和的笛声传来,笛声中包含了道家中最常见的咒法清心咒,但这清心咒却正是人真人催情箫的克星,而且这箫音中包含的灵力也不人真人可以对抗的,人真人的催情箫声立即被打断了。(来自・幻剑书盟)  阵中的两人也听到了那祥和的笛音清心咒,心神立即回复过来,不过当他们发现自己两人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的尴尬场面时却不知如何是好,立即停止了继续再运动,曾柔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用力想推开李玄,李玄一时想起自己两人可是修真者,就这么在催情乐下做这种事,如果马上分开对两人的伤害都是不可估量的。(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一时没有推开李玄,薄怒地瞪了李玄一眼小声地说:“快让我起来,你还想干什么?”(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也明白曾柔的尴尬,但却不能让她与自己分开,连忙解释说:“你不要管其他事,现在我们如果分开,对我们两人的伤害都会非常的大,我们要保持这个姿势运行心法,等我们两人的精元交汇融合炼化完全后才能分开。”(来自・幻剑书盟)  在众目睽睽之下还保持这个姿势却实太难为曾柔了,人家可是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光着过身体,现在不但让人全看完了,还让李玄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曾柔简直要把李玄给恨死了。(来自・幻剑书盟)  还是李玄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立即收复心情,见曾柔还陷在那尴尬中,那双玉手还环抱在胸前护着胸前的风光,李玄感到好笑,现在两人身体都连在一起的,还护住什么胸了,不过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一个不好两人就完了,立即用清心咒对曾柔叫道:“什么也不要想,快运行心法,收回散去的真气,不然你的一切修为就毁了。”(来自・幻剑书盟)  听到李玄的声音,曾柔才醒悟过来,立即保持着尴尬的姿势运行起心法来,李玄也顾不得那么多尴尬了,也平静心情运起杀神心法,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神威力能量与曾柔的真气已经连为一体,而且还在不断吞食着曾柔的真气。李玄心里不由一紧,这可不行,如果这样下去,那曾柔不是就没有真气了,可是在他想的一瞬间神威力已经快速的与曾柔的真气融为一体,全转化成了神威力,李玄学过的心法很多,可搜索记忆里也找不到双修心法,这可怎么办?(来自・幻剑书盟)  融为一体的神威力在两人体内不停地流动着,李玄睁开眼睛,见曾柔也睁开了眼睛,羞涩地看着自己,李玄现在可没有心情谈清说爱,连忙关心地问曾柔:“你的真气……,你有什么感觉……我是说你现在还能控制你体内的能量吗?”(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见李玄那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一笑百媚生,李玄不由呆了一下,气急地小声说:“不要东想西想的,一个处理不好我们两人都得散功,快说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我是说你体内的真气现在怎么样了?”(来自・幻剑书盟)  “还不全怪你!”曾柔薄怒责怪道(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也明白事态的严重,只是李玄的话没有说清楚,弄得很暧昧,曾柔也小声地说:“我现在体内感觉不到真气,也许我以后不能再修真了,不过我可以感到体内还有能量在流动,那却不是我的真气……”(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明白她说的那能量正是自己的神威力,曾柔当然不可以控制自己的神威力了,如果两人现在一分开,那神威力一定会回到自己体内,那失去能量的曾柔也许将会死去,可是如果把这神威力强行留在她体内,那她没有练过杀神心法,不能控制这神威力,一样会被神威力强大的能量爆体而亡,当然还有一种方法可以不死,那就是两人一直保持这处姿势永远不分开。虽然这个姿势很爽!但是难道两人就这样过一辈子……(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决定让曾柔也修神,教她杀神心法,她习得杀神心法后,在能够控制好能量后,两人再分开,虽然现在这个动作很暧昧,但总比让她死去得好。(来自・幻剑书盟)  曾柔在这个环境下学习杀神心法真是太难为她了,不过在难为情也得学,好在她修炼得不对的时候,李玄会马上在她耳边为他纠正,在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后,曾柔终于可怪独立运行心法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与曾柔两人立即同时运行起心法,一个奇妙的感觉同时在两人的心里闪现,不用动口,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心里所想,对!这正是双修的好处,两人同时心灵开放,毫不保留的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爱,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想法,两人一时都沉浸在这温馨里面,感受着彼止的感情,这是心灵的交流,心灵的交流胜过平时的千言万语,这才是毫不保留的爱……(来自・幻剑书盟)  再说说阵法的事情,随着笛声打断了箫声后,陈奇与一个美丽的少女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少女手上正拿着一只竹笛。