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倒霉抢匪  “你……你说你有五个女朋友?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杨月不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她只想这只是李玄对自己说的一句玩笑话,但是她失望了。  “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我三个是我们学校的,相信你也听过她们的名字,刘小燕、曾柔、张雪她们三个都是,还有两个你应该不认识。”李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她作这些解释,也许是想她知道答案后不必再对自己留恋,那自己心里也不会对她再有牵挂。  “啊,她们都是你女朋友,她们……”杨月很吃惊,在自己来学校时,就听过她们几人的事,在自己没来学校时她们都是学校的十大美女,而在自己来后,也有好事者重新评十大美女,把自己也评在了十大美女第三名,杨月对自己的相貌一直很自信,可是却排在第三,她很想知道自己前面的曾柔和刘小燕究竞美成什么样子,可是一打听才知道,自己来北京时她们也曾来接过新生,可是自己那个时候自己眼里一直只有这个第一眼就看上的男生,没有注意到她们,却没有想到她们两人都是李玄的女朋友。难道这就这放弃……杨月心里不甘,可是能怎么办,李玄也说他喜欢自己,可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难道要自己和她们一样成为李玄的女朋友之一,这怎么行,爱应该是自私的,自己怎么能和其她人一成分享自己的爱,真头疼……  “我们回去好吗?”杨月的心里乱极了,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静一静。  李玄把车开回学校,杨月把钱还送了出来,说:“谢谢你的好意,你的钱我不能要。我可以借假期再帮那个公司作些设计挣些钱,然后再回去。”  李玄愣了一下,没有接钱,笑着说:“你现在在接活干,要什么时候才能挣够,到时学校都开学了,你就回不了家了,算是我借给你的吧,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就是了。”  杨月看着李玄,咬了咬牙,低声说道:“那好吧,谢谢你,我挣到钱就还你。”  李玄了笑,说:“不必那么急着还,等你有了钱再说,再说这点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  杨月接受下来,下了车没有回头的向学校走去,李玄呆了一会,也开着车子回枫园了,他现在的心也乱七八糟的,没有心情再去兜风了。杨月走着走着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着李玄远去的车影,再看看手里的两万块钱,自言自语道:“我现在回家也要不了这么多钱啊?我怎么拿他那么多钱。”  已经放假十天了,期间李玄到雷霆战队和枫之队去了一趟,办理了些交接手续,看到了主席给自己派的助手,是一个超级美女,李玄不知道主席安的什么好心,居然派来一个美女来作自己助手,他们真的以为自己那么好色,要用色来诱惑自己吗?不过一想想李玄认了,一个美女总比一个糟老头子好吧。要是自己推辞了,给自己派个糟老头子自己可要后悔死。同时也到北京军区去看了看,最后也到军委看了一下情况,并向曾老头说明了回家的事情。  第十一天的时候,一大早,李玄就起来了,因为今天是回家的日子,本来昨天早就说好要早点出发的,可是几个女人起得到是挺早的,但是打扮却用了两个小时,结果等到快十点了六人才开着三辆车出发,原是准备五人回成都的,不过东方倩可怜惜惜地看着李玄,李玄知道不让她同行的话,她一定会睡不着吃不下或者每天哭个几遍,最后只得说:“小倩,你也和我们一起去成都玩玩吧。”东方倩听了脸上终于笑开了花,立即就说:“好啊,我们走吧。”在问她准备换洗的衣服没有的时候,她却从她的车上提出一个大包说,早说准备女孩子。李玄不禁笑了笑,却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她却一直偷偷看着李玄有态度,在她严密的注视下李玄浑身不自在。