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五十九章 珠峰奇阵  这群人在狼狗的带领下很快就进入神迹草地,这时却见跑在最前面的大狼狗居然两脚站了起来,变化成一个凶猛大汉的样子。他们的进入当然逃不过魔教的人视线,魔教的人回过身来与之对峙起来。(来自・幻剑书盟)  教主身边一个巫师站了出来对着这群人吼道:“虎王,你们这群妖怪难道想与我们圣魔教作对?”(来自・幻剑书盟)  这群人中间一个长样与老虎很象的威武男子说道:“我们怎么敢与魔教作对,只是听说这里出现了神迹,我带领儿郎们来见识见识。”(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虽然说得客气,但是眼神里充满了傲慢,他的声音也很大,震得四周回声不断,只听得身后一阵巨响,原来珠峰上居然被他的巨大的声音震得雪崩了。看着雪崩向下扑来,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觉,好在这里的人都是修行者,对于雪崩都不怕,这时却看见了一个奇观,只见扑下来的雪块冰块撞在神迹边缘时居然向没有冲进来,而是向悬崖下落去。在场的不都不由暗称真不愧为神迹之地。(来自・幻剑书盟)  看完了这神奇的场面,两方人马再次怒目以视,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你说这么壮观的场面是神迹吗?”(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听到这个声音,原本傲慢的表情立即消失了,恭敬地回答道:“原来教主大人也来了,刚才那么壮观的场面可以说是神迹再现。”(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的声音再次传来:“那神迹也你看了,是不是该回去了?”(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顿时哑口无言,本以不为这次来的只是几个大护法带领着巫师与护教武士,却不想魔教的教主无天魔尊居然都亲自出马了,虎王可是知道魔教无天魔尊的利害,自己带领这么多部下来,虽然可以重创魔教,但却一定会全军覆灭,算来算去也划不来,但想到诱人的神迹却不忍放弃。过了好一会才说:“魔尊,我们这次来是想看看这里面的神迹,不是想看什么雪崩,再说我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的禁制,也许我们可以出一些力也说不定。”(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也不想现在还没有进去就与这群妖怪交上手,虽然必定会胜,但也会有很大的损失,如果不能进去,什么神器都得不到那才真是不划算,还是等得到神器后再对他们下手不迟,于是故作大方地说:“好吗,我们也有多年交情了,一齐进去吧,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面,这神迹可是我们先找到的,得到什么宝贝我们魔教可得多得一份。”(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很了解教主无天魔尊,知道他是一个吝啬的人,但却不明白怎么这次他会这么慷慨,想了好久,觉得可能里面的宝贝很珍贵,魔教多得一件已经不错了。于是虎王满口应是,还友好的向魔教的朋友笑笑。(来自・幻剑书盟)  他却没有想到如果真的是十分珍贵的宝贝,魔教无天尊者会舍得给他们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在一边听得直骂虎王是个大傻瓜,但只敢心里骂,李玄可不想让他们发现,陈奇则在心里骂魔教与妖怪,怎么不打起来,那样陈奇三人就可以捡便宜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知道他们暂时打不起来,没心情去理他们,隐身站在巨石一角仔细观察起整个禁制来,发现这个禁制很奇特,九块巨石是按九宫方位排列的,但是每块巨石的能量却不是九宫阵法的能量排列法,九块巨石的能量各不相同,而且能量的大小也不全不相同,也就是说整个阵法有应有9*9*9=729条线路可走,但是只有9条是生路,其它的路都会遇到不同的攻击,而这9条生路中只有一条能走到里面去,其它8条会被传出来或者传向未知的地方。(来自・幻剑书盟)  虽然知道这个阵法的布局,但是因为这个阵法禁制的巨石能量很大,根本就破坏不了,如果要走到里面去的话,按李玄的方法至少得有9个人,走那9条生路,会有一个能走到里面去,但李玄他们只有三个人,这阵法禁制根本就没法走。(来自・幻剑书盟)  在李玄观察阵法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大护法进入阵法了,李玄从那个大护法进去的方位一看,就知道这个大护法也是一个懂得阵法的人,因为那是一条生路的走法,可是大护法进去后,外面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里面忽然起了很大的雾。外面的另一个大护法见起雾大声地叫进去的那个大护法,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如果消失在了里面一样。过了一会儿,雾散了,可是进去了的大护法也一样没有了,就如同被刚才的那阵怪雾吞掉了一样,让人感到这个阵法禁制的可怕。