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玛丽在隔壁》-正文玛丽在隔壁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玛丽在隔壁,垂眼看人间 大结局作者: 校长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陈忘在s市机场给苏药狂打电话的时候,王神木正和秦川在海边看日落。    事实上,一个月前王神木就来到s市――一座位于海边的达城市,秦川和洛子商长大的地方,少年们的故乡。    也许人老了,累了,伤心了,看够了,都会想着回去故乡吧,有的人终其一生在奔波,也没能回到那片记忆中的土地,合眼之前仰望天空,一生写满遗憾和不甘。    不甘心的王神木在s市里用尽手段寻了好几天,甚至去了秦川当年的学校,可是一无所获。    第一次怀疑自己判断力的王神木,最后去海边散心,这座南方城市的海域尚未被工业污染,落日时分美如幻境,他当年写人间主线剧情时,黄昏海的原型便是这里了,再次攀上礁石的他,却看到一个日思夜想的身影坐在那远处的悬崖边上。    王神木默默走过去,坐到秦川身旁,脚下是波浪翻卷。    好半天,两人都没有说话,秦川看天,王神木看海。    最后秦川起身要走,王神木终于开口。    明明很淡的声音却如晴天霹雳炸响在秦川的耳边――“长生殿,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个英雄人物?像人间里的兰陵一样,一声不吭消失在世人眼中,什么是非功过,自有后人为你评说?哈……你真以为这样消失就好了?”    秦川止步,冷冷地说:“你高看我了。我从来不是什么英雄,我只会抄键盘,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王神木一样冷笑:“既然一无是处,你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你怎么不从这里跳下去?像你的刺客一样,啊,自沉海底?”    “……我会游泳。”    “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是的,不如你可笑。”秦川冷冷一句,又要走人,被王神木扯住。    “你明天还来吗?”王神木问他。    “……如果你能管住你的嘴。”    “好吧。”王神木望天,他知道剥夺一个人最后的世界是一种残忍,“我答应你不告诉她。”    总有一天……你自己会回去的吧?    最后放任秦川离去,王神木一个人望着大海,他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两人明明应该有很多相似的理念,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为神马一见面却变成这种剑拔弩张的姿态,他还说自己可笑?卧槽,自己就这么没趣吗?    第二天秦川照例来到这里看海,王神木照例坐在一旁,悬崖边上,夏天的海风呼啦啦吹着两人的衬衫,又过几天,与季节不符的冰冷气氛终于得到缓解,这是一个下雨天,当王神木撑着伞走上打滑的悬崖时,伟大的长生殿同学风雨不误地坐在那儿,浑身湿透,如落魄的疯子。    “自杀有更直白的方法。”王神木指着脚下大海,如此天气,菲尔普斯掉进海里也活不得,“回去吧。”他说。    秦川摇头,他的十指深深插进头里,高傲如他,却在大雨中第一次用近乎崩溃的声音说:“对不起……我回不去。”    王神木把伞撑过去,他忽然想起四年前他从中华黑客会净身出户的那个雨天。    东方之主终于放缓了态度,他的声音穿过暴雨,清晰掷地:“你没有什么需要对不起的,要说有,那也只得一个人。相反,只要你活在这世上,就必有许多人会对不起你――无论过错方是谁。可你只是人,你不是英雄,你不是神,你不需要去救赎那些误解你、讨厌你、对不起你的人,若你牺牲自己救赎了他们,又有谁来救赎那些等待你的人?现实不是故事,你短短一生,几十年功夫,眨眼就过了,好好陪着一个人尚且不够,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莫非你也看中名利那些粪土一样的东西?他们欺你辱你,你大可以去过另一种生活,去国外,去新的土地,用新的身份,过更好的生活,和她一起,你们有什么不可以?”    “……我配不上。”    “你……我看过很多的人,让我欣赏的只有长生殿与红药堂两位。你怎知你配不上?”    “我不再是长生殿,也不再是她的ThanaTos。如果你认真爱过一个人,你会明白,什么新生活,那只是自私的想法,我又怎么能让她放弃现在的一切只为了陪我一个人?王神木,你不会懂的,没有我,她可以过的更好,总有一天她会忘记我。而我……哈哈,离开键盘的我,什么都不是,甚至比不上她的盗贼小弟。”    “……”这下轮到王神木语塞了,沉默半晌,他说:“洛子商很久之前就没有出现了,后来的幕后黑手,是沧海一声笑和他的情妇,被公安请去喝茶后,也已经收手了,门户网站都挂出了澄清公告,风波其实几个月前都平息了,你大概都在这里打日子不知情吧。”    可是没料到秦川说:“我早知情。所以我才回不去。”    “为什么?”    “她是个很冲动的人,我希望她幸福。”    大雨模糊了一代王者的颤抖声线,王神木不是情感专家,他不能理解,思考了很多天没答案后,他拿出笔记本,插上网线,登陆了风波平息后,他很久没有去的人间游戏论坛。    试着搜索帖子内容含有“长生殿”的帖子,只搜到半年前的一些旧帖,纪沧海的五毛党们的相关帖子,已经全部被删除。    没生什么事啊,秦川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疑惑中的王神木又试着搜索提到“红药堂”的帖子,瞬间,一条回复长达几百页的帖子闪瞎了他的狗眼。    【收集告白祝福!请所有认识或不认识我的朋友们帮我盖到9999楼!让我有勇气去告白!】    【正文:我曾是你们眼中的土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用人民币堆装备,然后从你们羡慕的目光里求得心理的满足。后来,是她让我见识了真正的游戏世界,是她一手拉扯我,栽培我,让我从一个菜鸟成长为一方盗贼团长,我对她的感激和仰慕,不能用语言来表达。今年夏天我就要毕业了,同学们都有了女朋友,可是我没有,除了她,我心里再装不下任何人。可是她离我很近也很远,我没有勇气对她说出我想说的话……朋友们,你们能借点力量给我吗?】    【帖人――阿草。】    英勇的盗贼团长没有勇气去告白的女主角,答案呼之欲出。    王神木看着充满祝福的各种回复,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他心里,陈忘那种小孩子当然比不上秦川,可是,在他离开s时之前,苏药确实和陈忘走得挺近,每天电话不断什么的……    如果苏药本人改变主意了,那王神木也只能和秦川一起去苦逼地喂大海。他终于明白了秦川那句祝福的意思。    当晚,王神木接到两个电话。    第一个,是他的站长燕归来阔别四年的声音:“过两天s市那场IT大会,你会去吧?抽个时间咱们聚聚,四年不见了,大名鼎鼎的人间席主策……”    “我离职了。”    “不是被解雇么?”燕归来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刻薄。    “……”王神木皱眉,在心里把对方问候了个遍,“明知故问很有成就感吗站长大人?四年不见,你越来越让人恶心了。”    “网站早给别人管了,不用喊我站长。”燕归来顿了顿,才缓声说:“倒是你,在外面不习惯,就回家吧,新任的站长很好说话,如果你还想做游戏,我们有……”    “用不着你收留。”王神木没等电话里说完,就啪的一声挂断了。    过了一会,苏药的电话打过来。    “你还在s市吗?都一个多月了,找到他没有?”    “他让我告诉你没有。”    “……”    “……”    “卧槽,你们什么意思?”    “事实上,我没有找到长生殿也没有找到ThanaTos,我只找到一个叫秦川的家伙,他让我告诉被盗贼团长盖楼表白的红药堂,他祝他们幸福,不希望红药堂看到他现在胡子拉碴像个疯子的模样,也让我答应他不告诉红药堂我遇到了他。”    “……”    苏药想了半天啊,一向直肠子的王神木肿么会说出如此弯弯绕绕的话来,最后她想明白了,咬牙切齿地嘿嘿笑道:“好,红药堂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苏药大魔王知道了,既然如此,你告诉他吧,我正好和领导去s市开会,住xx酒店,就是那什么IT商界聚头会,你看他来不来。”    王神木点头无语。    当陈忘纪沧海兴建始皇之巢后长生岛岌岌可危的命运而赶去s市求助苏药时,秦川正在反问王神木:“我去做什么?”    王神木看着远方的海平面:“你会去的。”他说。    第二天,王神木到底还是去了酒店的会场,他从计程车上下来,眼前是花篮和大红条幅,是熙熙攘攘的各界精英,是充斥耳中的人们的互相吹捧和虚伪自谦,是众星捧月一样被记者媒体围着的那些天之骄子,王神木孤身一个人,走在大红地毯铺就的台阶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是鬼使神差地来了,明明他离开中华黑客会时是厌恶极了那群自以为是的家伙……怀念?鬼才怀念!叙旧?鬼才叙旧!那他来干什么?虽然他手中握着人间公司和中华黑客会给他的两份电子邀请函,可是他真的不知道他想来干什么。    