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汤的考验  郑书记一看打量着李玄,又疑惑地向身边的吴天看了看,他感到相当的不可思意,李玄一点也没有一个军人应有的气质,更多的是随意,有股出尘的味道,但是却又染了些红尘的味道,再看他的眼睛,深不见底,应该是个智者,但是却又有一种处世未深的感觉,总而言之,李玄给人的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是怎么看都不象是一个军官,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让主席为了他而放了张国威一马,还有拉拢的意思,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虽然很吃惊,但是见到吴天对自己点头,郑书记还是马上回过神来,向李玄伸出手道:“李将军真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是将军了,以后就是你们的天下了!呵呵……”  李玄见的大官也多,见到郑书记到是一点都不紧张,伸出手来与郑书记握手,说道:“郑书记客气了,我那会当什么军官啊,只不过为了国家的强大向国家捐了一点点军火,在军队里挂了个名罢了,还是郑书记为官清廉,把本省治理得井井有条,这才是有本事啊。”  李玄说得是实情,他对于指挥根本就不懂,只不过给了些战衣给曾老头,(战衣是军队用,也算是军火吧),然后帮忙训练了两个月的雷霆战队而已。而郑书记却又不这么想了,他想张国威不是说李玄和北野家关系好嘛,可能是北野公司通过他向国家提供了大批的军火,而中央为了方便行事,给他在军委挂了个名罢了,这样想到也行得通,到也释然。看吴天对这个李玄这么客气,一定也是想让李玄帮他联系一些好军火吧。  只有吴天奇怪的看了一眼李玄,也不点破,李玄这样说很正常,战衣的事算得上是国家机密,李玄不想让更多人知道。  多了两个人,聊起来也热闹多了,吴司令和郑书记聊起了一些国家大事,李玄也不必再闷闷的和吴天聊,找上了自己未来老丈人张国威,两人的话题却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张雪的往事,比如张雪有什么爱好拉,喜欢吃什么拉……本是无聊问起,但是李玄却为自己以前对张雪感到太粗心了,张雪都跟了自己这么久了,可是自己连她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再想想其她几女也差不多,看来自己是太不关心她们了,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这样?  中午,吴天为了战衣频频向李玄敬酒,郑书记也算是半个主人,也向李玄敬酒,张国威今天也高兴,官复原职又是李玄帮的忙,也向李玄敬酒,三人都是长辈,李玄也不好推辞,一杯一杯的喝着,时而回应几杯。几人酒量都好,李玄更是不用说,进入了仙心始动期,他的肉体经过了能量的粹炼,不光肌肉可以随心控制,连体内的器官内脏也因能量粹炼过,可以随心控制,酒到了他体内就被化解,喝了那么多酒,除了感到嘴里有点酒味外,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天气太热,气氛热闹,俊脸上微微有点红晕。  见到酒已经喝了五六瓶了,吴天趁着酒兴对李玄说道:“老弟啊,你太不地道了,怎么说你也是我们成都人,可是怎么你只给北京南京战衣,不给我们成都呢?……老郑你说他是不是太过份了?”  郑书记也喝得差不多了,想这战衣是什么?可能是他们说的军火吧,想来吴天为人还不错,和自己是二十多年的朋友了,也想帮帮他说说,但是自己对李玄又不熟悉,看了看身边的张国威,说道:“不会吧,我看李老弟不会这样,一定是李老弟想北京南京先配备了,再给你们吧,你怎么能因为晚一点就说李老弟呢。小张你说是吧?”  张国威一看郑书记在向自己打眼色,一时到李玄既然说的向国家提供军火,那么吴天的也是国家的军队,还不如给他们一份人情,也向李玄劝说道:“是啊,小玄,你可不能忘了我们成都军区啊,你也是从成都出去的,你也不会让我们成都军区的兵比其他地方的差吧?”  李玄本就有给吴天战衣之意,见三人绕着圈子向自己劝说,也作个顺水人情,笑着说道:“好吧,既然郑书记和伯父都开口了,我就答应下来了,来,来……今天大家高兴,我们再喝一杯……”  到最后,四个人喝酒有三个醉倒了,郑书记是作陪,又是地主,除了李玄,吴天和张国威都敬他酒,就算他喝得多,吴天和张国威则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高兴也没有控制住,李玄喝得多,不过酒量好,所以只有他没醉。  