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努努书坊-《饶雪漫短篇作品》-正文玫瑰坏坏的爱情    静雪是个美女。    美到让人过目不忘的那种,最让人着迷的是她的慵懒,斜斜地靠在午后的沙发上,不用说话,眼睛眯着,男人的心就会软了,为她化了也值。    静雪还是个才女。    十四岁起就开始发表文章。散文,诗歌,小说写起来都游刃有余,仿佛天生就该写作。    美女也好,才女也好,总要有自己的归宿。大学毕业不到一年,静雪就嫁了。娶她的是一个叫程凡的男人,比静雪大五岁,长相一般,但很沉稳。关键是——他供得起静雪的梦。静雪可以不用上班流汗,可以不用沾油烟味,可以穿着吊带的睡衣坐在微凉的地板上与闺中密友打长途电话,一讲就是二三个小时。闲暇的时间里,静雪会写作,写一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在那些花里胡哨的杂志上发表,赚点小钱和骗点都市无聊人的眼泪。    女伴们都怨静雪嫁得潦草,象她这样的女人,就算为爱疯疯痴痴三百回合也不算多。但静雪不这么想,她总认为,花花世界里好的男人已经不好找,象程凡这样平实不计较的更是少。女人一生,寻寻觅觅不就是为了个安稳的去处?这样的婚姻便是没有激情,也应算作美好吧。    而且程凡的确很宠静雪,几乎是有求必应,虽从不看静雪的东西,但携了静雪出去,常常骄傲地与人介绍说:”我老婆,作家。”    静雪最怕程凡这么叫她,就拼了命地拧他的胳膊。程凡也不叫痛,好脾气地看着她笑。时间验证一切,二年下来,谁都说,他们是神仙眷侣。    只是程凡忙,忙到天天在空中飞来飞去,所以静雪寂寞。    长夜无聊的时候,静雪学会了上网聊天。    上网的时候她有两个名字,一个叫玫瑰。一个叫坏坏。    叫玫瑰的时候,她是个很安宁的女孩,与人温温柔柔地地说话,浪漫到对手为她心服口服,俯首贴耳为止。叫坏坏的时候,则闹到翻天,一个聊天室也会被她搅得鸡犬不宁,个个为她头疼。    这个世界上女人无非两种,好女人和坏女人。不管是怎样的女人,总会有人为她疯狂。静雪喜欢这种游戏,一个名字一种人生,爱怎么活怎么活,随心所欲到了极点。    只是没想到会碰到老麦。    老麦快四十了,南方人。他在网上就叫”老麦四十”。而且人缘好,个个都愿和他说上两句。四十岁的男人还到网上来聊天,静雪觉得奇怪,免不了注意他,只是没有交谈过。真正认识他那天静雪叫玫瑰。那天老麦兴起,在网上出起对联来,让大家一起来对,会对不会对的都上来瞎凑一气,嘻嘻哈哈之中,聊天室就成了老麦的天下。老麦出的第一联是:水水山山处处明明秀秀。静雪笑了笑,轻快地打下一行字: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老麦又出:掬水月在手。静雪想也没想,回了他一个:弄花香满衣。    就是这两联收拾了老麦,他给静雪发来悄悄话:”喂,我是老麦。”    静雪回他说:”哎,我是玫瑰。”    “哈哈”,网上有一万朵玫瑰啊!”老麦说。没等静雪回话,却又送过来一行字:”我看你是开得最娇最艳的那朵。”    “是不是四十岁的男人嘴都这么甜?”静雪问。心里却还是高兴的。    “如果值得,不甜也会变甜的。”    寂静的夜里,静雪轻笑出声。有种棋逢对手的快感。四十岁的老麦,啊哈,静雪想,看看我们究竟谁厉害。    但到底静雪还是输给了老麦。至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没有空用坏坏这个网名在网上捣乱,大多数的时间,都给了老麦,叫玫瑰。和老麦聊天实在是件充满诱惑的事,二人都是厉害的角色,斗嘴斗到酣处,不免生出些别样的情愫来。敏感的静雪知道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静雪不怕,甚至还有些等待的惊喜。    程凡不喜欢上网聊天,偶尔在家的日子,也坐在静雪身后看看。在程凡的眼皮底下和老麦调情,静雪对付得游刃有余。程凡说:”这人怎么叫老麦?”静雪就说:”四十岁的老男人,我逗他玩呢!”    说完望着程凡娇娇地笑笑。程凡也笑,摸摸她的头发,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其实真的不知道是谁在逗谁玩。无可否认的是,老麦的确是个聊天高手,一步步诱着静雪往下走。带给静雪的是她和程凡之间从未曾有过和一种情愫,让静雪心慌害怕却又恋恋不舍。在静雪看来,老麦就象自己小说里的男主角,尽管也是虚拟的,却有鲜活的气息,好象就在身边。    事情终于发展到打电话的地步。那一夜程凡又不在家,打他的手机数次,不通。静雪心事重重地上了网,老麦很快就晃到她面前,说:”在等你。”    这三个字让空虚的静雪差点落泪。于是他说:”老麦,给我你的电话,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老麦几乎没犹豫就在屏幕上打出他的电话号码。    深夜里拨电话的声音显得特别的刺耳。