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神国遗老  经过一翻搜索,李玄发现了几个能量波动特别强的地方,不过也发现了不下十处的禁制,而此时发现的一切刚才在天空中时,他用神识都没有发现,可见此谷外面的禁制阵法如何的巧妙,李玄一时也看不出这些都是些什么阵法,威力如何。  “这个山谷看起来不简单啊!咦……这翼龙呢?这里不会是个陷井吧?”凡心惊叫了起来。  李玄此时也发现翼龙趁两人用神识搜索时不见了,不由苦笑道:“很有可能哦,没想到两个仙人级别的人物居然让翼龙算计,呵呵……”  “有什么好笑的,这里太诡异了,我看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得好。”凡心瞪了李玄一眼,有些生气地说道。他自己刚才也发现了山谷里的异样,那些奇怪的能量波动一定是阵法发出的,虽然凡心自己不会阵法,但是还是能分辩出来,不过这样他更感到害怕,因为这山谷里他发现了十多个阵法,可以说这个山谷里禁制重重,不小心的话,下一步就可能走到禁制阵法中去,而且还有可能有更多自己没有发现的,那一定更利害。他此刻的心情就如落入水中的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一样感到恐惧!  见到李玄还在四处张望,一副无事的样子,凡心催促道:“你还在找什么?翼龙已经不见了,这里禁制重重,我们还是离开吧,你会阵法你来开路。”  李玄看了一眼凡心,仍是一脸平静,笑着说:“所谓富贵险中求,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禁制呢?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说这里纯粹是个陷井的话,那么那些强大的能量波动怎么解释?我看是有人用了如此多的禁制阵法保护着什么……”  凡心一听李玄的分析顿时也来了劲,没有再闹着要离开,而是静静的思考了一会,然后说道:“嗯,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想也没有人会专门设置一些利害的阵法在这里专门害人,一定有好东西才会用这么多的禁制保护。我记得本门的开派祖师就是在一次苦行时,陷入了一处极为利害的禁制里,而在里面获得了本门无上的心法,后来才创建了本门,我要是能在这里找到无上的心法什么的,一定能成为本门第二伟大的人,流传千世……”  “想流传千世?哈哈……你们做梦去吧!”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打断了凡心的话,同时四周的能量波动也发生着巨烈的变化,在李玄和凡心两人才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李玄发现一个阵法已经把两人困在了里面。  “是谁?你是谁?为什么要引我们来这里?”凡心本来还抱着丝寻宝的热情,可是一听到原来这里是有人的,那就算找到什么也是人家的,不可能让自己带走,而且听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对自己两人没有好感,声音里满含着敌意!  李玄知道今天遇到了阵法高手,这个阵法李玄一时也识不破,而且刚才布阵的速度很快,根本就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这个布阵的人绝对是个阵法高手,李玄自问自己就做不到。好在阵法布下后,对方没有发动阵法的攻击阵。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仔细观察这个阵法的布局,看能不能找出破绽来。  “引你们来?这可是你们自己闯进来的?怪不得我。不过我还真是走运啊,居然让我看到了杀神家族的人,哈哈!”声音再次传来,声音里充满了落没和满腔的仇恨。  李玄一愣,对方是杀神家族的仇人,而自己也让对方当成了杀神家族的人了。李玄没有辩解,因为师尊黑杀本就是杀神家族的人,而自己得到了他的真传,他把一切都交给了自己,那么自己也算是半个杀神家族的人了,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再说也没有必要与面前的人辩解。只是李玄很奇怪,现在知道杀神家族的人不多,杀神家族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是由一部分杀神家族的人成立的杀神宗而已,这个人居然说到杀神家族,那么他也是上古的人类?  如果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是上古的人类的话,而且还那么恨杀神家族的人,一定不会是黑魔国的人,因为杀神家族可是黑魔国的英雄家族,人人都崇拜的家族,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神国的人了。