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李无名-现代奇门遁甲-正文正 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黄山大战  ”他怎么会浪费粮食呢?你不是说他是狗吗?狗不是吃屎的吗?那么他只是在浪费屎,怎么会是浪费粮食呢?”曾柔虽然在李玄的面前一直都很温柔,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表现,没有想到居然说出这么毒辣的语方来!李玄的头上都开始冒汗了,以后还是不要得罪这两个老婆的好!  小燕得意的轻笑了两声,然后说:”小柔妹妹,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是真的说错了,那么他是好狗了,还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把那些恶心的屎都吃完了,还世界一个干净的环境!呵呵!”小燕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这时飘在空中的长青上人在天上晃了几下,原来是被气得,一时气回不过来,差点从空中掉下来,还好及时控制住了,不过看他的脸色真的好可怕,居然成紫色的了。  小燕暗想自己怎么不再骂恶毒些,要是再毒些,说不定这个家伙就气得掉下来摔死了,那么这个世界就清静了!唉!  曾柔当然也看到了天上长青真人的表情,嘴里不饶人地说:”那个什么……长青下人,你不飞那么高,很危险的!我看你刚才晃了两下,一定是没有吃饱,没有力气了吧,那可要小心了,如果摔下来可麻烦了!”  小燕很配合的问:”小柔妹妹,他掉下来怎么会麻烦呢?要是真的摔死了,这个世界可清静了!”  曾柔笑了笑说:”小燕姐姐,你这就不知道了,他摔死到是小事,可是要是掉下来,砸死那么多花花草草罪恶可大了!”  ”你……你们……”长青上人本来就对李玄有恨,本想今天胜算不大,自己先忍一下,自己要智取才行,却没有想到这两个丫头的嘴那么利,本来心胸就窄的他,怎么受得了,也顾不得什么以大欺小,双手连挥就向小燕和曾柔挥来。  李玄不是笨蛋,他与长青上人交过手,对长青的性格知道得很清楚,他在听到自己两个老婆恶毒的话后,他就知道长青上人一定会爱受不了的,暗地里慢慢的聚集着自己不多的神威力,因为修真者的愤怒一击是相当可怕的。此时见长青居然不对付自己,而对付自己的两个老婆,李玄自是不敢大意,捏着早就准备好的印法迎了上去……  ”碰!”的一声,很多人的耳朵都还在响着回声,空中的长青上人被强大的气劲弹了回去,李玄纹风不动,这就是有准备打无准备的结果;不过他身边的老婆们却让这强大的气劲逼得退了好几步。这时四大家族的四位家主挡在了小燕她们的前面,把她们保护在身后,而九位长老和那十六位高手也都站了起来。  长青上人也稳住了身形,昆仑众人忽的都站了起来,飞到空中护卫着长青上人,而且都还恨恨地瞪着李玄这边,虽然他们中有些人对长青上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们都有共同的荣誉感,那就是他们都是昆仑派的,而刚才小燕和曾柔两都深深触痛了他们,使他们昆仑一点面子都没有了,本来他们对李玄的一点点好感也不复存在,这也是小燕和曾柔没有想到的,两方人马怒目相对,眼睛里都喷出火来了,大战一触即发!  ”长青上人,李真人,请稍安勿躁!”  黄山雷极禅师和水灵子都来到两方人马中间,把两方人马隔开来。不过效果嘛……不怎么明显,看来这怒火还不容易平息。  ”长青上人,李真人,你们可是正道修真的顶梁柱,如果你们有什么损伤,那可真的是修真界的不幸,以后我们还有什么力量去对付那些歪门邪道的中修联盟还有那万恶的魔道?”水灵子站在空中两方人马中间,心痛的说道。  李玄本就得了便宜,再说了水灵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大方的说:”我是无所谓的。”说着一挥手,四大家族的人都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昆仑家大业大,留了些人守家,所以这次来的高手并不多,长青上人也明白,心里虽然恨李玄几人,但是却不想为了这点事打起来,这样自己是不会有帮手的,因为这只是自己与李玄的私怨,自己只有用其他方法联合其他门派一起对付他们才有胜算。于是也故作大方的挥退手下,大方的说:”既然两位道友说话了,我自是不会与几位后辈计较。”说得那么大度,却不想刚才那狼狈象,不过李玄还真的有些佩服他,居然说这种话,脸都不红一下!  众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雷极禅师刚想宣布修真大会开始,开始第一个活动,友宜切磋,这时长青上人又站了起来说:”各位,不知道你们你们有没有发现去年北京发生过一件奇异的事?”  