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没有惹你  看着窗外盘旋的五架太空战机,M国总统布识有些恐惧,但是更多的是愤怒,这些恐怖份子真是太可恶了,仗着自己有着先进的战机,居然在白官外耀武扬威。  “还有多久我们的战斗机才能赶到?”  “总统先生,您的命令已经发给了空军司令部,我们的战机应该在一分钟后到达,这里太危险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到地下指挥中心去?”总统助理看着布识总统,头上冒着冷汗,外面敌人的战斗机已经来了十几分钟了,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不停的炫耀着他们完美的战机,总统也从刚开始的恐慌安静了下来,但是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要他们一个激光大炮,这里就会被摧毁。  一百架F16呼啸而来,面对如此多的F16,那五架太空战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那一百架F16的反应到是很大,因为五架太空战机已经进入了他们的视线里,但是一百架战机的飞行员们却发现,在自己战机的雷达上根本就没有对面五架战机的影子,这让习惯了使用高科技雷达的他们感到有些恐慌。但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很快的平静了下来,虽然雷达不能用,但是也得打啊,总不能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土上随意的飞来飞去吧,而且还是在首都总统办公地上空,那可是对国家尊严的一个蔑视、一种污辱!是每个M国公民都不能容忍的!  虽然决定了打,但是这里可是首都大城市,一个不好,发出的导弹可能会连白宫一起炸掉,那可不行,那会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的,先用用机载机关炮吧。  “突!突!突……”领队的F16战机首先对太空战机发动了攻击,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太空战机对于机关炮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如被蚊子咬了一下一样,在那光滑的机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五道激光闪起,在F16机群里爆起五团漂亮的烟火,飞行队伍,五架F16脱离了飞行队伍,冒着黑烟坠落了下去。  这一切,在地面的政府官员都看在眼里,布识快要发疯了,M国最先进的战机,居然连敌人的一块漆都没有打下来,而敌人一道激光就能干掉自己一架战机,这可怎么是好。抓起了桌面上的通话器,直接向空中F16战机传达命令:“我是总统,现在是维护我们国家尊严的时候,请你们用导弹,不要在乎意外损失。”  “是,尊敬的总统,我是米卡斯中校,我将执行您的命令,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让祖国失望!”米卡斯中校是一名老牌飞行员,是这群F16的指挥官,拥用冷静的思维和极高的空军战术。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知道只有听从总统的命令,因为现在为止,还没有打下一架敌机,这会让所有的飞行员都丧失斗志的,只有冒险,那怕是有很大的损失,但是只要击落一架敌机,都会让飞行员心头燃起敌人也是能击败,我们还是有机会战胜他们的希望。所以他立即把总统的话,和自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机关炮失利,在得到总统授权和米卡斯中校的命令后,F16战机飞行员们,也打红了眼晴,手动锁定了目标,然后五十颗空对空导弹飞向了目标太空战机。  那些狂妄的太空战机居然不躲闪,不规避,难道他们连导弹都不怕?密集的导弹击中了五个没有闪躲的目标,传出不断的“轰轰”导弹爆炸的声音,所有看到这一幕的M国人都发出欢呼声!F16飞行员们更是在空中玩起了花式飞行,进行着特技表演。  ”J1235―01111,你们的测试任务已经完成,马上反击,看看他们的承受能力怎么样?哈哈……不要玩得太高兴,要注意数据的收集。”太空战机的通讯器里传出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导弹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天空,忽然烟雾中闪起了四道强光,紧接着,四架F16被击落了下来,等F16战机看清空中的敌机情况时,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刚才发射了那么多的导弹,却只击落了敌人一架战机,有一架战机受损,虽然机尾冒着烟但是仍能飞行作战,其他三架只是被擦破了点皮。