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新式战甲  李玄对在坐的说道:“我们大家都出去看看吧,你们也许还没有见过新战甲是什么样的。”  一行人来到枫园广场,乐天已经安排了两个比试的人,乐天见到李玄来了,恭敬地对李玄说:“掌门,这两个就是我们专门试新战衣的弟子。”  两名弟子见到李玄带着几大堂主和长老过来,也都恭敬地向李玄行了个礼道:“弟子南宫宇(南宫飞)见过掌门、长老、堂主。”  两人行过礼后,南宫宇穿上天使战衣,这是李玄后来炼制的天使战衣,战甲散发着微微金光,加上他土属性体质是黄色,他穿上天使战衣后,立即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这种感觉直觉给对手就是一种不可战胜的压力。对面的南宫飞显然不是第一次与之对敌,虽然感到无限压力,但是不紧不慢的拿出一颗拳头大的新战衣核心,一阵白光带着阵电光闪过,一件金属感极强的厚重战甲披在了他的身上,与天使战衣不同之外的是,这种新战衣几乎是全身覆盖式的,把南宫飞全身包裹在了战甲之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机器人呢。随着南宫飞活动着手脚,整件战甲透出了极强大的力量,李玄满意的点点头。  李玄一看两人,南宫宇是灵寂期的修为,而南宫飞几修练过基本的练气心法,连筑基期都没有完成,新战甲虽然利害,但是普通人南宫飞根本就不会是灵寂期南宫宇的对手嘛,不由皱着眉头问乐天:“乐天,你就是让他们两比?”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乐天见李玄皱眉头,不由得佩服,真不愧是掌门,只一看就能看出问题来,不过是什么问题乐天却不知道。  李玄听了不由笑了出来,说道:“你让南宫宇穿天使战衣,对上穿新战衣的南宫飞,虽然都有战衣,但是南宫宇修为可比南宫飞高很多,这根本就不能比嘛!”  乐天一愣,反问道:“您不是说新战衣普通人就可以穿吗?南宫飞正是我向南宫堂主借的人,专门来试穿新战衣的,后来新战衣制好,我们也就没有从新找人了,只是找不到比试的对向,只好把有天使战衣的他找来试试……难道这新战衣修真者也能穿?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来?”  李玄听了哈哈大笑道:“这个修真者能不能穿应该是你们试验的目的,你怎么问我。”  按理论说,这新战衣的最低要求是要身体敏捷普通人,当然这里说的普通人,只是说不是修真者,而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人,南宫飞只是达到了新战衣的最低要求,现在乐天他们只把最低要求当成了限制条件,不知道找一些修真者来试这新战衣,所以才会要一个还没有入门的人和一个灵寂期的人比试,这当然是有败无胜了。李玄的话听到乐天的耳朵,乐天马上醒悟过来,就想去找人。  “等等,乐天你等一下,为了新战衣,南宫堂主已经出了两个人了,现在还要人,我们水堂也应该出些人才对,水堂也是玄机门下的,到现在还没有为门派出过力,这事就交给我们吧。”东方远不待乐天反应过来,就向自己身边的长老说了声,这位长老高兴地去叫人去了。  其他几位堂主也反应过来,这东方远那是想为玄机门出力,只是想让自己堂下的弟子来试试新战衣罢了,说不好还可以把新战衣穿回去。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谁让这东方老鬼先开口呢。现在大家都是玄机门的人了,表面上谁也不好争来争去的。  不一会,这位长老就带了两名灵寂期的弟子过来,看他们两人一脸兴奋的样子,李玄就知道这位原东方世家的长老一定告诉了他们什么。  在乐天的拿出两颗新战衣核心给他们,并教他们怎么使用这新战衣,李玄这时才想起,不管是谁穿上新战衣都是有个熟悉的过程的,现在让他们比也看不出战衣的好坏来,只得说:“乐天,我看今天不用看了,过几天让他们熟悉了这新战衣再比试吧,我还有些其他的事要办。”  “门主……不好了……有个和尚带了个女人来闹事。”一名弟子喘着气向这边跑过来,远远的就喊起来。  一看衣服正是金堂的弟子,司马健见了,不由脸上无光,大声骂道:“你急什么,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这名弟子见堂主骂自己,才意识到自己太紧张了,主要是刚才门口的那个和尚太利害了,缓了口气,重新向李玄和几位长老堂主行了个礼才说道:“门主,刚才门口来了个和尚和姑娘,那个和尚对你不敬,出言不逊,所以我们骂了他两句,谁想到他向们动起手来,只一招就把我们全制住了,我还是他放过让我来报信的……”  李玄一听一个和尚和个姑娘,猜然猛到了是谁,应该是南华真人那家伙,自己从青城回来,也忘了给他说一声,没有想到他会来北京找自己。