下面的各个门派都小声的交头结耳起来,看来是问问是什么事,雷极禅师不明白长青上人为什么有如此一问,想了想说:”去年?去年北京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长青上人是说去年北京的那场天劫?”  下面的修真者们也都说:”对!去年北京却是发生过一场天劫!可能是那位长辈高人得道,飞升仙去了吧!”  长青上人低哼了一声,大声地说:”看来多年没有与魔道中人交手,你们连最基本的东西都忘了!难道你们没有发现那场天劫充满了魔气吗?那是一场魔天兆!”  ”魔天兆!”  在场的人没有不大惊失措的,这魔天兆很多人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在师门的典芨中可都是有记载的,那可是魔道中人才能发动的,发动魔天兆有几种可能,一是魔道中人炼某种魔功的时候,利用天地能量,那时众多聚集的能量在魔气的作用下就会形成魔天兆,另外就是魔器炼成后,强大的能量有可能会形成魔天兆,但是那几乎不可能出现,因为炼魔器几乎不可能再出现在修真界,因为要炼出那么强大的魔器的至少都是魔尊号的人物,如果真的是魔尊,自己这些人怎么可能对会得了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修魔者练功渡魔劫会引来魔天劫,只是魔天劫和魔天兆在修真者的眼中都并不多,所以他们把这归为一类。不管是那一种情况,对修真界来说都是一场劫难!现在他们都把目光对准了长青上人,希望他能把此事说清楚,因为这件事非比寻常,关系到修真界的存亡。  长青上人要的正是这种效果,冷笑的望了一眼李玄,这次要你吃不完兜着走,长青上人得意的说:”可能你们想不到吧?这魔天劫竟然是天心别墅区引发的!而这天心别墅区正是这位李真人的修炼之地!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啊李真人?”  听了长青上人的话,众人都把目光齐聚在李玄身上,李玄心里虽然骂长青上人阴险,但是却也非常佩服长青上人,这家伙在刚才的刺激下,居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而且还利用自己上次启动黑魔宫引发的魔天兆来引起修真者们的注意,真是利害,不过李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又不是真的修魔者,何必怕他们,于是李玄一点也不回避众人的目光,反问道:”不知道长青上人在发生天兆的时候在什么地方?”  长青上人一愣,笑了笑说:”我当时在昆仑,但是你不要说我不在场就不知道你的恶迹。”长青上人对着众多修真者说:”我想你们也知道我我们昆仑有预世之镜吧?我们仙长就是通过预世之镜预示我们的!还说这恶魔相当的利害,千万不能让他壮大了,没有想到才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居然这么快就把四大世家的人给迷惑住了!唉!”  李玄皱了皱眉头,修真者虽然不迷信,但是这种飞升仙长预示下一辈人的事还是有的,虽然李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这也许是真的,但是如果这预世之镜的事是真的话,那么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毕竟,那些仙人们的本领可不是自己可以应付得过来的,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仙长不亲自来对付自己,但是多了那些神通广大的人物来盯着自己,李玄不禁有些发冷汗!但是眼前的形式还得先应付过去再说。  李玄还没有说话呢,边上的西门无悔抢先一步骂了起来:”长青你这小人,怎么胡乱咬人的,是我们亲自找上公子的,他得到的是天机族的传承,而我们本就是天机族的仆族,我们找回我们的主人,怎么也让你利用起来诬蔑我们公子了!真是太卑鄙了。”  ”他得到了天机族的……”长青上人有点失态,不过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这点失态有可能导至今天会以失败收场,于是明智的闭起了嘴巴,其他修真者在听到西门无悔的话后都议论起来,长青上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知道再不说话,就会有更多的人倒向李玄那边,长青上人望天长叹:”没有想到李玄这个恶魔连天机族的秘密也得到了,难道真的天亡我正道?”  旁边的修真者们似乎都被长青上人感动,有点相信他了,道魔是水火不相容的,修真者对魔道是痛恨的,并用有点敌意的目光望向李玄一边。  李玄知道如果不解释的话,这些修真者都会来对付自己,不由暗恨这些修真者怎么都没有头脑,这么容易轻信长青上人的话。