李玄刚才试着观察了下周围的阵法布局,只看出很多似乎是神国阵法布局的痕迹,不过此人布局得很巧妙,让人看不出一丝破绽,李玄知道凭自己二流阵法水平,根本不能与面前的这人比,还不如先让对面的人安静下来,免得一激动,对自己不利,于是先除下了自己身上表示着身份的随心战甲,不想刺激对方。  “前辈可是神国的人?”李玄试着问道。  “哈哈……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有人记得神国,可这个人居然是神国最大的敌对势力的人。”那个声音再次传来,只是声音里充满了沧桑的感觉。  凡心小声的在李玄耳边问道:“神国是什么?他们和你们杀神宗有很大的仇恨吗?我怎么没有听过?”  李玄白了凡心一眼,说道:“你们苦行宗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说完后没有给他解释,而是大声说道:“前辈,难道十几万年的时光,都不能化解你心头的怨恨吗?”  “哈哈……化解……哈哈……不可能,永远不可能,就是再有个十万年我也不可能杀神家族给我们带来的不幸!哈哈……永远不能……”声音似乎在发泄着十万年来的痛苦回恨,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有些歇斯底里。  “你不要去惹他,我看他是个疯子。”凡心拉了拉李玄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呆在这里有总觉得有些不安。”  “你们以为你们还能离开这里吗?哈哈……至今还没有人能从我的毁天灭地大阵里离开得了的。”声音再次传来,多了些自信,少了些疯狂。  “我们被困在阵里了?这不可能吧,我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动啊?”凡心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李玄。  李玄点点头说:“他说得不错,我们被困在阵法里了,这个阵法应该是他说的毁天灭地大阵,这个阵法我现在也破解不了。”  “小子也懂阵法?就凭你们杀神家族的人也破得了我的绝阵!现在破解不了,那是说以后就能破得了了?我其他没有,时间有的是,那你们就慢慢破这个阵吧,只要你们能出得去,我就不为难你们,免得说我以大欺小。”声音更加自信的传来。  李玄有些急了,到不是怕自己破不了这个阵法,而是就算能破阵也需要很多时间,但是地球上还需要自己的晶石呢,这可怎么办?李玄想了想说:“前辈,晚辈还有一件非常急的事情要去办,你看能不能让我去办了,再回来破阵。”  “哼!小子,你当我是傻瓜吗?你回去是想搬救兵吧,不过就是杀神家族全来也不可能破得了我这个阵法,只是你们杀神家族的人一个个都卑鄙无耻,我信不过,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里面呆着破了阵再说吧。”声音里又多了些恨意。  李玄没有想到对方如此的恨杀神家族,本来不想理他,可是想到太空研究中心还正等着自己带晶石回去,还有地球的未来命运,李玄耐下性子说道:“前辈难道不知道现在杀神家族已经不存在了吗?”  “什么?杀神家族不存在了?真的吗?”声音里满是急切,又有些兴奋。  “真的,现在地球上根本没有杀神家族了。”李玄回答道。  对方静了一会,不信地说道:“你小子又在耍什么心眼,杀神家族不存在了,你那正宗的杀神心法又是那来的,你……”  李玄连忙打断了对方的话,道:“前辈,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想听听我这心法是怎么来的吗?”  “我也好久没有与人说话了,你就说说吧,我听着。”  李玄于是把自己学习修真的经过慢慢的说了出来,并拿出当时白桦给自己的一些东西作证,黑杀师尊给的,没有拿出来,免得刺激对方,同时还给对方讲了一些地球的现状,当然这一切都是选择性的说的,凡心也在一边认真的听着,外星的事在地球是神秘的,地球在外星人眼里同样的神秘,他们也想知道地球上的事情。而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本就是地球出来的,已经十几万年没有回去过了,现在听到地球的事,也是听得津津有味,静静的听着,只是有时听到地球上的事的时候,会打断一下,问一问。  当李玄说完后,隐藏在暗处的那人静了一会说:“小子,你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我放你回去吧?”  “前辈说的不错,我一定要回去把这些晶石交给太空研究中心,让他们能造出飞船战舰来,要不然地球是抗挡不住宝石星星宿门的攻击的。”