酒店里按社区、游戏、交易等商务平台,分了好几个会展厅,苏药应该在游戏公司那一块,可是王神木一点也不想看到人间公司的同事们,不过上帝大概就是要跟他过不去,当他路过游戏展厅时,正好迎面撞上了人间公司的老总。    昔日的老总满面红光,一见他就热情地走过来说:“小王啊,你可算来了,哎呀,自你走后,他们设计的资料片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啊,现在还靠夏季资料片撑着,秋季的几个版本都被我打回去了,那是给人玩的吗!给人看笑话的吧!小王啊你快回来吧,是咱公司对不住你,这样吧,会议结束后你就跟我回去,我给你开十倍的年薪,成不?同事们都很想你啊。”    王神木冷冷望老总一眼,闷头往前走,胳膊被拉住。    “好好考虑吧,真的,没有比这更风光的前途了,你看这位是谁?”老总把身边一个靓丽高挑的美女招呼过来,“时下最热的女明星杜清清啊!我正想找她当游戏代言呢!你看看,年度最活跃网游、最感人网游、可玩性最强网游……因为有你,咱们才如此风光啊,噢,杜小姐,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人间席策划师,他人冷了一点,脑子里装的可是绝无仅有的天才主意,相信他比我更希望您能来代言我们的游戏……”    女明星亲切地来握手,而王神木闻着那令人作呕的浓重脂粉味,毫不给面子:“不如找潋滟琉璃来代言。”丢下他绝无仅有的天才主意后,王神木飘走了。    鬼使神差地,他最后走进了最末的一个“其他”分类的展厅,不属于任何常见类别的网站的头脑们,都在此低调地聚会,包括最神秘的中华黑客会,也在这里,当然,也只有互相认识的人才知道谁是谁,门口挂着大牌子,拒绝任何媒体入内,王神木出示邀请函后,被放了进去。    然后一个比人间公司老总还要热情无数倍的拥抱瞬间箍住了王神木的骄傲的肩膀。    抬眼一看,是一张以为再也见不到的脸。    “多亏你,我才争气了,我的工作室现在已经做出名气,刚被他们旗下《理想国》的游戏团队收购进去,听他们说你也会来,我就一直在等你,一直想和你说声谢谢!”    顾朝颜仰起脸,灯光映着他的灿烂微笑。    ――“欢迎回家。”    老站长的刻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高举红酒迎接他。    ――“欢迎回家。”    新任站长也举酒杯,一看,居然是似曾相识的那位游龙外挂制作者。    ――“欢迎回家。”    曾经的老战友们齐齐举杯,他们说,这是家。    也许有那么一刻,骄傲负气的家伙也会红了眼眶吧。    南方夏天的大雨,氤氲着热气,刷刷落下。    ――――――――――    看着外面的大雨,陈忘苦逼啊,在北方几个月不会下雨的气候里生活惯了的这位二世祖,哪里能料到一来南方就遇上鬼天气,他泪流满面啊,药姐的电话还打不通呢,狗x的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服务区他妹啊!手下的小贼不断打来电话报告着始皇之巢的迅猛展之势,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吸血度,让纪沧海的国度以无人可挡的势头扩张着,“东边的触角已经接近燕京城了!南波万和洛子商都不见人影,几大祭司在滴血……”匆忙的战报中,陈忘拿着电话的手都在抖,纵使燕国教廷是昔日宿敌,可谁也不希望他们被始皇吞噬,一旦失去了制约各方势利,势必引起天下大乱,而掌握着世界之力的始皇夫妇,此刻如觉醒的远古神兽,饕餮一样不分敌我侵吞着一切,其可怕程度,不亚于世界末日,灭顶之灾,凡是人间玩家,个个自身难保,谁都可以想象,在一个没有竞争、一家独大的世界里,会是怎样个恐怖模样。    曾经辉煌无匹的几大神器,只剩下他们手中还握着草泥马的铃铛,可那只是一条用来偷窃的项链,掠夺之名虽是好听,他陈忘到底没有红药堂的本事,面对手掌人鱼眼泪气势无敌的始皇夫妇,红药堂戴上项链亲自上阵,说不定能夺回一切,而他去,顶多只有一半的胜率,一个不好,就是葬身世界之力之下,铃铛被狗男女抢走,也许长生岛到了最后关头,他才会冒死一搏吧,他当千古罪人无所谓,可是国家必须保住啊……    怎么都联系不上苏药的陈忘,直奔大会下榻的酒店,还好他知道他们在哪里。    这时的苏药,正和经理坐在一起,陪一个大佬级别的人物喝酒,身为助理的她,帮经理顶酒而导致一张小脸都喝得红扑扑的,经理一早就叮嘱过她了,这是一场很重要的合作商洽,对方是人间董事会里的巨头人物,而咱们是有事相求,好不容易约到的机会,万不得掉链子。所以她连手机都扔房间里了,如果秦川找她,只要一问王神木就知道她在哪儿了……可是他……真的会来吗?    苏药面对一个劲灌她酒还盯着她V形领口看的那位一脸玩味笑容让她想吐的大佬巨头,忽然很想打一个赌。    “李经理啊,您这位小助手,*网真是年轻貌美万里挑一,如果我们公司请不到杜清清来做代言,可不可以借你这位助手一用啊?