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处理结果  吴天的这种霸王请客法李玄有一些反感,想想自己和他并无多少的交情,这次却来请自己,多半是想多自己这得到还没有研究出来的新战甲,毕竟天使战衣及雷霆战队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给他们一些新战衣李玄并不反对,但是上次自己在任命乐天职务时,给了他一些天使战衣的设计方案,这些方案是自己改进过的东西,希望能设计出一条现代技术的生产生线来,生产这种战衣,并且要一般的战士就能穿,但威力功效不至于弱天使战衣太多。材料不好找,要想完成这个设计并不容易,李玄也并不抱多大的希望,上次曾老头和曾天邑要,自己没有办法,只能答应,到时就算新战衣不能制作出来,自己最多提纯一些人造钻石,弄一些一般的天使战衣没有多大的问题,后来南京的周光耀向自己要,自己一心软也就答应了,可是立即就后悔,其他人再要,都没有答应,如果再答应下来,自己可就不得安宁了,所以李玄现在是有多远躲多远,不过现在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还得给这个吴天一些好处才行。  此刻吴天身后正有一个人盯着李玄打量着,这人正是吴天的警卫连长陈虎,他早就听说门派内有一个特利害的年轻客卿长老,没想到就是他,只是怎么感应不到他身上有灵力波动,而且看起来也只是帅一点,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啊?不知道他有什么长处。陈虎虽然知道李玄的身份,但是李玄有什么本事他却不曾听说,现在也只敢在吴天身后看着李玄,李玄在青城的身份,李玄没有表态之前,他可不敢轻易地说出来。  吴天见李玄不怎么高兴,他也很无奈,能怪谁呢?要怪的话就怪李玄自己好了,谁让他制造出那么利害的天使战衣,训练出雷霆战队那么利害的部队。现在已经有雷霆战队和枫之风这样的部队了,北京军区的曾天邑也要了五百套亲战衣,他老爸曾副主席也要了五百套、不知道是怎么安排,不过想来也轮不到自己的头上,而那个自己的好友周光耀也是狗屎运,居然也得到五百套战衣,那以后他们都有利害的部队,而自己却一个都没有,再有什么全军大比武什么的事,自己可拿什么人出去比,出去了还不是丢脸吗?所以这次吴天厚着脸皮找上李玄,就是想捞点好处,他虽然和李玄的关系不是很熟悉,但是对李玄却也调查了一下,知道只要脸皮厚一点,李玄也发不起火来,到时自己说不定就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小玄啊,前面有个饭店的菜味道不错,不如我们去那里喝两杯怎么样?”吴天笑着对李玄说道。  李玄对于吴天到没有偏见,刚才那么骂他也只是一时之气,他气吴天请他的方式有点过份,现在见吴天说话和气,自己刚才骂他他也没有生气,也拿不下脸再骂他,只是听吴天说现在叫他去喝酒,不禁笑着说:“吴司令,现在才八点过,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喝会茶聊天,等中午了再去喝酒怎么样?”  吴天才不在呼是喝酒还是喝茶呢?他在乎的是李玄怎么样才肯松口,一行车队来到一个离市政府不远的茶楼。此刻茶楼老板刚刚打开门,就见到几辆军车开到门口停下,然后下来一队荷枪实弹的军人,都不禁吓了一跳,想到自己茶楼内正有几个还没有走的客人还在打牌,而且赌得很大,这些人不会是来抓赌的吧,谁都知道成都的茶楼过不光是喝茶这么简单,很多茶楼都经营有其他项目,比如赌和色情行业,虽然想去通知他们,可是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他的腿动也不敢动,还在打着颤……  赵虎下车,见这老板堵在门口,呆呆的,好笑的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说道:“老板,怎么你这里不作生意啊?见客人来了还堵在门口?”  老板一愣,吃惊的看着赵虎,见赵虎不似说谎,才晃悟,这抓赌也轮不到当兵的来啊,还带着这么多枪,再看后面正有一辆高档的轿车,再看下来的一个人,见多识广的老板立即知道是一位将军,而且一定是手握实权的大人物,那么这些拿枪的人一定是他的保镖了,这才枪了口气,换上职业式的笑脸,让开大门,笑着说:“我怎么会不作生意呢?只是一时见到大人物,太吃惊了,没有想到我一大早开门就遇到贵人,看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吗!快里面请……里面请……”  老板一边让众人进来,一边对着几个还睡眼朦胧的小工呼道:“小文、小黄快准备雅间,泡上好的茶叶……”  李玄随吴天走进一个雅间,其他警卫员站在门外,坐定后,吴时客气的递过来一支烟笑着说道:“小玄,来抽支烟!”  