因为吴天考虑到饭桌上找李玄说战衣的事,怕太多人知道,所以让随从和警卫他们坐了另外的桌子,这桌没安排人陪。看着醉倒的三人,李玄不由摇摇头,好在郑书记和吴天都有随从,自己只负责把张国威这位未来的老丈人送回去就行了。  当李玄把喝醉的张国威送回去,并告诉了她们张国威已经官复原职的时候,张雪三母女都很高兴,一直夸李玄有本事,李玄只是笑笑,说自己并没有帮什么忙。下午李玄说要回去,家里还有些事,未来的岳父岳母一直挽留,张佳也不愿意李玄离开,李玄这个有钱人走了,谁帮他买她那些她想买却没有钱买的东西啊。张雪却知道,李玄是想刘小燕她们了,想想已经出来了两天了,如果再不回去,她们一定会怪自己一人霸占李玄了,要是惹得家里的三位不高兴,那以后自己的日子可不好过了,还是回去的好。李玄虽然归心似乎箭,但是在张国威夫妇再三挽留下,还是决定第二天再回去。  晚上李玄打了个电话给乐天,问了一下此刻他最关心的战衣的问题,乐天高兴的告诉李玄,战衣已经基本设计成了,是根据天使战衣,加上李玄让南宫研究所带来的芯片设计和成品,经过组合,理论上已经成功,现在正在制作试验,很快就能知道结果,不过因为现在的制造工艺水平,制作出来的战衣可能比天使战衣差上很多。不过乐天自信的告诉李玄,现在制作的战衣只是试验品,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李玄鼓励了他一翻,心里也踏实了很多,只要试验成功,再改进一下,应该没有问题,这次乐天他们用的可是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式,不象以前自己是手工制作,制造速度应该会快上很从,如果不是追求精品的话,到时让国家的军队都用上这种战衣都有可能,让战衣成为军队的标准配置,真是有些兴奋。  冷静下来的李玄又感到有些不安,这些战衣的威力自己是知道,如果真的成为军队标配的话,很有可能会把战衣的设计泄露出去,要是让一些居然不良的人掌握了这种战衣,那后果真的难以想象。  看来还得想办法限制这种战衣才行,现在嘛,暂时把这种战衣制作出来,不能把战衣送出去,先把加秘方法设计出来再说,看来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战衣不外流。(天使战衣制作时,李玄也想过,不过李玄不怕,因为修真制器的方法有很多限制,不是现在科技可以仿制出来的,所以就是有天使战衣外流,也不怕有人仿制。)  李玄想来想去都觉得不放心,又给乐天打了个电话,让他千万不可把战衣的设计泄露出去,要做好保密工作,还有就是战衣关键部份,控制芯片和能源部份要分开设计制造。这种亲战衣因为是普通人使用的,而普通人没有修真者那样的真元力灵力等力量,只能借助战衣本身的能量使用战衣,所以在亲战衣中加入了能源部份,这种能源就是当日李玄设计生命创造仪时设计的,应该是修行者使用的东西,现在李玄也一齐交给了乐天,让他南宫研究所的几人一起研究,看能不能用现代科技仿制出来。  打完电话,已经很晚了,李玄见张雪的家人都睡下了,从窗口飞出,来到房顶天台上,对着空气说道:“这几天我感到有很多修真者出现在附近,而且修为都不低,你们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吗?”  李玄面前的空间一阵波动,凭空出现一个黑影,黑影向李玄行了个礼,恭敬地回答道:“公子,据情报显示,他们似乎都是为了一件将出世的宝物而来。”  “宝物?”李玄有些不明白,继续问道:“什么宝物?”  “什么宝物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月前青城附近有宝光闪耀,有这方面的行家说,是将有绝世宝物出世的征兆,现在整个修真界都闹得沸沸扬扬,我看他们应该是冲着这件宝物来的。”黑影回答道。  李玄沉默了一会,对着黑影说道:“你们这次十二个人应该全都来齐了吧?”  “是的,这次公子回家,不愿带人,所以我们十二个就擅自作主跟来,现在您家里有我们六个兄弟在保护公子的家人,另外我们六个跟在公子身边,还请公子责罚。”黑影对李玄很恭敬,但是语气却也很平静,他似乎很了解李玄的脾气,知道李玄不会因为这点事而责罚他们。  李玄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对我好,我怎么会责罚你们呢,只是你们也知道我和青城的关系不错,这次宝物出现在青城附近,我怕青城会因此遭鱼池之灾,而青城现在的实力还太弱,所以我想你们不用再在我身边守着,去青城看着点,关键的时候帮青城一把,过几天我也会去青城看看的。”  “不行啊。”黑影各李玄跪了下去,有些紧张地说:“公子,我们十二人虽然在玄机门里是特别行动堂的人,但是实际上我们都是你的亲卫,我们的责任是保护你的安全,你不能调我们去青城的,要是你和夫人象上次那样有什么闪失,我们就是万死也难辞其究的,请公子收回成命。”  原来这所谓的十二人,正是当日为了对付强大的昆仑派,四大家族利用所有的力量,把十六个修为高深的弟子,强行提升功力到合体期的高手,后来在黄山大战中死去了四人,剩下了十二人,因为李玄和小燕等人受伤的事,四大家族就把这十二个高手安排在李玄身边做为保镖。后来成立玄机门的时候,李玄不愿意建立什么保镖堂,就把他们安排在了特别行动堂,想他们修为高,可以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可是他们却并不愿意,他们一直把自己当成了李玄的亲卫,愿意跟着李玄,守护李玄,因为李玄为他们付出了太多,他们不能再让李玄受到一点伤害。  看着黑影跪下,李玄连忙把他扶起来,叹了口气说:“好吧,那你通知枫园,让他们……让妖堂的人过来,让他们暗中过来,只派几个高手就行了,人不要太多而引人注意就行了。”  黑影应了声‘是’就凭空消失了。其实李玄这么安排也有一定的道理,要是派太多玄机门的人过来,到时修真者们还真的以为有什么宝物出世,玄机门都来抢夺,那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在玄机门里妖堂是个特殊的存在,很少有人知道妖堂里面有些什么人,外界更不用说,派他们过来就不会引起外界的注意。而且妖堂里面的三妖修为也很高,他们都是修炼了几千年的妖,再经过李玄给了他们脱尘丹和修练的心法,实力已经成倍的提升了,都有合体中期修真者的实力,而且现在都已经脱胎换骨修成了人体肉身,身上不再有妖气,也不会引起修真者的猜疑,就算让人发现,也只道他们是隐世的修真高手,而不会认为他们是妖修炼而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李玄就告别了张雪的父母回家,本来想把张雪留在家里陪父母玩几天的,可是张雪却找了些理由陪李玄一起回去,张国威夫妇则立即同意,他们也想让张雪多陪陪李玄这位金龟婿,可千万不能让这么好一位女婿给溜了。  李玄和张雪回到家的时候,小燕等人立即从屋里冲了出来,然后扑到李玄身边,李玄正高兴时,却发现她们在自己身上掐、扭起来。  “你们干什么?我回来你们高兴,也不至于掐我嘛?”李玄大声叫道。  罪魁祸首的小燕狠狠的在李玄身上猛掐了一下,嘟着嘴说:“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两天居然都不给我们打个电话,张雪,你说他是不是又迷上了那个狐狸精?”  “没有啊!”张雪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摇头回答道。  “就是,你们怨枉我了。”李玄委屈地说。  小燕白了李玄一眼,又在李玄身上掐了一下才松开手,可怜地说道:“既然没有,那为什么不给我们打个电话?你不知道我们都很想你吗?你这个负心郎,一离开就不想我们了……呜……”  说着说着,小燕居然委屈地哭了起来,曾柔也是双眼含泪,白雪也是幽怨地看着自己,李玄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只好轻轻地把三人抱在怀里,安慰道:“对不起,是你们老公我太粗心了,以后不会这样子,我再也不和你们分开好吗?就是离开一会,我也给你们打电话报平安。不过你们也不是没有给我打电话嘛?”  李玄最后一句说得很小声,不过还是让小燕听到了,他腰间的嫩肉又百受折磨,直到他痛得裂着嘴的时候,小燕才松开,埋怨地说:“我们还不是怕你在张雪父母那里不好解释,才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居然也不抽空给我们打个电话,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花心大萝卜……”  听着小燕的话,李玄陷入了深思,是啊,自己只图多找几个漂亮的老婆,但是却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的父母家人,一直以来,都是躲着,尽量不让她们的家人知道自己有几个女人的事,前几天到张雪家的时候,自己就是因为这样,怕张雪的父母反对,所以没有带小燕等人去,这虽然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是都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最终自己还是要面对她们的父母的,自己到时怎么向她们的父母解释自己有几个女人的事呢?