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是否阴谋  “李长老,幻境外有三个人说要找你。”这天李玄在陪着几位老婆在幻境里流山玩水的时候,正准备向东方倩下手的时候,一个不知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李玄很是恼火,但是却不但不回应,现在青城幻境外的形势可是很乱的,如果没有事是不可能有人来找自己的。  李玄跟着这名弟子来到幻境外的一个道观里的一个会客室,这里面有五个人,其中三个正是李玄刚才还在想着的三妖,另两人是林青青和刘天。刘天以为这三人是李玄的朋友,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刚才刘天就一直想问问他们,谁知道他们只是在来时说了一声要找李玄就不再说话,刘天找话题,他们也只是点头或摇头笑笑。而修为比较高眼光好的林青青却感到了他们的不简单,以林青青现在的修为居然看不出他们三人的修为,只是有一种很怪的感觉,这三人不是一般的修真者,他们的气息里包含着一丝丝邪气,如果不是他们三人的气息里有一种正宗的修道气息,他很可能认为这三个就是妖怪,而现在看来更多的是这三人是修真宗道法的,只不过有可能操之过急,而出了岔子,出现了邪气。还有一点让林青青感到诧异的是,这三人在说到李玄时总是表现出尊敬的表情,不知道他们与李玄是什么关系,让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看来只有等李玄来了才能把这一切解释清楚。  李玄一跨进会客室,五人立即都站了起来,三妖齐声向李玄恭敬地喊道:“主人!”  他们原来一直喊李玄上仙,可是这让人感到太嚣张,所以李玄不同意,让他们换一个,结果他们说既然跟了李玄,就准备一直跟着李玄,让李玄当他们的主人,特别是金羽那次跟着李玄去了一趟昆仑后,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李玄不但把大罗金仙打得鼻青脸肿,而且还和很多更高级的仙人称兄道弟的,跟着李玄是不会吃亏的。  虽然他们也快要真正的修成妖仙了,但是妖仙在仙人面前一点地位都没有,还经常受欺负,要不就是成为仙人的宠物坐骑,而李玄却不会这样,一直对他们很好。其实李玄也骑过金羽,只不过他是很自愿的,并没有感到不满,而且还感到很兴奋,感到很荣幸。  林青青、刘天两人傻了眼了,没想到这两男一女深不可测的高手居然叫李玄主人?李玄没有理林青青和刘天两人,只是笑着对三妖点点头道:“你们辛苦了!”  “我们一点都不辛苦。”胡玉对着李玄甜甜的笑了笑,不禁让李玄有些着迷,还好李玄接触的美女很多,而且对于胡玉很注意,怕再象上次那种情景出现,所以并未有什么出格的表现,而林青青和刘天两个人却大感受不了,只感到胡玉那一笑万种风情,似乎是春天的阳光,能让万物复酥,让他们不能自拔。李玄当然发现了他们的糗态,干咳两声,两人才醒转过来,大感胡玉天生媚态,无力可挡。  对于能让他两出糗,胡玉并不感到高兴,甚至她感到有些不安,对于谁她都可以使出媚惑能力,但是对于李玄她不敢,李玄在她眼里一直是种高高在上的存在,是她不可仰望的存在,是她的主人,她可不敢用媚力来迷惑李玄,她怕两人的丑态会让李玄以为自己在迷惑他们,而惩罚她,虽然李玄的脾气很好,不至于要她的命,但是只要李玄赶她走,她就惨了。她现在修成了人身,但是她还在继续修炼,人类修炼都会有劫,她不可能没有的,她对于天劫可是深深的感到害怕,只有黑魔宫才能让她感到安心,也许不要黑魔宫,只要有李玄这样的主人在,她都会不在害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李玄身边就会感到有一种无可比拟的安全感,也许金羽和黑大力(黑熊)都是这样认为的吧。  “主人,这次我们接到你的命令后,就立即赶了过来,昨天上午就到了,我们到了后对这次来抢宝物的修真者作了个调查,所以才会来晚,还请主人责罚。”胡玉收起了笑容,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站在李玄面前。  她不知道,她虽然收起了笑容,但是她现在一副楚可怜的样子,更加的诱惑人,让人有一种想抱着好好安慰,好好爱怜一翻的冲动。李玄不由苦笑着说:“哦……不知道这次有些什么人来抢这个宝物?你们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宝物吗?”  胡玉见李玄没有责怪的意思,安下心来,抬起头来说:“这次来的人很多,最大的势力有昆仑……”  “什么?昆仑也来了?”李玄有些吃惊,昆仑这样的大派怎么也来了,难道他们收到什么消息,知道这里出的将是很了不起的宝物?  “是啊,他们这次派了四个长老级的高手来,听说还带来了一件极为利害的法宝镇魂钟,听说他们找到了镇魂钟的使用方法,而且这镇魂钟现在也由一位极为利害的长老掌握,使用起来威力百倍,不再象长青上人手里当成费物一样的法宝了,前几天就有一个合体期的高手不知道利害,和他们起了冲突,结果镇魂钟一出,那个人立即被摄去了魂魄……”胡玉说的时候不禁打了个寒颤,看来她也有些害怕这件法宝。  