李玄淡淡笑道:“不用了,我不抽烟的,吴大司令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吴天自个点燃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才对着李玄说:“能有什么事啊,兄弟,你是成都的人,我也是,我们怎么说也是老乡,你上次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的时候,我就准备好好的为你摆一桌酒,庆祝一下,没有想到你有事,转眼就看不到人影了,我听说你回来了,立即就赶了过来,哥哥我够意思吧?”  李玄看了一眼吴天,暗骂一声老狐狸,真的要请自己喝酒,派个人通知一声就行了,这么早就在街上拦自己,鬼才信他的话,不过别人没有问及战衣的事,李玄也不好拒绝,只好说:“真是太感谢吴司令了……”  “兄弟,不要吴司令、司令的叫,都叫生分了,你看我们一见如故,我都叫你兄弟,你叫我吴哥就行了。”吴天很豪气地笑着。  吴天很会拉关系,而且也很会说话,让李玄这个平时都不善交际的人不知道该怎么样拒绝,只得傻笑着认了这个大哥,两人就在这茶楼上打屁聊天着,都没有提战衣的事情……  张国威今天一直发着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大早的让一群军人拦住车子,车上下来的居然是成都军区的一把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李玄居然敢骂那家伙,更更让他想不到的是那家伙居然还不生气,请李玄去喝酒……  抛开不好的心情,进入市政府准备应付上级的调查结果,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这次有李玄帮忙,他能和吴天司令一起谈笑,应该认识一些人,上面应该会从轻发落,可能不会让自己有牢狱之灾,但是这个副市长的位置应该是坐不住了。  张国威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这里本来不应该来这里的,前段时间自己接受调查,已经暂停了自己的工作,这个办公室也没有人入住,一直空着,可是两年多来,对这里太熟悉了,不知不觉又走了进来,外面的秘书看到他也没有阻拦,想是因为知道自己今天的命运了,让他进来再看这里最后一眼吧。  张国威一听就知道是省委的人来了,自己在市里有一帮人,以为这个位置上只要不犯什么大错,随便收点财物,帮自己老婆的公司点忙,这点事应该没事,市里还没有人动得了自己,谁知道尽然让人告到了省里。在市里势力三分,一是一把手市委书记,二是把手市长,三是自己和另一个管组织部的副市长,其他的人都归入三个势力之下。书记和市长在省上都有人,斗得很凶,自己这一势力保持着中立,本想左右逢缘两边都不得罪,没有想到两边的人都得罪了,这次也不知道是那一边的人向自己下的手。  “张副市长,省委的郑书记来了,记你去会义室去。”办公室的门推开了,市委书记的秘书小邹叫醒了正在发呆的张国威。  “哦,知道了……什么?那个郑书记?”张国威听到后吓了一跳,省委姓郑的就只有那么一位,郑书记,省里一把手,自己的事不是省委组织部在调查吗?怎么他来了,难道是李玄给他在省里认识的人打招呼,事情败露了,省委的一把手亲自插手这事了,看来不好办了。省委一把手郑书记可是出了名的公正无私,他是主席亲自提上来的人,人很年轻,虽然也很有本事,但是能坐上这个位置全靠了主席的赏识,上任后为省里办了很多实事,为官也很清廉,他亲自过问的事,也让人服气,自己的事能让他来,就算自己坐牢也是心服口服了,唉……  张国威跟着小邹向会议室走去,心里却有些激动,更多的是不安,激动的是自己虽然认识郑书记,但还从来没有和他好好的谈过话,不安嘛,自己竞是在这种场合去见郑书记,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有市里几个掌权人物,其他的是省里的人,张国威看了看,有省组织部长等人,这些人前些时候调查过他,与他接触过,他都认识,今天首位多了个人物,是省委书记,此时正含笑的看着自己,笑得很温暖,让张国威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张国威心中一动,暗想李玄找人帮自己,不会就是他吧,省委书记的这个笑容让他心安不少……  接下来省委组织部宣布了这次的调查结果,在张国威的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调查的结果对张国威很有利,他收受贿的事情大事化小了,而他在岗位上干的一些业绩却夸大了不少。