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玛丽在隔壁》-正文玛丽在隔壁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顾朝颜作者: 校长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苏药最后一件衣服也被脱掉,她羞愤欲死,明明是她主动的!为神马现在是她被他压着摆布着动弹不得!她伸腿蹬他,只蹬到空气,她的四肢都被他撑开,牢牢固定在沙上,她像一条被摊开肚子曝晒着的鱼。    麻痹的,她没做错什么啊,电话是纪沧海那傻逼打过来的啊卧槽,他不会真以为他们还藕断丝连于是要狠狠惩罚她吧……    秦川的吻从她唇上落到她胸口,他长长的额挡住了他的眼睛,一大缕垂下来,一下没一下扫在她□的肌肤上,她浑身都被他挑弄得酥痒难耐起来,该死的,就算吃也是她吃了他啊啊啊!    “怎么?很饿了?”死神大人抬起头,眯眼笑着,看着在自己身下拼命挣扎也徒劳的小狮子,“这么些年,就没有一个人好好疼过你么?”    苏药粗鲁的各种挣扎在她听到这句话后忽然就安静下来,一瞬间所有的盔甲都被卸去,原来她再是牛逼也不过是一个暗恋无果的可怜姑娘,她的眼眶里瞬间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涌出来,绕着打转,ThanaTos,还不都是因为你,还不都是因为你!    秦川心疼地连忙去吻她的眼睛,把那些咸咸热热的液体舔进自己嘴里,她闭着眼,任由他吻着她的脸,她的脖颈,她的锁骨,他解开她的内衣扣子,摘下她胸前最后一丝遮盖,他轻柔地含住她粉红色的凸起,她第一次在人前绽放的蓓蕾。    瞬间似有一道电流通过她的四肢百骸,身为一个看过上千本漫画和言情小说的自以为身经百战的女壮士,却是第一次尝到这种让她的滋味,秦川先是轻柔地含着她的,知道她僵硬的手脚渐渐软和下来,他才在舌头上加了力道和技巧,一圈圈地逗弄她,苏药涨红了老脸,又舒服得忍不住哼出声来。    这是她的ThanaTos,她心心念念追逐了那么多年的人,哪怕一度假装遗忘他,一度接受过傻逼,哪怕不算上六年前那场对决,他们真正见面才不过是第四天,可她觉得仿佛已是爱了他四十年时光那么漫长,他的脸,他的脾气,他的性格,他的身体,一切都是她幻想中的模样,在她还看着不纯洁漫画的大学时代,也曾无数次把他代入故事中的男主角去幻想,她离开了有他的世界可是她没法爱上那些向她表白的平凡男生。    她怎么都没想过,他们竟真的会有这么一天。    疼爱着她的死神大人加重了吮吸和逗弄的力道,可怜的小狮子被他弄得百爪挠心,实在忍不住,被他撑开的双腿情不自禁地一收,用力夹住了他的腰部。    “ThanaTos……”她含糊着哼哼,的眩晕感让她分不清这是现实和还是梦中幻想,她唯一能清楚感受到的,就是他滚烫的压在她的大腿处。    “叫我秦川。”    “秦川……”    死神满意地把头抬起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又羞红又扭曲的脸,瞧这张牙舞爪的小狮子被他欺负的,偏偏双腿还紧紧夹住他的腰,他忍不住眯眼笑了起来,坏心眼地,故意把身体往下压了压。    眼见小狮子眼神躲闪的尴尬模样,秦川索性把身体往上一蹭,一下把她压实了,小狮子一声嚎叫,那么大……大……大……的……    “饿了吧。”死神大人笑眯眯,“想吃了我么?……嗯?”    最后那个嗯字被他拖了老长的音,“想……”苏药哼哼着说,她羞愤啊,现在分明是他在吃她啊!    “那以后也只吃我一个人好么?”死神大人依旧不紧不慢地胁迫她,他想吃了她,或者说被她吃了,可已经有六年了。    “好……”苏药掀桌啊,他结结实实压在她小腹下方的玩意,明显已经忍不住了啊!    三下两下,死神大人扒掉了小狮子的牛仔裤和秋裤,她只挂着一条小裤衩儿,四仰八叉躺在那儿,而他看着自己精心保养的长指甲,忽然觉得,唔,为了某些事情,它们或许该剪了……    “怕不怕?”死神压低了声音,虚声问她。    ――“怕个鸟!”    “我的可不是鸟。”    ――“……”    他把小狮子抱起,换了个姿势,让她侧身坐在自己的腿上,他已经涨到难受的部位依旧邪恶地抵在她身下,他吻着她的唇,一手把她扭动不安的腰搂紧了,一手温柔而缓慢地挤进她双腿之间,揉摸那早已透湿的地方。    “吃饭了。”他咬着她的耳垂,一时间空气中布满了情欲的味道。    小狮子舒服得哼哼唧唧,可她不甘心就这么被他摆布,当她伸出手,也要去把他的裤子扒下来让两人彻底来个肉对肉时,她的手机唱了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呀,明天又是好日子呀,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    怎么那傻逼还打过来啊,苏药咬牙切齿,她的好日子啊啊啊!!!    