李玄不由点点头,听胡玉这么说,这种效果才应该是镇魂钟真正的威力,要不然镇魂钟怎么可能排到昆仑的镇派之宝这个名头。不过李玄并不怕镇魂钟,早在黑魔盗得镇魂钟时黑魔就把镇魂钟的原理告诉了他,而应对的办法他也早就想到了,现在看到胡玉有些害怕的样子,不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怕,不就是镇魂钟嘛,我自有办法对付的。说说还有那些人?”  李玄在拍了她的肩膀后也感到有些诧异,这个动作太过亲妮了,有些不自然的收回手。胡玉并不知道李玄想的什么,她在李玄面前总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在李玄拍她肩膀的时候,她只感到李玄的手好温暖、好安全,只希望李玄的手一直不要拿开,希望这种感觉持续到永久。当李玄收回手时,她有些失落的,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才继续说道:“这次来的人还有黄山派、峨眉派、三才门、圣炎门等门派,还有一些隐居然多年的老古董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这里出宝物的,都来了。”  “你们……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我记得你们很少和修真者打交道的啊?”李玄有些奇怪地问道。  胡玉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本想借这次机会在您面前表现一下的,可是我们都太笨,有好多消息都是玄机门在这里的情报组弟子给我们的……”  “哦……”李玄点点头说:“你们表现的也不错,本来我没把这宝物看在眼里,只是你们有没有感到这件事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熊大力刚才怕李玄怪罪不敢说话,让胡玉去和李玄说,三妖中只有胡玉口齿玲利。现在李玄没有怪他们的意思,他再也蔽不住了,忍不住问了出来,接着又说:“只是不知道那里面有些什么宝贝,居然这么多修真高手都来了?”  “是啊!这次出现宝物,连身在本地的青城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么那些来的修真者们知道吗?如果说不知道的话,那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隐世高手都为此出山?这可极不合理啊!”李玄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三位长老,门外有个自称是水灵子的人要见李长才。”几人正在想着这里面的玄妙,门外有名弟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可真热闹啊,连他们也来了,不如我们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李玄听到水灵子来了,更是对此事感到有趣,于是对在坐的说道。  林青青和刘天两人也点头回应道:“不错,听你这么一说我们也感到事情有些奇怪,说不定水灵子知道事情的真相。”  本来这里就是会客室,李玄几人刚想出去接水灵子的时候,水灵子都进来了,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人和他一起进来,当李玄看到水灵子身边的那人的时候,惊喜的冲敢过去,对着那人的胸口就是一拳,然后现两人抱在了一起。  “你这家伙,终于想通出来了,呵呵……”李玄推开那人笑着问道。  那人苦着脸,无辜地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们两人都被通揖,我又没有你那么强的实力可以和他们抗衡,只有躲起来了。”  李玄知道他并不是抗衡不了,而是不愿意和他们面对拼杀,所以选择了躲避,也不揭穿,笑着说:“陈大哥,那你现在怎么又想通出来了?”  这人正是陈奇,陈奇听李玄这么说,也笑了笑说:“没办法啊,听说青城有热闹就出来看看了。”  “好了,你们先别叙旧,还是先说说正事吧。”水灵子见他们两人的架式,是一会说不完的,连忙阻止他们。  李玄看了看水灵子,不禁皱了皱眉头,才一个月不见,水灵子看起来苍老了不少,看来是太操心了,有些担心他能不能再修行下去,也真难为他了,一个讲究清静无为的修真者,天天为中华修真界的事操心,而他又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去处理一些事情,唉……  对于一个如此持着的人,李玄没有轻视他的修行,更多的是对他的敬佩,他相信水灵子也一定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他仍能坚持自己的信念,这也未尝说是一种修行,只是这种修行还没有人敢尝试,为了自己的信念,放充修行,也许这就是佛家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吧?  