本来李玄提意各人开各自的车回去的,不过几个女人却说轮流开的好,一个人可以休息,李玄想也是,自己身体好不在乎这些,甚至可以一边开车,一边吃东西看风景,她们女人应该要注意休息的。  车刚出北京几人的心情都很兴奋,开得很快,三辆车的性能都是极品,除李玄的是九星追风外,几个女生的车是八颗星的,这不知道是汽车公司是想害李玄还是为了讨好李玄,在几个女人知道李玄的车居然比她们的多一颗星后,都找李玄闹说,李玄偏心,不爱她们,李玄哭笑不得。不过她们开车后也没有发现李玄的九星比八星车多点什么,性能上都差不多,也就放过李玄,没再追究,在高速路上比起速度来。比速度只是一时的激情,没要到两三个小时,她们就把速度降了下来,美名其曰一边走一边看风景……  暑假出去旅却是不怎么样,除了车内到外都是可以烤熟人的高温,一般时间几人都是呆在车内度过,要不然就是住宾馆,只有这两处才有冷气,本来开始的设想还是想在路上顺路看看风景的,可是每次出去都是一身臭汗,玩了几天后,李玄就没有再去看什么风景了。不过每天晚上住宿的时候却是李玄最快乐的,因为除了东方倩外,其他四人都成了李玄的女人,所以李玄从来都不客气,每天晚上都会和四个老婆缠绵,就这样都走了五天了都还没有到成都。  李玄从女人堆里爬了出来,看了看横七竖八躺在床上四个美丽的玉体,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不过再看看怒目的下身,李玄又不禁苦笑,看来太强也不是一件好事,老婆们都满足了无数次了,而自己却没有满足,难道这就是高手寂寞!高处不胜寒!  李玄摇摇头尽量不去再想这方面的事,起身跑到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可是却仍然压不住心里的欲火,李玄此刻不禁想起了住在隔壁的东方倩。穿起衣服小心的打开房门,来到东方倩的门口,发现她的门虽然关着,但是却没有锁上,李玄轻轻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房内只开了一盏红色的壁灯,李玄可以清楚的看到躺在床上的东方倩。此刻的东方倩只穿着薄薄的睡衣,里面居然是真空的,胸口圣女峰不是很大,但是却很丰满傲立着,隐隐可以看到两颗红色,再向下看,下面隔着睡衣可以看到一片黑色,李玄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就想扑上去。就在这时东方倩轻轻翻了个身,睡衣又向上滑动了些,露出下面的凄凄芳草,李玄心中一紧,头上冷汗冒了出来,急急的退出了东方倩的房间,出来时把她的门关好。  李玄心中的欲火慢慢平息,刚才李玄几乎犯了不过弥补的错误,暗自责怪自己怎么那么干?不就是欲火吗?不就是有些难受吗?那有什么?如果自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也许上了东方倩她不敢反抗自己,那么以后呢?以后自己没有在自己的老婆身上得到满足,自己怎么办?去找妓女吗?去作采花贼?  自己还不知道东方倩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就算是她喜欢自己,那她能接受当自己众多老婆中的一员吗?还有自己一个大男人跑半夜三更跑到一个女人房间去,如果让几位老婆知道估计不会有好果子吃,虽然她们都很爱自己,但是这样似乎没有人会原谅自己的!  李玄虽然暂时压下了欲火,但是却知道这样是很容易伤害身体的,于是找了一个空房间,打坐练起功来,还好订房时是订的三间,正好一间是空着的。  进到房间里,李玄拿出十二生肖旗,布下小世界,进入小世界练功是最安全的,也最方便,仙灵力在李玄的体内流动了起来,李玄记得普通修行者修成仙后一般的仙力应该是白色或者是紫色的,只有少数特殊修行者才会是其他色,而自己的是金色的,难道这是修神者特殊之处?唉……怎么又胡思乱想,李玄再次静下心来,运动起自己的仙力在体内运转,顿时体内再没有压抑欲火的难受,通体舒服,而头部则有一股凉爽的仙力流过,头脑立即清醒,但是却又有一种似醒非醒的感觉,保持这种状态一会,头脑里以前的记忆如影片般的在自己脑海里闪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玄坐那种玄妙的状态下醒过来,头脑很清醒,而且能清楚的记得很多以前已经忘记的事情,如自己小时吃奶的情形现在也记得清清楚楚,李玄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发现自己身上并无不妥,想来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才对。  