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仙诀诱惑  在黑魔宫里,石晶晶最大,就算是黑魔,也不能逃过石晶晶的眼睛,很快石晶晶就找到了黑魔。  这次黑魔虽然能从黑魔宫的变化之时,从黑魔宫第十宫里脱困而出,但是也因为当时心急,所以被黑魔宫的禁制所伤,虽然不太重,但他可不想因此而留下什么后遗证,所以在帮李玄吓退无良仙人后,立即进到黑魔宫里修练起来,希望早日恢复元气。  此时石晶晶来请,黑魔想到李玄居然不自己来请自己,还叫一个小丫头来,心高气傲的他,有些生气,再说他也急着修练,当时就以自己要修练回绝了,说等自己好了后再找李玄。却不知道李玄虽然掌控了黑魔宫,但是却是由石晶晶代管的,而此时的李玄心中有事,也忙了让石晶晶查找到黑魔的地址,忘了自己来请,才引得黑魔有些不快。不过黑魔现在也却是有伤在身,石晶晶却不知道,见黑魔不答应,于是趁黑魔练功之时,老是来打扰,弄得黑魔十分生气,本想教训一下这小丫头,却不想,在这黑魔宫里,自己居然抓不住石晶晶,还让她作弄了好几回。当下也十分生气,查明李玄的所处位置后,居然跑到李玄身边告起状来。  ”小子,我和你有什么仇,你要那么对我?”  李玄一下就晕了,自己等了他那么久,他怎么一来就说这话,还有石晶晶呢?  ”小子,我可是帮过你的,现在我要练功,你怎么让那小丫头来捣蛋?”黑魔见李玄不回答自己,更是气呼呼地质问李玄。  ”主人,这老家伙在我们这里住了那么久,我去请他,他居然还要摆架子,哼,所以我才作弄一下他,让他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石晶晶这时也出现在李玄身后,说着还狠狠的向黑魔作鬼脸,直气得黑魔要上来打她。  好在李玄制止石晶晶,也拦住了黑魔,两人都不敢对李玄怎么样,当下都安静下来,黑魔也问道:”小子,你说吧,有什么急事,非要那么急的找我?让我疗伤也不得安宁。”  ”疗伤?黑魔,你怎么会受伤呢?”李玄到有些奇怪地问。  黑魔一听,糟了,本来他想自己一个十几万年的高手,怎么说也是身份的辈份都高,如何愿意在李玄面前丢脸,把自己受伤的事说出来,当日吓跑无良之后,他就以借口躲到黑魔宫里静静疗伤,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免得让人看轻,却不想此时多嘴说漏了,使得功败垂成,不过想到对李玄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于是把事实说了一遍。  李玄不但没有看轻他,而且还很佩服他,这个黑魔宫的利害,李玄可是从心石记忆里知道得很清楚,虽然李玄现在还没有全掌握。而黑魔居然能从禁制最利害的第十宫里面逃出来,而黑魔所说的受伤,听黑魔说只需修练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应该不是什么大伤,所以当然得佩服他。  听了李玄的解说,黑魔到也有些得意,想到这黑魔宫是师尊得自上古的最得意之法宝,而自己居然能从里面从容出来,心里也乐滋滋的,先前的悲观也一扫而光,当下问李玄:”小子,还真的和你说的那样。对了你不让我休息一下,就急急的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李玄慢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找黑魔的目的。  昆仑长青上人这段时间可是好样的,是个努力学习,认真练功的好孩子,自从无良仙人给了他一块写有所谓仙诀玉简后,他就立即闭关修练,每天都在修练那些仙诀,把门派内的事交给了九位长老。  这日,长青练完功,长青上人资质不错,要不然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也不可能成为昆仑掌门,只用了一个月,就把无良仙人给的仙诀练得七七八八,他只觉得无良仙人教的仙诀果然不同凡响,每次使出后都觉得威力巨大,只是没有人试招,还不能试出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可又不对用这些仙诀来轰山吧,这里可是昆仑仙境,是昆仑的基业所在,多少让他有些不快。  