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戚小双-《王子安探险系列》-正文月光宝盒 第九章 虫洞  一进山洞,风立刻停了,啪的一声,我们三人都摔倒在地,好在那倒吸的狂风在卷我们进来的时候,风势减小了不少,所以虽然我们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但是实际上并不大碍。我们三人立时站了起来,惊奇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这一看,看得我们三人有点发毛,这是个偌大的山窟,山洞的墙壁上也不晓得长满了什么东西,像眼睛一样发着惨绿惨绿的光,以至于整个山洞看起来也是一片惨绿,绿得人有点恶心。更让人惊悚的还是山洞里居然满地都是尸体,这些尸体脱水得严重,干巴巴的像木乃伊一样。我们究竟被风卷到了什么地方?这些尸体是从哪里来的?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是谁杀了他们?对于眼下的我们来说,这些都不是重要,重要的是赶紧出去,像这样邪门的地方,不用多说多待一分钟就危险一分钟。  我们一回过神来,立马朝洞外跑去,哪知那洞口居然在慢慢缩小,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它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堵冰冷的墙壁,就像从来都没出现一样。我们不由一愣,又在墙上找了找,以为有什么机关,整堵墙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有。我们自然不甘心就此被困,于是四处找起出口来。  突然山洞深处吹来一阵冷风,风里带着一种发霉发臭的腥味。  老七连忙喊停说:“大家注意了,有脏东西靠近来了,小心一点。”  我扭头一看,什么东西都没有,狐疑的说:“不是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老七说:“它隐了身,用肉眼是看不见的……”  他话还没说话,我的双臂一紧,像被什么东西给扣住了一样,一点也动弹不了,然后整个人被提了起来,离地三寸,然后一股比茅坑里的大便更臭的气流凑近了过来。吓得我大叫说:“好像有什么东西扣住我了,我动不了了。”我边说着边用脚使劲踹着前面,妄想把它给踹开,可脚脚落空,什么也没踹着,前面仿佛什么都没有。  老七见我这样,不忙不紧喊道:“吾领众神下坤宫,循震与离雷火风;巽步令下召万灵,禹步交干登阳明;坎宫捕捉邪魔精,兑宫锋芒八卦封;赦向艮宫封鬼路,中请诸将护坛宗。”说完,他撒了灰抛在了我的前面。  只听一声拉锯条样的尖叫声,我的身子一松,掉了下来,我定神一看,只见一个浑身惨绿,身子像鼻涕组成的怪物正躺在地上打滚,它那佝偻的身子像是慢慢在融化,一会儿的功夫就化成了一滩绿水。  老七一脸严肃的说:“看来我们是被吸进了虫洞里了,这是鼻涕虫怪,它们擅长隐身,力大无比,专门吸食人的精血为生,我们得赶紧找出路才成,这种虫怪很少独居,往往数百成群而居。”  正说着,突然洞穴深处传来唰唰之声,老七脸一变说:“不好,它们来了。来,我先给你们开一下天眼,让你们能看得到它们。”说着他摸出了两枚铜钱,在我和蔡琳两人的眼睛前面过了过。  我的眼睛经他那么一过,再向唰唰声音来源之地望去,果然看到一群鼻涕虫怪张牙舞爪狂跑过来。一眼看去,至少有上百个。  老七沉着说:“你们先留在我后面,我做法让这些尸体站起来,看看能不能替我们抵挡一下。”  我和蔡琳自然遵命,走到了老七的身后。只见老七从口袋里抓了一把灰,撒在了附近的死尸上,嘴里有板有眼的吆喝着:“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又是那首文天祥的《正气歌》。  这歌是平常的紧,但是一从他嘴巴吐出来似乎就大不一样,那些沾上灰的干尸,闻言顿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老七脚下走着罡步,口诀一变说:“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左边的站左边,右边的站右边,站起排好!”  这些站起来的干尸果真按照他的说法,像久经训练的老兵,井然有序的排成了两排,然后停下了,等候命令。