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真龙护体  受到李玄九把破邪的阻扰,星宿门九名刀客并不熟悉的九转诛魔阵威力小了很多,星宇在阵外看得分明,大声吼道:“九雷诛魔!”  随着星宇的吼声,诛魔变阵,九把诛魔剑不再攻击李玄,而是不停的互相交击,每次交击都发出震天巨响,发出丝丝雷电,随着阵法的转头,交击的频率越来越快,巨响越来越大,几如雷声,而那些电芒也越来越粗,最后已经达到水桶般大小,而阵中的李玄虽然看到了种种变化,但是却毫无办法。  “九雷!”  “诛魔!”  九道粗大的电光脱离九名刀客的长剑,向阵中的李玄袭来,李玄也不知道哪来的机智,手上的破邪飞起,瞬间发生了变化,变成一个圆形金属汽泡把李玄包在里面,而那些粗壮,看似具有相联系当破坏力的电光击在破邪变成的金属球上,没有惊天巨响,也没有爆炸声,只有细小的刺耳的丝丝电芒声。这样的结果让星宿门众人大掉眼镜,可以诛魔的雷霆一击,最后居然是这种效果,不过他们也不得不佩服李玄的机智,更羡慕李玄的破邪居然可以千变万化……  看到诛魔阵中的巨大电芒金属球,虽然知道李玄就在里面,但是众人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上去,要是让那电芒电一下可化不来,再说了也不一定能击破那个金属球,把李玄杀死,要知道李玄身上可是还穿著战甲,一件可以让他们砍上数剑而一点反应都没有的神奇战甲!  星宇是众人中唯一个对李玄最了解的人,记得在前几次的交手中,李玄总是打不过,每次都是运气好而逃掉,真正的修为并不行,不过他身上的法宝可是相当的多,要是自己能得到一件那就好了,实力一定可以提高很多,一件件法宝出现在星宇的脑海里,第一次见时,他身上穿的随心战甲、生命战甲,上次出现的烈日泯世、这次出现的新战甲,还有他手上的那把可以变化的剑,每一件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顶级仙器(神器),怎么样才能得到呢?  “神音诛魔!”  要想得到法宝,李玄是不可能交出来的,只有杀了他,现在他躲在那球里面,不说伤害不到他,真的要伤害到他,也得把那变成金属球的宝剑打烂才行,而诛魔阵中有一招是音攻,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本来已经停下来,不知道怎么下手的九名刀客,听到星宇的命令,立即反应过来,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阵法变化呢!  九把诛魔剑又交击起来,只是这次的声音很奇怪,并没有出现刚才的雷声,而是轻轻柔柔的,时快时慢,似乎是一首音乐……  李玄躲在里面,见外面半天没有动静,有些疑惑,他可不相信星宿门就这么放过他,此时听到外面隐约有些声音传来,可是躲在里面却怎么也听不清楚,凝神一听,原来是有人把阵法破了,李玄自动解除了金属球化成自己手中的破邪,见到破阵来救自己居然是宋南和一干兄弟,星宿门的人见到来了一大群高手自知不敌,都退走了,李玄高兴的迎了过去……  好痛!李玄感到胸口一痛,低头一看,一把长剑正抵在自己的胸口,而剑柄正握在宋南的手中,李玄疑惑的看着宋南,问:“为什么?”  忽然李玄眼前的景象突变,李玄再一看,那里有什么宋南,自己现在还在诛魔阵中,自己的胸口还真有一把剑,不过拿剑的却不是宋南,而是老熟人星宇,自己的破邪现在也正握在他的另一只手中,李玄这才知道自己八路中文:http://bbs.86zw.net中了人家的音幻之术!不禁有些脸红,自己修行这么久,炼心无数,心早已坚如盘石,居然也会中幻术,看来自己是一直忙着俗事,而荒废了炼心!看看对着自己的九把剑和胸口的那把剑,还有自己体内被星宇封印了使用不出的仙灵力,不由叹了口气!  “把你的所有法宝拿出来,我就放了你。”星宇看着李玄,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说道。  李玄没想到对方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不由感到好笑,冷笑着看了看星宇,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可是很有风度,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这个嘴脸,李玄知道就算自己把所有法宝拿出来,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因为星宿门的最终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地球,而自己只要活着就会反对他们的人,他们怎么会放过自己呢。