正在他有些生气的时候,门下弟子来报,说是李玄求见,他当场就愣住了,还以为听错了,又问了一遍,才知道真的是李玄来了,当下低头沉思,李玄来干什么?自己和他可是水火不溶啊?  不管怎么想,长青上人还是打算见一见自己这个死对头,于是当下带着九位长老来到昆仑仙境门口。只见一个年轻人站立在昆仑仙境外一处山顶,昆仑仙境的白雾从他身边穿过,蒙胧让人看不真切,他身边有一只大鹏鸟,而这只大鹏却显得不一般,远远的就可以见到他醒目的金嘴和闪着金光的翅膀,轻轻扇动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这不是当日李玄降服的金羽大鹏吗?  ”李玄!来到昆仑不知道有何贵干啊?”远远的长青上人就向李玄大了个招呼,这到不是长青上人对李玄客气,而是他见到自己出来,而李玄似乎没有发现自己。这怎么可能,李玄的修为他可是见识过的,自己这么多人出来,他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根本就是看不起自己,本想立即转身回去,但是想到自己都出来了,马上转身回去又有些失身份,干脆也来个不礼貌招呼好了。  李玄慢慢的转过身来,脸上露出点微笑,身边的白雾也随着他这一转动慢慢散去,长青上人这时才算看清李玄。长青上人见李玄的笑容,不由感叹,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死敌居然长得这么俊,而且笑起来如大地回春般的感觉,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其实并不是他没有发现,只是以前两人对敌时,都是恶脸相向,那么有笑脸,而且都想把对方杀死,那里会觉得对方的好看。  ”长青掌门,我这次来是有一事相求?”李玄客气的向长青上人行了个礼。  长青上人又是一愣,他来求自己。这次虽然两方算是和解了,但是多次交战,都死了不少的人,这个仇可是结定了的,化解不开的,今天李玄来自己昆仑,态度不明,自己也不能马上杀了他,不过,他怎么会好象把以前的恩怨都忘了一样,还来求自己,一时让长青上人的头脑有些转不过弯来。但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长青上人也不例外,他阴笑地问:”李玄,不要假惺惺的,你有何相求说来,让我考虑考虑?”  李玄也看到了长青上人那阴阴的脸,而且还那么一点嘲笑的意思,让李玄感到他特别的讨厌,不过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李玄马上露出笑脸来,回答道:”长青掌门,我此次来是想借镇魂钟一用。”  ”不行!”长青上人立即反对,这怎么可能,两方还并不算友好,更可说得上还是敌对,对方这个李玄怎么会这么厚脸皮,居然来借自己的镇魂钟,这镇魂钟可是自己的镇派之宝。不过长青上人马上又问道:”李玄,这镇魂钟是我派镇派之宝,我是不会轻易借人的,只是不知道你借之何用,如果有可能的话,也许我还可考虑。”  其实长青上人一听李玄说出镇魂钟时就根本没有打算要借给李玄,只是他好奇,想知道李玄借镇魂钟干什么?居然会为了镇魂钟而甘愿到自己这里来低三下四的借镇魂钟。  李玄到也干脆,直接说:”此次来借上人的镇魂钟是为了救人。”  ”不知要救的是谁,居然会让李真人亲自出面来求?”长青上人脸上渐渐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没有想到李玄也有来求自己的一天,那李玄要救的人在他心目中一定很重要,哈哈,那自己可得好好的羞辱一下他,到最后自己也不会把东西借给他,把他给气死,以前自己就和他是死敌,不再乎再多一笔仇怨!而且还可借此一舒自己当日在天心园之气。当下话词虽然客气了些,但是语气却更加的气人。  ”是我的两位老婆,她们现在还没有醒来,我需要镇魂钟把她们唤醒,请长青掌门把镇魂钟借给我,我用完后就还你,并奉上十块上品晶石作为报达。”李玄忍着厌恶,低声下气地向长青请求。  ”嗯!镇魂钟虽然有这功效,但是我今天心情不好,而且这晶石似乎还少了点,改天再说吧!”长青上人看见李玄的表情,心里就爽,以前和李玄斗一直处于下风,现在好了,李玄居然为了他老婆来求自己,自己得好好的作弄一下他才好,最后想办法得到他的晶石,却不给他老婆治,到时一定把他给气死。