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星恒阻杀  空间跳跃完成后,李玄收起了破天梭,现在已经到了银河系边缘,再向前半光年就是河外星系,向左是陨石行星带了,向右是由很多陨石组成的陨石带,这陨石带里的陨石比左边的陨石行星小了很多,但是数量也多了很多,可以用亿来计数,还都作着不规则运动,战舰飞船根本就不敢进入;向上和向下表面看去是正常的星空,但是那时不时出现在星球间的彩光却让人熟悉的人胆战心惊,那些彩光可是出了名的能量乱流形成的光,如果战舰飞船遇上的话,只有毁灭一个下场。这也就是神之禁地了,除了中间有一条可以通向河外的通道外,其他地方都有很多的能量乱流和陨石带,还没有那一艘战舰飞船敢在能量乱流附近进行空间跳跃,那几乎是自寻死路,最多也就是跳跃到李玄现在这个位置,就只能用普通飞行。这里到最近的陨石行星虽然还有段距离,但是用上超光速飞行的话,也费不了什么时间。  李玄并没有向左边的陨石行星带飞,而是穿上生命战甲向正中的通道飞去,他想先看看这个神阵破的洞到底有多大,先把场地看好了,才好把那些材料(陨石行星)布置过来,这么大的工程当然得计划一下,要不然盲目的把陨石行星搬过来,乱放一通可不行。  神阵破的这个洞还真象一个通道,通道中间一颗行星和陨石都没有,这在字宙间可是很不正常的事,李玄神识感应到似乎有一种力量,强行的把陨石、行星排除在外,形成了这个通道,用肉眼看的话,这个通道还很规则,那边上流运着的陨石和上下的乱流,都不能进入这个通道的范围。  对于阵法有相当了解的李玄有些疑惑,这个神阵不是因为时间过长,而过了保质期出现了漏洞了吗?怎么这里还有那么强的力量约束那些陨石群和能量乱流,难道说形成这个通道也是神阵的一个变化,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计划也不那么容易实现了。  李玄站在通道所在的虚空中,用神识探索着速个通道,这里很大,很空旷,没有障碍,李玄的神识很快的探出了整个通道的虚实,再望向远处的陨石行星群,在星图上看,陨石行星群离这里只是很短的距离,可是真正到了这里,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作个比较,最近的一颗陨石行星到这里的距离比太阳系的直径还长十倍。  正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把那些陨石行星弄过来的李玄突然感到一阵不安,看看四周什么都没有,不过这里可是神之禁地,李玄不敢大意,提高了警觉。  时间越长,李玄越是不安,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落入猎人眼中的猎物,李玄是这种感觉,有一种想逃的感觉。  凭空出现在道光束,李玄有预感的向身侧一闪,只感到手臂一阵火辣辣的剧痛,李玄来不及细想,遁向远处,才感到稍稍有点安全感。  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李玄感到不可思意,想到刚才突然出现的光束,那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光居然这么利害。自己几乎已经达到了不死之身,普通的光束根本就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可是刚才那道光束,不但刺破了自己的生命战甲,而且还把自己的手臂连皮带肉划破一大片,虽然并不是要害,但是李玄也感到有些恐惧,难道这是神阵的禁制杀招?  应该不会啊?自己刚才明明感到这个通道内没有一丝能量,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如此利害的禁制,如果不是禁制的杀招,那么又是什么伤害了自己,再次放出神识,李玄的感觉仍和刚才一样,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只是心中仍有些不安的感觉。  又有异常出现,李玄此时神识正在探索,这能量的变化没有能瞒过他的灵觉,是人,是有人要杀自己,李玄感应到了那是个正隐着身而且把自己气息完全隐藏的人,只是在出手的一刹那才微微暴露出自己的身形,一击后,立即又恢复隐身,变化太快,自己刚才一心想躲避杀招,到没有注意到此人。  事先发觉了敌人,李玄躲过了这次攻击,但是对方的动作实在是太快,虽然李玄躲过杀招,但是从身边划过的强大光束能量仍让他感到头皮发麻,此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来暗杀自己,而且李玄能感应到,此人的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就是光明正大的与自己交手,自己也毫无胜算,更不要说是暗杀,要不是自己的灵觉事先有感应,还真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是什么人?”