张国威自己清楚,自己是凭着真正的实力坐到副市长的位置上来的,自己上面没有人,如果真的没有一点实力,那怎么行,而他所做的这些为民办事的事情,他却是付出了很多心力,但是现在可是在查自己的过失,在国内政坛上,可是你如果犯了错,那就会否定你的一切成果,否定你以前的付出的,听现在宣布的结果,似乎自己只是犯了些微不足道的错,而功劳却大得吓人一样。看了看对自己不满的市委书记和市长现在脸色似乎很难看,他们都是政坛老人了,一时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心里也隐隐感到点什么,脸上尽量露出微笑,但是看张国威的眼神却复杂了得多,此时他们可能在想,这个张国威不是没有后台吗?怎么现在已经用这么强硬的手段把事情压下了,那他的后台实力可太可怕了,再看了看省委书记,两人似乎并不是很熟悉的样子,再联想到省委书记在外的清誉,以及前几天张国威因调查而消沉的表情,内心深处更为两人的心机感到害怕,更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在张国威的惊喜中调查会议结束了,但郑书记却把他留下来谈话,让他感到奇怪,虽然说他是帮了自己,但是要谈话的话应该等下来再说吧,怎么现在这个场合就公然留下自己,这淡是让别人怀疑吗?但是他还是留了下来。  “小张啊,你对这次的事怎么看?”郑书记问道。  张国威心中一跳,但是心里却更迷糊,客气地说:“这次的事多谢郑书记,我也知道我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  郑书记有些生气地说:“小张,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装迷糊?”  张国威听了更迷糊,连忙说:“郑书记,我是没有明白你说什么?真的……”  郑书记盯着张国威,见他不似在说谎的样子,也有些吃惊地问:“你这次能无事的坐在这里是主席亲自找的我,主席还说你还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主席这些年一直为国家的繁荣昌盛做努力,对腐败也严力打击,但是这次的事……”  “主席……”张国威晕了,怎么会是主席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郑书记见张国威似乎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则更加的好奇,想了想说:“你也不知道吗?嗯……那你认识李将军吧?”  “李将军?”张国威快疯了,当然是惊喜得快疯了,怎么这么多人帮自己,这李将军又是何许人也?摇了摇头,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郑书记也是主席一派,这次还帮了自己,那么自己如果继续从政的话,也必将是这一派,那么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如果自己什么都不说,说不定会把关系弄得更复杂,失去郑书记的信任。连忙解释说:“郑书记,说真的,您说的李将军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次的事,只是我老婆告诉了我女儿的男朋友,他姓李,也许和你说的李将军有关系,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哦……你女儿的男朋友叫什么?他是什么人?”郑书记也对主席亲自过问一个副市长的事感到奇怪,而且还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帮他,只说是李将军的一个亲人,只是电话里不能详谈。  张国威苦笑道:“郑书记,我也不知道我这未来女婿是什么来头,我只听我女儿小雪说他家也是成都的,但是似乎他和北野家关系不错,对了……这次他开的车也挂的军牌甲A000XX,我开始还以为北野家送的……”  “甲A000XX,中央军委的坐车?这军委是不可能把这车牌给普通人的,这么看来是你女婿和上面的关系了。”郑书记也很惊奇,没想到张国威有这么强硬的势力,想了想问道:“不知道你女婿叫什么名字?不过具我所知,中央军委似乎没有姓李玄的,奇怪了。”  张国威笑了笑说:“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是昨天陪小雪回来的,听了我的事后,他就说愿意帮忙,我也不知道他上面有些什么人,我当时也没有问,对了,今天他开车送我来的时候,在市政府门口让军区的吴司令拦住了,我看他们似乎很熟悉。”  “吴天……在市政府门口,他亲自来的?”郑书记吃惊的望着张国威。  