李玄没有理星宇,而是向着星际信道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群最早追自己的修行者,现在正在他布下的阵法中挣扎着。再远些,战斗还没有结束,不过自己的舰队里的运输舰和一部份战舰都已经进入了星际信道,留下来的大约有几十艘战舰,此时正阻击着追赶的星宿门战舰,星宿门的战舰现在也只剩下四百来艘战舰,这还是他们正面战斗打得最惨的一次,以前那次不是压着地球的舰队打,这次他们也尝到了被人用更高级的战舰压着打的滋味,只是由于李玄的命令,要舰队尽量多的带回地球,没有和他们过多的纠缠,所以现在只剩下几十艘战舰时,他们总算松了口气,向李玄的舰队发起威来,不过这几十艘战舰都是留下来打阻击并没有打算安全回到地球的,抱着必死决心的几十艘战舰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李玄看清形势后,脸上露出了微笑,自己的任务完成,只要那批东西回到地球,地球很快就会发展起来,过些年就不用再怕星宿门了!  星宇也看到了那边舰队的战斗,见李玄脸上露出微笑,一点也不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心里气无处可发,挥剑在李玄身上划了一下,在战甲上留下一道划痕,他这一剑可是充满仙灵力的,而李玄又被抓住封印了仙灵力,没有仙灵力,顿时感到战甲传来阵阵哀鸣!而且与仙甲有着血肉联系的李玄也感到心如被剑划了一下疼痛。  “你答不答应?”星宇冷冷的盯着李玄,他也不想用这种办法,不过在刚才李玄中了幻术后,他用了很多办法,除了把李玄手中的破邪夺下来外,李玄身上的战甲根本就长在李玄身上一样扒不下来,还有那神奇的烈日泯世他更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李玄放在何处,根本无从下手。  李玄当然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只不过他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法宝拿出来的意思,李玄对着星宇的威胁,只是冷冷的笑笑,没有说话,星宇让李玄的冷笑目光看得很不自在,似乎现在被抓的不是李玄而是自己一样,剑光再次从星宇手中产生,而李玄的痛苦再一次来临,不过李玄似乎然是冷冷地看着他,那撕心裂肺的痛没有让李玄皱一下眉头。  李玄无意的低头向长剑划过的战甲看了看,见战甲虽然没有仙灵力支持会把那种痛苦传给自己,但是战甲并没有损坏,一个绝烂的主意在李玄脑里成形,李玄忽然迎着星宇的长剑撞去,在星宇诧异的一瞬间,李玄一手夺过了星宇手中的长剑,星宇大惊,真是丢人到家了,居然会被一个封印了仙灵力的人从手中把剑夺走,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在星宿门中混,看了看手中的剑,虽然抵在李玄的胸口,而且一点点剑尖还刺入了李玄的战甲里,但是想要再向里刺那怕是一点点,也不行,已经有些疯狂的星宇顾不得那么多,现在他想的只是想把李玄干掉。那怕是得不到李玄身上的法宝,只要能杀掉李玄,让自己挽回一点面子,这比什么都值。  顶在李玄胸口的长剑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星宇用了全部的仙灵力集中到剑上,他不相信凭着自己修为注入的长剑,居然连战甲都刺不入,而且还是一个仙灵力被封印了的修行者穿的战甲。  “轰!”全力一剑击在了李玄的战甲之上,可惜还是没有把战甲洞穿,不过穿战甲的李玄却让他这全力一剑给震得飞了出去,飞出了九转诛魔阵之外,这可把九名刀客吓了一跳,本想在诛魔阵内,李玄再怎么利害也折腾不出什么来,可没有想到让少门主给震出了诛魔阵,要是让李玄逃了那还了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再追过去把李玄困住。  痛!一种来自灵魂的痛,星宇的全力一击虽然没有把战甲弄破,不过却让李玄痛得不行,不过这都在李玄的预料之中,他本来就要激怒星宇,让他发疯发狂,这样才好自己混水摸鱼,在痛苦之余,见到自己居然脱离了诛魔阵,心中一喜,这星宇这家伙怎么今天这么不明智,李玄心中暗喜。