李玄厉声喝道。  “哈哈,真不愧是把星字弄得灰头灰脑的人物,还真有两下子,居然能躲过我闪电・星恒的必杀一击!不错!不错!”听到李玄的喝声,敌人并没有再次发动攻击,而是并大笑着露出身形。  只见此人有两米来高,身材槐伍,一身全身灰甲,把头都包在盔甲里,盔甲很特别,额头一支尖角,眉心中间有颗妖异的晶石正闪出夺目的光彩,手上握着一杆三米来长的长枪,长枪也很特别,全身通体透亮,隐隐有电芒暴闪,李玄感觉到刚才出现的那两道光束正是此长枪制造出来的,一点都不敢小看了这杆漂亮的长枪,刚才那两道光束可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  李玄仔细打量着这个敌人,虽然对方很镇静,但李玄仍感应出了他内心的一丝恐惧,心里稍稍感到好受些,这证明这个敌人世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因为他也会害怕。李玄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  星恒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因为李玄故意把偷袭二字说得特别重,虽然经过了长期的训练,几可做到泰山压顶而不惊的地步,有很好的心理素质,不过星恒今天很不幸的遇到李玄,而李玄也巧妙的躲过了他的必杀技,而就修为来讲,他也比李玄高上一些,杀人技巧更是李玄没法比的,但是李玄却没有死在他手里,而现在李玄还特意说他偷袭,让星恒一时接受不了,有暴走的迹象,李玄要的正是这种结果。  “哼,我是什么人?我是星宿门刀锋堂下地阶六级执刀星恒,哼,你想通过星际通道到外界请求帮助,那就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打得过我了。”・星恒恨恨地说道,身处在星宿门第一堂的星恒很是骄傲,虽然是杀手出身,但是怎么说在星宿门中地位可是相当显耀的,何况是在李玄这个还未出过银河的无知道修士面前,他所以大方的把目的说了出来。  “哦刀锋堂的高手啊,你们刀锋堂都是用偷袭的手段吗?”李玄故意又提到偷袭,但是李玄现在的心里可是吃惊得紧,记得在青城时,从那七个宝石星人的脑里得到的消息,他们所知星宿门是高的修为才地阶五级,可是现在这个冒出来的星恒都达到了地阶六级,这太让他吃惊了。看来在青城从那七人脑中得到的消息并不准确,那七人应该是地位太低,还没有了解到他们门里的实力吧,不过更有可能是他们门内的高层故意隐藏了实力,那可以想象星宿门的实力实在是恐怖。不过李玄最后想了想,也觉得,要是星宿门没有实力的话,仙界的人早就把他们一网打尽了,那里还容得下他们的存在。  “我要杀了你!我要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杀了你!让你知道我不用那些手段一样可以杀死你!”面对一个比自己弱小的修行者而用上见不得光的暗杀,而更糟糕的是暗杀手段居然没有成功,还让别人一再提起,让高傲的星恒有些接受不了,为了洗刷自己的耻辱,星恒决定要用正大光明的手段,让李玄死得心服口服。  看着对自己怒目相视的星恒,李玄到是平静了下来,仙灵力运转下,生命仙甲自动修补,很快恢复了原样,李玄拔出了生命仙甲形成的一把光剑,摆出一个逍遥剑法的起手式,向星恒道强“这样才象个男人嘛!来吧。”  星恒见李玄对自己有此时的表现赞同,也不由一丝自豪,是啊,光明正大的比试才是男人之间的战斗,以前自己暗杀真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见李玄摆好的战斗姿势,星恒也一挺长枪,手中的长枪立即发出耀眼的光芒,根本就再看不到枪的本质,看见的只是一束强光握在手中,大声喝道强“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最得意的‘光影幻龙枪法一一九龙啸天!’”  只见他手上的长枪光束的强光不断的向枪尖聚集,几乎在纪实化着形状,让人看不清枪尖的存在,但是又能真实的感受到,那种感觉让李玄感到有些害怕。  “停!”  枪尖光影隐去,星恒有些不满地问:‘你怎么了?我都准备好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  李玄刚才有些害怕才失声叫出,现在听星恒一问,当然不能这么说,灵机一动,问道强‘也没有什么,只是见你的长枪刚才好漂亮,于是忍不住问一下,你这长枪叫什么名字?