哈哈哈哈……我要是有这么可爱的女儿就好了,可惜啊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    “陈董您说的哪里话,您这样的大公司,女明星都争着要合作出境啊,来来来,喝酒喝酒,我的请求,您百忙之中一定要考虑考虑啊。我们虽是小公司,可创意在行内也算是一流的,只要您能允许我们公司借用《人间》的推荐人气,到时候赚了咱们两方分成,您拿大头,我们拿小头,可以否?具体分成数,您说了算。”李经理给陈董和苏药又倒满了酒,这种时候,体力活当然要助手顶上,在职场上打滚多年的他,哪里还看不出这位大佬的意思,把苏药这丫头带出来,他果然是赚了,只要苏药肯答应,那这场合作一定谈成,谈成了,回去他就能高升,他一高升,经理这位置就空下来了,大不了到时候让给苏药,也不算亏待了她,她心思剔透,想必能意会这其中的职场潜规则。    陈董盯着苏药在灯光下含笑的侧脸,一看就是个青涩丫头啊,他砸吧着嘴想着,这趟本来是派他的亲家老外甥陈主管来的,不过那货的老婆快生了,回老家去脱不开身,他才自己来,还好,真没来错啊哈哈……“这个嘛……”他暧昧的目光在苏药身上打量:“贵公司的提议容我再想想,明天告知你们结果吧……嘿,那个小苏,等下散会了你愿意一起去k歌吗?别看我糟老头子不中用啊,我k起歌来可比你们年轻人都疯狂哈。”    经理在桌子底下踢了踢苏药的鞋跟,苏药欣然答应:“好啊,我唱歌一般般,还让您见笑了。”    经理一听,顿时喜出望外,真是个通透的姑娘,却不知苏药正在心里把一买一卖的两人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她会答应,她只是想打赌,只是想见他,那样闷骚的家伙,只能逼他出现了吧……    三个人的心中都打着小算盘,却不知这一回,他们玩大了。    陈忘赶到酒店二楼会场的时候,被拦下不让进去,纵然他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也不行。    心急火燎的陈忘,万不得已之下出示了他最厌恶的他老爹的名片,服务生态度瞬间来了360度大转变,连忙堆笑把他引进了人间公司所在的网游展区,可是根本没有苏药的人影,问了一圈,才知道苏药所在的公司代表们已经去隔壁楼的KTV唱歌了。    陈忘又奔去KTV。    却说苏药正假意逢迎着那位陈董,震耳的音乐声早就盖过了屋外的暴雨声,她的心开始不住忐忑,在KTV没神马,为禁黄赌毒,包房门都是透明玻璃制成的,而且和她同一公司不同部门来的几个同事都在,可是,唱完以后呢?她已经被灌得晕晕乎乎了,唱完以后……唱完以后……那糟老头要带她走……她的同事们见鬼了才会来阻止吧……秦川……秦川你在哪里……    直到苏药真的被糟老头半拖半搂拎出去开房了,她才恐慌了,可是小狮子再是张牙舞爪,也抵不过大男人的力气――更让她难受得眼泪直接哗啦啦流下来的,是期盼中的人终究没有出现。    她还是……赌输了么?    也许爱情是真的,可是信仰是假的,所有的信仰,在诸神黄昏被分解的那一刻,在长生殿和红药堂纵身跃入化生池中的一刻,在三千教众纷纷殉教的一刻,在纪沧海筑起始皇之巢的一刻,都倒塌都倾覆都消散了吧。    人间从此没有信仰,只剩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以及千万年后往生城废墟中的孤独和狂想。    一路走到KTV一楼大厅,苏药已经连路都快看不清了,浑身火燎火燎,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着她的心肺,只是酒么?不,还有更可怕的……    苏药的脸色瞬间白了,她这才意识到在KTV包房里老头灌她的酒中,另外掺了别的东西,此刻她被拖着拽着,肉身和灵魂仿佛分开了一样,身体软绵绵的任由老头架着,灵魂却好像被一蓬火不住地烧着,烧开一个大洞,让她迫不及待地想找个东西来填补,补满她残缺的生命,补满她空缺的地方……那么热……老头……又老又丑……无所谓……不可以……可是……    大门打开,夹着湿热雨沫的大风瞬间吹了苏药一头一脸,她稍微清醒了些,不听使唤的身体掩不住她惊恐的神色,看着老头长满赘肉的胳膊圈在自己腰上,她几乎要吐了,大不了丢个工作,再找一份就是,哈哈,她太天真了,居然会拿自己去打赌,人间人间,没有他的人间,从此就是洪水滔天,哪里还有什么信仰。    拼命地张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好让自己神智再清醒些,苏药踮起高跟鞋,直往老头脚上踩去,然而老头的力气比她想象中还要大,只把胳膊一拧,她的肩膀就一阵吃痛。    “救命啊!!!”苏药痛的大喊。    