见身边的几位长老和堂主都一脸气愤的表情,李玄笑着说:“没事的,可能是一个朋友,我去看看。”  不出所料,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南华真人的声音:“李玄,你不讲义气,居然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走了,丢下我不管……你可是答应过我,让我跟你的,现在你居然不要我了……”  李玄听得直冒冷汗!!这南华真人连这话都说出来,真是的,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和他有什么呢!!  李玄连忙大声喊道:“和尚,你怎么又在胡说八道。”  听到了李玄的声音,南华真人立即停止了骂声,高兴地说:“我不是和尚,我是南华真人,李兄弟你又搞错了,你可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李玄看了看还定在一边的几名守卫,随手一挥,立即解了他们的定身法,挥挥手让他们退到一边。这几名弟子也知道这个叫南华真人的和尚利害,还和掌门认识,不是自己这些弟子惹得起的,识趣的退到一边。  跟来的几位长老和堂主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南华真人,他们居然看不透这人的修为,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姑娘,看来也是一个高手,虽然不言不语,但是可以感到她身上透出的气劲,至少有合体期的修为。还好是朋友不是敌人,从他们的语言分析,这还是来投奔玄机门而来的。  李玄看着南华真人,说道:“大师,你真的想跟和,加入我们玄机门吗?”  南华真人皱皱眉头说:“我不是和尚,也不是大师,我叫南华真人,你怎么老记不住。我这次来找你当然是为了跟你,至于加不加入玄机门都无所谓。”  李玄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要跟着我,跟着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第一,是你教我,我才娶到如花的!”南华认真的说。现场的人至少晕倒了一半。  南华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继续说道:“第二嘛,我算过了,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有一个劫,很可怕的劫,只有跟着你才能平安度过,所以我跟定你了,你不要想甩开我的。”  南华真人在说到劫的时候,眼里满是惊恐,让人看了都感到害怕,李玄是知道南华真人的修的,他可是地仙级的高手,连他都感到害怕的劫一定是非常利害的,不知道是什么劫。  李玄也不由得十分的好奇,问道:“南华真人,你是怎么知道还有不到三年有个劫?是什么劫?”  南华真人看了李玄一眼,说:“我已经修成地仙有一百多年了,可是一直没有传说中的飞升仙界,后来修为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所以研究起奇门之术,想算算为什么我不象其他修真者那样飞升仙界,用了六十年的时间,我精研奇门算术,可是为什么我不能飞升仙界却一直没有算出来,所以我一直在南级修行,那里离天近些,我以为在那里会快一些飞升。前几天我修练时心神不宁,我一算,原来还有两年多将有一场大劫,而且这劫已经有了先兆,而我也算到有一贵人能帮我躲过此劫,所以我就出来找。正好遇上那些鸟人和乌龟船,后来发生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李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的南华真人,还真是真人不露相,他一副和尚模样,居然还会推算,能算出自己的劫数来,这还有两三年都能算得出来,李玄好奇地问道:“那你既然算出了劫数,不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找我干什么?”  南华真人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着李玄,白了他一眼说:“你是我的贵人,我当然来找你了,只要在你身边,一定没事的!嘿嘿!”  “哈哈……我是贵人……我怎么不知道?”