要不然我败了死在你的枪下,而这枪名都不知道不是很遗憾。”  “就因为这个你叫我停?”星恒有些生气,不过听到李玄说他的长枪有些漂亮时,他还是有些得意,虽然李玄用漂亮这个词让他有些不当,但是有可能是地方的语言不同,那也是称赞嘛,自己最得意的武器能让人称赞羡慕,也是一件得意的事嘛。想了想说道:‘我这长枪是由全能量晶石加上智能金属以及闪电之心合炼而成,那怕是我们宝石星也只有这么一杆,死在这枪下的高手有三十六个,呵呵,是不是感到很少,我可告诉你,我所说的高手,都是修为比我高的修行者,那些被我一枪毙命,一点反抗都没有的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高手,而你是第一个修为没有我高,而让我不得不动用我绝技光影幻龙枪法最后杀招的修行者,你就算死在我枪也应该感到高兴强哈哈对了,还忘了告诉你,我这枪叫做‘幻杀龙枪,,来吧,让你见识下我最利害的招式!”  只是刚才对方长枪的起手式,李玄就感到威力一定是相当大,自己没有把握接下一招,现在见他又要来,没有办法,在这个空旷的地方,没有任何外界的东西利用,而且通道内的灵气也少得可怜,李玄觉得自己一身的本领在这里都有施展不出来的感觉。但是看到对方又已经展开的招式,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龙条张牙舞爪的光龙从枪尖暴出,长啸着带着无比的压力向李玄扑来,强大的压力几乎让李玄喘不起气来,此时他才感到星恒的实力是多么的恐怖。恐惧归恐惧,李玄还不是那种束手待毙的人,手中光剑在仙灵力的贯注下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最终六十四朵剑花迎着九条光龙飘去,李玄知道自己的修为功力都及不上星恒,自己根本把握不到龙条龙的轨迹,所以他用的这招逍遥飘飞剑法并没有完全档住对方枪法的想法,只不过希望此招能降低对方枪法的威力,因为在李玄使出此招后,身形已经换了无数个方位,而在他换方位的时候,两人的招式已经在空中相交。  威猛绝仑的九条光龙,在撞到剑花的时候,速度不自主的慢了下来,那些剑花轻飘飘的使不上一点力,但是却成功的把龙条光龙给缠住了,不过龙的威严企是几朵剑花可困住的,龙长啸一声,朵朵漂亮的剑花便渐渐暗淡,龙尾齐摆,朵朵剑花化着点点星光消散在无尽的虚空中去了  摆脱了剑花缠绕的九条光龙仰天长啸,怒瞪李玄,然后向李玄扑来,李玄不禁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招式,被自己的剑花缠住一会即破,自己已经换了方位,这龙还来追自己,这龙不会是真的吧,自己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利害的招式。  李玄心中虽然惊讶,但是手上的剑可没有停下,这次没有再次用逍遥剑法,对于龙这种生物,用普通之物对付他是不可能的,虽然这九条龙李玄知道他们不是真实的,但是那种龙的气势却是绝对追假不了的,是龙的气息,李玄不敢怠慢,剑在他手中隐去,用剑不是他的特长,而他现在正用出他最拿手的绝技,五行印法!  双手飞速舞动,仙灵力不断在李玄手指间聚集,一个太极图出现在李玄双手印法前端,在李玄完成最后一个印诀的时候,太极图快速转动起来,并不断的扩大,并向着正扑来的九条龙罩去。这一切说来话长,但是却是在一瞬间完成,那刚刚摆脱剑花困绕的九条龙立即被太极图档了下来,并陷入太极的旋涡中去,几度挣扎都不能脱困出来,最近越陷越深,消失在太极图中……  被李玄破了拿手绝技星恒相当的吃惊,瞪大了眼晴,很是吃惊地说道:‘你刚才的是什么法术,以你的功力居然能档住我的绝技?”  李玄不敢回话分神,刚才那一式印诀已经消耗了他不少的仙灵力,而且他也看到星恒虽然在问他话,但是手中的长枪月没有停息,此时正聚集着强大的力量,随时都可能暴发。  李玄的仙灵力慢慢的运作着,刚才的一连串动作让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通道是一个能量封闭了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没有灵气灵力的存在,在这个空间里打斗,你消耗了的灵力根本就不可以通过外界补充,只能是用一点少一点,以前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李玄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是能省一点是一点,看谁能坚到最后。  出于这种情况,李玄双手没有停下来,只不过放缓了很多,以少量的仙灵力维持着太极图,不让太极图消失,维持一个太极图可比创造一个太极图要少用好几倍的仙灵力,而且现在太极图是现成的,如果星恒再攻过来,立即就能用,不用再耗时创造一个。