自己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再让这些为自己付出了一切的女人受到伤害。李玄感到有些头痛,自己当时找这么多女朋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呢?  李玄身边的小燕等人也发现了李玄的脸色不好看,都停止了对李玄的攻击,冰雪聪明的她们当然也明白李玄的难处,都静静的陪在李玄身边,一时气氛安静而沉闷起来,张雪感到有些内疚,拥着李玄说:“玄,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都是自愿跟着你的,这事我会找适当的时候对家里人说的。”  小燕也一改开始的作风,温柔地说:“就是,我们都能理解的,你这样作也对,先认识一下张雪的父母,过一段时间时机成熟了,再向他们说这件事,他们才能逐渐接受嘛,好了,不要想了,进去吧,我们为你炖了十全大补汤……”  “好,我们进去喝汤。”李玄为几女这么温柔感到高兴,听到她们还为自己沌了汤,有些感动,但有些疑惑地问:“什么?十全大补汤,我喝这玩意儿干什么?”  小燕和曾柔都偷笑不止,还是边上的白雪调皮地说:“两位姐姐说,你这两天一定是在外面乱来,怕你把身体搞虚了,所以为你准备了十全大补汤,要你回来补一补。”  李玄听了不禁脸上一红,向他的女人们看去,发现她们都捂着嘴在笑,这时李玄才发现东方倩也在边上,脸上带着红晕,幽怨地看着自己,眼里也有些失落,李玄看了心中一痛,看来有些时候自己不出手反而更让人受伤,也许自己该要了她,才能让她活得更快乐,但是想到这个问题,李玄又感到头痛,不禁叹了口气,唉……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吧……心里虽然有些烦恼,但是也感到有些骄傲,自己上辈子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作了多少的好事,才能让这么多好女人围在自己身边,为自己高兴,为自己伤心……  “啊……喝全喝了啊?”李玄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一大锅汤,眼睛发直。  “是啊,这可是我和小柔还有白雪的一翻心意哦,还有小倩也帮了忙,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关心你的身体,你不喝光,怎么对得起我们。”小燕一本正经地说着,曾柔等人则在边上看着李玄,嘴角不断地抽着筋,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很难受的样子。  “就是,快喝了吧,这可是我们的心意……”曾柔温柔的帮李玄盛了一碗,放在李玄面前,李玄闻着里面的一股补药味就感到难受,不住的皱眉头。  “小玄,你们回来了啊。”李玄的父母回来了,看到众女围住桌子,好奇地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李玄的父亲看到桌上的锅和碗里的汤,高兴地说:“哦,这么早就把汤炖好了啊,玄,怎么就你一人喝,给我也来一碗。”  李玄尴尬地拦住父亲伸过来端碗的手说:“爸,这汤你不能喝……嗯……这汤是她们为我准备的……”  李玄的父亲似乎也看出点名堂,板着脸说:“你这小子一点都不孝顺,小燕为你准备的汤,怎么老子就不能喝?嗯……这汤怎么黑糊糊的?还这么大股药味?”  “哈哈……嘻嘻……”众女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李玄的父母则疑惑地看着她们,李玄则是一脸尴尬地坐在那里,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爸……妈……这汤是专门为玄准备的,他练功要喝这汤才行。我们另外为你们炖了汤,我马上给你们端出来。”小燕跑进厨房另外端了一锅汤出来,曾柔也另外拿了些碗出来,并一碗一碗的盛着,就是没有李玄的份。  李玄无奈,看来今天不喝这汤是不行了,想想自己经过能量粹炼的身体,不会连这些汤都解决了了吧?然后端起碗一口就喝了下去……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