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二十二章 双喜临门  今天风和日丽,太阳光照射在深蓝的海面上,泛起龙鳞般的片片蓝光,几只海鸥在海面上飞舞,这一切都是那么合协,现在正有一个英俊的年轻人站在海面上看着这美丽的海景。  站在海面上!是的,现在正有一个年轻人站在海面上,这不是别人,他正是李玄。  “不知道这次用了多长时间,不知道父母和刘小燕现在怎么样了!两位师父也真是的,别人死的时候都要留下遗言什么的,这两位怎么也不通知一声说去了,真是的!搞得我想问一下时间也不行,唉!到岸上去,买份报纸看看吧,但愿不要太久了!”李玄自言自语一阵,然后看准方向向中国大陆飞去。  “这里是哪里?怎么飞到上海来了……再飞……再飞……,怎么又飞到云南来了,唉!方向感差了点……再来……这里有个大城市,怎么和成都不一样,先看看,这里原来是重庆,还差一点,这次慢一点,终于到了,这是熟悉的成都。下去看看。”  “小伙子,买份报纸吧!”  “好,来一份,我正想买报纸呢?什么!今天是8月28日?这位大嫂,你不会把旧报纸卖给我吧?”  “我怎么会呢,上面不是有日期吗,你不识字啊?”  “啊!我太高兴了!今天是8月28日,哈!哈!哈……”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样,疯疯颠颠的……今天又遇上个白痴,唉……这么英俊一个年轻人,居然是个白痴,真可惜……”  其实这也不能怪李玄,他虽然只在炼神阵里面呆了几天,但是他自己感觉到他已经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的修练一样,当时他的两位师父也没有告诉他。  李玄来到他和刘小燕居然住的房子,刘小燕不在,难道她还在青城等自己,有可能,再到青城看看。  李玄再次来到青城秘境,这次青城秘境外的禁制在李玄的眼睛里不再神秘,在现在李玄的眼里,这如果小孩子的玩意,直接飞进了青城秘境。  当李玄直接进入上次那个大殿的时候,着实把在场的人吓了一跳,居然有人无声无息地穿他们自以为无人可破的禁制,还在所有人没有提前发觉地前提下进入大殿,那这个人太可怕了。当他们看清是李玄的时候,才把一颗悬在空中的心放了下来。  李玄看了看在场的人,正好刘小燕也在,不过人却憔悴了好多,看着让人心痛。  刘小燕看到李玄回来,立即扑进了他的怀里,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的低声哭泣,也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把他给抱住,好象害怕再一次离开他。  李玄也不理在场的人,紧紧地抱住她,用手轻轻抚摸她那憔悴的脸,再把她的脸紧紧贴在自己胸口,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是真的,那不是一场梦。  大殿里很安静,只有刘小燕低泣的声音,在场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对小情人。心里存着祝福,谁也不愿先打破这幸福的场面。  不知过了多久,李玄从这幸福的感觉中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在场的人,在场的人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四个人。  林青青、无尘、刘天还有一个微胖的中年人,不知这个中年人是谁,李玄有些奇怪,这里是青城秘境,一般人是进不来的。  林青青自李玄进入大殿就在不停地打量着李玄,现在的李玄一个月前他看见的李玄给他的感觉完全是两个人。  一个月前的李玄,林青青一眼可以把他看个对穿,李玄身上可以说什么秘密在林青青的眼里都不存在,必竟他也曾练过《心经》心法,而李玄就如同他的再传弟子一般,他对李玄所学相当熟悉,那时的李玄内息混乱,灵力虽然很充沛,但是很散乱,精神力虽然强大,但是没有什么用处一般,成了摆设。  而现在的李玄在林青青眼里就是一个谜,一点也看不出什么,就连那明亮的眼睛也不见了,现在李玄的一双眼睛很普通,但是林青青却在他眼睛里看不出一丝丝情绪,一丝丝信息,但李玄刚进来那一瞬间,眼睛里闪过的光芒却深深射在了他心里,让他深信李玄的修为增长了很多,多到他不敢相信,而李玄本身的问题也一定得到了解决,不然到了这样高的修为境界,一定早爆体而亡了。  