手机执着地在茶几上又唱又震,苏药想伸手去关机,却被秦川拦住,“不用理。”他说,“我们继续。”    手机继续唱继续震,苏药被那声音吵得注意力分散,秦川看到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捏着她坏笑说:“你就那么想要震动的?”    苏药:“……”    “好了好了。”他最后还是无奈地把手机扔给她,苏药本要关掉,可一看号码,并不是纪沧海的,而是阿草。    身为她一手带出来凡事皆听她一个人指挥的盗贼团长,平时最多就短信,没有紧急情况,他不会给她打电话。    苏药看了秦川一眼,然后冲电话里吼:“有屁快放。”――秦川正拿了把指甲刀,悠哉悠哉地,在一个一个把自己的手指甲剪干净。    阿草还没完全育开的公鸭嗓传来声音:“那啥,洛子商带兵来打了,据说有十万个精锐,天涯城现在还剩20%的血,沧海那傻逼挡不住,你走后军心早就涣散了,谁也不听谁的,沧海找了我,让我去带兵,我说没钱,确实没钱,那傻逼把国库里你存下的钱都泡女人用完了,现在没办法,他正让我劝你开你的私人仓库去垫付一下军饷……”    “妈的,他怎么不去死?”    苏药震精了,她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麻痹啊!那傻逼败完了国库,不出军饷,居然开始打她红药堂私人仓库的主意!难怪他都哭着打电话来求她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一个国家要养一群能为自己上战场拼杀的忠心玩家,光靠国王的名气和威望是不够的,毕竟人也要吃饭不是?上战场为国杀敌,这得消耗多少补血法的药、复活的药、传送的卷轴、加各种效果的辅助药、骂人用的喇叭、装备坏掉后的修理费……加起来,是一大笔开销,这都得从国库里掏出来给军队,况且若要精英玩家加入军队效力,必须让他们经常在线,随叫随到,为了国家的荣誉,势必要牺牲许多现实中的生活,为此每月下去的军饷也是笔巨大开销。    幸好大夏国在红药堂的展下,拥有了百万国民,每月收上来的赋税,除去日常开销、军饷、管理团队的工资、修路修城等保养费、开荒团的报销、包副本包场子的花销、给国民的福利、维持运营国家语音频道的费用,等等支出下来,尚有大笔富余,这些油水,苏药一分都没贪污过,尽数存进了夏国国库,就为了有朝一日打仗时,能大开国库,激扬军心。_网    然而现在,她才走了没几天,这国库里的钱就被纪沧海一个人败完了,于是现在不是他们去侵略别人,是别人打过来了,都兵临城下了,可除了少许热血玩家还愿意自掏腰包出征去,剩下的大半个军队,都不乐意打这场无望的仗了。    于是天涯城变得防御薄弱,直被洛子商他们打得只剩20%血,他们已把城墙周围用人海战术围得密密麻麻,纪沧海那是插了翅膀都飞不出去,人间的城市里不允许玩家pk,那是城还在,一旦城破,城市所在的地方也就重新被划分于野外地图系统里,这时候这时候什么打砸抢烧什么杀人越货,一切暴力都可以进行了,纪沧海这傻逼国王,也就只剩被杀的命运,就算他屎遁了一辈子不上线,夏国也名存实亡,大片的国土和资源都被别人掠夺占据瓜分,只剩他一个光棍国王孤苦到老。    “药姐,你看这……”    “算了,我去你那吧。”    苏药叹了口气,她实在不忍心她辛辛苦苦一手建起来的盛世在这场战争中付之一炬。    “别别别,”阿草却慌忙着拒绝她,“你别来我这,纪沧海正在我这呢!”    “神马???”    “你不知么?他今天一大早就来B市找潋滟琉璃,说是来看她到底怀孕了没,啧啧,后来找不到她,又听说军情紧急,他就来找你,在你家楼下给你打电话,据他说被你骂了一顿,于是他就来找我劝劝你了……哦,对了,他还带了那款IBm最新出的笔记本过来,现在一个人在那无线上网呢,他还说要把这本本送你来着……”    “妈的,他打发叫花子呢!”苏药掀桌,明明是想送给韩滟滟没送掉,就上她这儿做顺水人情来了,他当她傻逼么!    “嘿嘿,药姐你现在有了神器,哪里还看得上那破小本,对了,真是你从他和潋滟琉璃那儿抢来的?”    “以后再说,那你带上你的本子去我家等我吧,我一会就到,咱们得把天涯城保住,那傻逼先不鸟他。”苏药一边心急火燎地说着,一边忙着穿衣服。    “咦,药姐你不在家?你不是做了通宵的神器任务么?你去哪了?”    “小屁孩子你管这些。”    苏药笑骂着挂了电话,她的老脸又红又热。    “走了?”剪完指甲的死神慢悠悠抬起头,看着她美妙的身体再次被衣服裹住,“要我帮忙么?”    “我带阿草保家卫国去,你也累了一晚上,还是休息去吧,我这边压力不大。”苏药开始换鞋。    “那我送你上车吧。”