东方倩爬在床上无声的流着泪水,一会儿就打湿了一大片枕头,心里直骂着一个人:色狼,胆心鬼,有色心没色胆的胆小鬼……难道是自己胸不大?伸手在自己胸部摸了摸,应该不会啊,自己的和曾柔的差不多大啊,还是自己脸蛋不好看?也不会啊?不会是自己的问题,一定是这家伙色胆太小,一定是他色胆太小,可是自己要怎么办呢?这几天自己都没有锁门的,还要怎么样嘛?难道下次自己亲自脱光了,再摸到他床上去?他才肯……想着想着,泪水停了,脸上却染上了无尽的红霞……  车过了汉中市,马上就要进入四川的广元市了,天快黑了,不过几人心情都很好,想快一点进入四川境内,到了广元再休息。这一段路不是很好走,李玄几人把车开得很慢,正转过一个山脚,却发现一辆大东风横停在路中央,边上还有一辆大卡车卡在了路边,挡住了去路,李玄三人不得不把车停下来,前面正有几个人在车周围修着车,此刻看到李玄几人的三辆车,脸色变了变,不过在看到李玄几人里只有李玄一个俊美瘦弱的男人,而其他几人是却是美得不可方物的美女后,都一脸呆相,然后脸上露出了喜色。  他们的表情没有逃出李玄的眼睛,李玄不禁暗笑,居然还有小毛贼打劫打到自己头上来了,看样子这几个人还想劫色。  “好讨厌哦,看样子今天晚上到不了广元了。”刘小燕看到车挡路,有些急,发起牢骚来。  “玄,你去把他们的车推开,好让我们过去。”曾柔也是皱眉头,心情有些不好,有些着急的看看天色。  李玄笑着说:“你没有看见他们的车并没有坏,只不过是他们想停下来看有没有美女从这里过,顺便带回去作压寨夫人吗?”  听李玄一说,五女都来了劲,仔细打量着不远处的六个大汉,越看越兴奋,都高兴地说:“真的耶,他们是劫匪。”  李玄一愣,遇到劫匪,怎么看自己身边的女人还一脸兴奋的表情,难道他们都想让人劫色?  很快,那几个劫匪都围了过来,手里拿着修车用的大扳手和钢管,一脸色迷迷的看着眼前的猎物。其中一个来到李玄面前,想把李玄推到一边,李玄正想教训一下他,却让刘小燕叫住:“玄,你到一边看到,不准你插手。”  “对嘛,你子,到一边看着,还是小丫头懂事,等我们完事,我们不会为难你们的,我们只劫色不劫命,如果你们把我们侍候得舒服,我们连财也不劫你们的了,哈哈……”一个劫匪把李玄推到一边,向刘小燕说道。只是已经被色迷住心的他们完全没有发现异常,少女遇到劫匪有这么镇静的吗?还谈笑自如,李玄在一边看着几个讨厌的家伙去劫色,眼里不禁为这几人悲哀,他们一定会很惨!李玄有这样的预感……  “嗯……”一声闷响,一个劫匪首先飞了出去。  东方倩胆子小些,在一个光头劫匪靠近她的时候,她一脚把光头踹得老远,而她自己也害怕得不得了,跑到李玄身后躲了起来,拉住李玄手才感到安全。  其他五名劫匪也被这个突然的变化吓得不轻,没想到一个美娇娘居然这么利害,一脚就把人踹那么远,刚想一起过来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美女时,却发现自己的脚下有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根青藤缠住了自己的双脚,这大公路上什么时候长出青缠来了……啊……青藤居然会动,把自己的脚越缠越紧,鬼啊……再看看那个被踹出去的人更惨,整个人都让青藤给缠住了,只剩下张嘴巴在那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啊……”六个都在制造着刺耳的噪声。  “呵呵,敢劫色,这主意居然敢打到我们头上来,姐妹们说说怎么玩好?”刘小燕笑嘻嘻的问曾柔和张雪。  曾柔笑了笑,拿出一张符来,跑了过去,每人头上给贴了一张,嘴里还说:“这是我从乐天前辈那里要的僵尸符,很好玩的,我要让他们成跳尸,然后沿着这条路跳到广元去,呵呵……”  刘小燕一听不愿意了,嘟着嘴说:“不行,我还有好多东西还没有玩呢,就这样不好玩,你先等一下,等我玩够了,你再用你的僵尸符……”  也不等曾柔回答,刘小燕娇喝一声:“火龙舞!”  