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三十九章 识破隐身  李玄瞪了张道道一眼道:“先听我说完再说,跟我学习修真,第一、学会之后不能用来为非作歹,要不然我会收回他的修为、如果情节严重的我说定还会杀了他,这是最重要的一点。第二既然跟我学那就一定要有恒心,不能半途而废,我不愿看到我教出来的人学了几十年居然什么都不会,到时还说是我的徒弟,你们可能不知道修真是很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神形俱灭……”(来自・幻剑书盟)  在李玄说出条件后,宿舍里的人都闹哄哄的,而宿舍外某个地方也产生了一丝波动,正当李玄用神识查探的时候,张道道的话却打断了他。(来自・幻剑书盟)  “师父,我们是不会半途而废的,就是神形俱灭也不会怪你,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修练,到时打得宫的那个老头找不到北。”张道道听到李玄说出条件,立即打断了李玄的话。(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见张道道想都不想一下,而且还帮其他人乱表态,用神威力聚在双眼,瞪着张道道,只是一瞪,张道道只觉得如泰山压顶,停止了声音,运起他那微弱的真气对抗起神威力的压迫,可是真气比起神威力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只一会,张道道就头上冒汗,脑上青筋鼓胀,满脸通红,李玄也只是略惩他一下,就收回了神威力,当李玄再用神识查探外面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又是日本人派来的,日本人还真是麻烦,不过如果外面那个真是日本人的话,那自己又得为安全操心了,居然能在自己的神识下瞬间遁得无影无踪,那一定是个高手,是比上次那个叫什么宫本的还利害的高手。(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也知道李玄只是略惩自己,要不然自己那还有命在,不过现在他还是一边用手擦着汗,一边恐惧地看着李玄,虽然他知道李玄利害,但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利害,只是用气势就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李玄在张道道心目中的地位又一提升了不少。(来自・幻剑书盟)  正当李玄准备接着说话的时候,刘小燕又打断了他:“玄,你就答应了吧,都是我建议你来教他们的,我和张道道的修为都太浅了,而且又没有什么经验,再说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你就答应了,好不好?”(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看了正满含期望看着自己的刘小燕,也很想答应她,但是这可不是儿戏,想到自己的条件都是最基本的东西,必须答应之后才能教他们,要不然无论如何都不行,而且在他看来,这些人都能考上QH,都是人类精英,但是修真也是要靠天赋资质的,不是你聪明就可以学,而且还要能吃苦有恒心,要不然连入门都入不了,最重要的是不能用自己教的东西去干坏事。(来自・幻剑书盟)  自己修真时虽然看自己的天赋如何,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还好自己那五年里一直坚信那《星经》是武功秘芨,坚持修练,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修为,而刘小燕天赋资质也不错,她修到结丹期大全靠自己的帮助和聚灵阵的功劳,还有一点就是她当时想到和自己能成为神仙眷侣,正因为有这个信念她才能坚持到结丹期。(来自・幻剑书盟)  而现在他们这么多人要跟自己修真,自己如何能帮得过来,再说如果他们没有坚定的信念,那自己再努力也是妄然,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师父领进门,修行在各人’。(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认真地对大家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必须答应我的条件我才能教你们,要不然是不行的,我知道你们中有大部份人是为了好玩,一时兴起就想修真,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修真是一条十分艰辛的路,而且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神形俱灭,这可不是儿戏,所以你们都认真考虑一下,再决定跟不跟我学,小燕你也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来自・幻剑书盟)  刘小燕听到李玄的话非常不高兴,当初她本想自己教,可是想来想去,才发现她自己居然什么都不会,身上仅有的几件法宝也都是李玄给的,而她平时修行的方法,也都是要修练的时候,李玄在一旁指导,教自己如何练,现在她的朋友们要学,她也非常高兴,可是她却没有可教的,于是她才想到让李玄来教。现在李玄不愿教,那就让她无法向她已经保证过的朋友们交待,让她下不了台。(来自・幻剑书盟)  刘小燕生气地说:“你不愿教就算了。”(来自・幻剑书盟)  说完,刘小燕就偏过头在一边生闷气。(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心中也很烦,语气坚定地对大家说:“你们都考虑考虑吧?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要求,我是愿意教你们的。”(来自・幻剑书盟)  说完,李玄转身走出宿舍。(来自・幻剑书盟)  张雪见李玄转向走了出去,刚站起来想跟出去,但看了看还在生气的刘小燕,她又坐了下来。(来自・幻剑书盟)  张道道也同张雪一起站起来的,可当他想到李玄刚才那决定的表情,也坐了下来,他知道,李玄虽然表面比较和气,但是他现在的决定是不容更改的,而且他刚才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张道道想起自己的修真路,却是充满了艰辛,要不是有老爸罩着自己,自己早已经和阎王成了朋友了。(来自・幻剑书盟)  宿舍里面的其他人都傻了眼,没有想到平时对刘小燕言听计从的李玄会这么坚决的回绝刘小燕的要求,在他们看来,修真就如现在的武术一样,学来防身却实不错,如果太累太辛苦,大不了不学,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修真是比学武难上千百倍的事情,而且如果没有一定的资质,就是到老,也不会有一点成绩。