李玄知道对方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只希望对方也有不希望地球受到外星侵略的想法,而放自己出去。  “放你出去是不可能的,你说的话我也不尽信,还有白桦怎么可能和黑杀一起收你当弟子,这事等我查明后再说,在我的记忆里杀神宗可是没有一个好人的。不过听你说的那么急,嗯……你如果要送些晶石回去也不是不行,我帮你送回去就行了。至于你想出来,只有你自己破阵才行,因为如果你真的是白桦的弟子的话,你应该能破得了这阵的,如果你只无意中学得了一些神国的阵法之术的话,是永远也破解不了的。”  李玄听到对方虽然不肯放自己出去,但是却帮自己解决了一件最急要的事情,当下高兴地说:“那就多谢前辈了,这阵法我现在虽然看出点眉目,但是一时还破解了,需要些时间才行。”  “这是当然,就算是白桦亲自来,也是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破解得了的。”那个说完停了下来。这时一个美女走入阵中来,面无表情地对李玄说道:“你把你要送的东西交给我吧。”  “高级战斗人!”李玄看出面的这个美女是个高级战斗人,知道神国出品的高级战斗人是没有一点自主思想的,不禁有些想使用自己的灭字诀来试试,看这个高级战斗人会不会象星宿门的那些高级战斗人那样,变成自己的,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试,要是那个家伙知道自己把他的高级战斗人变了,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自己现在可还在他的手中,不能太大意了。只好把贮物手镯取了下来,交给眼前的高级战斗人并说道:“请你把这个手镯交给地球上玄机门的人,让他们转交给乐天,告诉他们好好用这些晶石,我过一段时间会回去的。”  高级战斗人接过手镯,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此时传来了那个隐藏在暗处人的声音:“好了,你现在安心的破阵吧,我好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白桦的传人。”  李玄见自己现在最急切的事情已经办好,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想来凭自己学习过的天机族和白桦教自己以及来自瑶玉给自己玉简上的阵法知识,还有自己这几年来的研究,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个阵法虽然利害,但自己应该能破得了的。  要想破解一个阵法首先当然得知道这个阵法是个什么样的阵法,它的布局是什么样的,这地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个阵法实在是太玄妙了,李玄在观察了半天后,依然没有半点收获,李玄不急,但是一边的凡心急了,不由问道:“李兄弟,你能破得了这个阵法吗?”  李玄白了凡心一眼说:“现在还不知道,等我把这个阵法的布局观察清楚了再说。”  “什么?你连这个阵法的原理也没看清楚?都已经过了一天了,你都还没有弄清楚这是什么阵法?那我们怎么可能出得去啊?”凡心大叫起来:“前辈你还在吗?”  “小子,不安静破阵,你叫喊什么?”那个人到是及时的回答了凡心的话。  “前辈你看你对付的是李玄对不?我可不是和他一个门派的,你能不能放我出去啊?”凡心偷看了李玄一眼,然后才说道,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都没有想到凡心在这个时候会提这样的要求来,李玄有些生气,但是他本来就不是自己伙的,他只不过是出来苦行的苦行者罢了,没有必要与自己一起困在这里,于是也说道:“是啊,前辈,他是玉皇星的人,不是地球人,也不是杀神宗的,你就放过他吧。”  “你以为你说放就放啊,虽然这小子没有你身上那种杀神心法,但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去通风报信,我是不会放人的,除非你们自己出来,好了,你们还是安心破阵吧,这个阵法可是我最拿手的,如果你们真的能破这阵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回答了两人的话后,任由凡心怎么说,那人也没有再出声。  好一阵相求都没有反应后,凡心回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李玄。  李玄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李玄这么一说,使得凡心更不好意思,只是点了点头说:“没事。”  