(来自・幻剑书盟)  两人看了看阵法内的两人,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拿着竹笛的少女双颊微红,这种事情别人是帮不了忙的,陈奇叹了口气道:“兄弟,能不能够保住修为就看你自己的了,我们是帮不上忙的。”陈奇伸手一挥,一道光幕在阵法周围升起,挡住了众人看向阵中的视线。(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转向三才真人三人道:“三才真人,你们三人是不是太过份了,居然出这种下三烂的手段对付我们龙魂组的人?”(来自・幻剑书盟)  天真人认得陈奇,知道陈奇原来是修真大派昆仑弟子,后加入龙魂组,虽然与昆仑脱离了关系,但是现在任昆仑的掌门可是陈奇的师兄,两人关系却一直不错,不管怎么样,昆仑与龙魂组自己一个也得罪不起,连忙解释:“陈真人,我们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你们龙魂的人,你们干的事可是为民族争光的事,你们是民族英雄,如果知道他们两人也是龙魂的人,打死我们,我们也不会对他们动手的。”(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门在中华修真界虽然只能排在二流,但现在中华修真界末落,三才门也算不上什么邪门歪道,现在外有强敌,陈奇也不愿他们闹僵了打内战,毕竟如果有外来强敌入侵的话他们三才门也一定会出些力,缓了缓气,陈奇问:“既然这样,只要他们两人没事,我们也不会追究的,那边那人是圣炎真人吧?”(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三人担心地向阵内看了看,被光幕挡着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在心里祝福李玄他们两人千万不要有事,他们三人在心里暗自庆幸在最后关头那持笛少女用清心咒打断了人真人的催情箫声,不然这事就真的无法挽回了。天真人听到问话,连忙说:“那边那位正是圣炎真人,你们龙魂的人真利害,只用一个法宝就和他打得不相上下,如果不是圣炎真人用那姑娘作人质的话,你们那位小兄弟就不会受伤了。”(来自・幻剑书盟)  “你是说那凤凰是李玄的法宝?”陈奇与持笛少女吃惊地问(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听到也是大吃一惊,问道:“难道你们也不知道他有这么利害的法宝?”(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到有些尴尬地说:“我只知道我这位兄弟修为了得,却还真不知道他有这么利害的法宝。”(来自・幻剑书盟)  圣炎真人早就发现了陈奇二人的到来,只是分不开身过来,再说了他也认识陈奇,陈奇的功力与他不相上下,再加上持笛少女,如果三才真人帮自己,那还有得打,可是看情况三才真人成了墙头草,这样自己必败无疑,圣炎真人见取胜无望,立即避过凤凰的攻击,向远处遁去,虽然他对李玄恨之入骨,但是他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将来再找机会向李玄要回圣炎珠就是了,现在保命要紧。(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见圣炎真人遁去,没有去追,没有必要,现在最关键的是李玄要平安无事才好。(来自・幻剑书盟)  失去了对手的凤凰,化作一道金光向阵内射去,瞬间消失在阵法里,陈奇感到不可思意,这凤凰进入阵法穿过自己布下的阵法,怎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来自・幻剑书盟)  过了一会儿,龙正国从外面走了进来,对陈奇说:“师父,我们已经将颜正抓住了,还有就是我们在外面还抓住了十几个修真者,你看怎么处理?”(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对龙正国摆了摆手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可急了,这十几个修真者可是他们门下的弟子,急忙对陈奇说道:“陈真人,那十几个可能是我们门下弟子,你看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这次的事主要是我们受到了圣炎门的鼓动,我们可不知道是要与你们龙魂交手,你看……”(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盯着三才真人看了看,然后叹了口气对着龙正国说道:“你们把那十几个修真者放了,交给三才真人。”(来自・幻剑书盟)  龙正国点头离去,陈奇转过头来对三才真人道:“我知道你们三才门也想发展壮大,不过你们可以试着加入我们龙魂,或者与政府合作,现在的政府表现还不错。”(来自・幻剑书盟)  三才真人面有难色地说:“加入龙魂我们到是想,不过你们龙魂的要求我们可是知道的,我想我们门派没有几人能做到你们龙魂的人那样大公无私。与政府合作,现在的政府是不错,不过我们怕换下一代领导人又会变味,再说我们自由惯了,不愿意受到约事,还是算了吧!”(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明白三才真人的想法,到不是他刚才说的那样,而是怕加入后会被削弱自己门派的势力,还有不愿受到约束到是真的。陈奇也不免强,在中华修真界大多数门派都抱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自己强行要他们加入的话,说不定他们以为龙魂想统一中华修真界,还会反过来对付龙魂,那就得不偿失。(来自・幻剑书盟)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