这时那些鼻涕虫已近来眼前,老七不慌不忙说:“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天清清,地灵灵,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何神不讨,何鬼不惊,急奉祖师茅山令,扫除鬼邪万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驱魔斩妖不留情,吾奉三茅祖师急急如律令敕!左右出动,杀尽一切妖魔鬼怪!去!”  这些干尸听了之后,立时冲向那群鼻涕虫怪,对着它们又是掐又是咬,那些鼻涕虫怪自然也不示弱,对着干尸们也是又撕又咬,干尸和虫怪打成了一团,一时间,山洞里残肢乱飞,惨叫不断,场面极为惨烈。干尸虽然人少,但是它们早已死去,毫无疼痛之说,不管虫怪是咬还是打,它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只管攻击对手,所以尽管虫怪人多,整个战斗场面还是不分上下,伯仲之间。虫怪们可能怎么也没想到,它们抓来的这些人生前不堪一击,死后却成了它们的劲敌。  我们自然也不能闲着,老七留下监督战场,我和蔡琳则沿着洞中的墙壁寻找出口。好在虫怪们都在那边跟干尸们大战,对于我们的去向并没在意,这才让我们有机会在山洞了寻了半圈。可惜遗憾得很,这半圈找下来,我们一无所获。本想继续前进,可是在前面就是虫怪,所以我们打了退堂鼓回来了。  我们一回来,老七忙问:“怎么样,有出口不?”  我们摇了摇头。  老七沉吟了一下说:“你们往这边再去找找,这里空气如此畅通,说明跟外界是相通的。你们仔细找找。”  我们一想也是,如果不跟外界相通的话,我们在这里待了那么久,虽不说呼气困难,但是至少有点憋气,可现今别说憋气了,反而还有点阴冷呢,当下扶着另一边的墙前往寻找。  哪知走了几步,突然几个虫怪冲破了干尸群直向我们逼来。我并不是一个胆小之人,但是眼下手无寸铁,不免心有点虚,连忙退向老七那边,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虫怪已经靠了过来,抱住了我,张口向我的咽喉咬来。它的力气大得很,我给它这一抱,像两个铁夹子一样,抱得我连呼吸都有点困难,挣扎就别说了。眼看那张臭嘴就要下来了,我正要闭眼等死,突然一股绿水从抱我的那个虫怪身上冒了出来,溅得我一身上,然后冲怪像泄气的皮球倒下了。我本以为是老七在这个关头上救了我,谁知虫怪一倒就看见蔡琳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一副女剑侠的模样娇俏的站在一边。其他几个向我们奔来的虫怪也早已横尸当场。  我一愣,对着蔡琳说:“该不会是你救了我吧?”  蔡琳给了我一个白眼说:“你就是这样跟你的救命恩人说话来着?”  我说:“哇塞,真是你!真想不到蔡大小姐居然是个武林高手!失敬,失敬啊!”  蔡琳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爸不是告诉你过嘛,我是华山弟子。”  经她这一提,我顿时想起在北京蔡琳家的时候,她家老爷子蔡羽飞的确曾说过她练过几年功夫,当时我还半信半疑,此时见她那么干净利索的摆平了这几个虫怪,看来还是有两下子。由衷的佩服说:“我以前有眼不识泰山了,还以为你只是个小女人而已,怕你一人前去凤凰村有危险,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强,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跟上丢人献丑了。”  蔡琳说:“傻瓜,说什么傻话呢,你能陪我前来,我已经十分感激。我也只是多练了两年功夫而已,没其他的长处,后面的路程说不定全靠你了。”说着,她从右脚的黑皮靴子上拔出了一把匕首递给继续说:“给,拿着防身。我手上的长剑,你可能用不了,它是一把软剑,我平常是当腰带系在腰间的,用的时候才拔出来,不过它像丝绸一样软软,得运气才能使得起它。”  我接过她的匕首,瞪着她那把长有丈五,宽只半指的长剑,怀疑的说:“是吗?有那么神奇吗?”  蔡琳一笑说:“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现在松力了,你看,软了吧。我一用力,你看,又硬了吧。”她说着,边坐着示范,果然那长剑像听它命令一样,一下软了下去,一下竖了起来,煞是神奇。  这时,老七在一边叫道说:“你两别再站着聊天了,我这里快抵挡不住了,山洞深处又涌出了一批鼻涕虫怪,我手上的灰所剩不多了,你们赶紧找找。”  