李玄问道:”长青,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我是魔道,请把证据拿出来,不要血口喷人!”  长青上人得意的说:”证据,需要吗?只要知道你是去年那次魔天兆的引发者就足够了,你以为修真界和政府那个无能的法院一样,没有足够的证据就不能够让那些坏人绳之以法!这是修真界,只要你是魔道中人,那么你就是我们修真界的敌人!你们说是不是啊?”  ”对啊!我们不能放过这个魔头!”  ”杀了这个魔头!”  ”杀啊!”  李玄发现那些小门派里有好几个是跟着昆仑长青真人一路的,你没有看见他们在眉来眼去的吗?李玄就知道要糟!果然,那些小门派在下面一扇动,修真者们立即乱了起来,长青上人这时也飞了起来,带着自己身后的昆仑弟子大声地说:”今天我们就杀了这个恶魔、还修真界一个清明天空!杀!”  蜀山剑派的白眉可是想去帮李玄一把,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老乡,李玄还帮过他,不过十个长老里,九个都反对,甚至还让他去帮昆仑派,说什么昆仑和蜀山剑派是兄弟帮派,而且两派的祖师爷还一起联手消灭过魔道中的好多魔头,让白眉真人也学学祖师爷,最后为了不让蜀山剑派分裂,白眉真人只有和长老们达成协议,谁都不帮,并且马上离开黄山!  水灵子大急,可是他根本不能做什么!让他们李玄一起对付昆仑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手下的人中有好些都是这些门派出来的,他怎么怎么能对自己的门派动手呢?还有一个焦急的人就是雷极禅师,他也看得出李玄也许是无辜的,但是他又怎么会为了这一个刚见面的人和昆仑闹翻呢?他心痛的是这些人在他的黄山仙境中打架斗法,那这一切的损失由谁来赔偿,不过他灵机一动,带领弟子在半腰通向山顶宫殿式建筑中布防起来,并对弟子们说:如果有人试图向上冲的话,格杀!  李玄还是对上了长青上人,这也是没有办法,一般的修真者都知道,走在前面的应该是最利害的,那么李玄应该是最利害的,所以没有人敢去找他的麻烦,而是去找他身后人的麻烦,李玄本想拦下他们,不过长青又怎么会放过他这个最佳对手,他们还有很多的恩怨没有了!而李玄也知道长青上个利害角色,要是让他们找上了其他人,其他人还真不能对付他,就是自己正面对上他也不一定讨得到好处。  李玄虽然对上长青上人,但是看到不断涌过来的修真者,还是感到有点心慌,特别是自己这边还有自己的四个老婆,她们的修为可不能很好的对付这个场面,李玄不由得后悔带她们来,自己应该能预见今天的事对付啊,不过现在想这一切都是白费的,还是想办法让她们先走吧,免得自己分心,李玄不由大急的向白雪喊道:”白雪,保护好你的三位姐妹,这里用不上你们,你们先走,我们掩护。”  白雪有些彷徨,她的意识里保护李玄才是最重要的,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可是现在的情况看来,小燕三人在这些修真高手的手里一点还用的机会也不会有,虽然有天使战衣的保护,但是那并经不起这些高手的几次攻击,还是听李玄的话,把她们三个先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保护李玄吧,再说李玄的修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让人打败的!  在这个危险的时候,李玄可没有心情和长青上人玩,拿出十二生肖旗,捏动了灵诀,金光暴闪,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当他们的眼睛适应光线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可怕的东西,那是一条金色的龙还有一只长着翅膀的老虎,只是一愣间,白雪带着三个极不情愿的女人走了,她们也看到了眼前的形势,自己留下来只是李玄的负担。所以哭泣了一阵后,还是含着泪任由白雪把她们带走。  李玄现在的神威力发出两只神兽是极限,李玄可不敢再次发出神兽,那只会耗光自己的神威力,而现在李玄只能用五行印法中简单的两层叠加这种消耗少而且还有一定威力的招式来与长青上人周旋,以期元婴处的心石转换能快一点,快恢复一点神威力。  不过长青上人也不轻松,在五名昆仑长老的帮助下,他们六人才与李玄及李玄的两只神兽打成平手;李玄本想穿上随心战甲,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如果真的穿上那抢眼的随心战甲,自己一定会成为众人的焦点,而且是攻击的焦点,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用为妙!四大家族的高手虽然多,但是除九位长老外他们现在的实力都是强行提升起来的,很多新的招式没有熟练不能用,可惜!现在和那众多的以除魔卫道的修真正教人士打在一起,可谓难解难分!  