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壮大势力  枫园是四大世家追随李玄后,有大批家族成员进驻京城,无地方住而专门新建的,新建的时候很多的因素都考虑了进去,枫园和以前的天心园有些不同,这里除了和天心园相当的设计外,还专门在入口处修建了一栋高搂,这里可说是宾馆,而是全是按五星级的标准建的,这栋高楼有个名字叫英雄楼,在十五层。这里是专门接待一些宾客和进京办事的家族成员的,还有大大小小的十几个会议室,主要是考虑到有客到访时和开会用的,现在南宫厚土正是把新加入的几位高手安置在这里,至于其他一些小娄娄们,自是没有资格住到这里来,能来这里的都是在修真界排得上名号的人物。  李玄的住处叫A区至尊居,A区除至尊居外有五栋小楼,这些房子是安排给李玄这个门主和他的亲人住的,只是现在李玄只住了最中间的那栋,而这五栋现在暂时另作了安排,它们把至尊居围在中间。A区在整个枫园的正中央,A区周围是B、C、D、E、F五区,这五区正是按五行方位布置,形成一个极强的防御阵法,把A区保护在其中。其中四区分别由四大世家入住四区,还有一区则是原四大家族的一些老狐狸按五行设计,想到就算李玄身边没有第五世家,他们一样可以让自己的人住进去,保护李玄;而现在不正是拉入了司马家族,哦,应该是司马堂的人入住了。  而英雄楼则正在这五区保护之外,而又在整个枫园保护圈内的一个独立的存在,李玄跟着南宫厚土穿过五行五区来到英雄楼,站在门口的弟子立即迎上来告诉他们,客人正在小会议室里喝茶。  李玄一进会议室,在坐的人都静静的看着他,有些人见了他后还有些不好意思,上次见面还是敌人,这次见面却要拜在他的门下,有些不自然。李玄到是不再乎这些,热情的给他们打招呼。  “公子,他们可都是修真界有名的修行之人,经过蒋绝和昆仑一闹,他们都心恢意冷,想归隐,还好我们的人去得及时,要不然他们都成了隐士了,哈哈……”南宫厚土把这些人分别向李玄介绍。  李玄看了看众人,这些人的修为都不错,都有出窍后期的修为,李玄笑了笑说:“欢迎各位加入我们玄机门,玄机门成立,主要是给大家一个好的修真环境,大家在一起可以互相切磋,相互帮助,这样提高自身修为更快;而且大家团结在一起,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另外玄机门成立的宗旨还有一个,就是维护和平。国家大事我们不用去操心,那有政府去办,大家知道龙魂吧,我们也学他一样,保护中华修真界的利益,但是他们呢可以是由各个派别组合而成的,干什么事都有顾虑,我们玄机门不会那样,你们加入玄机门后,都是玄机门的人,所以以后门里有事,希望大家不要说我以前是什么门派的掌门,不用听你的,加入玄机门就是玄机门的弟子,你们也就只有一个门派,那就是玄机门,这点请大家庭记住了,现在如果有人不愿意的可以申请退出,我们不会为难大家。”  李玄说这话可是有目的的,上次龙灵就曾说过,因为龙魂是由很多门派组合而成的组织,很不好组织,大多数成员都是各自为政,只有少数几个真心为组织办事的人,李玄可不愿意自己创建的玄机门也那样。以前他手下只有四大家族,还不怎么样,现在人多了,也杂了,为了以后更好的发展和管理,他不得不这么说。  现在的李玄也很迷惘,建立玄机门时他只顺着几位堂主的意思,而且不管是谁对于有强大的力量也不会推辞,但后来他就一直在想,建玄机门的宗旨到底是什么?只是好玩?自己还没有到这种玩物丧志的地步。保护自己?那不用,自己的修为虽然说不上是天下无敌,但是自保自是无问题;保护自己的亲人?那到是不错,但是如果把这话对这些人说,似乎显得太自私了;保护修真利益?当然这里指的修真者利益只是指与玄机门自己和他们朋友的利益,其他人的利益不用自己操心。想到这里李玄感到自己似乎是个老奸巨滑的老狐狸!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都明白,加入后,李玄一定不会亏待他们,还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不说别的,四大世家就是例子,他们跟了李玄后,可以说是实力大增,修为更是提升得很快,特别是解决了四大世家到了分神期就危险的事,他们也大多知道,那自己加入后,自己修仙就有望了;至于李玄说的不能喝反调,这事谁都知道,谁愿意自己门下的人与自己对着干,于是都点头同意,就这样,玄机门又多了很多有实力的人加盟,分派他们的事李玄才不愿意管,交由南宫厚土等人去处理。在离开之前李玄问南宫厚土:“南宫堂主,你也是修行之人,难道不愿意清清静静的修练,这些事你还亲自管?”  南宫厚土笑道:“公子,我也想啊,可是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们得趁这个机会把势力壮大,大到没有人敢再惹我们,那时我们才有机会清修啊。