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玛丽在隔壁》-正文玛丽在隔壁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咬啊作者: 校长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韩滟滟一个电话打给老陈的时候,后者正在办公室里午休,他泡着一杯上好的龙井,开着摄像头,和怀孕五个月在娘家养胎的正房妻子视频聊天。    “老婆啊,电脑辐射对小孩不好,你没事就少上点网吧。”    老陈刚刚敲过去一句话,他的手机响了。    听筒里传来韩滟滟嘤嘤嘤嘤的哭泣声。    “怎么了宝贝?”老陈连忙关了摄像头,心疼地问韩滟滟。    “我被你们的破服务器欺负了!”韩滟滟娇声哭泣,满腔委屈,“我刚刚触任务剧情的时候,我掉线了!”    “那现在呢?不会被人抢走了吧?”大冬天的,老陈额头有汗水流下来,他好不容易弄出公司的机密去讨她欢心,要是白白便宜了别人,那她可不会放过他的……他还怀念着她的身体的美妙滋味。    “就是被人抢走了!”韩滟滟歇斯底里地大吼,“这不是我的错!在我刚要拿到的时候,你们服务器把我卡下线了!”    不得不说,她撒谎的水平相当高明。    《人间》游戏的玩家条款里有一条*网:因游戏服务商本身问题(如服务器卡线、游戏Bug等)造成的玩家损失,可由服务商酌情承担。    “好好好,小宝贝,我这就去帮你问问。”    老陈匆忙走去技术部门,磨了二十分钟的嘴皮子后,又无奈地出来。    “宝贝啊,”他在电话里对韩滟滟说,“技术部那边显示服务器今天一切正常,没有出现过故障,你掉线是自己网络的问题,哎,你别哭啊,你知道技术部那群混账不肯买我的帐的,可是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宝贝你等着,我和我老娘舅去说说,你的东西,谁也不能抢你的。”    老陈又往楼上走去,他能空降到策划部当主管,就靠着他有个在董事会的老娘舅,十分钟后,他和他老娘舅一起走进技术部。    韩滟滟在电话那头终于等到了好消息――“宝贝!”老陈兴奋地和她说,“服务器回档不可能,那会遭到别的玩家的投诉,也不能取消任务重做,我们查了下,目前任务中的人有一个是大夏国的国王,那也是不好惹的角色,不过技术部那边好歹答应了,把你的任务进度调成和他们一样,哈哈,你老公给力啊!快去享受游戏吧,晚上老公要享受你哦,宝贝!”    韩滟滟破涕为笑,有个情人给她开后门就是好啊,在这个社会,再牛逼的人物也扛不住开后门的敌人啊,她连忙登陆游戏,看到的自己的人物全身赤裸,处在一片古树参天的大森林里,屏幕上是一种昏黄苍凉的色调,而她身边,正是在焦头烂额找出路的、同样全身赤裸的「沧海一声笑」――看来技术部把她的任务进度调成了和纪沧海一样,看他这落魄的样子,一定是还没找到神器。    她昨天刚刚和他许下白头偕老的誓言,在今天就和他刀剑相向,夫妻反目。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韩滟滟一个大招甩过去。    “别别别!”纪沧海慌忙躲闪着敲字,“老婆,我们和好吧。”    “凭什么?”韩滟滟鄙夷地看着屏幕上赤身果体的男人,“我刚办了离婚手续。”    “老婆,你听我说,目前的状况是,卷轴被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两个贱人抢走了,他们使用卷轴后,就出现了一个传送口,我是跟着进来的,就现自己在树林里一个人,到现在还没找到出去的路。”纪沧海把韩滟滟走后的状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在这鬼地方,我们还是先和好吧,联手把那两个小贱人干掉,现在也别内杠了,团结要紧!”    “哼,你可真聪明啊,我问过了,没有被强制送回,就是任务还没结束,他们也没找到神器。”韩滟滟绕着周围走了一圈。“我来过这里,”她说,“这是东方的神农森林,估计是很深的地方了,全是时时刻刻在变换的迷宫,你没回城卷,当然走不出去。”    “老婆,全靠你了!”纪沧海一听神农森林,头大了一圈,这是东方之主的地盘,人们之前都以为东方森林没有主人,迷宫本身在变换,直到王神木出现在婚礼上大开杀戒之后,人们才知道东方森林早就有了主子,这恶心的迷宫,就是森林主人王神木设置的,免得玩家深入探险。    小玛丽和三途川传送过来的时候,随机到了燕京城门口,由于他们是二人组队状态,所以还是在一起。    而纪沧海光洁溜溜一个人,被随机传送到了神农之林里,他哭了,他包裹里有回城卷,可是系统提示【特殊任务中,暂时无法打开。】    现在看到了韩滟滟,他简直就像见了救星一样,韩滟滟是牧师,牧师有个鸡肋技能,叫做「组队回城」,不用消耗回城卷轴,光凭技能本身,就可以把整个组队队员送回最近的城市。    不过游戏里的回城卷轴很便宜,到处有的买,用起来也方便,很少有牧师会浪费技能点去加这个鸡肋技能,可是现在么,这就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来吧,进组吧,我把你送出去。”    韩滟滟想了一会,决定和纪沧海和好,毕竟两个人的力量,远远大于一个人,找神器,肯定会遇到很多boss级怪物,而纪沧海是战士职业,她一个攻击力低下的牧师,不能缺少了他的火力,顿时韩滟滟心中转过数个恶毒的主意,她决定先好好利用他这个火力,在最后关头,再把他弄死,一个人独吞神器。    