(来自・幻剑书盟)  宿舍里的人一时一点声音也没有,都你看我,我看你,还有刘小燕在一边什么人都不看,生闷气。(来自・幻剑书盟)  安静的宿舍里有人发言了,这发言的却是钟爱国:“我们还是都好好的想想李玄的话吧,我觉得他说得没有错,虽然我不知道修真是怎么样的,但是我练过几年武,练武是相当辛苦的,而修真者比武者更利害百倍,那修行中的艰辛也一定是练武的百倍,所以你们还是考虑要不要修真,他既然都考虑过我们能不能进行修真,和我们修真会遇到的难处,那说明他还是想教我们的,现在要的只是我们自己的决定而已,是我们自己要不要走那条艰辛的修真路。”(来自・幻剑书盟)  听了钟爱国的话,宿舍里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思。(来自・幻剑书盟)  再说李玄心烦意乱的走到外面,下午的校园,因为放假的关系,人并不多,李玄习惯地走到偏僻的小树林处,但那无处不在的讨厌知了发出刺耳的声音影响着李玄的心情,李玄更觉意乱,体内的神威力也有些躁动,心中立即惊觉自己现在已经是修真到分神期的人了,在修真界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了,可是怎么现在的心情还这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这样的心境对修练是一种阻碍,看来前辈修真们常说的修心,正是为了不让自己陷入这种心境,想到这里,李玄心中豁然开朗。(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发现自己在不运功的状态下,居然能感应到周围小草、树木、鲜花的生机,还有那四周能量的流动,在能量流动中李玄发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在一棵大树旁,居然有一处什么能量都没有的真空地带,四周流动的能量从那里经过的时候,都会向旁边滑去,这个发现引起了李玄的好奇。(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运起神识向真空处探去,发现被另一种能量阻挡开,神识竟伸不进去,正待他准备再次向那里查探的时候,那真空地带动了。(来自・幻剑书盟)  “哈哈……”一个豪爽的声音传来,从真空地带走出一个中年人来,只见来人方脸大耳,一头板寸、高鼻梁、宽厚的嘴唇,最特别的是一双大的眼睛,透着逼人的精光。再配上他那身合体的西服,怎么看他都是一个豪爽的成功人士的形象。(来自・幻剑书盟)  中年人一露出身形,身上的气息立即暴胀,从开始的无声无息到现在逼得李玄有些喘不过气来,李玄从修神后,就专心修精,对体内的神一直没有修练,对上对方强大的精神力有些吃力。(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心里有些担心,不知对方会不会是日本人派来的,如果真是日本人派来的,那自己可能就有难了,对宫本的战斗中李玄虽败,但李玄知道自己并不是功力弱于对方,只是自己临时对战经验不足,法宝运用不当造成的,但现在眼前这个人却有一种自己摸不透的实力,就算自己用现在改进过的法宝也不一定可以胜过对方。(来自・幻剑书盟)  李玄可不是轻言胜败的人,虽然精神力没有对方强大,但是李玄原来也练过精神力,他那一双眼睛就是修练精神力的结果,现在对付对方的精神攻击,用自己的精神力是不行的,于是运起神威力到双眼,把神威力当作精神力来用,向对方回逼过去,和对方的精神力战在一处。(来自・幻剑书盟)  修神者的神威力不同于修真的真元力、灵力和精神力,中年人对这神威力一点都不了解,被反攻了个措手不及,大吃一惊,这中年人明显是个身经百战的人,很快反应过来,加强攻过来的精神力,立即挡住李玄的神威力反攻。(来自・幻剑书盟)  双方都非常小心谨慎,中年人进攻的虽然非常猛然,但却不带半点杀气,使李玄放心不少,至少对方不会是日本方面的修真者,于是李玄把对方当作是自己试练的对手,不断加强神威力,这时的李玄双眼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透过那薄薄眼镜镜片,犹如实质般射向对方。(来自・幻剑书盟)  中年见李玄眼睛发出了金光,同时还有一道金色光柱射向自己,而自己迎上去的精神力一遇上这道光柱就如同冰块遇到一块火热的铬铁般,纷纷融化,当金色光柱到了中年人一尺距离处时,中年人立即加强精神力想挡住那金色光柱,李玄同样也加强神威力。(来自・幻剑书盟)  两种强大的能量在空中交战,强大的能量卷起地上的尘土和树叶,一些石头都被掀了起来,更不用说那本就扎根不深的小草,都被冲散的能量激得四处飞散。(来自・幻剑书盟)  只听得‘轰……’一声巨响,两种能量被挤压得发生了爆炸,爆炸中心处形成一团烟雾。还有些能量混在树叶、泥土、石头里,打在不远处的树身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来自・幻剑书盟)  烟雾消散,露出两人狼狈身形,因爆炸离中年人近的缘故,他所受到冲击也比较大,只见他现在身上衣服不但破了好几个洞,身上还粘满了尘土,头上还冒着烟,一双大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李玄。  李玄要好一些,那副眼镜破了,露出他那双清澈迷人的眼睛,有神威力护身,身上一点灰尘都没有。  李玄取下已经没有镜片的变了形的眼镜,扔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中年人狼狈的样子,笑了。  中年人不信的看了看李玄,再不信地看了看自己身上,半天回不过神来。还是学校里人们听到这里的声音,有人过来的声音才惊醒了他。  中年人迅速拿出一套衣服换上,看了李玄一眼说:“小子,没有想到你这么利害,是我看走眼了,我对你没有恶意的,主要是找你有点事,没有想到居然被你识破了我的隐身术,于是一时手痒,所以就和你比试比试,却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  李玄认真的看着中年人,发现他说得很真诚,于是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来中年人不好意思地笑道:“你看有人来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怎么样?”  李玄也发现有人过来了,对中年人点点头道声:“请!”  话音没有落,小树林旁的小路上已经不见两人的踪影。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