其实这太极图只是李玄用仙灵力为墓点,布下的一个太极阵法,如果是在其他有灵气的地方,这个太极图可以自动吸收一些外界的灵力,可以自动维持很长的时间不消失,可是没有想到这个通道里居然一点灵气都没有,如果不继续输入仙灵力的话,这个太极图只需一会就会因为能量耗尽而消失,李玄现在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希望星恒不要注意到这些,快一点攻过来,好消耗掉他的能量。  星恒见李玄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而且还一直维持着那个战胜了自己九龙啸天的太极图,以为李玄故意在笑话自己,也不由气上心头,晶莹通透的幻杀龙枪在他仙灵力的激励下几乎看不到本体,只能感应到那是一团能要命的能量流。  长枪在星恒的手中舞动了起来,越舞越快,后来就再也看不到枪的影子了,看见的只是一团光。  “吠!潜龙入渊!”  随着星恒的大喝声,正在快速动作中的幻杀龙枪突然停了下来,但是那些舞动的光芒却似乎脱离了枪身,暴闪出九条龙形,向李玄扑过来.  李玄一愣,刚才见星恒忙了半天,还以为星恒会玩出什么花样,没想到搞了半天,还是刚才那一招,看来潜龙入渊和九龙啸开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嘛!  九龙扑来,李玄双手的仙灵力也加强了不少,经仙灵力贯注的太极图转得更加缓慢,几乎停止了转运,但是迎来潜龙入渊的时候,才真正显得了他的威力,那儿静的太极图在与九条龙接触中动作快了不少,而刚刚还威风凛凛的九龙条似乎真的落入水中哦应该说是落入一潭流沙中,根本就没有了刚才的随意自如,每一个动作都很艰难,都似耗尽全部力气。  “啊!”  一阵剧痛从背后传来,李玄痛得叫出声来,背后一阵火辣辣的,似乎已经着了火。  “哈哈强看来你也不怎么样嘛!你现在知道潜龙的味道了吧,这九条龙只是正面的攻击,那条潜龙才是攻击手段,要不是怕你发现潜龙只有十分之一的威力,你现在已经一团焦炭了,哈哈……”  听到星恒嚣张的声音,李玄才明白这招潜龙入渊的真实含义,心里虽然有气,但是也不得不佩服这招的巧妙。  不能再对持下去了,自己受了这么一记已经气血不稳,再打下去必败无疑,而这里又没有可以补充的灵气。李玄瞪着星恒,大喝一声:  混沌印诀!”  随着李玄的印诀打出,一团无形印威压向星恒逼来,星恒也感应到了什么,虽然在李玄印诀发出后,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那种死亡的恐惧却充满了自己的意识里,这恐惧星恒只面对过一次,自己以前在地阶五级时刺杀一个修为在地阶七级的高手时,面对对手的绝技发出时,当时要不是自己闪得快,已经早消失在这个世上了,因为在他身后有着五名和自己一样修为的同伴,他们一招都没有接下,就化成了灰烬,实在是太恐怖了,要不是对手要留下自己传说给门主,自已也是一样的下场。现在又遇上了这种感觉,星恒不由得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正在星恒恐惧的当口,却猛的感到压力消失了,而那恐惧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于无形。定下神来的星恒再找李玄,却发现李玄早就跑了,只是在这空旷的太空里,还是没有一点阻碍视线的星际通道里,李玄不敢用瞬移,所以现在他虽然逃走,但是他仍没有逃出星恒的视线里,不过他的速度很快,星恒也不能追上他,只得暗咬牙,生气的望着李玄的点点背影生气。  “跑得可真快,不过我星恒看上的猎物可没有那么容易跑得掉的,嘿嘿!”星恒静静的呆了一会儿,想到刚才那种恐惧的感觉,心里有些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来李玄并没有什么可怕的,而刚才那恐惧的感觉也并不可怕,那只不过是李玄这只纸老虎在逃命前吓唬自己一下,好给他留多一点逃命的时间,这家伙真的是太聪明了,居然让自己都上了当!不过下次可没有那么好的命了。  星恒一点都不但心李玄会逃掉,因为据星宇说,李玄要到河外星系去,而要出去,这里可是唯一的通道,只要自己在这附近守着,就不信他能飞出去!  想了想,星恒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然后向着李玄的方向追了上去,一个人没有任何的工具,在茫茫的星际间想要逃出自己的追踪,几乎是没有可能的,星恒对星际追踪可是相当有信心的……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