我们回头看去,那些干尸果真已经所剩不多,大部分已经给鼻涕虫怪撕成粉碎了,只有少数一部分还在顽强的抵挡着,老七则又在撒灰做法唤醒了另外一批干尸作战。刻不容缓,我和蔡琳当场住了嘴,两人赶紧一路找了过去。还是失望得很,依然一无所获。  我们无可奈何又退了回来,老七皱眉说:“两边都没有,那唯一的出口看来只有山洞的深处了。”  我向那个通往山洞深处路口望了一眼,那里正大规模的涌着鼻涕虫怪,心不由一紧说:“山洞的深处就是这群鼻涕虫怪来源之地,很明显那里是它们的大本营,这里这么多虫怪,我们怎么可能闯进去呢?”  老七说:“闯进去倒不难,我可以利用这些干尸布个阵,然后借它们的掩护开条路进去,怕的是里面万一还有一批虫怪的话,那就糟了,它们两边夹击,那我们真的死定了。”  蔡琳说:“闯吧,不闯,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等待这些干尸都给它们撕掉之后,我们就在劫难逃了。”  老七似乎还有点犹豫,迟疑着没有发话。我继续鼓励说:“对对,闯吧,老七先生,闯一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看,这山洞里的虫怪少说已经涌出几百个了,里面就算有也肯定不多了,我们完全可以消灭了它们,然后再逃出去。而留在这里只有等死的份,你不说手上的灰不多了嘛,不要在犹豫了,反正左右都是死,试一试,或许真能冲出去。”  老七沉默了一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咬牙说:“闯就闯一下了,妈的,不闯出这里,迟早也是死,碰运气了。”他从口袋里抓了几把灰出来,一边走一边撒,然后念着口诀,那些干尸一一站了起来,老七像沙场点兵一样,把新唤醒来这七八十个干尸分成了七组,然后每组交代着任务。  我看在眼里觉得很是新奇,本想向老七打探一下这里面的古怪,见他正忙交代着,倒也不好意思打扰,无意间,看见蔡琳抿着嘴微笑着,不时点了点头,似乎对老七的做法极为赞赏,于是悄悄问:“瞧你小样傻笑什么,难道你懂这玩意?”  蔡琳回答说:“我不懂,但是老七先生给那些干尸分配下来方位跟七星水晶阵摆放很相似。”  我略带怀疑的看着她说:“是不是哦,不懂别瞎掰哦。”  蔡琳一副不屑说:“不信拉倒,你别问我,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瞧她那样倒不像忽悠我,忙说:“别,别,我信,我信,那个什么七星水晶阵到底有什么名堂?”  蔡琳说:“这七星水晶阵是西方一种比较流行的辟邪祈福的阵法,其阵顾名思义,就是以为七种水晶球按照一定的规律布置而成,这种规律就是把这七个水晶球中的六个按两个上下倒置而重迭的等边三角形来摆放,三角型的边长特定为七之倍数,最后的那个水晶球放在阵的中央而组成的星阵。据说这种阵法具有强大的魔法和神秘力量,不管是你在任何方面,事业,财运,家庭,婚姻等,都可以通这种阵法实现自已的愿望,所以该阵大受西方人青睐。”  我像听神话一样,惊奇的说:“有那么神奇吗?瞎吹的吧。”  蔡琳说:“或许作用没有说的那么厉害,但是这种阵法是有科学根据的。我们都知道,宇宙当中,任何形相都具有能量,尤其三角形能量的更是神奇无比,而水晶球本身就具有不可思议的能量,在按照七星水晶阵那样一摆,水晶球各自发出自己的磁场能量,使各个晶球的能量产生高频共振,聚集能量,驱散负性磁场,改变人体及周围磁场,净化环境,聚福去灾。”  我似懂非懂说:“听说去好像蛮有道理,不过我还是不大懂。”  蔡琳说:“懂不懂都无所谓了,反正你也用不上。我所讲的原理就是那么一回事。”  老七看来听到了我们的谈话,这时说:“我布的这个阵是七星天罡阵,跟蔡姑娘说的那个七星水晶阵是一脉相承的,同样是利用三角形这个特殊角度,让这些干尸不仅能吸到神秘的力量,增加威力,还让它们可攻可守,我把这七十个干尸分成了七组,每组七人,每小组是个七星天罡阵,七组合并起来是个大七星天罡阵,好了,任务我已经下达给它们了,现在我要布阵了,准备好了,我们要闯进去了。”  我和蔡琳冲着老七一点头,一人操匕首,一人握长剑,蓄势待发。  老七高歌着:“天下一生之中,自有千亿之鬼。去神更远,去鬼而近。天下凶凶,不可得知此。今记其真名,使人知之,一知鬼名,邪不敢前;三呼其鬼名,鬼怪即绝,上天鬼、下地鬼并煞。几鬼皆有姓名,子知,三呼鬼名,万鬼听令。日月星辰,七星出动,得令!”  