(来自・幻剑书盟)  损失了一员大将,教主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对着虎王道:“虎王,我们已经派了一个护法进去了,你们是不是也派一些人进去看看,如果我们那位护法在里面遇到危险也好有个照应。”(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苦着脸,他知道刚才进去的那位护法一定是凶多吉少了,可是想得到好东西一定就会有一定的付出的。于是他转向他身边的一位风骚妩媚的女人说:“狐儿,你是我们中唯一懂得阵法的,你怎么看这个阵法?”(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向抛了一个眉眼嗲声嗲气地说:“这个禁制我在《洛河全书》中看到过,不过那本书中也只是提到过这个阵法,只说这个阵法有9条生路,刚才魔教那位大护法走了一条,那还有8条可走。”(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点点头,对着他身后的一位壮汉道:“鹿大,你去,让狐儿给你指一条生路。”(来自・幻剑书盟)  鹿大也听到狐儿的话,想她指的都是生路,如果走不进禁制里也不会死,于是大声说道:“是,虎王,狐儿小姐,你看我该怎么走?”(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为鹿大指了一条路,并告诉了他在阵里要注意些什么后,鹿大大步向阵里走去,这次禁制发出强烈的白光,白光过后,鹿大也消失了。(来自・幻剑书盟)  经过四次尝试后,终于找到了进去的路线,魔教的人率先沿着安全路线进入到了禁制当中,虎王虽然心里也急,但谁让他们的实力要弱于魔教一些呢,只有在魔教的人进入后紧跟其后,还美名其曰这样有一开路更安全一些。(来自・幻剑书盟)  在他们全消失在李玄三人的视线后,李玄好奇地问陈奇:“陈大哥,我看魔教的人的修行方法很特别,他们这样修行是很危险,可他们怎么可以和正道对立几千万而不被灭呢?”(来自・幻剑书盟)  “你知道为什么魔教会被正道所弃,而且只要是正道人士见到就要围杀他们吗?”陈奇似乎想起了一些往事:“这正是他们的修行方法造成的。”(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更是奇怪啦,问道:“做什么事应该是思想控制的,关修行方法什么事?”(来自・幻剑书盟)  “最早魔教第一代教主天行上人时,也就和一般修真门派差不多,可是却不甘几百年几千年的修行,想创造出一种速成心法,于是想到只修一个丹田那样会快些,开始还好,下丹田为根本,只修下丹田,于是造就了武士系的魔教徒,可是这种武士系的却不能使出高深的法术,于是他们想到修上丹田才是最利害的,于是开始研究上丹田,天行上人还真的是个天才,让他创造出了练上丹田修行的方法,可是问题来了,修练上丹田也需要下丹田为基础的元阳元精来练成精神力,可是光修行上丹田元阳元精很快就会用光,根本就跟不上修练精神力的的需要,可是已经修到了一定的程度,想停也停不了,要不然就会精神错乱,要不就得补弃元阳元精,于是他们想到了吸取他人的元阳元精,他们就抓了一些普通少男少女,以吸取他们的元阳元精,可是普通人的元阳元精少得可怜,他们为了达到更快修行的目的,把目光盯上了其他一些修真门派,于是一时间很多门派的修真者被他们抓去不少,而魔教人的修为却增长率长得很快,一些门派找上门去算账,不但没有成功,还损失了不少精英,成了魔教人练功的工具,后来正派人士才意识到魔教的威胁,于是才组织起来对魔教进行讨伐,这就有了道魔大战。”陈奇把他知道的告诉了李玄,这是修真界里修真者心痛的事。因为魔教的修行方法修为增长很快,一般修真派根本就不能比,虽然对魔教恨得牙痒痒,但却也无法,所以魔教虽然与修真者对立几千年,但仍能好好的存在。(来自・幻剑书盟)  魔教与妖人进去已经有一会儿了,李玄三人也向那条安全通道走去,当他们三人走进去后,立即被里面的情景弄迷糊了,这是进来了吧?怎么这里的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和外面珠峰的景色一样,难道是被神迹里的阵法送出来了?应该不会,那些魔教的人还正在前面不远处呢。(来自・幻剑书盟)  只见不远处正有一个山洞,而魔教与妖怪们正站在洞口研究着什么,四周都是白色的,给人的感觉很亮,但是那个洞给人的感觉却很黑,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很诡异。(来自・幻剑书盟)  总不能老是这样下去啊,无天魔尊让虎王派一个人进去看看,无天尊者也感到有些不对劲,就算是在珠峰之上,他的神识也能探到些什么,虽然会受到干扰,但在这里却连神识都伸不出去,一伸出去就感到难受得要命,好似外界有一种神奇的能量要抽走自己的意识,让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尊也感到害怕;不过这更加增加了要得到里面神器的欲望,里面的东西一定非比寻常。(来自・幻剑书盟)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李玄三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三人都有一个感觉就是‘冷’,这可是很反常的事,三人都是修真者,而且还是修真者里面的高手,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冷呢?