星宇的举动确是不明智,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多次交手,他已经让李玄给打击得不再那么自信,让他在星宿门中的地位大受威胁,这样使他更加不不理智。  李玄才不会去考虑星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他发现九名刀锋堂的刀客已经再次围了过来,不过这次李玄是绝对不会再让他们结成诛魔阵的。李玄手中一提破邪,对着一名已经围上来的刀客冲了过去。已经没有了仙灵力,瞬间移动逃命的功夫不能用,所以李玄没有想过要逃,而是他发现了自己那坚硬的新战甲,可以抵挡得住对方的法宝长剑攻击,最多忍忍痛苦,对手是伤害不了自己的,而自己虽然没有了法术攻击,但是自己还有剑术,逍遥剑法可不是小孩子的玩意,可是上古神国最利害的剑法,凭着自己强横的肉体、坚硬的战甲以及锋利的破邪,没有了仙灵力也不一定会输给他们这群高手。  “嗯!嗯!”实在是太痛了,李玄也忍不住痛苦闷哼出声来。逍遥剑法虽然是上古神国顶级的剑法,但是这种剑法是需要仙灵力支持的,李玄现在虽然有强横的肉体,但是没有了仙灵力,如果在平地上有借力的地方还好,在这虚空中没有地方借力,速度根本提不起来,所以剑法的威力根本体现不出现,而且对方还有十人(九名刀客和星宇),所以李玄中招的时候多,击中敌人的时候少。敌人中一剑,肉体受一点伤害,有仙灵力帮助,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而李玄受到伤后,却是痛在灵魂深处。所以表面看起来在打斗的十一人中,李玄一点伤都没有,而十名星宿门的人战甲多少有些破损,而且身上没有战甲护着的地方还挂了彩,但是真正处于劣势的是李玄自己。  “叮……”  一个刺耳的声音传出,应该是九个声音因为同时发出而听起来只有一声,正是九名刀客在打斗中再次形成了诛魔阵,九把剑默契的同时击是了李玄身上各大要害,不过这些要害都包在李玄的战甲里,他们只是击中了战甲。九把剑来自不同的方向,所以李玄没有象以前那样被震飞出去,而是被击在原地不能动弹,集中了九个人力量的九剑同时击在战甲上,李玄的痛苦是不用说了,不过这次与以住的痛苦不同,不但自己的灵魂在痛,而且他还感觉得到了战甲传来的阵阵痛苦以及战甲的不甘的悲鸣,最让李玄想不到的是自己体内被封印了的仙灵力在这级端的痛苦和战甲的悲鸣中开始不受控的激荡,激荡的仙灵力在李玄体内东突西撞,李玄几乎痛得晕过去,不过这只是几乎晕过去,不是真的晕过去,要是真的晕过去也许不用那么难受,可是就是不晕,那种痛苦是李玄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李玄现在清楚的感受到这非人可以享受的痛苦,不由想是不是这就是另一种心的试炼?自己不进行心的试炼,所以上天安排了这一场特殊的痛苦的心的试炼让自己强行试炼?  见到李玄的痛苦,星宇自是高兴,这次看你往哪里跑,满是仙灵力的一剑向李玄没有战甲保护的脸上剌去,我就不信伤不到你!  “啊!”痛苦到了临界点,李玄嘶哑着吼出一个音符。  “吼!”几乎在李玄吼出的同时,一声龙吟同时在李玄身上发了出来!李玄的身上暴出耀眼的光芒,一条威严的金龙从李玄战甲上飞了出来,出来后一个舒展身形,九名刀锋堂的顶级刀客被震飞了出去。星恒的枪可以形成龙形攻击,不过当他看到眼前的真正金龙时,才知道自己以前枪招形的那里是龙,根本就是蛇,心中暗想,以后还是少用九龙啸开了,免得丢人显眼。似乎感到有些不舒服,金龙一个摆尾,强有力的龙尾正击在想剌李玄的星宇剑上,没有一丝悬念的,星宇倒飞了出去,他那把剑也因为受到金龙强力反击插进了他自己的体内。终于没有了束缚,金龙长吟一声,远远的传向宇宙深处,所有的人都被金龙震撼住了,都有一种向他朝拜的冲动,这是什么怪兽居然有如此的气势?(他们都没有见过龙!)而李玄现在还没有发现龙的出现,不过龙出现后,李玄感到一股庞大而熟悉的力量通过战甲传到他的身上,让他被封印的仙灵力再次活了起来,身心上无数的痛苦不见了,换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畅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李玄清醒过来只见眼前一片金光,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看清楚,才发现是一条金色的龙正在缠绕着自己,保护着自己,刚才正是他给了自己力量,可是他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保护自己?