可是她的狗眼早就碎了一地,身后的KTV大厅,站着的一排服务员和保安,居然没有一个上前来救她的,类似的事情,在这座夜夜奢靡的南方城市每天都要生无数场,一看老头的衣着打扮,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角色,没有人会不要命地去管一个小姑娘的死活,这就是人间,笑着笑着就会哭醒的世界。    “乖乖,不要闹。好好听话的,伯伯给你糖吃。”    老头皮笑肉不笑,看外面还在下雨,一时回不去酒店,就又架着苏药往回走,反正kTV楼顶也有套房可以睡,而就在他放松警惕,去找服务员带路的时候,裤裆猛地一痛!    “啊啊啊――”    为老不尊的陈董事长一手捂着裤裆痛苦地弯下了腰,小婊子!竟然敢偷袭他!妈的――    另一手还拽着苏药的陈老板,大怒中,当即就要一使劲把手中那条小细胳膊折断!只要他使劲――只要半秒钟的时间――可是――却有人比他更快了一步――    比裤裆上更剧烈的疼痛从他的手腕处传来――惊骇中的老头,抬眼看到的就是个穿着黑色连帽风衣的人影,整个淹没在逆光的阴影处,他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巨大的疼痛告诉他,自己的蛋蛋和腕骨,算是在今儿报废了……    “秦川!”    纠结模糊的意识里,老头只听到小姑娘拼命喊着一个名字,然后身旁带起一阵风,两个人一前一后冲出去了。    再接着,是“砰!”的一声,小姑娘和另一个冲进来的人撞到了一处――“爸?!”一个惊疑、熟悉又焦急的声音在老头耳边响起――    “药姐?!你在这里!”    紧接着陈忘又惊又喜看到苏药,一个拥抱还没展开,他老爹大怒的声音传来――“臭婊子!老子宰了你!阿忘,你――你快捉住她!妈的――敢打你老子――”    煞白着一张脸的小狮子顿时眯起眼睛:“阿草,这是你爹?”    只见陈董事长跌跌撞撞向他儿子奔过去,而他尚未反应过来的儿子一抬脸,就迎上了小姑娘送他的一个火辣辣的耳光。    没好气的苏药推开愣在原地的父子俩,重新冲出门外。    服务员和保安们笑吟吟站成一排,依旧没有人上前去掺和,这样的事情,在这座不可思议的南方城市里,每天一样会生无数场,这就是人间,哭着哭着就会跌醒的世界。    漆黑的背影在风雨中模糊成一个小点,度假酒店本就离海边不远,苏药终于穿过一边热带树林,在一片悬崖背后堵住了某人。    “你还是来了啊……”苏药东倒西歪地靠着石头喘气,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了,“你为什么不早点来……哈哈……你……”    然后眼前一黑,她向前栽去,这回不是打赌了,她真的累得晕,不过她没有迎来脸滚地,一个温凉的怀抱,无奈地接住了她。    好半天缓了过来,她听到他的声线穿过雨声。    他说:“你这双用来抄键盘的神之手,怎么能轻易教人折断了?”    他说:“你这双看穿一切的神之眼,又怎么能轻易被人欺骗了?”    他说:“你是骚扰,你是站在世界巅峰的人,你明明能有你自己的世界,你怎么能委屈在那种职场里?”    他说:“你怎么都不懂得爱惜自己?”    他说:“以后,你要好好的,知道吗?快回去吧,不要再淋雨了。”    他说着,转身就要走,那张胡子拉碴的,盖在风衣兜帽下的憔悴的脸,让苏药看了,心中狠狠地抽痛起来,这一刻,什么赌气都没有了,她过得好,他一个人又承担了多少?    “你走不了了。”    回过力气来的小狮子舔着嘴唇在他身后说。    然后爪子伸过去,那件斗篷似的,可以让他逃避外面世界的连帽大风衣,就被她一爪扯下了,蓝血回满的苏药大魔王冲过去从身后抱住身前男人的腰。    “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大魔王脸滚着他仅穿一件衬衣的单薄后背,贪婪地呼吸着他身上所有让她心醉让她怀念的空气,“再也不会了……”她喃喃着说,“我不是Suyao,我没有神的手,没有神的眼,我只是一个爱着你的普通人,秦川,我爱你……不要走,好么……”    “你值得更好的。”怀中男人僵硬地挣脱着。    “你还说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想看到你我差点……”苏药的手臂箍得更紧了,仿佛生怕一个放松怀中的人就会不见,“你还说这样的话……你还说……”    眼泪鼻涕混着大雨通通淋在秦川的背上,而他一恍神,居然现那双被他喻为神之手的小手正灵活地摸索在他的裤裆拉链上……    “……别胡闹。”秦川慌忙要按住她的手,却不想这一按,更让她触摸到了某个其实已经起反应的地方……    死神大人更慌忙了,从前那份从容不迫在这场雨中消失无踪,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落魄的疯子,只是一个想爱不能爱的普通人,他的神智在大雨中极度清醒,正如他在终于弄开那两只小手时,瞬间现自己的拉链居然被拉开了……    再接着,不待他上锁,脚下一滑,他就被大魔王推倒在悬崖上。    “你逃不了的。”    