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戚小双-《王子安探险系列》-正文月光宝盒 第二十章 搏杀  再看蔡琳的时候,我旁边的三四个活兵俑已经逼近了我。他们提剑的提剑,拿矛的拿矛,操戈的操戈,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吓得心惊胆寒,慌忙往后跑,可没跑到几步远,前面的几个兵俑也动了起来,走了出来,把前面的路给堵上去了。我害怕的退了几步,突然想起后面也有活兵俑,连忙停住,这时候,我听到有破风的的声音,我知道,后面的活兵俑向我进攻了,我往左一闪,躲开了这一击,一根长矛闪过我站的位置。  两边的活兵俑都过来了,我虽然害怕,可想想左右都是死,不如拼一拼,砍倒一个算一个,总比站在原地等死光荣一点,我一壮胆,握着鬼子军刀,大叫一声:“老子跟你们拼了!”说完,就向旁边的一个活兵俑打去,那个兵俑长剑一挡,身边的两个活兵俑在同一时间向我伸来矛和戈,我下意识的举出军刀,挡住了刺向我胸口的矛,随即抽身左闪,身后撞到了一个死兵俑,我连死兵俑一起摔倒在地。  我还没爬起来,两个提剑的活兵俑又向我劈来,我随即一滚,躲过了两这把剑,又撞到了一个死兵俑,电筒和军刀被震在一边,我捡起电筒,正要去捡起军刀的时候,一把长矛刺了过来,我一缩手,铛的一声,长矛刺到了地上,那个活兵俑抽回长矛,现在不捡等待何时,军刀可是我现有唯一的防身武器,我说什么也不能把它丢了。  刚刚握住军刀,一把戈又刺起来了,我挥手一挡,又是两把青剑砍了过来,我急忙双蹬了傍边的一个死兵俑,借力向前一冲,冲出了两米,头撞到了后面的死兵俑身子才停了下来,头一撞疼得要死,可此刻不是喊疼的时候,我颤悠悠的爬了起来,身子还没站稳,一把剑就在我头上削过,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分不成哪里是前哪里是后,看见前面都是些死兵俑,于是慌忙的向前逃去,一路上倒给我撞倒了不少死兵马俑。  活着的兵俑动作比较慢,他们的走步伐很机械化,抬腿是抬腿,落脚是落脚,很有规律,自然跟不上我跑的速度快了,一下子我就把他们抛在身后,回头看的时候,不想看见了蔡琳正跟着五六十个活兵俑拼杀着,边打边往我这边退,绕她武艺高强,几十个兵俑一起进攻,还是有点吃紧。  追杀我们的活兵俑一边走一边砍,所到之处,死兵俑一个不留都给他们砍翻了。一时之间,大厅里尘土飞扬。  我大叫着:“蔡琳,这边这边。”  蔡琳闻言,几个飞身赶了过来。  我看着那些慢慢向我们靠近的活兵俑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这些死兵俑突然都活了些过来,他奶奶的,差点就死在他们手上了。”  蔡琳说:“不知道,可能是护灵的士兵吧。”  我惊骇的说:“不会吧,春秋战国时期到现在已几千年了,这些兵俑就算没在做兵俑的时候烫死了,在这里也早就活活闷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蔡琳说:“估计是巫术吧,楚国的巫术在当时本来就是天下闻名,楚国的好几个大王皆是用巫高手,比如成王、共王、灵王、昭王、怀王等,我猜想这些活人做的兵俑可能是被某种巫术控制住了,是专门为保护陵墓所安排的。”  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巫风在古代社会是很普遍的现象,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到春秋以后春秋战国时代,北方经过诸子百家思想的洗礼,鬼神信仰已经很淡薄了,但是南方楚国由于地处偏僻对于巫术的宗教风气依然非常盛行。像《汉书・地理志》:“楚有江汉川泽山林之饶。……信巫鬼,重淫祀。”《隋书・地理志》:“大抵荆州卒敬鬼,尤重祠祀之事。”据《国语・楚语下》记载,楚昭王时的观射父更是一位上古史专家,所以能讲出重和黎“绝天地之通”的历史故事来。至于屈原,更是一位巫史合流的大学问家,其《天问》一口气提了172个问题,内容涉及宇宙开辟、人类起源、五帝传说、夏商周历史,是一篇先秦时期流传下来的最完整的民族史诗。其《离骚》、《九歌》,驾龙乘凤,上天庭,哭祖庙,极尽巫师太史之能事。  我抬头望去,那些活过来的兵俑少说也有数百多个,不由有些束手无策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他们就要冲过来了。”  