不过也快了,这次只要把这些中小门派和并进来,我们的实力应该是最大的了,到时我们就交待弟子们来管理门内的事务,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可以好好的修习您教我们的心法了,呵呵!”  李玄想了想,笑了笑,去找乐天聊天去了,他还有重要的事要交待他呢。  “乐天,好久不见啊!”李玄高兴的与乐天打了个招呼。  乐天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上次与李玄相见时,还是在敌对的情况下,虽然自己没有与李玄动手,但是却也没听李玄的,现在自己成了他的手下,不知道李玄会怎么想,听李玄这么打招呼,更是有些不安,恭敬地回答道:“门主,是……是啊,好久不见了。”  李玄一见乐天的表情一愣,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要这样,叫门主多生分,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小兄弟吧,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我这次找你还有事要与你商量呢。”  乐天呆了呆,看着李玄的眼睛,不似在与自己天玩笑,他的表情很真诚,乐天心里不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门……小兄弟,你找我有什么事商量?不会是拿我寻开心吧?”  乐天本就是不计小节的修行者,才两句就把担心的事放在了一边,天心的与李玄交谈起来。李玄也喜欢与他这样说话,说:“是这样的,我现在体内无一丝力量,制品是不行了,但是现在门内加入那么多的人,你也知道修真者如果没有法宝,那能力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想把炼器的方法交给你,让你成立一个专门制作法宝的部门,不知道行不行?”  乐天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玄,制作法宝可是他的爱好,以前他就一直制作符等小法宝,本以为很了不起,但是见过李玄给他制作的小鸟(战兽)后,他才发觉自己真的是坐井观天,自己以前的法宝只不过是小孩子的小玩意儿,现在听李玄把炼器的方法交给自己,一时呆看着李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节节巴巴地问:“门主,你说……说的是真的?”  李玄看着乐天的表情,不由哈哈笑道:“当然是真的,我见过的那么人里面只有你善长制作法宝,只是你的方法差了些,我把这些制作方法交给你,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哦。”  乐天激动地拉着李玄的手,高兴地说:“快拿给我看看……啊!门主……呵呵……我太激动了。”  乐天激动过后才发觉自己失态,不好意思地望着李玄傻笑,李玄一点也不在意,在南宫家的研究所,那些研究员每次遇到自己做的东西也是这样激动,也正是他们的这份激情,他们才能研究出好东西来,要是连这份激动都没有,李玄还真不放心拿给他呢。  李玄把天机族制器方法的玉简递给乐天说:“制作法宝只你一个人似乎太少了,而且你的也会不够用,你看需要什么样的人,直接向各堂调人就是了,特别是五行堂的人,他们能量属性分别是五行,虽然一个人不能完整的制作出一个法宝,但是现代不是有流水线制作方法吗?我们也按这种方法来,让他们一人制作一个部份,这样既不怕炼器方法流传出去,而且速度也快了很多。只是这样的话,会使法宝没有很好的协调性,不过你多指点他们,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还有就是材料你也可以向几位堂主要,他们应该有办法搞到,再说了法宝制作出来后,还不是都给他们用,我想他们不会推辞的……你暂时任研究制作部的特别制作组负责人,直接向我负责就是了。”  乐天呆呆听着李玄给他讲的各种安排,都有些呆掉了,法宝还能这样制作,流水线制作方法,速度是快了很多,不似一个人制作一个法宝,因为程序太多,而有遗漏,也不怕流传出去。只是他没有想过,以前制作法宝的人,那会制作这么多的法宝,有流水线有什么用?  这段时间,玄机门又有很多有实力的人加盟,李玄告诉几大堂门,人不在多,在精。还有就是以后有什么事几位堂主和长老拿主意就是了,李玄放心的交给他们。其实李玄这几天实在是让他们烦透了,刚开始还好,后来加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让李玄去见见这些人,都来请示,让李玄想陪几位老婆都不得安宁,最后干脆门内的事都不管了,交给他们,自己乐得清闲。  