李玄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来这里之前,他就想过,修真者们大多数都是讲道理的,如果长青上人要诬蔑自己,那他就得提供相应的证据才行,而当时启动黑魔宫的时候,在场的全是自己人,所以要提出证据几乎是不可能,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昆仑派在修真界的影响和修真门派对魔道的痛恨,长青上人才几句话就引得修真者几乎全与自己为敌,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证据;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当时与陈奇说过启动黑魔宫引来天兆的过程,而陈奇当时也没有想到长青上人会那么卑鄙,出于对师门掌教的信任,他把这一切都告诉了长青上人,所以长青上人对于黑魔宫启动知道之甚详;还有一点他没有想到的是长青上人以前表现冲动鲁莽完全是一种假象,他的心计那么可怕!李玄看了看眼前的形势,对自己很不利,眼下之计还是避其锋芒的好。  长青上人心里也烦,他与李玄交过手,也听门派里的人说过李玄的特点,李玄会威力强大的印法,只是发动时间过长,他不可能在这种激烈的战斗中使用;他还会阵法,不过在一对多的情况下,发动阵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还有两只神兽,不过看似威武,却是纸老虎!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现在一打起来,才知道这两只神兽有多利害。  长青上人拿出了他的那把太阳大剑,和他在一起的五名长老也知道李玄的利害,不敢大意,拿出了法宝,他们的法宝还真是千奇百怪,有冒着电火光的长枪、有黑漆漆的金钢圈、有把寒气直冒的暗青色大刀更奇怪的是居然有一名长老拿着一个大烟斗和一个女长老拿着一面镜子!加上长青上人他们组成一个六合大阵!配合得天衣无缝,让李玄这个阵法大师也不得不佩服他们!李玄看着这些东西,头都晕了,特别是那个大烟斗,时不时的飘点烟出来,李玄可不敢接触这些烟雾,说不定那是要命的东西。那个拿镜子的也让李玄头痛,会发光束,而光束一不小心照在李玄的身上,居然一瞬间就把自己的衣服烧烂,而且还把自己几乎是不死之身的肉体烧焦一片!李玄无奈,只得穿上他那随心战衣,现在也顾不得其他什么了!保命要紧。  你们会阵法,我也会,李玄大喝一声,随心战甲穿在了李玄身上,李玄顿时信心百倍,发出强大的气势,这股气势把长青六人逼得连连后退,李玄趁这空档,召呼着两只神兽与自己组成三才阵法以抗对方的六合阵!似乎受到李玄随心战甲的影响,金龙发出一阵龙吟!然后一道火焰从它口中喷出,一位昆仑长老闪避不及,一只手顿时在火焰中气化得无影无踪!金虎见了也虎啸一声,冲向一名长老,这位昆仑的长老很是了得,居然向上急闪,同时用自己的金钢圈罩向金虎,却不想金虎太快,一爪抓出,一道金光闪过,这手拿金钢圈的长老立即少了半只腿,所穿的道衣也少了下摆,露出那可爱的内裤!  长青上人当然发现,单对单自己这边毫无胜算,大喝一声:”六合急转!所向无敌!”  昆仑六人拿着法宝急转起来,不时向阵法内的一人两兽递上两招,那两个缺胳膊少腿的两个的动作居然一点都受影响,让李玄大为吃惊,不过现在可不是吃惊的时候,他已经感到六合阵法的威胁!而金龙和金虎也被逼了回来,都多少受了点伤,自己也被砍了一刀两枪,自己这边的压力越来越大!  李玄拿出了他的飞剑,但是他并没有象平时那样把飞剑放出,而是把飞剑在手中变大,拿住剑柄,把它当成一般的长剑来使,李玄向飞剑中贯注神威力,那本是漆黑的剑身发出乌金光芒,同时李玄大喝一声:”三才归位!天翻地覆!任我逍遥!”  随着李玄的大喝声,李玄与两兽组成的三才阵法立即发生了变化,金色巨龙下沉,双翼金虎盘旋在李玄头顶,李玄居然中,同时向外发动攻击!金龙喷出火焰向六位敌人的脚下烧去,金虎以其极快的速度向六位敌人猛爪,李玄的动作也是极快,手中的乌金剑光化作无形,逍遥剑法在手中施展开来!当下就有两名昆仑长老命丧黄泉。  长青上人大惊,本想以阵法之威把李玄困死,慢慢把他解决,却没有想到李玄居然会三才阵,而且对自己的六合阵了如指掌,只一照面就攻破六合阵最薄弱的两个环节,还杀死了两名长老,自己威力巨大,从未有败迹的六合阵瞬间就不复存在!  长青一边闪躲李玄那犀利的剑法,一边拿出他从不轻用的法宝镇魂钟,一道强劲的力量敲在钟上,发出沉闷的巨响钟声……  ”玄!快逃,我们被包围了!”这是小燕的声音,她怎么去而复反?  镇魂钟声和小燕的声音传来,李玄顿时停住了身形!向小燕声音来处望去。  两道强劲的力量就在李玄失神的那一瞬间,同时击中李玄,李玄的身体立即飞了出去……  推荐:天之逆子,梦之翼的新书,大家去看看上一页现代奇门遁甲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