静雪一个键一个键地往下按,和自己的任性做着最后的挣扎。但电话终于还是通了,老麦在那边说:”玫瑰?”    静雪有些迟疑地说:”是。”    老麦就在那边笑起来:”不象你啊,应该伶牙俐齿一点才对。”    那天的电话讲得很长,按掉电话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的数字是1小时18分,一个很吉利的数字。但事后静雪拼命地想,也想不起自己和老麦间究竟都说了些什么,那1小时18分就好象是掉进了时空遂道,再回来,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只记得老麦的声音,沉沉的,稳稳的,不疾不徐,而且是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让静雪心仪。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老麦就回了静雪的电话,第一句话竟是:”有点想你。晚上没睡好啊!”    静雪笑着说:”只是有点?”    “知足吧,”老麦说:”我10多年没想过一个女人了!”    “那你老婆呢?”    “她不用我想她。”老麦的语气里好象有一些无奈,但聪明的静雪并没有多问。就象老麦也从不过问她的现实一样,二者混为一谈,总不是一件浪漫的事。不过,老麦的电话就象是一枚石子,把那个清晨如水的阳光打得波光四溢。    静雪早已不是孩子了,知道网络和现实的差别,但还是忍不住地思念老麦。在心中勾画他的形象,完美得让自己心驰神往。看着程凡的眼睛也不免有了些许的挑剔,声音不好听,不会讲普通话,领带的颜色不好,走起路来背挺不直。    通过电话后两人再到网上见面,好象就和以前不一样了。老麦把持不住,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她又是亲吻又是送花,悉日里苦心经营的形象荡然无存。”声音真好听啊,”老麦说:”玫瑰你把我迷住了!”    “那恐怕你是不敢见我了,会被迷晕的。”静雪说。    “敢!”老麦说:”只怕你不敢来!”    “网友都是见光死,你不怕?”静雪试探地问。    “我没当你是网友,”老麦机警地说:”我当你是我的女友!”    “真会说话啊?”静雪叹息道。    “不会说就能迷住你?”老麦哈哈地笑。    说完这话后没多久,程凡又要出远差,一去就要半个月。见静雪嘟着嘴,程凡想了想说:”我带你一块儿?”    “不用了。”静雪说:”我想到南方旅游。”    “那就去啊!”程凡说:”多玩两天,回程我来接你。”    静雪半开玩笑地说:”你不怕我一人出去,碰上个情人,不回来了?”    “怕!”程凡笑吟吟地说:”怕极了!”    但静雪知道其实他是不怕,在程凡的脑子里,静雪是绝不可能背叛他的,他是个俗人,祟拜金钱和地位。所以才会有足够的信心以为静雪这朵玫瑰只为他开,为他败。    程凡走后没几天,怀着近乎于冒险的心情,静雪登上了飞往老麦所在城市的飞机。    直到下了机,静雪才拨通了老麦的电话。    “胆子大就到机场来接我。”静雪说:”胆子小我一张机票再回去!”    老麦听清楚意思后只说了两个字:”等我。”    机场的人真多,静雪坐在自己彩色的皮箱上等老麦。也象是在等一个答案,其实不管老麦怎么样,静雪想,自己是有能力承受梦想和现实的差距的。    只是任性而已。    静雪并不觉得奢侈,自己有任性的本钱,不是吗?    老麦来得快,几乎没有东张西望,二人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认出彼此,目光交汇的时候,老麦对着电话说:”玫瑰?”    “是。”静雪回答。    “老天!”老麦走近了,死死地盯着静雪,却还是对着电话说:”老天,你真是一朵玫瑰!。”    静雪得意地娇笑起来。    老麦并不老,穿鄂鱼牌的淡蓝色衬衫,举止得体,脸上的表情和聊天室里的调侃如出一辙。静雪看着他,他就笑着说:”美女我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美的!”    静雪调皮地歪歪头说:”见识见识?”    “就算见过你这么美的,”老麦摇摇头说:”也没见过你这么大胆的!”    “怕了?”静雪笑着说:”放心啊,我不会破坏你家庭的。”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老麦笑着说。然后提起静雪的的箱子,带她出来。两人隔得近,手臂微微碰一下又轻轻地荡开,静雪竟如回到十五六岁初恋那会儿,说不出的甜蜜和慌张。    老麦仿佛看穿她的心事,笑笑地说:”别紧张啊,美女紧张起来也会打折扣的,不怕我对你印象不好?”    “紧张的是你吧?”静雪笑了:”我紧张就不会来了!”    “我会紧张,笑话!”老麦说。    “你不会?笑话!”静雪答道。    这都是多无聊的对话啊,和他们在网上的精彩交谈不可比,可是二人真的是高兴,相对看看,眼里都是藏不住的幸福。    