几位堂主听了李玄的话后,觉得李玄那么信任自己,感动得一塌胡涂,发誓要把玄机门管好,发展成修真界最大、最有实力的门派。(现在已经是最有实力的门派了)而且现在门内各堂的事也都安排好了,也却是不用李玄事事都过问,他们就放心的去管理。  李玄这天清晨醒来,喝着自己泡着的香茶,感到有些无事可做。前两天几位长老和堂主都来找自己,自己忙个不停,现在一时没事,不由觉得无聊。想到不知道几位老婆怎么样了,自己也有几天每天一大早就出去,很晚才回来,虽然住在一栋别墅里,却没见到她们了。  正想着,白雪从房里走了出去,见李玄在喝茶,高兴跑了过来,依着李玄的身边从下,温柔地看了一眼李玄,没有说话,然后伸出如玉的手在李玄的腿上轻轻按捏起来。  感到白雪的动作,李玄理了理她柔顺的长发,笑着说:“雪,不错,有进步哦,你这是跟谁学的?”  听得李玄的夸讲,白雪甚是得意,没有停手,轻声说:“这是我跟东方姐姐学的,我知道你喜欢这样,所以专门向她请教的。”  李玄苦笑,当日在研究所自己实在是太累,才会喜欢,主要是轻靠在美女身上,让她为自己按摩感觉很好,到不再乎这按摩的好坏,只要不是白雪以前那样那么大力到也是一种享受。白雪本是为战斗而生的,现在让她去学这种轻巧手艺到是为难她了。  “怎么小燕她们还没有起床?”过了很久,李玄见其他几个房间还没有动静,不禁问道。  “前天姐姐她们同学打电话来说,她们要考试什么的,所以这两天她们都去学校去了,见你这两天也很忙,姐姐们就没有打扰你。”白雪轻轻靠在李玄胸口,听着李玄的心胸,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在这里她感到比什么都好。  李玄听了,不由苦笑,自己也是大学生,但似乎这两年没有怎么去上课,居然连考试都不知道,想来如果不是看在几位大人物的面子上,自己早就让学校给开除了。不由想到张道道几位,也好久没有在一起聚聚了。  “雪,你在家里呆着,我到学校去看看。”  “老公,不要嘛,我也要去。”白雪一听李玄要去,留她一个人在这里,不由不高兴地说。  李玄想到自己去学校,是想会会老朋友,也顺便看看考试的情况,带着白雪去似乎不太方便,正在苦恼时,东方倩从门外走了进来,李玄如遇救星一样的说:“雪,你的按摩技术还差了些,你还得跟小倩学学,这样吧,你现在跟小倩好好的学,我晚上回来你给我按摩我看看你有没有进步。”  东方倩进来,见白雪几乎爬在扒在李玄身上,不由脸上一红,正想转头,李玄却站了起来说:“小倩别走,我还有事想请你帮忙呢。”  东方倩红着脸转过来,恭敬地说:“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李玄看见东方倩红着脸,甚是好看,但是却很不自然,笑了笑说:“我都说了,不要叫什么公子,叫我名字就好了,对了我今天要到学校去趟,白雪一个人在家也不好玩,你教她按摩技术好吗?”  东方倩听了,有些呆,张嘴想说什么,却也有说出来,只是轻声道:“好的。”  东方倩暗骂自己以前为什么要教白雪,如果白雪不会的话,那么自己不是可以多一个借口与李玄在一起,但一想自己的身份,东方倩不禁有些黯然。忽然东方倩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光芒,说:“公子……李大哥,我也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李玄本以为找到了救星,却不想东方倩也跟着一起闹,皱了皱眉头,东方倩见了大惊,连忙说:“李大哥,你不会开车,我给你开车也会快些,如果叫其他车也不方便,再说,到了学校后,也可以让白雪妹妹和我一起在车上等你,你到学校去办事,我们不会影响你的。”  “就是啊,老公,你就答应吧。”白雪可不象东方倩那么拘整,抱着李玄的手臂就摇了起来,李玄不答应她就不罢手一样。  李玄看这场面不答应是不行了,无奈地点头道:“好罢,我只是怕你们在车上不好玩,既然你们要一起去,那就走吧,不过白雪你可不能去惹事,好好在车里呆着啊。”  “知道了!快走吧。”白雪一点也没有把李玄的话放在心头,只要跟李玄一起去,她才不管那么多呢。  车子一出枫园就有一股势浪扑面而来,李玄不禁有些呆了,想想现在已经是六月天了,难对天气这么热,只是在枫园里,在阵式把热气隔绝,在里面一点也感不到外面的热气,到成了避暑的好地方。好在车上有空调,气温一热,东方倩便打天了空调,车里的温度一会便降了下来。  