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玄阴大阵  调息好的李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陨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自己刚才看见的陨星吗?只见眼前的陨星不再是灰灰的、没有一点生机,而是星球表面呈现出一片蓝色,李玄发现这蓝色有点象是乌极星的保护罩,难道这方寸世界就是乌极星用的那种保护法宝?李玄想了想,觉得应该不是。乌极星的保护罩法宝不但有防御还有反击功能,而这方寸世界似乎只有保护功能。  现在可不是研究法宝的时候,李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发现仙灵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应该足够能把这陨星推动到通道里。于是捏动了仙灵诀,全身浑厚的仙灵力在双手间汇聚,慢慢向陨星射去,慢慢的,李玄与陨星之间形成一条若有若无的联系。  “呔!”李玄大喝一声,双手仙灵力猛增,强大的仙灵力瞬间发出,陨星一阵震动,终于慢慢的移动了起来。李玄笑了,在太空中是没有太大的阻力的,现在陨星动了,只要没有其他意外,这陨星就能移动到所需要的位置,自己到时再用仙灵力把它停下来就行了……  “多谢少门主救名之恩!从今之后,我的命就是少门主的。”星恒狼狈的跪在星宇面前,虽然他是刀锋堂的高手,只服从门主一人的指挥,就连少门主要让他们办事,也得先向门主申请才行。但是现在星恒刚刚刺杀失手,而且还被李玄关在阵法里,就这件事,他回到门内也只有死之一途,星宇派人把他救了出来,还同意让他再次完成任务,他相当的感激星宇,也出于无奈的只有向星宇这个少门主臣服,要不然星宇稍稍用点手段,他就麻烦了。  “星恒,快快起来,你我同门,我当然要救你。”星宇客气的把星恒扶了起来,并和颜悦色的说道。  “属下失职,没有击杀李玄,还让他给……”星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才好,但是他那下属与上司说话的语气,星宇却相当的享受,刀锋堂的人可是相当傲气的,那怕是与少门主他们也没有好脸色。  星宇见收得人心,心里高兴,让星恒从下劝说道:“星恒也不用难过,这李玄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他的奇门之术却无人能敌,而且还诡计多端,想我带来的舰队,也让他一人给弄得七零八落,几乎丧尽,你来的时候怪我没有给你说清楚,这个人不简单,我看我们要小心应付才是。”  见星宇如此话,知道少门主想拉拢自己,只要自己跟着少门主,这次的事只要把李玄干掉,完成了任务,到时自己也算是将功赎罪了,就算让门内的执法堂知道,也不会处罚得太重才是,于是放下心来。  一说到李玄,星恒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李玄修为并不高,可是自己遇上他时总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那比直用武力打败他还难受,于是接过话道:“少门主,你知道李玄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我希望再去试试。”  星宇想了想说:“他现在就在星际通道附近,只是我不明白他在那里干什么,所以我希望你先不忙于去,让我知道他的目的再说。”  “他还没有出银河系?”星恒相当的奇怪,因为李玄到星际通道很有可能是出银河系,找其他势力帮忙他们抵挡星宿门的攻击,这到很正常,可是李玄在没有了阻力后,仍然不出银河系,还呆在星际通道附近,那是为什么?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奇怪。  “少门主!”这时星耀走了进来,有些急促。  星宇看了看星耀,点点头笑道:“有什么事吗?看你急的。”  星耀连忙说道:“那李玄居然在搬那些陨星,我怀疑他是想恢复神之阵法,把星际通道堵死。”  星宇大惊,失态的站了起来,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星耀再重复道:“我看见他正在搬动陨星,而方向正是星际通道,我想他的目的一定是想用这些陨星在星际通道布一个阵法,或者直接恢复以前的神之禁制,把星际通道堵住,让我们的人不能进入银河系。”  星宇脑里一片空白,李玄的阵法他是见过的,如果真让李玄在星际通道用这些陨星布一个阵法,他还没有自信能破解得了,而且这一堵,星宿门的其他的自是进不了银河系,那门主定下的占领地球的任务也就不可能完成了,而自己现在还在银河系内,想要回到星宿门都成了问题,一定要阻止他。  