(来自・幻剑书盟)  应该不是错觉,因为还有比他们更倒霉的人,这时魔教与妖怪的中间正立着几个冰棍人,还有一些修为高一些的也都冷得受不了,开始后退,只有几个高手还能挺得住。这到底是怎么会事,难道这就是神迹里的禁制的作用?(来自・幻剑书盟)  一阵低沉的轰轰的声音从黑洞中传出来,地面也开始震动,一阵炙热的火焰从黑洞中喷发出来,首当其冲的是魔教众人与妖怪们,顿时乱成一团,都向两边闪躲,一些来不及闪躲和那几根冰棍在炙热火焰的光顾下化为了灰烬。(来自・幻剑书盟)  魔教教主无天魔尊心痛地看着自己带来的人,就这么两三就少了十来个,他到不是为死去的那些魔人们伤心,而是想到后面的路还需要知有多少需要探路的人,现在可好,少了这么多,还不知道省下的这些人够不够走到目的地的。(来自・幻剑书盟)  妖怪们也差不多,特别是一些小妖,如果不是虎王在盯着,他们一定马上回头。(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三人躲得远些,但心看得心有余悸,真的太可怕了,修真者和修魔者还有那妖怪都是相当强大的生命体,可是在这里都显得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只是一阵冷气与火焰就夺去了他们的生命。(来自・幻剑书盟)  黑山洞随近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这到不是什么自然现象,而是魔教与妖怪们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放出了他们的护身法宝发出的光,李玄三人可就苦了,现在他们隐着身,可不能使用法宝,一使用就暴露目标了。(来自・幻剑书盟)  好在三人的修为都还不错,就算有什么意外发生也能及时避过。(来自・幻剑书盟)  又一个魔教的人向在无天魔尊的淫威下向黑黑的山洞内慢慢走去,刚走了两步,忽的停住了身形,只见他转过身来对无天魔尊大声说道:“魔尊,这里有一面无形的墙,我走不进去。”(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听后走了过去,伸出手试了试,还真有一面无形的墙,他想了想,示意手下后退,他看手下们退到一个安全距离后,他也退到一定距离,然后伸手拔出一把闪着血色光芒的大刀。虚空向洞内劈去,只见一道血红色的光芒从刀身飞射而出,劈在洞内,立时一阵巨响,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震动,魔人们一个个都站立不稳,李玄三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不由感到大骇,这无天魔尊真的太利害了,刚才那道刀气可不是人人都能发出的,李玄思量,那道刀气可以把他的随心战甲劈个粉碎。(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等地面不再震动后,走过去,伸手再试了试,发现那道无形的墙还在,气得他再次挥刀,这时妖怪中那狐儿大叫道:“魔尊不要再劈了,那是一道禁制,如果强行契坏的话会把这里整个都毁了的,那样我们就无法再进去了。”(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转过头来,一伸手,狐儿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身不由已的已经被无天魔尊抓在了手里,无天魔尊一手掐住狐儿的咽喉,愤怒的大骂道:“你不是会奇门之术吗?你刚才怎么不早说,是不是也想让我杀了你?”(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在无天魔尊手里挣扎着,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来,虎王见无天魔尊正在发怒,虽然他也想救狐儿,但在无天魔尊的淫威下却不敢向前走一步,好在无天魔尊只是一时气极,见他这样随手一扔把她扔到了一边。(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用手抚着咽喉,不住的咳嗽,好一会儿才艰难地说:“魔尊大人,我也是刚刚才发现那是一个禁制。”(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绕有性质地看着她问:“那你说说,这个禁制我们应该怎么才能进去?”(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现在可不敢耍花样,老实地说:“一般的阵法都留有暗门可走,这个禁制从刚才您劈的那一刀看来,应该是个混元阵法构成的它是所有阵法中布阵最严密,也就是禁制是一个整体,它的功能就是形成一面强大的能量层,遇到强大的能量时他的能量也越强,如果要进入就必须找到那个暗门,而它的暗门……”(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见狐儿没有说出暗门来怒道:“怎么你还想试试我的手段?”(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大骇道:“不……不……我只是要去找找才能知道暗门在那里。”