为什么他会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金龙在虚空中游戏了一会,似乎没有见到有趣的东西,仰头长吟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李玄,然后向李玄胸口俯冲而下,李玄吓了一跳,这么大一个家伙,要是冲到自己那还了得,可是金龙的速度很快,在李玄还没有来得及闪躲的时候已经冲了下来,不过没有预想中的痛苦,应该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李玄奇怪的低头向胸口看了看,终于发现了原因。  自从李玄的随心战甲和生命仙甲融合后,李玄来从来没有细看过,现在一看才发现,这件新战甲的外观上保留了随心战甲的九龙形,只是略有不同。原来的九个龙形还在,只是现在全都活了过来,不停的游动着,让李玄很是奇怪,不是要到了一定的境界这些龙才会活动过来吗?自己的修为和境界可没有多大的提升啊?当李玄再次细看的时候,才发现,这九个活动着的龙形有一个与其它的不同,其它活动的龙形只是活动,不过眼睛却是闭着的,只有最左边的一个条龙眼睛是睁开的,而且眼睛里还泛着神奇的色彩,龙的身体也泛着金色的光芒,而且还很眼熟,李玄眼时才想到,这条不就是刚才飞在天上的龙吗?这让李玄很是兴奋,不过也很郁闷,虽然战甲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以前的随心战甲修炼上也没有提到过。  “快困住他,刚才的怪兽他应该不能随便使用的,要不然刚才他也不会被我们打得那么惨了!”在金龙消失后,星宇最先回过神来,见到自己的死敌李玄居然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自己又丢了一次脸,见到没有了金龙保护的李玄,他再次向九名刀客下令道。  九名刀客刚才也让金龙吓住了,听少门主这么一说,也觉得有理,看情况李玄应该是不能随便放出金龙来的,而且这金龙似乎也不是攻击法宝,要不然刚才李玄就不可能放过他们了,直接向金龙下令干掉他们应该没有问题的。接到少门主命令的他们再次向李玄围了过来。  “住手!”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九名刀客身体一震,不由自主的这了下来,这个声音他们相当的熟悉,声音的主人是他们最崇拜的人,也是他们见过最利害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来了!  “是应该住手了,星狂你居然敢叫手下向真龙护体的主人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另一个声音传来,伴着声音的是无比的压迫气势,让一干的修行者们喘不过气来。  “已经有十万年了吧?十万年没有见过真龙护体的人了!”又一个声音传来,声音满是苍桑感。  李玄抬眼望去,只见周围多出了三个人,一个站在星宇等人的前面,星宇等人正在向此人行礼,并口称师尊(门主),正是星宿门的门主星狂。只是当李玄看见他的时候,很是吃惊,因为他穿著一件生命仙甲,仙甲的胸口处正在一个活动着的神国图腾,只是他的仙甲上的气势比李玄强了很多,他并没有故意施为,都让李玄感到阵阵压迫感。  而另外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是一个苍老的老人家,不过他那双眼睛盯过来,却让李玄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李玄现在的修为都有这种感觉,让李玄明白此老人绝对是高人!而当李玄的眼光从老人身上转向老人身后的人的时候,才真的让他感到不可思意,此人是个女的,而且是李玄以前见过的,自称为神人的柳絮!见到她对老人那恭敬的表情,李玄有种头晕的感觉,那么老人的身份,不是比神还利害?  此三人现在都在打量着李玄,不!应该说是正在打量着李玄身上的战甲,眼睛都看直了,在李玄打量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抬眼看向李玄,当柳絮见到李玄的面目的时候,脸上更是诧异,有失身份的叫道:“是你!”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