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尽权势  张母看着李玄说:“小玄,你伯父的事你看?”  李玄看了看张母,看了看张雪和张佳,说:“伯母放心,我会尽力的。”  张雪和张佳好奇的看着母亲,又看了看李玄,刚想问,李玄却说:“走吧,再不走,就是坐火箭也赶不上考试了,呵呵……”  送完张佳,李玄坐在车上发着呆,张雪的老爸自己是一定要帮忙的,应该找什么人呢?主席?这事情似乎闹大了,还不知道张父是不是真的受贿,要是真的受了贿,自己去找主席不但帮不了人家,说不定主席让人来个大清查,那张父可能成为典形被处理。对了,代龙组的人,自己怎么说也是龙组的副组长,让他们帮忙先查查张你的实际情况再说。  李玄问了张雪,张父的名字叫张国威,然后用车载电话给龙正国打了个电话,说明想帮张国威,请龙正国帮忙查查张国威的情况,然后再作打算。  “我爸爸出什么事了?你为什么要找人查我爸爸?”张雪实在是忍不住,问李玄。  李玄看着张雪,想了想才说:“爸妈说你爸涉歉受贿,正在被查处,他既然是你老爸,我当然要帮了,不用担心,有我在没事的。”  张雪听了李玄的话,也不再说话,爸亲出事她也很担心,但是想到李玄的本事,也就放心了,听小燕姐姐说,玄可是和主席都很熟悉的,曾柔的爷爷也是军委副主席,她只是不知道他老公的头衔,北京军区副司令,风雷军的最高指挥官,龙组的副组长,龙魂成员,她只知道李玄成立了玄机门,是玄机门的门主,而玄机门是干什么的,实力有多大她也不是很清楚,李玄也不是很热心权力的事,平时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聊风月不聊政事。  坐在车上等人,很无聊,张雪打开车载音响,放了一曲轻音乐……  “你的电话响了!”  听到张雪的声音,李玄才想起是电话的响声,李玄平时不喜欢带电话,在走的时候,曾老头给了自己一个,说是方便联系,难道他有什么急事找自己?  “喂,曾老……爷爷……谁告诉你的……龙正国这家伙怎么那么八婆……我没有怪他的意思……什么?不是他告诉你的……主席和总理都知道了……没什么,我只是想这点小事,不敢劳烦你们几位大人物,你们日理万机的……谢谢!……好的,拜拜!”李玄挂了电话,擦了擦头上的汗。  “老公,怎么啦?”张雪关心的问,看到李玄头上都冒汗了,焦急地问道:“是不是我爸爸出事了?”  李玄一手搂过张雪,苦笑着说:“没事的,我本来想找人帮忙,可是谁知主席知道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这件事,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爸爸真的犯了法,他们也不敢把你爸爸怎么样的,他们多少也得给我些面子,如果不给面子,那我就是用抢的也把你爸爸抢出来!”  “公子!属下是玄机门下土堂成都办事处的负责人南宫方。”车外来了一个穿得西装革礼的人,低着头在车窗口向李玄打招呼。  李玄一愣,只有原世大家族的人才叫自己公子,其他玄机门的人都叫自己门主,看来这人应该是原南宫家人,李玄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属下听说,嗯……三夫人的父亲张国威有事,我怕公子要用到我们,所以前来待命!”南宫方恭敬地对李玄说道。  现在事情已经通天了,暂时李玄还不愿意与政府的人冲突,摇摇手说:“这事不用你们插手,中央已经知道这事了,你们先回去吧,有事我会找你们的。”  “是!”南宫方应了声就消失了。  李玄越想越气,这事自己可是找龙正国处理的,他的嘴巴怎么那么不牢,李玄拔起了龙正国的电话。  “喂……你这个混蛋……我为什么骂你?让你办点事,你弄得天下皆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你办得秘密点吗?……不是你的人说出去的?……那是怎么回事?……你也不知道……”  李玄挂了电话,不是龙正国说出去的,那么是谁呢?难道是主席监听了自己的电话,应该不会吧?李玄不由想起上午在学校门口人群里的国安局的人,难道是他们查到张雪家的事?也许吧,最好是那样?现在只希望张国威不要有事,自己也最好不要出手。  李玄又给南宫厚土打了个电话(在枫园的电话里,李玄只记得南宫家的电话),让他给北野天下说一声,说要一辆八星级追风跑车。  “啊……啊……终于高考完了……啊……呵呵……”张佳一上车就大叫起来,兴奋地拉着张雪和她一起坐到后面,然后对李玄说:“姐夫,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逛街吧?”  李玄笑着说:“你明天不考试吗?”  “姐夫真笨,今天已经全考完了,明天当然不用再考了。”张佳拉着张雪说:“姐姐,你只送了衣服,还没有送我鞋子,不如我们今天去看鞋子吧?”  张雪为难的看了看李玄,李玄只有无奈的答应,不过李玄只负责开车,到地方后就拿出钱和钻石卡给张雪,让她们自己去买,自己呆在车里,陪美女虽然很不错,但是逛街还是免了吧。  两个丫头终于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拿东西的人,李玄不由得苦笑,女人还真利害,不是说只买鞋吗?怎么买那么的东西,还要人帮忙提!  “姐夫,你看漂亮吗?”张雪转动着身子在李玄面前展示着。  李玄看了看边上的张雪,暗骂张佳这个死丫头,老是勾引自己,还当着自己姐姐的面问自己漂不漂亮,难道自己中午时出丑还不够!  “姐夫你看嘛!这根项链是里面的镇店之宝,我们去看首饰,我看这项链漂亮,问了问,他们说这是他们的镇店之宝,不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店长出来后,居然认识姐姐和你,就把这项链送给我们了,不要钱的!你看漂亮不?”原来是说项链,李玄也不由为自己表错情感到好笑。张佳还在展示着,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路边都有很多男人为之鼻血长流,有几个都晕过去了。  “公子!”  李玄听到一个女声,看去,却是帮忙提东西的人,是西门雯。李玄一愣问道:“雯雯,你怎么会在这里?”  “前段时间您忙,我们几人跟黄师兄学习了一段时间,家里人就让我们出来锻炼锻炼,我和哥被家里人派到这里,说方便照顾老爷子。”西门雯恭敬地对李玄说,边上的张佳更是奇怪的看着李玄,这李玄到底是什么人?这店长怎么叫他公子?对他那么恭敬?  李玄发现了张佳的眼神,连忙对西门雯说:“好,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有事会去找你们的,辛苦你们了。”  “是。”西门雯放下东西,向张雪打了个招呼走了,李玄这才发现自己不远处正有一间珠宝店,正是西门家的产业(玄机门的产业)。  “姐夫,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他要叫你公子?”张佳好奇地问。李玄摇头不答,张佳又问自己姐姐:“姐姐,你告诉我。”  张雪看了一眼李玄,见李玄不反对,张雪有些自豪地说:“你姐夫和他们西门家族的家主很要好,他们家族的人见了你姐夫都要叫一声公子,别说一条项链了,就是你姐夫要他这间店,他们也会双手奉上。”  “啊!姐夫你原来这么利害啊,姐夫不如我也嫁给你好不好?以后我就可以有很多……”  “吱!”一个急刹车。  “姐夫,你要死了,刹车那么急干什么,把我的东西弄得到处都是,就算我要嫁给你你也不要这么心急嘛!”张佳在后不停埋怨李玄。  “哈哈……”张雪看到李玄的窘态不由好笑,一个在天下那么修真面前面不改色的李玄,自己的老公居然让自己妹妹作弄得那么惨!  李玄差点让这丫头给吓死,苦笑了一声,继续开车。不愿意再理这个害人精,李玄不由想起了胡玉那个真的狐狸精,想到那次自己看到她的身体,真是诱人!  “姐夫,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脸都红了,你脸皮还真薄……”张佳一点也不理会李玄的感受,让李玄开车也不能专心。张雪拉了拉自己妹妹,说:“好了,你这死丫头,你姐夫你也敢调戏,不怕你姐夫忍不住吃了你。”  一路说说笑笑到了张雪的家,看着两个女人上楼,李玄终于喘了口气,擦了擦汗,奇怪自己这段时间怎么老是流汗。  张母已经回来了,正在作饭,听到三人回来,对外说了声:“快去洗把脸,很快就可以开饭了。”  正在摆饭菜的时候,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爸,你回来了。”