过了好一会儿星宇才回过神来,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看着比自己还激动的星耀,还有那一脸恐慌的星恒,冷冷地笑道:“你们不用那么着急,如果真的把星际通道堵上了,我们可真的都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我记得那陨石行星群可有五百多颗陨星,就凭李玄的修为,想要把那些陨星全都搬到星际通道里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而且还要用那些陨星布阵,我想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他是完成不了阵法的,如果要布置成上古神阵那更是不可能,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  听星宇这么一说,星耀和星恒两人也松了一口气,刚才太担心,只知道那事情的严重性,却没有想到要布阵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成的,而且以李玄的功力就是能不能把这个阵法完成都是问题,恢复上古神阵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的,要是布一个一般的阵法,在那个星际通道里,可是一点灵气都没有,一般的阵法在那里是不可能长存的,没有太大的作用。  星耀点点头,冷静的沉思了一会说道:“少门主,虽然不知道李玄那来的信心要完成这几乎是神才能完成的阵法,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做,他不是经常作一些超出我们想象的事吗?我想我们想要杀了他一定要好好的计划一番才是,一定要把他一举成擒,不能再让他逃脱了。”  星宇赞同道:“不错,这事我们得合计合计,这样吧,总之还有时间,你好生计划一下,星恒也准备一下,我去找一下几位长老,让他们也有所准备。”  “疾!”李玄手是捏动仙灵诀,收回了方寸之间,已经过了一个月了,李玄已经搬了五百来颗陨星到星际通道里,每天搬个十来颗陨星,已经达到了李玄的极限,好在除了最开始有些不习惯外,后来李玄越来越纯熟,搬起陨星来也越快,想来用不了两三天的时间应该就能搬完,再花点时间把阵法布置一下,就能成功了,想到马上就要完成这有史以来最坚巨的任务,李玄心里也有些得意。  李玄看了一眼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是满意,就准备离开星际通道,在那里调息一下再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任务。可是刚刚准备动身,就感到一阵奇怪的灵力波动,李玄大惊,这里可是星际通道,在这里已经呆了一个多月的他可是知道这星际通道内可是一点灵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有灵力波动,刚才那阵法动,李玄能感应得出来,能量应该不弱,但是似乎是有人故意掩示,所以感觉到不是很明显,这更让李玄起疑。  李玄不敢乱动,今天已经搬了十多颗陨星,全身的仙灵力都耗得差不多了,要是真的打起来,这里又没有灵气补充,自己可怎么办,李玄顾不得其他。从手镯里拿出一块中品的晶石,直接从晶石里吸取灵力补充自己的仙灵力。本来这种方法李玄从来不用的,因为晶石虽然好,但是却从自然界慢慢吸收灵气转换仙灵力却是一个锻炼的过程,象李玄现在的修为,这种必要的锻炼是不可少的,可以让根基更稳,而吸取晶石的能量虽然快,但是却因为容易让人上瘾,容易让修行者造成懒惰的习惯,所以李玄从来不用这种方法。但是现在的情况可不同,这星际通道可不是菜市场,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再想到一个月前的事,李玄几乎就能确定现在造成那能量波动的人一定就是星宿门的人,他们是来对付自己的,所以李玄现在急需恢复功力来应付眼前的局势。  有晶石的帮助,李玄很快的就恢复了功力,不过从刚才那阵能量波动后,就再也没有异动了,李玄都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危险的感应,李玄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不过这恐惧的感觉的产生,却又激发了李玄心法的杀气,杀气越来越盛,几乎控制不了。李玄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以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李玄体内杀气横行,对身体一点妨碍都没有,而且仙灵力在杀气的刺激下,居然暴涨一倍有余,让李玄有些惊喜。