他每夜梦回的脸近在咫尺咬住他的唇,在南国的大雨中,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地在她笨拙的攻势下投降。    在这么一个游人无迹的野外,在悬崖的背面,伴着哗哗潮水声的海边,在漫天的雨中,她整个扑倒在他被撕开衬衫和裤裆的身体上。    根本不需要脱衣服,浑身透湿的大魔王早就显露出了青涩诱人的曲线,有什么地方,火烫火烫的……然后被大魔王毫不客气地坐在上面……    秦川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抱住她的腰,把她用力地往自己身上贴紧,他满脸胡茬的脸,同样用力地回吻着她的爱恋,这不是热情,不是冲动,只是许多年的……思念……    “不要这样。在这种地方……而且_网我没有……”    在大魔王扒下死神最后一条裤衩时,后者断然移开她的手。    “你不知道有安全期这种东西吗。”大魔王诱声在他耳边吹气,“何况,我爱你啊,真怀上了,也正好给我们生个孩子,我每天培养他打游戏,打比赛……”    如果这种情况下死神还把持得住,那他真的是无情无欲的神了。    秦川当然不是神。    “好大……呃……啊啊……”    小狮子也当然不是吃男人不带抹油的大魔王。    “疼吗?”    “不……呜呜呜……”    “对不起……”    “卧槽你别停啊……再进去一点……唔……”    “对不起……”    “啊啊啊……好深……啊啊……”    “药药……”    “啊?”    “对不起。”    “呜……抱我……用力点……”    “嗯。”    然后雨声和海浪声就淹没了某些不和谐的声音,幸好这种鬼天气里,还真没有人会蛋疼逛出来,大魔王和死神的第一次啊,就交代在这片悬崖后了。    不远处的度假酒店里,聚会到一半的王神木,刚刚答应了老站长去到《理想国》游戏团队当主策,他想起苏药和秦川两尊大佛,特别是秦川,声名狼藉无处可去的他,或许能让站长出面去帮忙解决搜索快照之类的棘手问题,只不过他们俩现在遇上了没有?    王神木电话打给苏药,许久没有人接,顿时他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不会吧,秦川真的没有来?    连顾朝颜这个冒牌货都春风满面站在这里了,长生殿你个正版你也太逊色了吧!    当下,王神木拿起老站长的黑色长柄雨伞,就撑起往外面走去,反正秦川常常去看海的那片悬崖离这儿不远,走着过去只要几分钟,如果那货还在纠结着,他怎么说都要把他拖来。    老站长的很多观点他不认同,可是有一句话他觉得很对――“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向来只有逃避者,以及失败者。”    秦川,他不能是逃避者更不能是失败者。    当陈忘把他老爹扔在KTV大门口,颤抖着双手从裤袋里摸出手机,上论坛删除他自己那张回复长达数百页的帖子时,王神木撑伞向悬崖边走去……    ――――――――――    又过一个月。    无心游戏的陈忘终于丢失了长生岛,这块在包括燕国在内大小诸国被始皇之巢吞噬后,最后一片净土。    人间哀嚎声此起彼伏,沧海一声笑从此成就一代帝皇,潋滟琉璃也成为一代女王。    一时间风光无限,始皇夫妇在一天内刷了十万个喇叭来庆祝他们的一统天下,纪沧海高兴得连爹妈的电话都没顾上接了,韩滟滟更高兴,这么一来,在他们的强压政策下,等于全人间还想玩下去的玩家,都必须给她琉璃公主投上人间仙女的选票,第一的宝座,注定是她囊中之物了,到时候再和影视公司签约,一路包装宣传上去,她的天生丽质一定会让她迅红起来的,站在和当红女星杜清清一样高的位置,那是迟早有一天的事。    果然,以80%票数的优势,韩滟滟取得了网络预选赛的第一名,并和第二名路过而已、以及后面的十四名姑娘,一起在B市参加总决赛。    比任何一家媒体举办的选秀活动还要华丽庞大的舞台搭建在露天会场上,无数的记者和镁光灯包围着台上的美人们,台前坐着三位评委,分别作为演员、歌手、作家的当红领袖人物代表,被人间公司用大价钱请来,坐在那儿为台上的“仙女”们打分,决赛采用为其三天的淘汰赛的形式,从十六名女玩家中,最终选出综合积分最高的一名玩家作为“人间仙女”的形象代表,被公司包装重用,还能得到神秘奖品。    一路过关斩将,韩滟滟确实才艺双绝,最后一天,死亡决赛的两位玩家,正是她和路过而已。    这一个下午,陈忘也站在他老爹的办公室里。    “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啊。”糟老头子抱头痛哭忏悔,“儿子,我不配做你的爸爸,可是,可是你也不能一狠心就要去国外啊,你要你爸在国内一个人怎么办?你爸用尽手段赚钱,还不是为了你过得好一些?”    “我过得一点也不好。”陈忘冷笑。    “谁让你过得不好?老子出马去收拾了他!”    “说起来……也算是我一房表哥。”陈忘拉长了声音,冷笑着望向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如果苏药在,她一定会诧异这种危险的表情出现在她可爱的小弟的脸上,事实上,陈忘也向来只对他老子这副态度,谁让他妈难产生他的时候,他老子还在外面花的?能怪他不孝吗?    “你说策划部那个?”老头子想了一会,锁定了目标。    “还能是哪个?”陈忘声音冰冷,“他暗地里做的勾当还少吗?眼下明目张胆把神器拱手送情人,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事啊,搞的我的国家都丢掉了!你说我还能过得好吗?老子就不玩这破游戏了!出国念书去!”    “那混帐,好说好说啊,只是你爹一个外甥而已,你爹外甥一大把,就他一个被下岗了,你爹看他可怜才放进来做个闲活的,既然你讨厌他,我警告他一下就是,好不好?我的宝贝儿子,他再不行我就解雇了他,哪有人比的上你的高兴重要。”    陈忘甩袖走出办公室,向不远处的舞台场地而去,自从自己的身份曝光给苏药后,后者一直都没有再理他,如今苏药带着盗贼团们来给路路助威,而他只能在远处默默看着。    怪不得任何人,甚至怪不得他的老爹,只能怪自己太没用吧,陈忘无力地握拳,任由自己曝晒在烈日下,汗流浃背。    只一眼,只远远看一眼就好。    他这么想着,却看了一个下午,看盗贼们的亲热,看着那已经抛弃他的世界。    他们力捧的路过而已的积分已经下来了,综合四场的总分数,她达到了990分。而韩滟滟跳完最后一支舞,正在等最后一场的分数出来。她之前三场的分数,赫然已是800分,差不多每个评委,每场都给她90以上的高分,现在要压倒路过而已,只要这第四场三位评委总共给200分以上,凭她之前的成绩,这是显而易见的事,而且她跳的这支爱情买卖改编舞蹈,是她独创的,她就不信评委会给低分。    第一个评委的灯亮起:100分满分。点评:很有创意和看点。    第二个评委的灯亮起:80分高分。点评:创意很好,有些动作衔接不够到位。    这么着,她就已经980分了,韩滟滟的心几乎已经飞到了大洋彼岸的好莱坞,从她在洗脚中心工作时就不曾放弃的明星梦啊,这么多年,她摸打滚爬,不择手段,终于要实现了,人间仙女!她的囊中之物!哈哈哈哈!!!!    最后一位评委接过麦克风。    “你叫什么?”杜清清问她,决赛这一场,她收了天价的出场费,来到这儿给她眼中屁的表演艺术都不懂的傻逼女人们当点评,看来看去,也就这姑娘跳的舞能看了,只不过,韩滟滟?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到过?    韩滟滟甜甜一笑:“杜老师,我叫韩滟滟。”说罢看了看杜清清的脸色,又连忙补充:“我的游戏ID叫做潋滟琉璃,在游戏内外,都很喜欢您演的作品噢,我是您的忠实粉丝!”    后面那些话,杜清清没有听进去了,她只听到一个ID:潋滟琉璃。    那天,被人间老总称作天才策划师对她其实很垂涎的人间代言明星之位评价说:不如让潋滟琉璃去代言。    杜清清于是很对这个名字放在心上,很有名的明星吗?比她还优秀吗?为神马她没有听说过?    她顺口问老总,老总很奇怪地支吾着转移话题,杜清清后来回去搜索引擎上一查,才知道这款她并没有玩过的却时下大火的游戏里,潋滟琉璃是个臭名昭著到怎样的公交女。    杜清清当时毛都气炸了。    此刻,她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笑,听完韩滟滟的自述后,她满意地点头,面对镜头,她面带微笑,她开始点评:“你的舞蹈,创意幼稚,山寨明显,跳的也十分雷人,所以对不起,我只能给你――”    杜清清的牌子上,举出了0分。    十分之差,人间仙女失之交臂。    卧槽!    冠军!    路过而已等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接着反应过来后的狂喜,盗贼们淫笑着淹没了整个会场。    当人间策划部主管老陈在重返办公室的第一个下午就接受到停薪留职警告时,韩滟滟带着满腔怒火撞开了他私人办公室的大门。    “你不是说评委都讲好的吗!不是说包老娘第一的吗!你回个老家一趟有了个儿子你就不爱老娘了是吧!杜清清算什么!你快用你的关系去让她改分数啊!要不然老娘哭给你看!哭死你!把你所有做过的龌龊事都哭出来!”    自身都泥菩萨过江难保的老陈,惊得连忙捂住韩滟滟的嘴巴,“小声点!”他严厉地说,“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要哭回家哭去!谁说我不爱你了!”    “你爱我啊?你爱我爱到人间仙女都飞了!我日你娘啊姓陈的!你从来都没把我放在心上吧!你口口声声说会离婚会爱我!