想到这里,长青上人脸上更是露出了难得、也很难看的笑容。  李玄见长青上人那笑容就感到恶心,本来还感到自己此次的计划有些阴险,有些顾虑,但是现在看到长青上人这样,李玄一改以前的想法,想到自己要救的人还等着自己,也心安理得,没有不对的,只好阴笑一声,暗道长青,这次可对不住了。  李玄赶紧出声,叫住要转身走的长青上人,微笑道:”不瞒上人说,其实我是因为得到了一卷仙诀,我修习后感到威力巨大,而且修为大增,但是修练到后来,却感到心神不宁,不敢再修练下去,后来我请教了一位高人,这位高人你也见过的,就是黑魔。他对我说:我这仙诀在仙界也是很珍贵的东西,它叫镇魂仙诀,只是凡人修真者如果想修练的话,必须有镇定心神的仙器辅助,闭关修练三百六十五天,那神功必定大成,可直飞仙界。我打听到昆仑有一宝,名为镇魂钟,正好是这类的仙器,所以想借来练功,我知道我们以前有不少的误会,至使大家的关系比较紧张,互相不能信任对方。而且如果光是我借用你的镇魂钟,你又得不到任何好处,似乎又对你不公平,所以我打算用这镇魂仙诀作为交换条件。”  长青上人想了想,问道:”那你刚才……”  ”我刚才之所以说是为了救人,只是想到我现在还没有修习完镇魂仙诀,如果借得您的镇魂钟,而镇魂钟又不能达到辅助修习仙诀的作用,我到时用一些上等晶石给您作为报达相信你不会反对的。不过现在既然我都说明了,当然不管镇魂钟能不能辅助修习我都会把仙诀作为交换条件的,你看可以吗?”李玄有些后悔刚才会把事实说与长青听,现在为了达到目的还要圆谎。  对于李玄的一篇鬼话长青上人当然不会相信,只是这段时间来他一直修练着无良仙人教他的仙诀,而他也从这些仙诀里感到了仙诀的奥妙和仙诀的博大精深!大感自己以前修练的那些修真界的法诀、灵诀如儿戏,在仙诀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不过在他的心里也有一种想法,那就是无良仙人虽然和昆仑有着亲蜜的关系,但是无良仙人也不可能拿出最好的仙诀给他,而且无良仙人当日教他时也曾说过,教他的只是一些瑶池宗里普通的仙诀,普通的修真者也可以练习,才会教他,在这之上还有更为利害的很多仙诀。他对无良仙人的话信了一半,信的当然是这些仙诀当然不可能是瑶池派最利害的仙诀,要不然无良仙人也不可能随便教自己;不信的是,无良仙人说的更为高深的仙诀修真者修习不了。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无良仙人不愿意教自己更为高深的仙诀而找的一种借口罢了。在长青上人修练仙诀后,就被这些仙诀的玄妙吸引了,可是无良仙人教自己的仙诀只有九诀,在自己修练完了这些仙诀后,就一直想找机会再多找些仙诀来,但是仙诀是那么好找的吗?当然是不可能的,要不然凡间早就仙人遍地都是了。现在听得李玄说有仙诀,长青上人立即心动了,虽然李玄的话让他很是怀疑,但是仙诀的诱惑压倒了他的理智。  李玄见长青上人脸上颜色变了无数次,心里也在打鼓,他并不在乎长青上人信不信自己的话,他最怕的就是长青上人不理自己,返回昆仑仙境里,那样自己的计划可就泡汤了;如果要自己冲到昆仑仙境里去抢长青上人,那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也是不现实的。  ”长青掌门,这块玉简就是我得到的仙诀玉简,我的要求就是我可以把玉简给你,但是你必须把你的镇魂钟借我一年,好让我借你的镇魂钟修习完这些仙诀,一年之后,不管我是否修练成功,我都会把镇魂钟完璧归赵,不知你意下如何?”李玄拿出一块玉简,在手中扬了扬,暗道:看不见的东西总是缺少说服力,现在自己把‘仙诀‘都拿出来了,不怕你不心动,除非你不想修练成仙!  果然,长青上人看见李玄手中的玉简后,脸上全是激动的表情,向前急走了几步,有种想抢的冲动,还好他身后有位长老提醒到:”且慢!”  叫住长青上人的长老走到长青上人身这,低声说道:”掌门,我们与李真人之间的误会太大了,现在虽然证明李真人不是魔人,但是我们两派的误会是不可能解得开的。李真人今天却一点都没怨恨我们的意思,似乎把以前的恩怨都忘了,这可能吗?还与我们作这明显对我们好处更大的交易,你不觉得可疑吗?,刚才他还骗我们为了救他老婆,想博得我们的同情心,难保证他没有其他目的。”  长青上人虽然对这位长老叫住自己有些不高兴,但是还是觉得有些道理,只是仙诀的诱惑让他不能自以。