蔡琳喊道:“还楞着干嘛,赶快四处找找附近有没有出口,那么多兵俑,想跟他们直接对干,那不是找死嘛。”  我们两个人拼命的往前跑去,跑到了大厅的尽头,本期盼着前面会是个出口,哪知除了一片墓墙之外,我们不死心挨着墓墙一路找去,绕了大半个圈,都没见有出路。  蔡琳当机立断说:“我们从侧边退到台阶那边去。”  于是我们向台阶狂奔而去,那些活兵俑似乎知道我们的意图,也开始向台阶这边靠近,他们本来就比我们离台阶近,当我们跑到半路的时候,那些活兵俑已经占领那里并且向我们这边扫荡式的搜索过来。  我大骂说:“妈的,见鬼了,他们难道看得见我们,知道我们往哪里走?我靠,也忒邪门了吧。”  生死关头,蔡琳他还是表现得比我沉着多了,突然说:“我们迎上前。”  我吓了一大跳,声音有点发颤说:“我没听错你的话吧,迎过去不是送死嘛。”  蔡琳喝道:“废话少说,跟上来,我自有对策。”话还没说话,他已经带头走了上前。  我心横,也跟了上去,要死都一起死了好了。  当我们走到离开兵俑还有五六米的时候,蔡琳做了个手势喊我停了下来,然后走到一个骑着战马的死兵俑后面说:“过来,我们一起把它推到。”  我念头一转,顿时明白蔡琳的用意了。大厅里的兵马俑本来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按照一定的阵势排列而成,每个兵马俑与兵马俑之间的距离不是很大,就算倒了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兵俑,也很容易引起一大片的兵马俑的倒下,那更别说,骑着高大战马的兵俑倒下了。蔡琳把长剑放往腰间一收,把电筒咬在嘴里,双手踏在战马上,我也学着样。  蔡琳嘴里咬着电筒不能说话,她给了我一个眼色,我会意,于是两个人同时用力把战马推dao了。战马倒了,压倒了前面的死兵俑,前面的死兵俑又压倒了再前面的死兵俑,如此依次压了过去,马上倒了一大片兵马俑,顿时尘土飞扬,透过浓浓的尘雾,我看见冲在最前面的十来个活兵俑一下子就压倒在地,他们倒地了又压倒了后面的,于是这样连接的压过去,同一排兵马俑都摔倒了在地。这一压少说也压倒了四五十个活兵俑。他们一倒地上,不是压成了稀巴烂就是摔成了稀巴烂。我们正为这次的巧计高兴的时候,附近的那些活兵俑立刻向我们涌来,我们惊慌的连忙撤退。  我们穿插在死兵马俑的空隙里,一边退边留意着活兵俑的动向。这群活兵俑,一路走一路砍,前面有什么他们就砍什么,大有挡我者死的气派。或许是刚才那一击的原因吧,他们改变了部署,不再扎成一堆,一字排开,这样一来,我们的倒马战术就对他们攻击力就不怎么大了,之后又倒了几次,死兵马俑倒倒了一大批,活兵俑只压死两三个。每当有活兵俑给我压死之后出现了空位置,就马上有其他的活兵俑走过去替补,一字形阵慢慢的向我们靠近,我们只有后退的份,每退一步,就意味被他们占领一步。到后来我们被他们逼到了一角落里,前面一排都是他们的人,而我们后面的面积,用电筒照都能照到尽头。再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十来分钟,我们就会被他们逼得无路可走,最后被他们乱剑砍死。  尽管后面可退的地方没多少了,可就目前的形势,我们除了后退还能怎么着?我退得急,突然额头撞在一个前面的东西,我摸着被撞疼的头,摸到了个包包,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撞在一根大柱子上。我退了几步,用电筒仔细一看,随即又看见了三根柱子,沿着柱子看上去,在十几米高的地方有个古香古色宝塔样的楼阁,但并没发现可上去的楼梯,我颇为好奇,叫住了蔡琳。  蔡琳用电筒照了一下,突然问我:“你会爬树吗?”  我小时常在村子里的树林里玩,爬树虽然不是最拿手的把戏,至少比一般人要强一点。我说:“当然会了。”  蔡琳走到一个柱子前说:“再退就没地方退了,你没看见前面就是墙壁了嘛,走,我们爬上去再说。”说完,把电筒咬在嘴里,抱着柱子开始往上爬。  眼看那群活兵俑越来越近,我不敢迟疑,也把军刀插在背包里,怕它掉下来,专门用背包旁边的带子缠了几道。咬住电筒,腾出双手,抱住柱子也往爬。蔡琳爬树的本事比我还强,十几米的楼阁,她一下子就爬上去,我还在半腰上。蔡琳急忙说:“赶快,赶快,加油,他们围过来了。”  我心一惊,忙向下看去,果然,下面站满了活兵俑,高举着长矛和青剑,仰着头看着我们。我心中大急,忙向上爬,慌忙中一不小心,没抓稳柱子,滑了一两米下去,好不容易又稳住了,吓得出了身冷汗。上一页《王子安探险系列》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