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戚小双-《王子安探险系列》-正文月光宝盒 第十二章 尸煞  我刚刚藏好,一阵黄土旋卷了进来,待它定下来的时候,一个骷髅状的人出现在花轿前面,它在轿前闻了闻,嘎嘎两声,像苍蝇闻到血一样,伸出它的爪子掀开了花轿的帘子,那轿帘一开,蔡琳的长剑一挥,我只见剑光一闪,那骷髅人的双手就断了,还没等它反应过来,蔡琳的剑又一闪,已经一剑刺中那骷髅人的心脏位置,那骷髅人鬼叫着,突然一下子像碎了一样,变成了沙尘,落了一地。我原见这鬼东西这幅德行,以为它挺厉害的样子,没想到就这么两剑就给蔡琳解决了,走了出来,想要拍拍她的马屁,以弥补先前对她的轻薄。  我刚刚走出来,话还没说出口,地上那些尘土突然自动飞了起来,一粒一粒粘在一起,很快成了一头骷髅狼的样子,我的妈呀,这玩意居然能像变形金刚一样变形!那骷髅狼一呲牙,就向蔡琳扑来。  蔡琳身子一偏,躲过了那骷髅狼的扑势,然后甩手劈出了一剑,那骷髅狼也不简单,这一扑没扑到,一落地顿时一个滚身,闪在了一边,它这一滚正好避开了蔡琳的那一剑。骷髅狼瞪着蔡琳,似乎在寻找机会,并没马上又扑了上来,在那来回走晃动了两下,猛然一跃又向蔡琳扑来,蔡琳自然又是一剑劈了下去,哪知那骷髅狼临时改变了主意,跳在了蔡琳身边的那个破旧的桌子上,然后一借力又是一扑。蔡琳那剑挥出去尚未收回,那骷髅狼已经扑上来,她想还手已经来不及了,好在她也机灵,身子一斜再次躲过了。  那骷髅狼这一落,正好落在了我这边,我自然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放过它,上前一步,二话没说,当下挥起我的军刀就是一刀砍去,那骷髅狼刚刚落地,站都没站稳,想闪已经有点晚了,被这一刀我砍了个正着,它惨叫了一声,迅捷的闪在了一边,冲着我直嗷嗷叫。  我右手握刀,左手打着手势说:“来呀,来呀,你爷爷的,你是不是变形金刚看多了,居然也学人家大变身,有什么本事施出来,老子倒要看看你有多牛!”一边说着,一边靠了过去。  那骷髅狼挨了我那一刀,似乎有点怕了,见我走了过来,居然慢慢开始后退,我见状,更是得意,双手握刀,步步逼近着,忽然它向门外一蹿,像是想要逃的样子,我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又是一刀,谁料,那骷髅狼那一蹿居然是个假动作,我那一刀砍了个空,它则又退了回来,反向我扑了过来,唰的一声,蔡琳的剑过来了,她一剑把它的头给劈去了,那骷髅狼顿时化成了灰尘。  我心想这下总该灭了它了吧,谁知,那一地的灰尘又开始飞了起来,然后一点一点混在一起,又像在拼合什么东西一样,蔡琳冲了上去,用剑在那堆灰尘里搅了搅,那灰尘一闪,换了个地方又开始组合,蔡琳又赶了过去搅拌,那些灰尘又换了个地方,并且旋卷得更快了,像是要把蔡琳也给卷进去似的,她大吃一惊,连忙收回了长剑,这时那堆灰尘已经变成了一把偌大的骷髅弓,说时迟那时快,那把骷髅弓一成形,立刻射出了一把骷髅箭出来,直向我们射来。  蔡琳怕那箭射中我,赶在我的前面,挥剑一挡,那把骷髅箭掉在了地上,那料,它一着地弹跳了一下,又向我们飞了过来,蔡琳再一次把它打掉,它又弹了起来,如此试了好几次,它都像个不倒翁一样弹了起来,蔡琳猛地剑势一变,不再把它劈下,而是把长剑一转,把剑贴上了上去,说来也奇怪,她那剑上像有什么磁性一样,那骷髅箭竟然乖乖跟着她的长剑在半空转来转去。  倏然,蔡琳长剑一挥,那骷髅箭当场像被什么甩了一样,疾飞而去,嘭的一声,穿过了木屋的墙壁,飞出去了。我见没那骷髅箭的骚扰,眼疾手快,一军刀就把那把悬在半空的骷髅弓给劈成了两半,那骷髅弓一碎,顿时又成了灰尘。  我担心灰尘再次组合作怪,双脚踏在了上面,用脚踩着那些灰尘,把它们踢得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是我这样做起了效果还是其他原因,这些被我踢得乱七八糟的灰尘这次居然没再组合,只是全都飞了起来,像一团黄雾一样一下从门口飞了出去。  蔡琳说:“它想逃,我们追!”说完,她已经夺门而出。  等我跑出去的时候,蔡琳距离我足有百丈之远,她身轻如燕,施展着她的轻功在土城的废墟上一起一落疾飞着,追赶着那团在半空中的黄雾。  那黄雾突然在土司王城边缘的那堵悬崖上空停下了,然后像团黄烟一样钻了悬崖某处不见了。蔡琳停在了悬崖边,查看着,似乎在寻找那黄雾的下落。我看定了地方,立马跑了过去。  等我跑到边的时候,蔡琳已经把黄雾钻进去的地方找出来了,那是一个很狭窄的洞口,周围长满了杂草,要是不留心的话,一时还真看不出来。  