惊喜过后的李玄冷静了下来,想到既然敌人已经来了,怎么不出现呢?难道他们有阴谋?  李玄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啊,敌人来了却不出现,一定是埋伏好,让自己钻进去,李玄冷笑一声,做埋伏想来还没有人能比得过自己的禁制阵法这种手法吧,李玄感到一阵豪气干云。李玄从手镯里拿出百十来块玉片,制作起法宝来,居然把外面的敌人凉在一边。  在星孙通道口,星宇带着一帮子门人躲在一边,星恒在星宇身边有些不耐地问:“少门主,照李玄的速度,他应该出来了,怎么还不见他的身影?”  星宇也有些纳闷,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难道是我们设置阵法的时候把他惊动了?”  昆长老也有些不自信地说:“应该不会吧,我们在设置阵法时可是小心又小心,而且还是用现成的法宝布阵,再说这星际通道内一点灵气都没有,就算有一点动静,也传不到里面去吧!”  虽然如此说,但是昆长老还是有些怀疑,他说的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不过他到是有些心急希望李玄快点出来,好让他试试他新研究阵法的威力。李玄的阵法玄妙他可是见过的,那里知道李玄是不是有特殊的本领知道这些,不过现在外面布置的阵法可是他这段时间苦心研究出来的‘玄阴大阵’,这阵法在对于一个阵法高手来说相当简单,但是威力也相当大,是采用天蚕丝制作成九面玄阴幡,这些玄阴幡每一面里都吸入一个万年玄晶精魂,而且还有大量的生魂炼制而成,这个阵法相当的阴毒,但是却有一个好处,不管你是什么样的阵法高手,只要不是这些玄阴幡的主人,就不能控制这个阵法,这也是昆长老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知道李玄是阵法高手,知道很多阵法的玄妙,一个不好,阵法就会易主,而这玄阴大阵确不会,因为那些阴幡都是用他精血炼过,与他心灵相通,李玄只有用法宝强行破阵才行。李玄的功力摆在那,而且自己这力还有这么多的高手,他也不怕,只要能抓住或者杀死李玄,他就算元气受伤也值得。只要李玄敢出来,他到是很有把握把李玄抓住,这次星宿门可是下了大本钱,除了自己这玄阴大阵,还有其他手段的。  星宿门的人不敢进入星际通道,怕李玄发觉,到不怕李玄有准备,就怕李玄发现不能敌时,逃走了要抓住他可有些麻烦,这给了李玄足够的时间恢复功力。  李玄有晶石之助,很快的恢复了仙灵力,也把百来块玉片全制作成了简单的法宝,捏个印诀隐去了身形和气息,然后向星际通道口慢慢潜去,刚一到星际通道口,李玄就发现了不妥之处。  往常一出通道口,这通道口的灵气气流有些混乱,那是正常的,因为星际通道的外围有一层能量保护,把里面的灵气排开在外,才出现的情况,可是现在,李玄一出来就感到这种灵气混乱没有了,一定是有人布下了阵法,这阵法把这些混乱的灵气安抚了下来,使得通道口也和其他地方的灵气一样平和。  李玄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当下仔细查探,不过效果却并不明显,星宿门这次来的人可都是高手,这隐藏的本领也比李玄高出不少,而且李玄也不敢打草惊蛇,所以神识没有用全力。  两方人就这么僵持着,李玄有些急了,还有十几颗陨星没有搬过来,要不然自己就不出去,安心在这里布阵了,可是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逃走,不再管补天的事?  “滋!滋……”  李玄正想办法的时候,一道闪电划过李玄后心,李玄大惊,居然有人潜到自己身后自己居然不知道,顾不得多想,本能的一闪,堪堪躲过杀招,但是仍被那闪电划过手臂,生命仙甲再次受损,转头寻找那暗中的敌人,一看,不禁大怒,居然就是那曾被自己禁制住的星恒,想不到居然能突破自己的阵法,不过又一想,应该不是他自己出来,一定是有阵法高手从外面破了自己的阵法,才会把他放出来,自己当时因为时间紧,所以设置的阵法只对阵内有效,从外破阵确是不用费什么劲,只是没有想到他还有同伙把他救了出来。不过看到星恒李玄十分生气和愤怒,自己当时只是困住他,并没有杀他,但是这家伙似乎并不领情,还来暗杀自己。  心随意动,随心战甲自动披上了身,战甲上那四条游龙居然发出一阵龙吟,随着龙吟一把战甲所化的宝剑出现在李玄手里,换上这段装备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在星恒还有些吃惊李玄换战甲的快速的时候,已经愤怒的李玄已经提着手中的宝剑向星恒攻了过去。  只听得叮叮叮不停的金铁交击的声音,一瞬间李玄已经向星恒攻击了百多剑,不过星恒也并不是软蛋,虽然对于李玄能这么快速躲过自己的攻击,还能那么迅速的反攻自己,让他十分吃惊时迟疑了那么一下,但是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用手中的长枪架住了李玄如狂风般的攻势。