水灵子见李玄两人停下谈话,会客室里的人都看着自己,等待自己的下文,便也不客气,说道:“李掌门,我这次来是想求你一件事,还希望你能答应。”  李玄一愣,一时不明白水灵子在说什么,只是疑惑地看着他,说道:“水灵子你客气了,我也是龙魂的一员,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答应就是了。”  对于李玄的爽快,不灵子很高兴地说:“这事主要是关于昆仑派与你们的恩怨……”水灵子没有一口气说完,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李玄的表情,见李玄并没有过激的表情才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化干戈为玉帛……”  李玄还真没有想到水灵子居然是来当说客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答应了的事自是不能返悔,与昆仑化干戈到没什么,可是要化玉帛恐怕有些困难,毕竟两派的人几次交锋都死了人的,李玄忽然发现水灵子正人民这下话来,李玄面有苦色地说:“水灵子,我和长青当日在昆仑就已经说过,我们和他们只是一场误会,我不会再去找他们的麻烦了,这个你放心。”  水灵子听了明白李玄答应了一半,虽然还没有达到全部的目的,但是也算达到了一半,李玄不好明说,水灵子也装傻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青城有神器出世的事。”  “神器?你们怎么知道里面有神器?”李玄并不在意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只是有些好奇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水灵子似乎看透了李玄的心思,笑着说:“我也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只不过外界一直都认为是神器之类的东西,我也这么称呼了,其实不在乎那是什么东西,我在乎的是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据我推测这事很不合乎常理,我感到很奇怪,我想应该是人为的,里面一件神器都没有,应该说里面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整件事都是一些用心险恶的人设下的圈套,让我们中华修真界自相残杀的圈套。”  李玄点点头说:“我也感到这事很奇怪,但是我不想参与进这趟混水里,所以我没有去看过,听你说得那么肯定,我想你们一定去看过了吧?”  水灵子和陈奇听到李玄这么一说,都心里一紧,要李玄出马可是今天他们来的目的,都显得脸色有些难看,相互对看了一眼,陈奇苦笑着对李玄说:“兄弟,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啊。”  李玄又是一愣,有些不解的看了看两人,奇怪地问道:“你们今天来的目的不就是不让我插手吗?昆仑应该是你们请来的吧?你们也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既然昆仑插手这事了,那我避开他们还不行吗?”  陈奇恍然大悟,苦笑说道:“青城宝物出世的事,我们先不说有没有真正的神器,但是宝物出世的地方却有一个极其奇怪的阵法,每逢子时便会有强大的灵气传出。但阵法很是奥妙,来的修真高手不下一千,但是却没有一个可以安全进去,有几个自持修为不错的想破阵,可是刚走进阵法就被一道白光打得魂飞魄散。虽然阵法可怕,但是却阻止不了人们的贪心,来的修真者都被阵法传出的强大灵力所吸引,认为里面是神器,都不愿意离开。本来不愿意离开也没什么,但是这么多的修真高手都聚集在一起,而都不是一个门派的,甚至有些有仇,所以打打杀杀是难免的。结果,神器还未出现,就已经死了不少的人发。我们也发现了这个现象,但是这些人里有很多是久未出世的修真高手,我们龙魂根本无力阻止,于是我想到了你们,还有昆仑黄山峨眉这些大门派,只有你们才能阻止这场悲剧,黄山峨眉是没有问题,但是他们都来了也感到实力不足。而我们到昆仑的时候,本来长青上人还对你们有些顾及,但我们运气好,昆仑一位硕果仅存的前辈居然这个时候出关,这位前辈是长青的师叔祖,而且修为也达到了大乘期,他一出关似乎就知道我们去昆仑的目的,他有些忧心地说这是中华修真界最大的一次劫数,那怕是昆仑这个曾经是中华最大的修真门派也会被波及,只有极力团结起来,才有可能把损失减到最小,度过这个劫。当长青说出他的顾虑后,这位前辈便要求亲自主持这件事,长青在昆仑守家。