他话音一落,这七十个干尸立时奋不顾身冲进了鼻涕虫怪群中,然按照七星天罡阵的摆法开始分组拉开,那些虫怪自然不会乖乖让路,所以一场更为惨烈的拼杀就此拉开了。由于此时的干尸们经过老七的特别调教,每个干尸都身怀不同的指令,每组干尸,招数互为守御,步法互补空隙,七人出手如同一人,浑然一体,变化无穷无尽,所以尽管虫怪比干尸们多几倍,但很快干尸们就略占上风。老七原来唤醒的那些干尸顶住了虫怪出来的那个口子,七星天罡阵的干尸们硬生生从鼻涕虫怪群中开了一条路直通山洞深处道路,当然它们也为之付出了惨烈的代价,七十个七星天罡阵的干尸剩下不到一半。  既然路已经开出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们三人立时赶了过去。老七一声:“缩阵!”剩下的那些七星天罡阵的干尸们顿时以我们为中心,边打边靠了过来。  老七抽了两组七星天罡阵的干尸配合着原先唤醒剩下来的干尸前面开路,剩下的七星天罡阵干尸断后,一路向山洞深处杀了过去。这些虫怪哪挡得住我们这支强大的干尸部队,它们节节败退,终于给我们杀到了山洞深处的尽头。  这里果然有出口,我们人没到,清爽的和风早已迎面吹来,不由让我们精神一抖,但是当我们朝那个出口看去的时候,心不由凉了半截,我的妈呀,原来出口之处,盘踞了一个庞大的鼻涕虫怪,冲在前面的几个干尸,还是刚刚赶到它的前面,尚未动手,这个虫怪一张大嘴,就活吞了两个干尸,其他的两个给它那枯枝般的大手轻轻一挥,就像打棒球一样,飞了起来撞在墙上掉了下来动不了了。  老七脸一变说:“不好,是鼻涕虫后!难怪外面有那么多干尸呢,原来这里是它们的老巢,那些干尸是专门给虫后准备的食物。你们要小心一点了,一般的虫怪只吸食人或者动物的精血,但是虫后不一样,它什么都吃,尤其喜欢活吞!”  我不由一震说:“出口的大半部分都给它的身子挡得实实的,要想走出来的话,那非得从它身边挤过不可,可是瞧它的样子可不好对付呀!”  何至是不好对付,简直是根本无法对付,冲到虫后前面的那些干尸们,除了七星天罡阵的干尸勉强支撑着,偶尔还有回击一下,那些普通的干尸,连上手都上不了,一靠近不是打翻就吞食了。  老七说:“虫后不但力大无比,身子也是坚硬无比,普通的刀剑根本伤它不了,眼下正是它产卵之时,性情更是凶悍残暴,跟它对着干,这些干尸肯定不是它的对手,得想想什么办法诱开它。”  蔡琳一扬手上长剑说:“我去试试看!”说完,她一箭步冲到了虫后跟前,在干尸们的掩护下,唰唰劈出了数剑,每剑都劈在了虫后的身上,可是虫后像没事的人一样,蔡琳不甘心,一着地,身子一跃,像一把离弦的箭,直向虫后的咽喉位置刺去。  那虫后自然也不会坐着等死,大手一挥,像拍苍蝇一样向蔡琳拍来。蔡琳的身子在半空已经无法抽身,虫后这一拍给它拍个正着,蔡琳掉了下来,我看在眼吓了一跳,正要跑过去救她的时候。谁知蔡琳就要掉在地上之时,她的剑尖一点地,身子凌空飞了起来,顺势一回,直挺挺的冲向了虫后的咽喉。虫后本以为它那一拍铁定能把蔡琳拍倒,拍过之后,也就没把她放在身上,以致疏忽大意,咽喉给蔡琳刺了个正中。可是虫后的咽喉像有铁套护喉一样,蔡琳的那一剑居然没刺进它半分。而这时虫后的大手又至,一掌把她打飞了,蔡琳撞在墙上跌了下来,手中的长剑撒在了一边,软成了一张纸。  我慌忙赶了过去,扶起蔡琳,忙问:“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蔡琳口角裂开了,额头肿了一块,看来这一下撞得不轻,她摇头说:“我没事。好在我有精气护身,只是点皮外之伤,没伤着内脏。”  我听她说话中气十足,倒也不像安慰我的样,一把把她扶起来说:“没事就好,刚才可吓死我了,下次可没在做这样的傻事了,明知打人家不过,还要硬对着干。这事我们得智取,懂不?”  蔡琳站了起来,捡起了她的长剑,那剑一到她手,又竖了起来,她擦了一下口角的血说:“我这把软剑是玄铁铸造而成,它的硬度只比金刚钻低那么一点,绝非一般的刀剑所能比的,我本以为像我这样吹毛断发的利刃刺不进虫后的身子,刺进它的咽喉处处有余吧,谁知它咽喉比身子其他部分更硬,震得我手都差一点握不住剑。”  我叹说:“这鬼东西,真他妈的,邪门得紧,得想个办法制制它才成。”  突然无意间,眼睛扫过一个地方,觉得那么有点扎眼,定睛一看,只见前面不远一堵墙壁上貌似崩塌了一角,我好奇走了过去一看,那墙壁果然有一道裂开的缝,那是虫后把干尸打过来,撞到墙壁造成的。从缝隙里看进去,黑乎乎一片,好像里面有个密室。我连忙把蔡琳喊了过来。上一页《王子安探险系列》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