六条小小的火龙从她手里飞起,在六劫匪恐惧的眼神中飞到了他们头上,然后这六条小火龙在这六名劫匪头上舞动起来,舞动的后果就是这六名劫匪的头发越来越少,一有燃烧的迹象,就会有一条水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帮他们灭火,免得把他们烧死,李玄看得清楚,水龙是张雪控制着的,刘小燕告诉她,看到什么地方烧起来了,就去灭一下火,没烧起来就不用管……  很快几人都成了光头,而那个本就是光头的,让刘小燕很不高兴,因为她没有头发烧,不过他惹得小燕不高兴,却也最惨,小燕没有烧他的头发,而是烧他的下面那个头,那里也一样有毛发,只是小燕控制似乎有些不好,很快,那里就传出了肉香味……而六名劫匪里,也就他叫得最惨!  小燕看见自己控制不好,但却死不认账,反而说谁让他得罪了东方倩妹妹(东方倩是这几人最大的,可是小燕却不认,说到了李玄身边,就她最大,东方倩也乖巧的叫她姐姐。)就是要让他长记性。  李玄看得头上直冒汗,没想到可爱的小燕会这么恐怖,李玄下意识的把自己下体保护好,免得她控制不好,把自己的也烧了!  一起控制六条火龙,刘小燕感到有些吃不消,六条火龙也越来越失控,都烧到六名劫匪的衣服裤子上去了,张雪修为更差些,水龙也忙不过来,看到六人身上都燃火了,六人的惨叫声传出老远,李玄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一挥手,一大堆沙土凭空出现在六人头上落下,把火灭了,也把六人头部以后埋在土里,对有些不满自己举动的老婆们说:“好了,不要玩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刘小燕也累了,点头拉着张雪就上了车,曾柔还一直没有出手,很不乐意的说:“我还没玩呢。”  李玄头大了,无奈的说,那快点,说完也不理她们,再一挥手发出一道能量,把挡住路的两辆车推到一边,把路让出来,然后坐上了车,却发现曾柔也上了车,并没有继续远,笑了笑,开动车,不过才一会,李玄就发现了不对劲,怎么车后有六个僵尸一跳一跳的跟着自己的车跳,而且还非常快,一跳十米远,几乎可以跟着车的速度,李玄这才想起,这应该是曾柔的僵尸符的效果,不由苦笑。  车到了广元,车从公安局门口经过,顺便把六名跳尸丢在公安局门口,解除僵尸符,然后扬长而去。公安局的干警发现六名劫匪后,很快发现他们就是通缉犯,只是想不通,这几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公安局门口,还让人整得那么惨。更夸张的是这几人似乎都已经疯掉了,嘴里一直嘟嚷着,鬼啊……我是僵尸……我再也不敢抢劫了……  车第二天就到了成都,第三天一大早回到李玄的家里,李玄的父母现在都没有再上班,留在家里修练,每天都有玄机门在成都的弟子们送来生活用品,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舒适,修为也增长得很快,李玄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修为都达到了金丹期,李玄很高兴,因为父母现在越活越年轻,只有再突破到了元婴期,那就可以活更长的时间了。  “你是伯母?你真的是李玄的母亲?怎么这么年轻?我看倒象是玄的姐姐?”  “呵呵……真的吗?”李玄的母亲很高兴,自己的儿子真利害,怎么每次回来都会多一两个女孩子,不过她们都真不错,真会说话,自己真的年轻了很多?  东方倩陪着李玄的母亲聊得很高兴,曾柔、小燕和张雪都在一边助威,只说得李母心花怒放,只是有些奇怪,小燕是和李玄有婚约在身,跟着李玄那是没话说,可是这几个女孩子怎么也都看起来和李玄很好的样子,而小燕居然不吃醋,心里有些担心!  李玄的父亲看着几个女孩子和自己的老婆打得火热,心里高兴,不管她们谁是自己的儿媳妇都好,她们都不错,如果都是那就更好了,自己的儿子那么利害,多找几个儿媳妇也是应该的,自己还想多找几个老婆呢?可惜自己没本事,唉……还是儿子利害!  “儿子,你教我们的修练方法真不错,我练了后以前的老毛病都没了,现在感觉到我就象是二十几的小伙子一样的棒,你说我会不会真的修练成仙?”李玄的父亲也不想打扰几个女人聊天,把李玄拉到一边问起修练的事情来,他修练上遇到一些问题,只是没有可以问的人,这次李玄回来了,得问个清楚。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