两个丫头都高兴地跑过去拉着这个中年人的手,看来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岳父张国威了,国这脸,脸上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但此刻脸上却有些无奈和沮丧。在听到两个乖女儿的声音后,紧锁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  “雪儿,回来了,佳佳,这次高考怎么样?爸爸有事没有能陪你高考,你不会怪爸爸吧?”张国威疲惫的脸上露出父亲的慈爱,笑着问着张雪张佳。  张雪“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张佳话却多些:“当然要怪了,我高考你都没回来鼓励我一下,嗯……你得想办法补偿我才是。”  张母这时也从厨房里出来,感激的看了李玄一眼,对张国威说:“国威,不要在门口站着,这是雪儿的男朋友李玄。”  “伯父!”李玄礼貌的向张国威打了个招呼。  “好好!坐啊!”张国威这才看到李玄,然后对身边的女儿说:“快放开我,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饭桌上张佳又忍不住把自己漂亮的项链拿出来展示,得意地说:“爸、妈,你说我这项链漂亮吗?”  “啊!”  张母到还没什么,张国威却吓了一跳,他混迹官场那么多年,自是认得这项链的价值,可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东西,这项链至少也得几百万。现在自己的事这几天上面来人正在查,本来他们扣着自己不让回来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下午那些人似乎变了性一样,开始对自己好起来,还让自己回家,还说查清楚会给自己一个交待的,要是让那些调查组知道自己女儿戴这么好的项链,自己就更麻烦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张国威冷汗直冒,自己以前虽然用自己手里的权利办了些私事,也收了些钱,但是查清楚最多革职再坐几年牢,但是现在如果这关键时候,再发现问题,可是罪加一等的。  有些责怪地对张母说:“淑云,你怎么给孩子买这么贵的东西。”  张母笑着说:“这不是我给他们买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小玄给她买的吧。”  张佳笑着点点头说:“不对,不过也差不远,是那个‘兴隆珠宝’珠宝店的老板看在姐夫的面子上送我的。”  不光张国威愣住了,就是张母也愣了一下,几百万的东西随拿来送人,不过想到西门家几千万的车还不是一样的送给他六辆,也就不感到奇怪了。张国威有趣的打量着李玄,他开始还以为李玄只是张雪的同学,这小子长得不错,一表人才,和自己家雪儿也满配的,没想到还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张母见自己发愣的丈夫,笑着说:“不要多想了,没事的,快吃饭吧。”  晚上李玄一个人睡客厅,多时是李玄打坐养气,看着外面天亮了,李玄轻轻打开门,到楼下的花园里散步,此刻已经有很多老年人在健身了,看到一边打太极拳的老年人,李玄也来了兴趣,打起了太极拳,一套太极拳打完浑身舒畅,不过这时却有一个老头走了过来,对李玄:“年轻人,这么早起来锻炼啊?”  李玄笑着说:“你们不是比我更早,呵呵……”  那老头也笑着说:“是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懒啊,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年轻人这么早锻炼身体的,以前怎么没有看到过你。”  “我女朋友住这里,我不是住这里的。”李玄微笑着和老头聊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看你的太极打得不太对,以后常来的话,我可以教教你。”老头得意地说。  李玄瞪大眼睛看着这老头,自己的太极虽然不是名家所传,但是自己凭着高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意境,太极的意境,这老头的拳自己刚才也看到了,姿势是不错,不过却没有一点太极的意境在里面,还敢说教自己打太极,不过李玄笑了笑,答道:“我过几天就走了,就不跟你学太极了,我打太极只是一时的兴趣。”  “可惜。”老头也不免强,和李玄闲聊起来。  “小玄,这么早就起来锻炼啊?”这时张国威正走过,笑着向李玄打招呼,昨天晚上老婆和他说了李玄的事,特别是李玄开的车的车牌,他知道自己这次的事应该就这么过去了。那些人应该不敢把自己怎么样的,今天心情高兴起了个大早,准备到单位去,看看情况。他对李玄的印象也好了很多,自己真是生了个好女儿,找了这么好一个男朋友。  “啊,伯父,你去上班啊,怎么不开车去……坐我的车吧,我送你去,我现在也没事。”李玄笑着说。  张国威想了想,本不想麻烦李玄,不过李玄开口了,自己也想坐他那辆九星极的跑车,于是笑着说:“那好吧,既然你没事就送送我吧。”  一路了张国威问了李玄家里的情况,李玄也如实回答,可是张国威越听越糊涂,凭李玄那样的家世,能开得起这九星级追风跑车,能让人送他那么好的项链,还有那北野家族是疯子,他要什么都给?不过他也是人精,想李玄可能有些事不愿意说,也不再追问。  车到市政府的时候,一辆大奔忽的从旁边捌了过来,挡住了李玄的去路,接着又有几辆车把李玄的车堵了起来,李玄有些手忙脚乱,他虽然利害,毕竟是新手开车上路,还好反应快急忙刹车,车停下来的时候,就差那么一点就撞上前面那辆大奔了。  边上的车里下来无数的荷枪实弹的解放军,还好这些拿枪的解放军没有用枪对着他,要不然李玄可是在市政府门口大开杀戒了,只是他奇怪这些当兵的挡住自己的去路干什么?张国威可吓得不轻,自己虽然犯错,但还不至于出动军队来抓自己吧?一个最好的解释就是自己身边这位大人物,只有大人物才能惹到大事,难道他这车是偷的,现在军队来人抓他了?想到这里,张国威额头豆大的汗成线的向下流着而不自觉,只感到自己完了,自己的事还没完呢,又来一件更大的,勾结偷车贼……  前面那辆大奔的门打开了,下来一个中年军人,李玄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家伙自己认识,那天还问自己要新战衣,自己没有同意,今天他不会搞绑票吧?他亲自来绑票可太夸张了!  “吴天,你这混蛋,把车停在我前面,想害死啊!”李玄伸出一个头对着大奔里下来的军人大骂道,吴天实在是太可恶了,一大早的,来这一手。  这时张国威才看清楚那军人,这不是成都军区司令吗?他怎么来了,再一听李玄的话,更是吓得动也不敢动,怕李玄惹怒吴天,吴天的手下来个一锅端,自己一百多年就卖在这里了。  那些围着的解放军也心里纳闷,还没有听过有人敢这么骂首长的,这是第一个,不管这年轻人是什么身份,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天不但没有生气,而是和气地说:“李老弟啊,你什么时候回成都的,怎么也不给哥哥我打个招呼,让哥哥尽尽地主之宜,要不是今天早上我出来散步,看到你的车,还真不知道你回来了,只是你的车跑得快,我不得已只有把车停在你的车前面,不要生气哦。”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玄虽然不会信吴天的鬼话,不过却也不好过份再骂他,只好对身边的张国威说:“伯父,没事的,你先进去吧,我和这家伙聊聊。”  张国威也听到了吴天的话,现在听李玄一说,心也安定了下来,只是没有想到李玄连吴天也敢骂,而更奇怪的吴天居然还不生气。不过这里是市政府的门口,他想到今天省里的领导会来对自己作最后的调查,事关重大,只好道声谢,向里走去。  李玄下车,走到吴天面前说:“有什么事吗?要劳架你吴大司令亲自出面?”  吴天笑着说:“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听说你老弟回成都了,想找你老弟好好喝一顿酒,走吧,你不会不卖老哥哥面子吧?”  边上的战士们奇怪了,今天一大早,司令就亲自下令,说有重大的任务要执行,并带了身手好的警卫员二十人出发,没想到到了居然请一个年轻人喝酒,这可是大清早的,司令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而另一边,张国威刚到市政府一会,省委书记居然亲自带队,对自己作最后的判决,只是判决出乎了他的意料!  逐浪社区(free。zhulang。com)你的娱乐、休闲平台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