想了想,长青上人盯着李玄的眼睛说:”李真人,既然你想完成这交易,是不是要拿出点诚意来,先把你的镇魂仙诀让我看看。”  本想试探李玄是否有说谎,但是长青上人失败了,在李玄的眼睛里,他只看到无边的大海,让他感到李玄的修为深不可测,这让他更为感到兴奋,难道这就是李玄修习了仙诀的好处?  ”掌门,我想李真人今天来,一定是有目的的。”一个声音从长青身后冒出,打断了长青上人的兴奋。  长青上人有些不高兴的转过头来,发现说话的居然是有昆仑醉仙名号的悟醉,昆仑资格最老的长老,奇怪了,这悟醉平时老是和自己作对,而且还与李玄曾经交好,今天怎么一改往常,居然提醒自己,还说李玄有目的。难道他知道李玄来昆仑的目的不成?当下问道:”大长老,你这么说难道是李真人来是有见不得人的目的?”  李玄听了也是大惊,难道这昆仑醉仙真的会他心通不成,能看透人的心思,不由紧长得看着昆仑醉仙。  却见昆仑醉仙笑了笑,拿出酒葫芦喝了一口酒,然后大笑道:”李真人来的目的怎么会见不得人,只是我对李真人比较了解,他这个人心胸广阔,为了化解两派的误会,拿出一般修真者奉为珍宝的仙诀与我们分享,掌门你说是不是?”  长青上人本来对李玄一直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现在李玄有仙诀在手,而且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送来的,他也对李玄的感觉大为改观,也觉得似乎真的是这样,于是听了昆仑醉仙的话后,不自主的点了点头。李玄见了也不由得大大的松了口气,把目光集中在长青上人身上,因为今天可是为了他来的。  昆仑醉仙没有看到李玄的表情,只看到长青上人点头,不由露出嘲笑的表情,说道:”可是有的人呢?居然只想着让李真人拿出仙诀,却不愿意拿出自己的法宝来,这似乎有些不公平!”  长青上人脸色变了变,变得极为难看,还以为昆仑醉仙上次被自己修理后,性格变了,愿意帮自己了,却不想他居然是为了损自己,心中那个气啊,真骂他是吃里爬外的家伙。但是转头见李玄还拿着‘金光闪闪‘的仙诀玉简站在那里,也怕李玄真的听了昆仑醉仙的话,不再与自己交易,急忙解释道:”我这那里是想骗得到李真人的仙诀,只是我这几日也习了几式仙诀,所以想看看李真人的仙诀是真是假、是否真的那么神奇罢了。”  李玄心有些虚,他听得长青上人也修习过仙诀,不知道会不会看出这玉简里仙诀的不妥,不过现在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玄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长青上人说的是,怎么也得看一看仙诀再说。”李玄说着把玉简向长青上人抛去,不知道是李玄失去了神威力身体虚,还是太过紧张使得手抖了一下,玉简居然还没有飞到一半的距离就向下落去。  长青上人正准备接玉简,却见玉简居然才到一半就落下,而落下的位置下面是茫茫的白雾,要是掉下去了怎么能找得到,飞身化作一道紫光,稳稳接住了玉简,顾不得责骂李玄不小心,就在当场看起玉简来。  ”李真人,你怎么了?我怎么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灵力,而从刚才你的动作中看出,你……难道破功了?”昆仑醉仙发现了李玄有些异状,关心的问道。  不光昆仑醉仙,其他几位长老也发现李玄身体的不妥,上次李玄来昆仑的时候,虽然李玄的灵力怪异(其实是他们不知道李玄的是神威力),但是可以感到李玄体内能量的,而且那还是一种让他们感到害怕的力量,在这次天心园,李玄没有出手,但是他出场时的强大气势让众人都难以相忘,怎么现在的李玄在他们眼里居然是一个普通人一般。难道是因为修练了这仙诀破功了?  ”掌门师兄,不要看那玉简!”声音响起的同时,一道紫红色的光影冲向长青上人,长青上人虽然在看玉简,并没有忘记这好东西可是人人都想要的,没有放松警惕之心,当紫红光影冲向他的时候,他一侧身堪堪让过。  这紫红光影没有在长青上人有所反应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原来是一个英伟的中年人,正是九位长老中的一员。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