李玄感到有些好笑,但是马上想到南华真人可是有本事的人,他既然能在宝石星星宿门用诡计时,破坏他们的计划,应该不会这么巧,他一定知道些什么,自己居然也让这家伙的外表给骗了,李玄到收起了轻视之心。  李玄再次仔细打量起南华真人来,见他仍是一手拉着如花,一点也不在意其他的对他地看法,但是李玄却发现他双眼清澈,并没有有傻子那种目光呆滞的现象,不由得对南华真人更加佩服,南华真人看来是真正的高人,他高明之处并不是他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对心性的修炼无人能比。  李玄学过奇门遁法,奇门遁术里包括了很多的东西,但是李玄只对其中的阵法炼器感兴趣,所以这两样本事学得无人能比。他虽然对其他遁术不敢兴趣,但是多少也知道一些,比如炼丹以及南华真人的数术推算,炼丹之术还好一点,只要有好的药材原料、丹方、丹鼎、有一定的修为再加上火候掌握,虽然条件很多,但是最重要的火候掌握好,一般都能炼出好的丹药来,当然顶级的仙丹、神丹是不行的,可以说炼丹是易学难精。  奇门之术之中最难的应该数术推算,数术推算主要是心的修炼,要做到遇到任何事心境都能达到古井无波的境界才算入门,才能进行下一步推算预测,才不会出错;在推算的过程中要用到极多的精神力,修真者的神识来接收信息和推算未来发生的事情,而这些信息都不是单独存在的,附随着信息的还有强大的自然之力,神识要收集、接收这些信息必然会连这些能量一起接收过来。要知道数术推算可是专心专意不能有其他想法的,所以这时推算的人是不能处理接收这些能量的,这些附随着的能量必定会对推算人的神识造成冲击;还有就是这些未知的信息并不全面,可以说是由很多未知的信息片段,所以要得出结论就必须把这些信息片断进行组合,收集的信息越多,预测到的事也就越清楚越精确,当然了收集的信息越多,所受到的能量冲击也就越大。所以没有一定精神力(神识)修为的人,想推算出未知的事情而又想精确的话,这些能量必定会对推算人身体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天谴!  推算数术中推算预测只是最基本的,在学会了推算后还得学化解劫数,也学是改命的方法,要想改命就必须在未来路上找出一条正确的,不会遇到劫数的路来走。而在预测到未来的事后,就会发现,未来的事如同一条有着无数岔口迷宫般的路,而改命就是要在这些无数的路里选出一条正确的,可以化解劫数的路或者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的路。这就需要对每条路都进行预测,所以改命所受到的天谴比预测的天测还要大,这也就是很多修真者愿意预测推算而不愿意改命的原因,就算帮人改命一般也只会说出大概的方向方法,而不能说出仔细的解决方法,这是他们怕受到太大的天谴而不敢进行精确的算出改命的方法而折中的一个办法。而那些所说的天机不可泄漏则是他们的借口罢了,当然那些街边的骗子不在此例……  李玄在听了南华真人的话后,想了想,不由笑了,既然自己是这他的贵人,而他又是预测大师,李玄可不能把他浪费了,于是问道:“大师,你说你算出你的劫是两三年后才会发生,不知道你说的劫是什么劫?”  南华真人苦笑着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那天心血来潮推算起自己的命运,本想算算我为什么没有升入仙界,可是在算到未来两年快到三年的时候,就感到一股我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我知道这是劫数的感觉,而同时我也清楚的感应到了你的存在,而你给我的感觉是一种极度的安全感,我后来再精算了一次,也是同样的感觉,但是是怎么回事我却怎么算都算不清楚,不过我这次却在推算是算出了你的存在,发现你正是可以化开我劫数的贵人,所以我就出来找你,呆在你身边,等三年后我再离开。你……你不会赶我走吧?”  李玄看着正焦急地等着自己回答的南华真人,不由得暗笑,自己现在正缺人手,特别是南华真人这种已经达到仙人境界的高手,求还求不来呢,怎么会赶他走呢。不过李玄知道大多这些高人的脾气都不怎么好,不知道会不会帮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给套死了,免得他只知道躲到自己玄机门来,有事时却不敢肯帮忙。于是李玄说道:“你呆在我身边邮局不是不行,不过我身边可不养吃闲饭的人哦?”  “这个你放心,我现在已经修炼到了地仙境界,根本就不需要吃饭的,嘿嘿!”南华真人仍是那副傻傻的表情。  