能造成这样的战果还是别人没有动,给自己当靶子的结果。现在这些太空战机开始反击了,速度也加快了不少,F16战机飞行员眼睛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看清敌机的位置,更不要说用手动锁定敌人高速飞行的太空战机了。  在众多的F16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四架太空战机已经冲入了F16的机群,同时还不忘发出那可以称之为死亡之光的激光大炮,只要这激光炮一亮起,就预示着一架F16完蛋。  在欧洲执行任务的二号战舰比一号更加顺利,他们派出的太空战机同样执行了这样的测试任务,只是在下命令的时候,吴谋并没有下达不准闪躲不准还击的命令,所以他们的机器人在测试出欧洲各国的导弹等武器的攻击强度后,毅然还击,并闪过其他的攻击,自己的太空战机一点损失也没有。  Z国太空军基地卫星监控中心,一名年轻的女信号员瞪大了眼晴,看着屏幕上,嘴巴张得大大的,过了好久才发出一声尖叫:“你们快看,那不是星宿门的太空战机吗?他们怎么跑到ELS国去了,是不是信号出错,把太空卫星的图象传到地球卫星上了?”  她的声音立即引起了值班主任的注意,值班主任立即把地球卫星信号接驳到了自己的电脑上,她立即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不是太空卫星信号传错,而是这图像根本就是地球卫星传回的,那个傻瓜信号员难道没有看见那太空战舰下面白白的雪地,还有那西伯利亚熟悉的地形,难道她当了那么久的信号员连这都看不出来。这颗卫星是地球卫星没有错,是当时为了防止外国势力对Z国发动攻击,所以在周边国也在Z国的地球卫星监视之内,没有想到没有发现国外势力的动静,却发现了星宿门这个强敌的太空战机。  值班主任没有犹豫,立即拉响了警报,一时太空军基地内响起一片警报声,还有紧急集合的号声,两分钟后,曾天邑赶到了监控中心,当他看了地球卫星传回的图象后,立即向太空军五个基地发出一级战争状态,并向主席及军委报告;五分钟后,所有在基地的太空军部队集合完,太空战舰进入预备状态,防空光子炮进行预热充能;十分钟后所有太空战舰进入战争状态,随时可以起飞作战;同时六门要塞大炮进入预热充能(第一基地有两门要塞大炮,其他每个基地各有一门要塞大炮。),只需五分钟,就可以满能射击,可以消灭一切来自太空的敌人;此时五个基地都各有十架一组的太空战机升空,代替普通战机进入边境进行正常巡逻。  当太空军作好了一切战斗准备,此时离蒋绝领导的两艘星宿门战舰进入地球已经四个小时,欧、美等世界强国都受到了星宿门太空战机的攻击,只是他们对于这种攻击,他们的政府一致认为是恐怖袭击或者是敌国侵略,都没有想到会是外星势力的入侵,而Z国放在外国的眼睛虽然发现了这一情况,不过外国的那些通讯卫星虽然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却仍有很多的通讯设施被误伤,所以这一重要的消息还没有传到Z国来,以至Z国国内还不知道外国已经受到攻击。  这一段时间以来,李玄利用关系,重新回到了学校学习,虽然他头脑好用,但是几年来没上过课,所以他还是决定回到学校好好的上几堂课,要不然别人还以为他在学校挂个名,拿个假文凭呢。  为了好好的上课,他每天开了一辆不怎么出众的宝马,手机也没有带,免得老是有人打电话找他,每天上完课,他都准时开车回家陪老婆和陪父母,小日子过得还是挺舒心的。他的众多老婆们每天白天通过电话遥控自己的公司,没重要事的话则一起去逛街,然后买些好吃的菜作给李玄吃。这几年李玄老是在外跑,一家人难得团聚,她们也难得给李玄做饭,所以她们决定每天给李玄做饭,把李玄养得白白胖胖的。那怕是李玄不喜欢吃,她们也有办法让李玄吃上三大碗,好在李玄本事大,要不然可能真的是吃不下兜着走了!  “你们看,他又来上课了!”  “是啊,他可真帅!可惜现在都没有谁认识他,只有人看见他每天开着一辆最新款的宝马来学校上课,那可是限量版的跑车。”  “是啊,可惜都不认识他,又帅、又年轻、又多金,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你过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呵呵。”  李玄今天又开着那辆他自认为不出众的宝马跑车来学校上课,立即吸引了不少的女生,现在的李玄脸皮已经厚了起来,不似原来那样,随便让女人看看就脸红了,而且对于家里已经有了娇妻,他也断了在外沾花惹草的念头,所以虽然他听到了那些女生的话,也没有向那边看,而是目不斜视向教室走去,怕引来不必要的感情麻烦,主要是怕有漂亮的女生,自己会控制不了自己!