李玄一连串的攻击只是让他有惊无险,虽然一时还处在劣势,但是他想凭着他强横的实力要扳回来,也并非不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猛烈的打击过后,李玄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犯了激动的毛病,虽然星恒还没有回过神来,但是却一点也没有慌手慌脚,知道在修为上还差了星恒一些,还好李玄的刚刚炼制了阵法法宝,李玄向星际通道外望了一眼,然后缠着星恒向星际通道内打去,星恒却没有发现李玄的异常,只知道李玄手上的剑法弱了几分,心里正高兴,怎么肯放过机会。  “啊!”正在打斗中的星恒晃眼看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飘在星际通道里,正眼一看,吓出一身冷汗,那熟悉的东西,不正是阵法用的吗?自从被李玄阵法所困后,他可是跟着昆长老熟悉了一阵阵法,怕再遇上时,什么都不知道,免得再次上当。谁知道不认得还好,此时认出是阵法用的法宝,更是把他吓得魂不附体,心头乱成一团,只想逃离这个地方,无心再战,生怕再次落入李玄的阵法里,连昆长老教他的东西都忘得了一干二净。星恒挥舞着长枪,舞动着自己最利害的招式攻向李玄,李玄不由大惊,还以为星恒看穿了自己的阵法,要速战速决,和自己拼修为功力,正欲用自己强有力的招式抵挡时,才发现早恒攻过来的全是花招,一点威力都没有,而此时的星恒已经向着银河星际通道口逃命急奔。  “这就想走么?小八卦!敕!”李玄手中的剑早已消失,双手捏动仙灵诀,通道里顿时霞光闪耀,挡住了星恒的去路,星恒知道这东西碰不得,想转头,可是却发现,不但自己眼前有,现在自己的左右前后上下都有一块玉片,还有两块玉片在空中游走,给自己无穷压力,知道一些阵法玄妙的星恒现在居然让这些玉片给吓住了,定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李玄的印诀完成了,看着星恒呆呆的样子,不禁笑,看来星恒是让自己的阵法吓怕了,要是他刚才转身之际就向外冲,自己的阵法还没有完成,还真不能困住他,可是他那一呆的时间,让李玄完成了阵法,再想走可就走不出去了。  李玄看了看阵中的星恒,也不再去理他,只要把他困个十几天,耗光他的仙灵力,不需要费什么功夫应该就能抓住他。  李玄又隐去身形,向星际通道外慢慢行去,星际通道外还是静得可怕,李玄看了看空旷的星际,有些犹豫,知道外面一定有敌人的埋伏,但是总不能就这么耗下去吧,自己还等着完成阵法,把这神阵补充完成呢。  李玄出得通道,见没有动静,又继续向外潜行,一点灵力波动传来,是阵法,李玄用神识一查看,发现有人在虚空摆了一个生生不息妄杀阵,而且这个大阵比上次李玄见的可高明多了,已经把全阵补充完成,再也没有破绽,李玄也没有办法破阵,但是想要困住李玄却是不行,李玄终于放下心来。  这个阵法挡住了李玄的去路,李玄只有从阵中穿过,李玄从生门进入,然后准备从另一个生门中穿出,可是刚一进入阵法,李玄就感到不对劲,自己从生门中进入,居然引起了阵法的波动,阵法开始变化,李玄大惊,顾不得再隐身,向另一生门急射而去。  ‘碰’一面幡旗从虚空中升起,挡在李玄面前,李玄一个停身不及,碰在了上面,一股刺骨的寒气冻得李玄打了个哆嗦,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阵中,四面都是幡旗,这是什么阵法?李玄在脑海里搜索,“玄阴大阵”从李玄脑里闪现,知道不好,玄阴大阵是有人主持的,主持大阵的人应该在阵外,他随时都会注意到阵里的变化,而作出相应的控阵,管你有再高的阵法本领,如果没有强横的实力,也是破不了阵的。这阵法虽然比不上那些高明的阵法可以以弱对强,但是却能让敌人和自己硬拼实力,再强上阵法本身的寒气,一般不超过控阵人十倍的修为功力是很难逃出的,除非不要肉身,元神进入元婴才有可能逃出,不过就样的话,也是修为大损,而且如果他们再有空手埋伏在外的话,很有可能元婴也让人给抓住。  九面玄阴幡冒出大量的寒气白雾,李玄身上的随心战甲浑身暴出白金色光芒,把寒气白雾逼在一丈开外,不过这可不是长久之计,这随心战甲发出的白金色护体光芒可是要耗李玄的仙灵力的,不要到自己仙灵力耗尽之时,敌人再到阵中来擒自己,可只有束手待葬的份了。  知道这阵法的利害,那些寒气差点连李玄现在的不死之身都给冻住,李玄不敢再去犯险,放出一把飞剑,看能不能穿出这个阵法,击杀阵法外的控阵之人,谁想到这飞剑刚一出李玄的随心战甲光芒保护范围,就让那玄阴幡冒出的玄阴寒气撞上,飞剑宝光闪耀几下,居然失去了光泽,最后冻成一玄冰。李玄大惊,这玄阴之气居然连飞剑都给冻住了,布阵之人是怎么收集到如此利害的东西的?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