而在无尘和刘天的眼睛里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哪怕是一点谜也看不出来,只觉得李玄变得很普通。  在刘天的眼睛里对李玄多了一份关心,必竟这是他的未来孙女婿。  看李玄清醒过来,最先说话的是林青青。  “李道友,恭喜你了!这次不但解决了《星经》的问题,修为也大增了!”  李玄感谢地对着林青青说:“这次还要多谢林道友,如果不是你帮忙,我想我早就自爆了。”  林青青不以为意地说:“这都是你个人的机缘,没有缘,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我在哪里等了一个月,自从你下去以后,我就深深责备自己,以为这次是害了你,害得我都不敢再回来,怕不好向你的小情人交待,还好你不但没有事,还有奇遇,这都是缘,强求不得的!哈哈!不过回来就好了,不然我还不被你的小情人给烦死了,哈哈……”  李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怀里的刘小燕,不知什么时候刘小燕已经睡着了,看来刘小燕已经习惯在自己怀里睡觉了,李玄看着熟睡的刘小燕也觉得自己很幸福,不知父母怎么样了,自己真的很不孝,这次这么久没有回去,都没有打个招呼,决定等会儿一定要回去看看父母,不知道他们好不好,一定很担心自己。  李玄想到了回家,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自己,总不能就这样丢下他们不理,自己马上就走吧!  正在想着呢,刘天笑着对李玄说:“玄儿,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这可是你未来的岳父大人哦,你们好好亲近亲近!哈哈!你小子可好,都和人家女儿同居了这么久了,都还没有见过岳父大人,也太要不得了!哈哈……腾儿,这就是你未来的女婿李玄,就是这两天小燕一直想得死去活来的李玄,还不错吧?”  刘天最就把李玄看作是他们刘家的未来孙女婿了,说话也很随便,这次他虽然看不透李玄,但知道李玄一定修为又更利害了,心里更加高兴,也更加喜欢李玄。  而李玄也一直不把刘天这个老头子放在心上,在老头子面前抱着他的孙女也感觉得很自在,没有什么不对,可是当刘天给他介绍刘腾的时候,他却浑身不自在,在未来岳父的面前把他女儿抱在怀里,小燕还在他怀里睡着了,他觉得很尴尬,想把小燕推开也不是,抱着也不是,不知应该怎么办,只是傻傻地看着刘腾。  刘腾也一直在打量着李玄,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能让自己那冰山一样的女儿这么着迷,这样痴恋,居然还和他居住在一起,虽然听父亲说过很多李玄的事,说李玄如何神奇,但是还没有亲眼看过,当他看到李玄后,他见李玄却实很帅,但是凭他灵寂中期的修为,怎么也看不透李玄,在他的眼睛里,李玄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但是他不会认为能够轻易进入青城秘境而能不让林青青和在场的人发觉的人会是普通人,哪他的功力就太恐怖了。  刘腾见这位修为高深的女婿在自己面前坐立不安的样子,也不由感到好笑,心想,不管你修为多利害还是得叫我岳父,想到这里不由有些得意。不过也不能把自己这得意的女婿凉在一边,连忙示意李玄坐下。  “李玄……我也叫你玄儿吧,小燕睡着了,别惊动她,让她睡会吧,这些天她都一直在想你,没有休息好,我还要谢谢你这么久对小燕的照顾呢,我和小燕父女能和好还多亏了你。”  “伯父你好!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李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刘天坐不住了,心急想知道李玄这次到底有些什么收获。  “玄儿,你这次收获如何,一定找到了解决方法了?”  “不错,我这次找到解决方法,而且我还修练到了合体期……”李玄把在古洞里的经历简单的讲了个大概,只有黑白师父和战斗人的事没有说,并把得来的一些宝物拿出来分给大家。  