(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命令道:“那还不快去!”(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虽然不是狐儿的顶头上司,可现在这个时候可是实力说话的时候,她聪明的知道要听话,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无天魔尊可不是什么易与的主。狐儿乖乖走向黑黑的山洞,经过一翻摸索后,似乎找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对着无天魔尊说:“魔尊大人,这里有一个机关,我看了一下,要用五行能量同时输入才能打得开这个禁制,我是没有办法,不知道魔尊大人有没有办法?”(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又看了看妖怪们,真伤脑筋,两帮人合到一处也找不出五种属性的人来。无天魔尊气得直跺脚,怎么这么多人居然找不出需要的人来。转身看看那黑黑的山洞,无奈,没有办法,但又舍不得就这么离开。(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冲着手下的一个红衣的护法道:“血极,你回去找几个教徒来,五行属性的要找齐,我在这里守着,快去快回。”(来自・幻剑书盟)  一个红衣护法应声而去,无天尊都看着教徒道:“你们都原地休息休息吧,等血极带人来了,我们再进去。”(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也安排人原地休息,还特意接过狐儿关心地问道:“狐儿,你没有事吧?”(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现在也恢复过来了,但还是满含恐惧地说:“我没事了,多谢虎王大人关心。”(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用恶毒的眼神望了一眼无天魔尊,正好无天魔尊也向这边看来,正好看到他的眼神,轻蔑地说:“虎王,你的眼睛怎么了?”(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大惊,连忙笑着说:“没有什么,我就这眼神……”(来自・幻剑书盟)  无天魔尊哈哈大笑地转过头去,虎王简直气得快吐血了,可是无天魔尊的利害他是知道的,只是暂时低头。(来自・幻剑书盟)  正在这时,刚去找人的血极跄跄踉踉地跑了进来,喘着粗气说:“魔……魔尊大人,外面……外面……蜀山剑派的人……”(来自・幻剑书盟)  虽然他说得不清不楚,但是魔尊也听出了他的意思,只是一脚把他踹了开还骂道:“只不过蜀山的几个小杂毛,看把你吓得什么样子,哼!”(来自・幻剑书盟)  说着无天魔尊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留下的魔教的众人也跟了上去,妖怪们看向他们的虎王,虎王到不急着出去,还无事般的在那里与狐儿闲聊着。狐儿担心的对虎王说:“虎王大人,我们也出去看看吧?”(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生气地说:“我们去干什么?难道去帮那个什么魔尊,哼!”(来自・幻剑书盟)  狐儿撒娇地拉了拉虎王的手说:“虎王,我怎么会想到去帮他们,只不过如果他们走了,那蜀山派的一定会找我们开刀,再说了就算蜀山派的人败走,而我们又不出去,那魔尊会放过我们吗?”(来自・幻剑书盟)  虎王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狐儿说得又不错,蜀山剑派的人自命正派,见到他们妖怪就喊打喊杀的,自己这次真是不该来,不过虎王想到这神迹里的神器的时候,却什么都忘了。(来自・幻剑书盟)  妖怪们在虎王的领下全都跟了出去,陈奇担心地说:“我们也出去看看,蜀山剑派应该不是魔教与妖怪们的对手。”(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想了想说:“你们出去吧,我去看看那个禁制,看能不能进去,如果能进去的话,就可以在魔教的人前面命到神器。”(来自・幻剑书盟)  陈奇点点头说:“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那你独自进去吧,小心一些。”说完转过头对白无暇说:“我们走,看看能不能帮上蜀山剑派的忙。”(来自・幻剑书盟)  说着两人飘向通道外面,一时间本是热闹非凡的地方,只剩下了李玄一个人,李玄可不敢再担搁时间,飞身来到禁制旁,观察了一下那个禁制,发现洞口禁制处有一处凹下去的地方,那里应该是放一个法器的地方,看来布置这个禁制的时候,一定还设了‘钥匙’之类的东西,而这个‘钥匙’必定是同时包含了五行能量,如狐儿说的那样,要开启的话就需要把‘钥匙’的五行能量逼入凹处,那个禁制就能打开。(来自・幻剑书盟)  这种设置禁制的方法李玄见过,那就是在海底古洞里的第八、九通道口的那禁制,与这个禁制大同小异。(来自・幻剑书盟)  看到这里李玄心里有底是了,不过这却有点难为他,虽然李玄会使用五行印法,可以发出各种五行法术,但对于同时发出五行能量,还没有试过。这时也容不得他再想其它的事,只有现在试试。(来自・幻剑书盟)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