张国威也意识到了这事不简单,点点头说:“不会错的,今天一大早,我们的车刚开到政府门口的时候,有几辆军车把我们的车一下就围了起来,下来的全是全副武装的士兵,还吓了我一跳,后来我看到吴天从车上下来,我当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奇怪的是我这女婿居然对吴天大骂,而吴天居然还不生气,我想他们应该很熟悉,要不然谁敢骂吴大司令。”  “看来你这个女婿的背后不简单啊?有机会可要好好认识认识……”郑书记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才醒来,看了看边上的张国威,认真的说:“小张啊,这次的事虽然没有处理你,但是你可不能再犯了,我看了你以往的事,知道你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而你上面也有人,希望很大啊,希望你要把握好一些事,就这样吧,我也该走了,什么时候把你女婿约出来吃顿饭啊?”  张国威点头道:“郑书记,我知道了,我这女婿这次回来,我也不知道他要呆多久,我机会我们一起吃吃饭联络一下感情。”  两人走出会议室,这时郑书记的秘书走了过来,在郑书记的耳力说了几句话,郑书记点点头,回过头来对张国威说:“小张啊,这个吴天还和你女婿在清心茶楼,不如我们也过去,我还真的些心急的想看看你女婿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张国威当然高兴的点头答应,能拉上这条线对自己的发展是很有利的。张国威看了看外面的人,经过这次的事,这些人看自己的眼光也不一样了,以前知道自己没有后台,都对自己不怎么感冒,自己虽然经过很多的努力到这个位置,但是他们都看不起自己,轻视自己,这次见自己犯事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看自己的眼光也更多了些敬畏。现在他们虽然还议论着什么,但是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这事就会烟消云散,自己以后的路会更好走,没有人再敢给自己下绊子,不过自己也得更努力才行。以前自己就是抱着不能再向上的精神,而含些小便宜,现在有了新的追求,那些小便宜还有什么占头。  在茶楼的李玄很是无聊,吴天的耐性可好了,一直和李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题,李玄只是礼貌性的回应着,和吴天真的没有共同语言,但是吴天却似乎很喜欢说一样,在李玄耳边说个不停,李玄都有点冲动,想直接给他战衣算了,但是想到人家都还没有开口,你自己却开口了,那战衣不是太不值钱了。  还好这时门外的赵雷把李玄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了出来,赵雷敲了敲门在外面道:“吴司令,郑书记来了,说要见你。”  “哦,他怎么来了。”吴天有些自言自语,今天本是想从李玄这里敲点好东西,但是却一直开不了口,所以打定注意先把感情培养起来,以后要起来也方便,现在听到郑书记来了,想起自己与李玄一起聊了半天,李玄也有些不耐烦了,不如让他们进来,人多聊起来也热闹些,以后有机会再找李玄要战衣。想通了这些,吴天站起来说:“老弟,不如我们出去看看吧,老郑可是省里的一把手,你也是本地人,怎么也得出去见见父母官吧,今天我们就让他请客,哈哈……”  李玄没有意见,出去也限,与这个吴天聊了半天也太没趣了,自己也不喜欢交际,到时让他们聊,自己在一边好清闲些。李玄站起来跟着吴天向门外走去。  “老吴,你今天怎么有空一大早的跑出来喝茶来了?”郑书记爽朗的声音传来。  “老郑,我喝茶你都要管,我就是喜欢怎么样?你怎么也有空跑这里来了?”吴天似乎和郑书记很熟悉,两人一见面就聊了起来。  李玄对于聊天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看到了郑书记后面跟着张国威,见张国威一脸喜色,想想应该没事了,却有些疑惑,难道是主席的主意,他卖自己一个面子,还是张国威根本就没犯事?  “老郑,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李玄李老弟,别看李老弟年轻,但是现在的职位可不在我之下哦。”吴天见郑书记一进来就向自己身后的李玄看,多半也猜到了郑书记的来意,干脆给两人介绍起来。  “啊!”郑书记大吃了一惊,一进来就发现吴天身后有个俊美年轻人,可是吴天这句话的份量未免太大了,这个年轻人的职位不比吴天小,吴天可是军区一把手,中将衔,军队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军官。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