刘小燕拿着李玄特意留给他的“天星霞衣”高兴得不得了,整个衣服穿着又舒服又漂亮,还有哪么多宝石,闪闪发光,真的太美了。  当李玄把宝物拿出来的时候,连林青青的眼睛都看直了,上品的贮物戒指和手蜀,还有飞剑和大量的上品量石,林青青要了一个贮物手蜀。  当李玄让他再拿些晶石好用来制器的时候,林青青说他不会制器要了没有什么用处,让李玄很奇怪怎么他学过《星经》而不会制器呢,虽然《星经》里面没有教如何制器,但是里面教有阵法和阵法的运用,稍加学习学会制器不是难事啊。  后来林青青才说,他练习《星经》后,也不能改变灵力的属性,不能在阵法里面布下阵法,虽然练《星经》可以修练成可变属性,但是那样会影响体内的内息,使体内的各种力量更不平衡,练功更危险,所以他当时专练了一种金属性。而他的飞剑和贮物手蜀是他在得到《星经》同时得到的,飞剑他经过修练还不错,但是贮物手蜀却很差,所以才想要一个好的贮物手蜀。  其他三人都得了一把飞剑和贮物戒指,还要了一些晶石,特别是刘腾要了很多晶石,他说看到有这么好的飞剑,想用却不能用,只有用些晶石来快速练功,好早日能用上飞剑。那样才配得上青城的长老这个名誉。  原来青城派这次准备发展壮大,需要大笔资金,于是就找上了刘腾,刘腾原本是青城弟子,后来出去做生意,还发展得不错,越做越大,现在有几亿资产,青城派找上他,他也想为青城派出力,于是无尘就请他做了青城派的长老。  刘腾还拿了一张银行卡给李玄,说李玄考上了大学要用钱。  李玄不要,他让李玄一定要收下,说以后是一家人了哪分彼此,再说李玄给他的那些晶石就是拿到去卖也不了卖这些钱,就当李玄给的那些晶石便宜卖给他好了,李玄才收下。  当李玄告辞说要回家看看的时候,刘天和刘腾也闹着要和他一同去,还说李玄和刘小燕的订婚的事这次去看看李玄父母的意思。  李玄心急着回家,但是四个人中刘腾不能御剑飞行,而且也怕让人看见,只有耐心的坐刘腾开的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自从李玄上高三和刘小燕住在一起,经常要练功和督促刘小燕练功,就很少回家,而这个假期考完后又没有回家,都好久没有见到双亲了。  当汽车停下,李玄下车向家门口走的时候都有一种近乡情却的感觉了。  可能听到了汽车的声音,李玄的父母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李玄回来了,都激动得不得了,但是却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李玄,含着泪眼,嘴里念着:“玄儿,是你回来了吗?”  李玄看着含泪地憔悴双亲,泪水也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爸!妈!我回来了。”  母亲的泪水再也包含不住从眼框里流了下来,接着拉过李玄仔细看了看儿子说:“玄,怎么这么久没有回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妈,是我不好,放假这么久也没有回来看你们。没有有一个电话,让你们担心了。”  还是李玄的父亲最反应过来,看见李玄身后还有几个人就说了:“老婆不要哭了,你看玄儿有朋友来,你们却挡在门口哭,让人笑话了。”  刘天笑着说:“我们哪里会笑话,这么温馨的场面只有让人感动的,怎么会笑话的呢”  李玄听到两人的说话声才立即让从人进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地给他们介绍。  刘小燕也红着脸,跑到一边帮忙倒水端茶。  李玄的父母知道刘天父子来意后,又见刘小燕那么漂亮乖巧也是很喜欢,而自己儿子也喜欢,自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一家人简单地吃了些东西,但是都吃得很高兴,连平时都不吃饭的李玄也吃了一碗。  饭后一家人又坐在一起聊起李玄和刘小燕的事。  “玄儿,你被QH大学录取了,你的录取通知书在你书桌上,你去拿来看看,前几天见录取通知书寄来,你人又不在,真担心死我们了。”李玄的父亲在高兴之余才想起自己儿子的事情。  “哈!哈……看来你们是约定了的,小燕也考上了QH大学,前几天录取通知书寄到,我就急忙到青城去找小燕,当时见到小燕那个憔悴样子,我真担心,现在好了,你们以后又可以在起上大学了,我就放心了。”