呜呜呜……人家好可怜……”    当韩滟滟使出她最擅长的撒泼无赖又撒娇的那一套时,她没想到,迎接她的不是老陈从前火热的怀抱,而是一个火热的耳刮子。    老陈这下真的火了:“你还哭!闭嘴不会死啊!要不是你个臭女人害的,老子哪会连工作都要不保啊!完了完了,树倒猢狲散,树倒猢狲散……”    韩滟滟何时被人这么打过,当下啪啪两下,回敬给焦头烂额的老陈,又不解恨,哗啦啦把他办公桌上的笔记本啊电线啊资料啊茶杯啊全部摔在地上。    “好好好,好你个姓陈的!就树倒猢狲散吧!老娘从今往后和你一刀两断!你有种!你有种别再给老娘打电话来!”    韩滟滟又赏给老陈两个耳光后,摔门而出。    老陈捂着老脸,看着摔在地上的东西,开始暴躁起来,踢了一脚那摔断了屏幕轴承的笔记本电脑,他没好气地冲门外探头探脑的助手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帮我电脑去送修!”    助手遵命而去。    当老陈忽然记起他那台私人笔记本里装着什么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一天后,网上流传出“滟照门”,身为香肠男主角的老陈,被恼怒的娘舅一纸开除了。    一个月后,身为女主角的韩滟滟名声依旧大振,网络上各种求种求下载络绎不绝,封杀不尽,搜索排行榜里,她的名字已经过了原本排在第一的杜清清。    她真的实现了她大红大紫的梦想。    可是人间的玩家,再也没有见过这位琉璃公主的出现。    她走之前,人鱼眼泪恰好放在纪沧海那里,这一来,沧海国王顺理成章霸占了始皇巢穴,他现在是天下第一皇帝,是侵吞一切的存在,他在虚拟世界里的情绪,愈加的喜怒无常,有人说他的暴君,有人说他是魔鬼,有人说他是神主羲无常再世,有人说他的背影很像当年的王兰陵。    当然最后说的那个人,瞬间被人屠死了。    纪沧海站在人间西北方最高的不周山脉上,狂笑临世,滟照门什么的,又怎样,他现在后宫三万,多的是的周滟滟、李滟滟、吴滟滟、赵滟滟……来抱他的大腿,他一展邪媚笑容,整个后宫都要颤上三颤,他一洒银子元宝,整个世界都要颤上三颤,是的,他站在世界之巅,他执掌神力,他真正变成了世界之主,这一刻,他是神,他掌控一切。    手下来报:“陛下(没错他让别人称他为陛下),人间仙女的胜者路过而已,最近当上了盗贼团长,原来的阿草,据说退位要出国了。”    “哦?”沧海一声笑畅怀享受着山巅的清风,“关我什么事?蚂蚁再大,也闹腾不出动静来,什么时候那路过而已愿意来和我上个床,你再禀报我吧。”    手下遵命退去。    而纪沧海这句话是隔了很久才传到路路的耳中,当时,他们一群盗贼正在B市一家烧烤店里喝酒聚会。    “老大不给力啊!老大没有来啊!老大!你还把我们当兄弟吗!”盗贼丁举着酒瓶大哭。    苏药只能苦笑安慰他,她知道,无论自己在不在,陈忘都不会出现了,这其中的疙瘩,也许永远都解不开。    “好啦,你过年神马的还是会回来的吧?”路路等人安慰小丁。    “不知道啊,看工作忙不忙吧,不过我去意已决,哼,我相信我去机场那天老大一定会来送我的!”    盗贼丁哼哼着说,这一场聚会,是一众兄弟们为他举办的,就因为他一时冲动,去当了国外的战地记者。    尽管以他自己的话来说,是“蓄谋已久”。    “平时在游戏里跟你们刷了无数次战场,这回我终于能去刷一把真正的战场了,啊哈哈哈哈,好开心啊……”    盗贼丁高举烤肉,手舞足蹈像个小孩。    “等你回来的那天,始皇老巢的主人是我们!”    盗贼们忘情地唱着,笑着,欢聚一堂。    散场时,_网路过而已把苏药叫到一边,煞有介事递给她一个锦盒。    “这是人间仙女冠军的神秘奖品哦,我偷偷拆开看过了,想来想去,我觉得送给你和长生殿比较好。”    路路俯在苏药耳边轻声几句,以苏药的镇定都惊得长大了嘴。    “好吧!多谢你们!好兄弟!天下终归是我们的!”    苏药大魔王拿着锦盒,大笑离去。    “你猜这是神马?”    回到家的时候她得意地扬着手中的锦盒,向正巧回家的秦川炫耀。    秦川看也不看,只是干咳一声。    然后苏药看到了他手中同样是小盒子装着的东东……欢嚎一声,大魔王抛下仙女好不容易割舍给她的锦盒,一边甩掉衣服一边向正在换鞋的死神大人奔去。    人间如何,我们只是过客。    玛丽在隔壁,垂眼看历史。    历史就在这里,不为任何人改变。    青春就在这里,我路过,你爱过,我遇到你,年华刚刚好。    没有人可以玩一辈子的游戏,但是爱情和友情,却能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    可是何时何曾,又不见了许多人呢?    我们会抄键盘,可我们不是神,凡人在世,唯一能做的,是珍惜眼前光景吧。    如果你遇到喜欢的人,请一定珍惜。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