蔡琳一见我过来,忙对我说:“看来我们遇到的是尸煞,你赶紧找两个电筒出来,我们要进去找它的真身,只有灭了它的真身才能真正灭了它,不然,我们打再多的幻身也没用。”  我一边从背包里拿电筒,一边好奇问:“尸煞是什么东西?”  蔡琳说:“人死了之后,人的某些意识依然还存活着,只是很散很弱,但是如果死者是一个充满怨气的人,那么它那些存活的意识就会比常人强烈,就能把这些零碎的意识乃至别人依然存活的意识聚集在一起,这就成了尸煞,这种尸煞是由一些意识组成,它没一个真正的实体,所以能随意组成不同的形态,要想灭了它,只能找到那具操控尸煞的尸体,封了尸体的七窍,让它不能再凝神聚集意识。刚才见那黄雾钻进这个小洞里了,那说明那具有带有很深怨气的尸体应该就在里面。”  我恍然说:“哦,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这鬼东西怎么能变来变去,但是我有个小小的疑问,找到了那具尸体,我们又不会什么法术怎么封住它的七窍吗?”  蔡琳说:“封不了它的七窍,我们只要把它的头颅给毁了就成,关键在于不能让它大脑里那些尚未完全死亡的脑细胞还能活动。”  我点头说:“了解,给。”我把从背包里掏出来的电筒,给了她一个。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打着电筒钻进了那个小洞里。  洞里面越走越大,估计走了五六分钟,眼前突然豁然开朗,我左右一照,发现洞里装饰得极为豪华,到处都是刻着精美的花草图案和龙凤图案,地上有神道、拜台、石马,还有一些金银器皿,墙壁上则悬满着一排排棺木,我上前走了几步,又照了照,这些棺木下都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龙凤花纹,死者姓名及有关记载,我看了几个石碑上的文字,顿时明白此时我们闯进来的地方原来是个土司墓群。可惜的是我们此次前来并不是研究它的,不然这些东西够我们研究好几年了。  蔡琳说:“四周找找,哪具棺木上有黄土,哪具尸体就是尸煞的操控者。小心一点,那具尸自然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我们找着它,提防尸煞的偷袭。”  她话刚刚说完,这时一个冷峻的声音霍然响起:“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闯进本王的陵墓里来,我看你们两个是不想活了!”  我和蔡琳一惊,连忙把电筒照在声音来源之处,只见灯光之下,一个由黄土组合的骷髅头悬浮在洞中,那冷峻的声音便是由它嘴巴里吐出来的。  我一笑说:“哟,听你的口气好像是土司王哦?”  那骷髅头回答说:“我乃是麻黄第五十八代土司王彭汾阳是也!”  我刚才那话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想不到他真的自报了家门,如此甚好,等下找起来就方便多了。我故作失敬的样说:“哦,原来是彭大王啊,我真是三生有幸啊,居然能与几百年前的土司王对话。嗯,冒昧闯进来打扰您老的清梦,确实是我们的不对,但是您老出去作怪那就是您的不对了,正所谓尘归尘,土归土,您老都沉睡了那么久了,何必在折腾出来捣乱呢,你出来溜达就溜达呗,用不着吃人吧,毕竟这人跟畜生不一样,残忍了点吧。”  那骷髅头说:“本王做事,用不着你教!那些都是我的臣子,我想怎么处置他们就怎么处置他们!”  我一耸肩说:“大王,不是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不在是你们土司掌权的时代了,再说土司制度早在清朝雍正那个时候就已经结束了。现在的麻黄人不属于谁,他们只属于他们自己,听说您老复活已经有三年了,难道这三年里没去看看书或者电视什么,你看落后了吧。”  那骷髅头冷冷的说:“少跟我谈都什么时代,什么时代都好,既然他们还住在我麻黄区里,那么他们就得受我的管!本来我在王城那边,念你们年幼,不跟你们一般见识,放你们一马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跟上来了,既然你们要找死,这下可怪不得我手下无情了。”说完,那个骷髅头立时变成了一把好大的黄剑飞了过来。  我正要挥着军刀正要迎战,蔡琳抢先一步,脚一点地飞了起来,一边舞着她那把长剑,一边说:“它由我来对付,你赶紧去找它的真身。”正说话间,她已经跟那把飞剑对上了,一人一剑一下子对上了好几下。  