汗!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是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自以为了不起……”李玄吸引了不少女孩的目光,但也引来了很多忌妒男的冷眼。好在李玄让那十二名超级保镖不要乱来,要不然这些对他崇拜有佳、视他如神的超级保镖们对于敢对李玄出言不逊的忌妒男绝对会大大出手,学校里又会多几个猪头男了。  李玄向大教室走去,今天有什么专家来演讲,李玄决定去听听,可是刚走进大教室时,李玄不由一呆,若大一个大教室居然已经坐满了人,李玄最后发现一个居中的地方有个好位置居然没有人坐,自然而然的走了过去。  刚坐下,就发现不少的人都注视向自己,李玄很是疑惑,自认自己魅力不错,但是也没有这么明显啊,自己记得已经收敛了很多的啊,不过他发现这些人的目光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李玄顺着众多的目光,向自己边上看去,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身边正坐着一个绝色的女生,此女生此时也正打量着自己,似乎想知道是谁敢冒着生命危险坐在自己身边。  这位女生确是很美,有着不压于自己老婆们的容颜,李玄看多了美女,见女生正看着自己,于是对她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就转过了眼睛,此时正好那位演讲的教授在校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李玄却不知道,他身边的美女却被他打击了自信。这位美女可是这两年的校花二年级的慕容蔫,李玄的众多美女老婆们从这个学校毕业,她正好进入这个学校,在没有了小燕等人的压力后,本来就漂亮的她自然而然的成了校花,这两年无人超其左右。  “同学们,这位就是玄学研究会的张教授,张教授多年来醉心于玄学研究,发表了二十多篇研究报告……”这位校长还真不是一般的罗嗦,不知道是张教授演讲还是他讲话了。  一听到什么玄学研究的,李玄立即有走人的想法,看看台上那位张教授,一点灵力都没有,怎么可能研究出什么好东西来,还演讲,不会是胡说八道吧?昨天只听说有什么知名教授要来演讲,却不想是讲玄学的,还不如自己去讲也许比他讲得多些……  玄学是Z国文华精粹,它相当的神秘,相当的玄妙,古时的占卜、推算、星相、阵法……这一切都需要精密的计算,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古时的玄学大家,是怎么样用人脑计算现在计算机都需要算很长时间才能算出的一些数据……”  李玄现在的时间可是相当珍贵,准备要在这一个月里将大学剩下两年的学业全学完,还要把所有未过的科目过了,所以他很珍惜时间,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只是现在别人刚刚演讲,就溜出去,似乎有些不妥,李玄有些坐立不安。  “嘻嘻……胆小鬼!”耳边传来好听的女声,李玄知道是身边女生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叫自己胆小鬼,本着不惹麻烦的原则,李玄没有理她。  李玄不欲惹事,有人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一只娇柔的小手,突然伸到了李玄的胁下,捏起一点肉,然后进行180度的旋转。  “啊!”李玄痛得跳了起来。  没想到李玄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身边的慕容蔫也被他这动作吓了一跳,本想跟他开开玩笑,却不想在这么多人的大教室里,他居然大叫着跳起来,看来他一定会被校长抓去训话,今天可是校长请来的名人演讲,他丢了校长的脸,说不定会记过,真可怜!  大家都转过头来,兴灾乐祸的看着李玄,那名人张教授也停了下来,还转头看看校长,校长脸色有些难看,看清是李玄后,有些无奈的冲着李玄说道:“李玄同学,你对张教授的演讲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有疑问的话,最好是下来的时候,找张教授讨论,你不知道打断别人的讲话,是很不礼貌的吗?”  李玄知道校长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于是顺着说道:“对不起,我听张教授讲得实在是太好了,只是我有些地方不明白,所以一时忍不住打断了张教授的演讲,我以后不会了。”  李玄说完就坐了下来,可是那张教授似乎并不想放过这个和自己作对的年轻人,他问道:“这位李同学,你说你有疑问,现在既然演讲已经停下来了,我就回答你几个问题,你问问看?我很喜欢和年轻人讨论的。”  