李玄不由奇怪,这凡心不想与自己共患难,怎么不早提出来,而要到现在才提出来,现在不但不能出去,反而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李玄还没开口,凡心先开口道:“本来以为你懂得阵法多,这个阵法应该困不住你的,谁知道你居然搞了一天了连这个阵法的布局都还没看出来,我可不能陪你一直在这里呆着,我们苦行宗的人出来可是历练苦行,要是说出去,我出来历练才几天,就被人家关在一个阵法里几百年,那可是把我们苦行宗的脸丢光了……怎么这么倒霉的事都让我遇上了?”  李玄没想到凡心居然会说出这么一个答案来,这凡心一个苦行者,怎么那么在乎那些虚名?不过现在两人既然在一起了,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自己没有必要去埋怨他,还是劝劝他吧,于是李玄说道:“就算是被困住,你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啊。”  “什么这还不算丢人?”  “是啊,我是被一个普通人困住,那是丢人没错,但是如果一个可以和杀神宗长老以上的人物比美的人困住就不会丢人了。”  “你是说那个家伙是一个可以和杀神宗长老比美的人物?”凡心惊奇地问道。他有些不信地问:“这个矿星上能住着一个那么利害的人物,那他直接出来干掉我们两人不就得了,何必用什么阵法啊?”  李玄笑着说:“他是上古神国的人,那么他的修为不一定够利害,这阵法可是他的特长,他没有必要舍长取短,和我们动武,用阵法困住我们甚至杀掉我们才是最好的手段。”  “上古神国是什么那个国家?是你们地球上的国家吗?”凡心有些傻傻地问道。  李玄简直快被他打败了,没有好气地说:“你们苦行宗不是什么消息都知道吗?你难道不知道上古时的神国?”  凡心不管李玄生气,而是继续问道:“你快说说嘛,我好写到我的苦行日志上去。”  李玄想想,破阵也不是一时能办得到的,这阵里也只有两人能说说话,就和他聊聊吧,于是和他说起了上古时的神国,当然一直与神国作对的魔国也一起说了出来……  听了李玄说的故事后,凡心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都精神了,如吃了兴奋剂一样,不停的催促着李玄快去破阵,还说什么如果破了这个阵法,那么他就是苦行宗里第二伟大的人了,如果再能会会这个还未曾见面的神国敌人,再过两招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声望直追他们第一代的开派祖师……  又过了一天,对于破阵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凡心昨天刚来的的情又淡了不少,有些情急地问李玄道:“李兄弟,你还没有看出这阵法的布局吗?”  要玄无奈的摇摇头,说道:“这禁制阵法太玄妙了,我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是什么阵法来。”  “不是吧?”凡心有些不相信地说:“连个是什么阵法都不知道?对了,那天那个人说这个阵法叫什么来着……对,不是叫毁天灭地大阵吗?”  李玄看白了凡心一眼说:“不知道就不要乱说话,毁天灭地大阵这个阵法名字只是形容此阵法的威力,有很多不同的阵法都叫这个名字的,我说的阵法名是阵法专门的术语名,比如五行阵、八卦阵、太极阵等。”  凡心不好意思地傻笑了一声:“嘿嘿,原来是说这个啊,没想到阵法还有这么多名堂。”  说完凡心又沮丧地道:“现在你连阵法名都不知道,可见上古神国的阵法是如何的玄妙,你才修行几年,学了几年的阵法,你怎么可能破得了这个阵法,看来我们一定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了。”  李玄没有理凡心的话,而是静静的想着:自从出道以来,遇到的阵法都是通过自己观察就能看出眉目来,但是眼前这个毁天灭地大阵,自己却不能从中看出,甚至说这阵法的能量点在什么地方自己都没有找到,就如世间没有此阵一般。当然这只是表面是的,李玄自己不会这么以为,这阵法形成时那奇怪的能量波动就告诉了李玄,这阵法的不一般,这样不露一丝痕迹的阵法,是让人无法下手的。  又过了几天,这几天在李玄都一直在回忆着自己学过的阵法知识,希望能找出破阵的方法,对于一直在耳边劳叨的凡心李玄也没空去理,凡心再也忍受不住寂寞,这天见李玄仍没有理他,而破阵的事仍没有进展,把心一横对李玄说了一声:“老这么坐着也不是办法,我试试能不能冲出去。”  说完凡心运起仙灵力在他的轻甲里,仙灵力化着蓝色的光芒护住全身,然后直直的向谷外天空冲去……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