刘腾听到李玄考上QH也很高兴,没有想到李玄修为利害,读书也利害。  刘小燕听到大人们取笑,自然是不好意思,拉着李玄就跑到书房里去,看李玄的入学通知书,李玄也很奇怪,刘小燕没有到过他家,怎么就知道他的书房在哪里!两人知道又可以在一起上大学自然很高兴,在里面说起悄悄话来。  刘天这个老不正经最讨厌,见两人跑进书房半天不出来,就对着书房大声说:“,明天我们就摆一桌酒席,把亲戚朋友请来,把你们两的亲事订下,你们是不是也在里面商量这事啊。哈哈!”  李玄和刘小燕见到哪里都逃不过他们的取笑,这时刘小燕想起李玄讲的结丹时的情景,于是无论如何都要拉着李玄去看看现场,李玄也没有办法,只有乖乖地带着她去看看自己去年出糗的地方。  当他们来到小河边小树林的时候,看见的却让李玄哭笑不得的场面,只见自己去年真元力泄出炸成的大坑,现在积了不少水,成了一个水坑,而水坑旁边还立了个石碑,上面写着“龙王神”。边上还有一些香烛燃烧的残迹。  刘小燕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嘴里面叫嚷着:“龙王神,原来是龙王神弄了个这个坑,你怎么说是你弄的,呵呵!”  李玄不知听没有听到刘小燕的调笑,呆呆地看着此刻的美景,那因笑而不住上下抖动的美景占据了他的视线,让他迷失了自己。  刘小燕在哪里调笑了一会儿李玄,才发现怎么没有回应,见李玄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胸部,还流出了口水,一副猪哥的样子。  “色狼!哼!”刘小燕嗔声说李玄,不过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怎么听怎么象是在勾引色狼的样子。  李玄听到她骂他,抹去了嘴角的口水,暗想自己现在的心境修为怎么还抵挡不住这诱惑。其实这不是他抵挡不了,而是根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抵挡这诱惑。  “我是色狼,哪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色狼的老婆,嘿嘿!”李玄得意思地说,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我才没有说要嫁给你这色狼呢。看你笑得哪么样。”  “你不嫁给我?那刚才说要给我们订婚的时候,你怎么那么高兴,巴不得早点嫁给我吧,哈哈!”李玄也不由调笑起刘小燕来了。  “哼!就不嫁给你,就不嫁给你……”刘小燕叉着腰,生气地对着李玄,脸还红红的,这本是不雅的动作,但是现在她这样子却更添妩媚。  李玄痴痴地看着她生气了,自己然是道歉。  “好了,大小姐不要生气了,是我不好,你不嫁给我!这样好了吧!不过我在想,你不嫁给我,你要嫁给谁啊,告诉我好不好?哈哈!”李玄本来装着很严肃的表情,但是边说着看着刘小燕的样子又禁不住笑了起来。  “你……看把你美的,就不嫁给你,你还笑……”刘小燕说不过李玄,跑过来拳头象雨点般地落在李玄身上。  李玄也不让,只闭着眼睛享受这温柔的拳头,这比按摩店里的还专业。  刘小燕打了好久,也打累了,直接靠在李玄身上。手伸到李玄腰上。  “啊!痛啊,小姐这是肉长的啊,轻一点……”  李玄惊叫起来,这刘小燕见打不痛李玄,而李玄还在享受似的,不由更气,于是改变了方法,揪了李玄腰上的一点点肉,这可让李玄痛得直叫,直叫投降了。看来李玄以后有得受了。  这招数是好多女人对付男人的工具,女人对付男人的招数除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外,就数这招最利害了。  因为李玄和刘小燕要到QH读书,报到的时间也快要到了,所以第二天的订婚只通知了几个较近的亲戚朋友,作了个简单的仪式。  到场的亲戚朋友知道李玄和刘小燕都考上了QH后,都纷纷向两人再次表示祝贺!  这天刘小燕的后母心姨也来了,她对刘小燕很关心,可能是因为母亲的关系,刘小燕对她总是很冷淡,心姨也不怪她,见李玄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对刘小燕很好,也真心的祝福他们。  夜里,李玄和刘小燕带着家人的祝福和期望踏上了上北京的飞机。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