李玄几乎让他气得个半死,只是看着南华真人一副老实的外表,李玄一时也不能确定是南华真的没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还是硬给自己装糊涂;这时李玄身边的那些长老和堂主们听到南华真人这么回答李玄,都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只敝得难受,李玄也觉得自己如果让这他给耍了,那以后也不要想继续混下去了。李玄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也装傻地说:“你能满足第一个条件不错,还有第二个条件就是要听我的命令,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什么!”南华真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玄,大声地嚷道:“那我不成了你的奴隶了?”  李玄暗里偷笑,这就是跟我装傻的下场,我还以为你真的傻呢?看来他刚才是真的装傻,李玄笑着说:“怎么会是我的奴隶呢?我当然不会叫你去扫厕所之类的活,只是如果有人对我们玄机门不利时你得出手,还有我们想对付他人时你所帮忙……”  “停,停……你……你太份了吧,我怎么说也是仙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南华真人满脸愤怒地说。  李玄无奈的耸耸肩说:“没办法,你也知道我们玄机门现在正面临一场大劫,如果大家不齐心协力的话,不光你过不了这个劫数,连我们都是一样!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你最好找个没人能找到你的地方,慢慢度劫吧……”  “公子,我们已经给曾副主席联系上了,他说你随时找他他都有时间,只是说你不要忘了带上……带上礼物。”南宫厚土来到李玄身边,低语道。  李玄听了点点头,也不再理南华真人,对几位长老和堂主道:“你们不用再在这里候着了,今天开始,玄机门元婴期以上的弟子都闭关修炼,嗯……你们也不要急着就闭关,最好把你们门下有潜质的弟子都招集起来,把你们最拿手的功夫都传给他们,还有五堂的功夫都是相生相克的,相信你们自己也知道,在闭关修炼时也不要忘了练习五行阵法,加强五行堂弟子之间的配合,要知道五行齐聚威力百倍的,就宋吧,你们去吧。”  众多长老和堂主应声而去,都忙着招集弟子传授功夫去了,在李玄对他们讲了在青城发生的事后,他们也都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事可不光是玄机门自己的事,如果失败可能以后连人类生存的空间都会让人给夺去,现在是为了生存而备战,他们虽然有些忧虑,但是更多的是激情,这也许就是有压力才十分艰巨有进步吧?  李玄见长老和堂主都离开后,对身边的白雪道:“雪,你跟我来。”  “师尊还有我呢?我有什么任务?”黄天心是李玄的大弟子,这次李玄招集门内高层开会,他也代表李玄的弟子参加,现在见所有的长老和堂主都离开忙碌起来了,而自己却没有任务不由有些急了。  李玄听了后,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更加糟,有些生气地骂道:“你的任务还用我说吧,当然是去炼你的丹药和督促师弟妹们练功了,现在要多收集些草药,要好的,不要怕药价贵,玄机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钱不够找几位堂主要,他们虽然并入玄机门,财团名誉上合并,但是现在我还没有接手,钱还掌握在他们手里,你就说是我说的,再说炼出来的药他们也要用的,他们不会不给的。师弟们你也要多费心……”  黄天心听了李玄的骂后,不但没有不高兴,而是兴奋地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师尊放心,我一定炼出好药来,只是师弟妹们的功夫只有麻烦师尊你老人家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让他们短时间内提升到多强。”  看着黄天心跑远,李玄不禁笑了笑,这个黄天心越来越不听话了,居然还教训起自己只知道收徒却不好好教起来。不过想想,还真是有些对不起自己这些弟子来,自从收他们为徒后,平时全是黄天心在教他们,自己从来没有教过一招半式,自己只去看过几次,真是有些不称职,不过现在自己还是没有时间去教他们,事情太多了,只得以后有空再……对了,这边上不是有个免费的高手吗?不过时机似乎还没有成熟,只有再等一会了。  “门主,没事的话,我要去忙去了……”乐天满脸不高兴地说道。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