这位前辈带领昆仑高手到青城后,一直维护着混乱的秩序,前几天有几个修真高手想乘机捣乱,被这位前辈利用镇魂钟用雷霆手段击毙,才使得那些修真高手有所收敛,但是神器的诱惑却是无人可挡的,他们都不愿意离开……”  李玄越听越是皱紧了眉头,这么多的修真高手聚在一起可不是一件好事,更不用说这些人都抱着想得到神器的心,李玄不禁有些奇怪,难道这些修真高手都是傻子,连神器都还没有见到就争过你死我活,能修到这种程度的人,应该不是傻子吧?那是怎么回事呢?其中一定有玄妙!  “你这次让我插手这事,不会是再想让我们和昆仑黄山峨眉联合起来把那些讨厌的人赶走吧?”  “当然不是,如果用这种方式的话,难免会引起那些人的不满,一定会有冲突,那样场面我们就不能控制了,会死很多人的,中华修真界也完了。我们是想请你破了这个阵法,如果里面什么也没有,这些修真者们想必就会散去……”陈奇笑着说。  李玄仔细看了看水灵子和陈奇,然后慢慢说道:“那里面要是真的有神器的话,又该怎么办呢?这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给谁都不好,谁要是得到了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争夺的,还不是一样的会引起大混战,而且我这个去寻宝的人应该是首当其冲的。”  “嗯……这到是个问题,不过我们想里面应该没有什么好东西的……”陈奇有些不敢肯定的说,他也很无奈,在众多的修真里只有李玄这个天机传人对于阵法最熟悉,他也知道李玄如果插手,不管后果怎么样,李玄都会因此而引来很多麻烦,却实很为难,但是如果李玄不插手,这事可就是无休止的。  李玄想了想说:“这样吧,不如大家聚一下,我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想个万全之策,说真的,让我去当这个出头鸟,我还真的有些不敢,你们也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了,还有那么多人跟着我,我可不能不为他们负责。”  “这样……也好,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他们现在在半山的青云居。”陈奇和水灵子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大家商量一下或许会有个好办法。  青云居本是一个富商在这里的一个避暑山庄,现在让龙魂征用了,几大派的人都暂时在这里落脚,李玄来到青云居的时候,已经有弟子在门口等着了,弟子带着水灵子李玄等人来到一个会议室,里面已经坐着昆仑、峨眉、黄山还有龙魂的十几位高手。见到李玄等人进来,这些人都站了起来,首先两人走了过来,一个正是黄山雷极禅师,另一位是个面貌清奇的中年人,身上隐隐有仙灵之气透出,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当李玄进来时,立即引起这人的观注,脸上略闪过一丝惊异,很快恢复正常。李玄也打量着他,想来这位就是昆仑的那位前辈了,修为还真高,不过比起自己应该还差那么一点,李玄很有自信的想……  “李掌门,一年未见,修为又见长了,我现在都看不透你了,呵呵……”雷极禅师当日见过李玄,还作为主人接过李玄,但是两人却没有什么交往,只好打着哈哈,客套两句。  面貌清奇的中年人也笑着说:“雷极啊,不光你看不透,就是我也看不透,看来这位小兄弟已经超凡入圣,进入了仙人境界了。”  他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可思意地看着李玄,他们都知道李玄的修为很高,但是李玄修行的似乎不是道家心法,以前都让他们有些看不懂,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发现李玄的修为有很大的提升,但是都没有想到这次李玄已经进入仙人境界,虽然仙人有很多种,仙人也有很多境界,但是那怕是一个最普通的仙人也是他们所向往的。李玄才修行多久?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的,如果不是面貌清奇的中年人说出,他们也不会相信。那怕是现在这位中年人说出,他们也感到有些不真实,很不能接受……  其实不要说他们,就是这位中年人也奇怪,一般修练到大乘期,过一段时间,把仙灵气炼纯,就会白日飞升,可是李玄的仙灵气明明已经很纯正是,他怎么没有飞升。而且他似乎还能继续修炼下去。  在修真者修炼成仙后,如果不飞升仙界,那么没有仙人的修炼方法,用修真者的方法继续修炼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可是李玄却又是个例外,这是怎么回事呢?他很疑惑……  “悔尘前辈,您说的是真的吗?”水灵子向中年人证实道。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