李玄发现后面有两辆车跟了出来,用神识一查,发现是南宫厚土几个老家伙给自己安排的保镖,李玄自己到不怕有人对自己不利,不过和自己同来的东方倩却需要保护,也没有理这些,让他们跟着好了,李玄可不愿意趁英雄而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李玄看着车外的行人,想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到北京两年了,平时虽然打电话回家,但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双亲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想到这里,李玄头又大了,自己到是想念双亲了,自己与小燕几人的事情已经摆在台面上了,到现在除了见过小燕的家人,曾柔的爷爷,她们的亲人自己都还没有见过呢,还没有到过她们家里,自己应该怎么解决她们的关系呢?难道去到她们家里,告诉他们:把你的女儿嫁给我,让她成为我的老婆之一吗?如果是古代这还好,可是现在是一夫一妻制度,这也太难让他接受了吧。以前到是只想到女朋友多好,可没有想到她们家人感受,自己到时怎么办呢?  “李大哥,到了!”东方倩的声音打断了李玄的思考,李玄摇摇头,暂时抛天烦恼,下车向学校走去。  进了学校,李玄没有去找小燕三人,而是先到校长室去了一趟,向校长说了自己这么久没有来上课的原因(当然都是胡编的),校长知道李玄身份特殊,也没有过多追问,只是说:“小李啊,我这方面是没问题,不过带你们课的教授却一直向我提意见,说你这个学生居然两年了才上了几节课,似乎还没有见过你的面……”  李玄想想也是,自己以前虽然有上课,但是都躲在最后面,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我也知道,只是前段时间事情太多,放心吧,下学期我会来上课的。”  校长笑了笑说:“那到不必,我知道你事多,但是考试还有学校一些活动你最好还是抽点时间来得好,那结教授老是找我提意见,我也不好向他们交待,你说是不是,对了,他们说你不上课可以,但是考试得来,才给你学分,这我也没有办法,你今天来,难道是想来考试?”  李玄一愣,来之前到没想过来考试,不过听校长一说,李玄想想自己早就把大学的东西学会了,现在去考试也不错,于是点头说:“是啊,虽然我没有来上课,但是却把该看的书都看了一遍,想试试自己到学得怎么样了,希望校长给教授打个招呼。”  校长看了看李玄,老奸巨滑的脸上闪过狡猾的表情,说:“好吧,我会给你们老师打招呼的,你上学期也没考试,你准备什么时候补考?”  “今天一起补考不知道行不行?”  校长到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家伙这么自大,打击他一下也好,立即点头答应,他这点小动作当然瞒不过李玄锐利的眼睛,李玄暗笑,自己早就把大学几年的东西都自学完了,根本不会怕考试什么的,此刻也不好多说,笑了笑,走了出去。  来到教室,考试只是走走过场,李玄轻轻松松的就完成了所有的题目,让知道校长大失所望,也大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个不来上课的家伙考试这么利害,不会是作弊吧?  刚走出教室,张道道、舒文同与钟爱国就围了上来,上来就围着李玄问东西问西的,让李玄头晕。  “四哥,怎么想到到学校来?”张道道是几人中最爱闹的,也最不怕李玄,所以拉着李玄的手就问。  李玄连忙甩开他的手说:“快放开,有什么话慢慢说嘛,你拉着我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你有那种倾向呢!”  张道道挠了挠头,诡笑着说:“不是吧,我想一定是你拉女人的手拉贯了,我拉一下你就不自然了,还拿这个借口来唬我,还把不把我们当作兄弟啊?”  钟爱国和舒文同因为是李玄弟子的身份,到是不好意思拿李玄开涮,在一边默不作声。  李玄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又怎么样,我老婆的手拉着那感觉就是好,谁象你的手,那么粗糙,而且一想就恶心,呵呵……”  “有那么恶心吗?”张道道自语,想了想笑着说:“不说这些了,四哥,你是和你三位老婆一齐来的吗?”  “不是她们应该前两天就回校了,我今天听白雪说的,所以过来看看,谁想到还考试呢。不过也好,这几天就把几门功课给考了,免得我一直没来上课,还凭着和一些大人物有关系,还以为我是个草包呢。”李玄说着想到一件事,笑着对张道道说:“我来可能小燕她们还不知道,我们去找她们,一齐聚聚,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空,今天既然有空,我们就出去玩玩。”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