身为队伍的主力辅助――牧师,若她不给他加血,不给他解毒,不给他消除负面BuFF,纪沧海这个只有火力的傻逼战士,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拉了感激涕零的纪沧海进组后,韩滟滟一个回城技能,就把两人送出了森林。    “既然是北方的神器,雪女的回忆,我们先去燕京城看看。”纪沧海说,“顺便看看城里的药店和装备店,还能不能用。”    他可不想一直光着,也不想看到那具长着她的脸的,给他戴了绿帽子的裸体。    苏药倒在书房的大沙上。    “ThanaTos,我不喜欢你。”    她双手紧扣自己的脑袋,十指深深插进头里,她难受起来就是这副样子,是的,她很难受,她想哭,可是忍不住笑,她想笑,又忍不住哭。    “ThanaTos,我不喜欢你,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我早就不是Suyao了,你也早就不是ThanaTos了,我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还要喜欢你。”    “ThanaTos,我不喜欢你……”    她难过地抱着膝盖,脑袋深深埋在膝盖上,她喃喃着重复着,她好累,为什么他当时那么残忍地拒绝她,这六年她怎么过来的他知道吗,当她好不容易有点忘记他了,他为什么还要出现,还要狠狠地撩拨她?    她不想这辈子,都是他的手下败将。    “你可以叫我秦川……ThanaTos这个名字,很久没有人叫了。”    秦川站在她面前,艰难地斟酌着词句,他也一样不好受,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故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她这种状况,是的,吻她,是他冲动了,可是他积埋六年的感情,被她一次次挑拨得终于忍不住,而她一瞬间疯狂的回吻让他更加的按耐不住,他如往生城外死水一样的心有多少年没有热过了,它们化成地狱的岩浆,煎熬着他的灵魂。*网    沉寂多年的死宅身体,真的略有不适应啊……    “是啊,很久没人叫了,就像我也只在很久以前才喜欢你!”    苏药埋着脑袋,秦川听不出她在哭还是在笑,在菜市场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冰冷的,他以为就算如此,也是过客了,他远远看着,远远记着,那就足够――可是他没想到,命运再次把她推到他的面前。    “药药……”秦川呆在那儿,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不是个擅于表达的人,他的一切只在键盘上鲜艳,他最终叹了口气,伸出手,替她把凌乱的长梳理整齐。    谁知苏药突然抬头,一把拉过他的手,啊呜一口咬在他手臂上……    痛啊……    秦川哭笑不得,她真的就这么在乎胜负吗,哪怕咬他一口也是好的?    “如果你能解气的话……”    他想着要不要把他另一只手也给她咬一下时,苏药蹬地站了起来。    她揪住他的衣领――    只一下,就把他仰面摔在沙上。    秦川湿漉漉的额挂下来,盖住了半个脸,他就那样躺着,也不起来,而苏药望着他竟然还在笑的脸,气不打一处来,“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她恶狠狠地说。    “哦,你想怎样?”禽兽笑眯眯,“只要你能好受点,我无所谓……”    哦,该死,他居然就躺在那儿,敞开着衬衣,叉开着腿,惬意地眯起眼睛来。    “好好好,你自找的,你知道我想怎样。”苏药开始捋袖子。    “问题是――”秦川眯着眼,“你会吗?”他可尝到了,她刚才的回吻是多么的笨拙,还需要他引导着她,才让她学会吮吸他的舌――这姑娘,明显连接吻都是初次嘛。    “关你屁事!”    “你会?那你懂吗?”    “关你屁事!”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呢,你不是想把我怎么样嘛……”    “卧槽!”    女壮士终于被他刺激得甩开膀子,妈的,就让他知道她这几年上千本漫画和小言不是白看的!    女壮士欺身压在他身上,一手扳过他的脸,咬住他的嘴,一手去拉他刚换上的裤子――她就是想看到他难堪!就是想看到他尴尬的表情!他越难受,她心里越有报复的爽快!    可秦川依旧惬意地眯着眼睛享受啊,药药,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粗暴,这样不好,不好。    女壮士拉下他的半条裤子,正要进一步粗暴时,就在这关键时刻,书房另一端的电脑音箱里,突然传出一声轰隆隆的雷声。    那道雷仿佛是劈在苏药天灵盖上的――她无比熟悉的技能声音――这不就是银月武士的招牌技能「狂雷击」吗!    银月武士……纪沧海……    苏药连忙从秦川身上下去,她果然看到了屏幕上,沧海一声笑正在对她的小玛丽放技能。    她已经被他光溜溜的身体恶心得都不愿去想为什么他也能来任务中的,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搅扰她好事的傻逼,都――要――去――死!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