我一收军刀,关切的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啊!”然后在这些棺木里寻了起来,好在刚才那一番套话,那骷髅头一时得意泄露了它的底细,不然这些上百具的棺木,我可不容易把它找出来,跟着棺木下石碑上的数字走,我很快就找到了那第五十八代土司王彭汾阳棺木,我用军刀把棺盖撬开了,里面躺着一具白骨,我想都没想,挥刀砍了几下,当场把那副白骨砍成了粉末,心想那鬼尸煞完蛋了吧,谁知回头一看,依然看着蔡琳正挥剑打斗着,而原本的那把黄剑已化成了一个手握长剑,身披盔甲的骷髅武士。  我忙跟蔡琳说:“它的尸骨我已经搅拌成粉末了啊,怎么尸煞还有啊?”  蔡琳一边斗着那个武士,一边说:“不可能吧?你找到对没啊?”  我说:“刚才那个骷髅头不是自称是第五十八代土司王彭汾阳嘛,我找的尸骨就是它!”  蔡琳说:“它的话,你也信!再去找找看,能形成尸煞的尸体一定是还没腐烂的,还有肉身,像干尸一样,如果成了白骨的话,意识早已荡然无存了,你找一找新一点棺木看看。”  妈的,我就说嘛,那个骷髅头怎么会那么爽快把老底说出来,原来是在忽悠我的。我心里大骂了几句,然后挨个棺木的找了起来,一连翻了几个比较崭新的棺木,里面都是白骨,好不容易翻出一个有肉身的了,把它的脑壳打了个稀巴烂,依然不是尸煞的真身。  我突然想起蔡琳说的尸煞的产生是因为死者怨气太重这句话来,既然有怨气,那说明死者死得够冤或者不明不白,害他的人如果是怕人怀疑是凶手,自然会把死者风光大葬了,那么棺木一定是又大又豪华,如果是无所谓的,根本没把死者放在眼里的,那么死者的棺木一定是又小又破烂。想到这里,我立马把搜寻的目标放在了这两种棺木上。  这一招还真是奏效,正当我要掀开一个破烂得不成的小悬棺的时候,突然,蔡琳大叫说:“快躲,尸煞化成大刀朝你砍来了!”  我一听她的提醒,顿时不妙,急忙就地一滚,唰的一声,好像沙子落地一样,我爬起来一看,只见我正要掀开的棺木上落了一层的尘土,估计是那尸煞背后偷袭我不成,怕伤了棺木里的真身才硬生生把大刀又化成了尘土。  那棺木的尘土又开始自动黏在一起了,一下子就成了一台土炮架摆放在那具棺木前面,土炮一成形,对着我就是一炮开来,我一惊,连忙躲开,那炮弹击中旁边的一个石人上,那石人当场碎成了几块。那土炮见一击不中,微微一移,调好了角度,又是一炮打来,好在我早有准备,一闪又躲开了。  就这样,眨眼的工夫,那土炮就已打出了好几炮,炸得整个墓室直颤抖,墙壁上的悬棺不是给震下来掉碎了就是给炮弹打得稀巴烂,我则给它逼得抱头鼠窜,根本靠不近它半步。  倏然蔡琳一个马步上前,那土炮一炮开来,她身躯一扭,避开了,然后她一跃有如彩虹倏现,神速无比的土炮掠去,这时又是一炮弹袭来,蔡琳身子一扬,一个倒空翻,那枚炮弹在她的身边擦身而过,蔡琳一落地,人便霍地纵身跃起,身如悬空飞行的巧燕,再次出剑,一剑插进了土炮的炮眼里,顿时土炮又化成了尘土。蔡琳怎肯在让那尘土再有机会重新组合,长剑在半空一轮,砰的一声,棺木随声分成了两半,跌了下来。  这时,墓室里摇晃得更起了,我和蔡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两人连忙朝出口跑,一出洞口,轰隆一声巨响,像万斤zha药爆炸一样,那堵悬崖顿时矮了半截下去。都这般状况了,就算刚才那具操控尸煞的尸体没给蔡琳那剑劈死,这一倒压也要压得它粉身碎骨了。  我和蔡琳对视一笑,两人下了山。  一下来,张程荣和林飘苹就迎了上来,原来他俩就在山脚下候着我们。他们一见我们自然是十分欢喜,连忙追问着那妖怪的情况,其实我们不说,他们心里也早清楚得很,如果妖怪不灭了,我们能安然无恙的下了山嘛,再说刚才那声轰隆之响,别说就在山脚下,恐怕远在二十里之外也听得到了,他们如此一问,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已,我们自然如实相告。他们听了兴奋得发狂,说什么也要拉我们回他们村子好好款待我们。  这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为了土司王城的尸煞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自然不想再耽搁下去,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两人立马动身前往凤凰村。上一页《王子安探险系列》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