老麦带静雪到了一家大宾馆,开了上好的房间。静雪要掏钱,老麦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说:”给我面子?”静雪点点头,脸就微红了。    下了电梯后老麦提着行李走在前面。静雪在后面跟着,横看竖看,老麦都是静雪心中想像的那种样子,让静雪满心的欢喜。    房间里的空调打得很低,窗帘没开,光线也很暗。一切都暗示着要发生点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离开了电脑和电话,老麦和静雪还是显得拘谨。    接下来的几天里,老麦很君子地照应静雪,陪她吃,陪她玩,没提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字。只是有一次,在街边路过一个花店,老麦进去,不一会儿买了一大捧花出来,鲜红的玫瑰,娇艳欲滴,哗地一下递到静雪跟前来说:”鲜花配佳人!”静雪接过,捧着它走在异乡这个陌生而亲切的城市,想着老麦眼睛里的那份疼爱,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和满足。    只是每一夜老麦离去,静雪一个人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的时候,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吸引力不够,还是老麦太过于老谋深算,他在控制这份情感的节奏,也许这样,才会显得越发地刺激?    可能是自尊作怪,那天一大早,静雪说到要走,静等老麦的反应。老麦说:”哦,这么快?”    “不能老打搅你。”静雪说。    “客气。”老麦说:”我应该做的。”    “何为应该?”静雪促侠地问,问的这一瞬间静雪犹如回到网上,和老麦并不看见,各自狡猾地守着自己的心事,都想靠嘴皮子取胜。    “那么,”老麦说:”我抱抱你?”    没等静雪回话,老麦就一把揽住了她,唇在她的耳边轻轻掠过。静雪的心狂跳起来,人整个地软了下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想像过无数次的情景终于真正地发生了。老麦柔声问道:”喜不喜欢?”静雪无力地说:”不”。老麦就在她的耳边笑了,当静雪倒到床上,老麦的手抚过她胸口的时候,静雪才突然尖声地大叫起来:”不——!”    老麦抬起头来,有些吃惊地盯着静雪,静雪低下头。又很小声地再说了一声:”不。”    就在这一刻,电话惊跳起来,是程凡打来的,他语气关切地说:”乖乖,玩得还好吗?钱够不够?我再存点到你卡上?”    “不用了。”静雪定定神说:”我明天回家。”    “不多玩两天?”程凡问。    “不了,”静雪强作欢颜地说:”我——想你。”    “那你就早点回家吧,我也争取早点回来!”程凡说:”你不出门我不觉得,你在外面我还真是不放心。”    老麦从静雪身上起来,静静地看着静雪通电话,眼睛里有一种让静雪不敢面对的容忍和理解。老麦真是个好人,只是静雪在最后的关头才明白自己玩不起游戏,玫瑰只是玫瑰,不是坏坏。    “对不起。”静雪说。    “电话来得正是时候,呵呵。”老麦多少有些尴尬。    “真的对不起!”静雪由衷地说。    “哪里的话!”老麦很快就恢复了他的自如:”是我情不自禁,小有出格啊!哈哈~~”    “老麦——”静雪看着他,不知为何,眼泪就糊里糊涂地下来了。    “别哭啊!”老麦说:”你逼我犯错误不是?”    静雪就这样眼泪汪汪地看着老麦,看到老麦不忍心调过头去,点燃了一根烟。烟雾在没有光线的房间里袅袅升腾。静雪最终主动地扑到了老麦的怀里,老麦轻轻地环住她,唇在瞬间温柔地覆住了她的。    天悬地转。    却只是一个吻而已。    代表开始,也代表着结束。    静雪在回程的飞机上思索和老麦之间的故事,其实真的象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和老麦心心相通,却还是少一份生活的真实和勇气。真正走近了,也如世上大多数的网络情缘,不能相聚,只有分离。    家一如往日般宽大舒适安宁美好……程凡还有两天才能回来,说是给静雪带了礼物,一定会让她惊喜。静雪独自在家,做着一些无谓的打扫工作,上街试了无数套新衣烫了个新的发型,买了张爱玲的全集躺在沙发上重温,逼自己离电脑远一点再远一点。但最终还是在一个夜阑人静的深夜忍不住上了网,这一次她用的是好久不用的名字:坏坏。    找坏坏聊天的人很多,便是坏坏捉弄过的,也仿佛对她有特别的好感。    只是找不到老麦,静雪想,如果当初是用坏坏与老麦相识,不知故事是不是还是这样的结局?    想念老麦啊,只是无缘,静雪的泪默默地流到手中的红酒杯里,伤心竟也染成了一片鲜红。    泪光中,又有人进入聊天室了,他的名字叫”相识何必曾相逢。”    哦,老麦,是你吗?上一页《饶雪漫短篇作品》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