秦川起身披了衣服,两人都是极冷静又极聪明的人,这时谁也没提刚才差一点就要圆满的事,苏药低着头,把火烧一样的脸颊埋下,尽量不去想刚才的场面,她假装什么都没生过。    只不过,在出门的时候,秦川自然而然地就握住了她的手,大冬天的,两人的手心,都有湿漉漉的汗――    却说王神木,为了不和那狗男人在一起恶心到自己,他故意等另一部电梯下来,一直乘到顶楼,再一层层往下走,挨家挨户敲门过去问,当然,他被当做疯子赶出来的次数占了一大半,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人类与世俗的眼光对他来说不如一块粪便风化的历史来得有趣。    幸福里小区的楼房都是高层格局,这栋B7楼,每层十二户人家,王神木一直从二十八楼顶层下到十五楼时,他已经敲了一百五十六户房门,其中六十二户没人,四十八户骂他是神经病,二十二户把他扔出去,八户扬言要报警,剩下十六户的屋主都玩《人间》,其中九人是燕国国民,正在围剿天涯城没空搭理他,另外七人,不是逃难中的夏国国民,就是刚玩没多久,还未加入任何组织的散人,他们都知道长生殿,他们一个都不是长生殿。    天生对数值有着乎常人的敏感度的王神木,把这些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甚至一边走楼梯,一边脑补着――若这整栋大楼是一个副本迷宫,那其中的电梯就是地图衔接的传送口,其中的住户就是分部着的怪物,他要如此如此调控他们的位置,才能使得他们各自拥有的骂人技能、报警技能、隐身技能等等昭相配合,搭配着地形一起,把玩家困在其中,使得副本的可玩性达到最大……    从某个角度来说,常年低头走路、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不通情理、不问女色、并且愤世嫉俗的王神木,确实是个天才――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把这类人,称作疯子,或者神经病。    现在我们的疯子大叔,敲开了第十五层的某一扇门。    “找谁?”    顾朝颜开门时,睡眼惺忪,他刚刚入睡,门就被敲响了,他疑惑地看着门口站着的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凌乱的头下是一张沉冷漠然的脸,顾朝颜心中一抖,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中升起――卧槽,这大早上的条子就上门了?!他昨晚才刚刚从纪沧海那个傻逼手里骗了二十万元宝,去交易黑市上八折一挂,瞬间就有人下单秒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十六万人民币迅划到他卡上,他这钱还没捂热呢,不会就被人报案了吧?    “你玩人间吗?”王神木开口就问,他已经看到了,客厅里正面摆着的电脑屏幕上,正是人间的登录界面。    “人间?”顾朝颜咽了口口水,“玩啊。”他说,然后斜着眼睛望着这个不来客。    “你认识长生殿吗?”王神木继续问。    “长生殿?”顾朝颜翻了翻眼皮,“认识啊,你找他干嘛?”    王神木一直黯淡着的目光,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忽然就亮了,“他在哪?我要见他!”    “你是?……”顾朝颜开始重新打量王神木,原来不是条子嘛,平心而论,这大叔是长得不错的,但是他紧闭着的嘴唇和整个人死气沉沉的苦逼气场,让谁都不敢靠近。    “王神木。”王神木自报家门。    “东方之主?”顾朝颜顿时虎躯一震,他可是亲自见证过那场婚礼上的闹剧。    “正是。”    听到确定的答复,顾朝颜心中瞬间转过千百条鬼主意,这可是送上门来的油水啊,不捞就是傻逼,他暗暗得意,拖长了声音:“那你……找长生殿什么事?”    “找他聊聊人生和世界,我另一个身份,是人间的前席策划师。”不得不说,王神木是个相当老实的人,正因为他的老实,也让他吃亏到现在这个地步。http://    “原来那些神器的任务都是你设计的啊。”顾朝颜哈哈哈大笑三声,整个人一下来了精神,“老哥!”他拍着王神木的肩膀,邀请他进屋去坐,“我可算等到你了!”顾朝颜满腔激动,“我,就是长生殿啊!”    王神木一听大喜,连忙和顾朝颜握手,他常年阴霾的脸竟然露出一丝光彩。    “幸会幸会,幸会,我找你找得……哎,相见恨晚啊!”    王神木在沙上坐下,喝着顾朝颜给他泡的茶,不用顾朝颜说话,他自己就喋喋不休打开了话关子。    顾朝颜听着他说这人世,这社会,这职场,这梦想,他心中嘲笑,脸上却装出倾听与赞同的表情,身为一个职业骗子,这是他最基础的技能。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