李玄一愣,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想看自己好戏,不过问到李玄的特长上,那可难不倒李玄,李玄想了想问道:“张教授,你刚才说到玄学最重要的是计算,我很是赞同,但是你却问了一件事,那就是灵力(能量),没有灵力(能量),这些计算出来的东西,谁来执行呢?”  张教授听了笑道:“这位同学是学物理的吧,不过我们现在讲的是玄学,不是物理,在玄学里,只要计算出数据,那么只要把法器按照这种方式排列,就能产生异想不到的效果,根本就不需要灵力(能量),灵力只是传说,是不存在的,玄学也是一门科学,灵力,哈哈……那是小说中才存在的,好了,你坐下吧,这次就算了,以后可要好好听讲。  李玄幸幸的坐下,这张教授也不怎么样嘛,难道他不知道那些法器都是有能量(灵力的)的,怒瞪了一眼身边的搞怪女,害自己出丑,不过看到她那一点都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表情,李玄也很无奈,总不能把她拿来打一顿吧。算了,还是听听这位张教授无聊的演讲吧。  “你生气了?”  李玄不理身边的搞怪美女,可是这美女却并没有想过要放过他,这不,又在他耳边问了起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李玄没有理会,他可不想台上那一直观注着自己的张教授再让自己问几个问题,然后下来再讨论讨论。  “你怎么了?真的生气了吗?”  那慕容蔫柔柔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是在李玄耳边轻轻响起,因为怕教授发现,所以她声音很低,*李玄也很近,李玄都能感觉得到她吹气在自己的脸上,不由暗骂这个女生大胆,居然敢这么调戏自己,要不是家里有几只母老虎,自己一定把她给吃了,现在还是不要惹她,躲着好一点,看看周围,那里还有坐位,要是溜出去,一定会让校长和张教授抓个现形,看来还得忍忍。  在没有得到李玄应有的回应,慕容蔫也没了劲,两人一直默默的待到下课,那无聊的张教授也总算演讲完了,看见张教授那望来的目光,李玄不敢在教室里有所停留,向室外窜了出去……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李玄刚跑不出远,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又跟了出来,还在李玄身后大叫,李玄不得不停下来。  “小姐啊,你干嘛非得缠着我不放?你放过我吧!”  “你……”慕容蔫白了李玄一眼,说道:“什么我非得缠着你,如果不是你,我在课堂上也不会那么尴尬,如果不是你故意接近我,我会找你。”  “我……我什么时候故意接近你了?”李玄苦着脸问。  慕容蔫鄙视了李玄一眼说:“胆小鬼,有心没胆,如果你不想接近我,我们年级轻请的张教授来演讲,你为什么会来?你可不是我们年级的。如果不是想接近我,你为什么会坐到我身边?可怜,长得不错,却胆小如鼠!”  李玄认真的打量着慕容蔫,自语道:“没想到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花痴,唉!天忌红颜!”  说完,也不想再与慕容蔫纠缠下去,却不想自己小声说的话,让耳尖的慕容蔫听去,她居然一点淑女形象也不顾,大叫道:“什么!你说我花痴,你……你……”  李玄见到她都有哭出来的预兆,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我只是想给你解释,我今天听说有名人来演讲,没有想到会是那个张教授来讲玄学,也没有想到是你们年级请来的;还有我进教室的时候,只有你身边有坐位,我只有坐在哪,我不是想故意接近你的。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再见,哦,不……是再也不见。”  说完,李玄逃了开去。留下那一时不知道怎么才好的慕容蔫,此时她才细想起来,确如李玄自己说的那样,他不是故意接近自己,对自己有什么意图,而是当时根本就没有了其他位置。想通了,自己是错怪了他,可是她的心里却更难受,难道自己真的一点诱惑力都没有?他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看他长得挺帅,很有气质,自己也不会故意找他麻烦,不会是自己喜欢上他了吧?  不会!慕容蔫安慰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第一次见面的,来历不明的男子。对了,自己得去打听一下,这个叫李玄的到底是何许人?为什么自己这两年都没有见过他,他长得那么帅气有个性,不可能没有人认识才是。  已经离开的李玄不知道自己又被一个女人惦记上了!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