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 | 韩流 | 影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书坊-戚小双-《王子安探险系列》-正文月光宝盒 第七章 鬼山  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之间就醒来了,睁眼一看天已大亮,旁边的篝火早已熄灭,我坐了起来,看见蔡琳正要往河边走去。  我这一坐,她自然也发现了我,冲着我嫣然一笑说:“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刚要去那洗把脸呢。”  我一看旁边的老七还在睡觉,站了起来说:“那里,我是自然醒的,去洗脸啊,一起去呀,呵呵!”  我边跟着她前去河边,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我们此时所在的地方是个凹形大山的脚下,山势很是险峻,山高林密,挡住了太阳的光,以至我们这里的光线隐约有点阴暗。从天色来看,这时估摸已有八九点这个样子了。  昨天差点要了我们命的那个潭,终于看清楚它了。这一细看,不由让我对于我们的死里逃生又多了一分侥幸。原来这个偌大的积水潭两边,唯独我们所站的这里有这么一块可以立足的地方,其他地方都是陡峭得如同刀劈一般的悬崖,更恐怖的是,在下面一点就是怪石凹凸的湍流,人要是冲下去的话,非得当场脑袋开花不可。  看到这些,我倒抽了一口气说:“昨天晚上险得真是没办法想啊,要是当时我们朝对岸游去的话,现在恐怕成了鱼的早餐了。”  蔡琳说:“是的,是很险,好在你英明,当时提出要朝这边游,不然就算不淹死也得撞死了。”  我一笑说:“我当时只是感觉朝这边游,方便右手用力而已,当时黑糊糊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那想得那么多!”  蔡琳也微微一笑说:“你现在估计后悔得要死了吧。我要你不要跟来,这不,差点送了性命。不过你可不能怪我哦,是你自己死缠烂打非要跟来的!”  我冷哼了一声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就这点小困难,就能把我吓倒了,门都没有!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这是我自己选的,就算死了也是我自己找的,不过要想我死也没那么容易!我命大着呢,算命的说我能活一百多岁,会娶得个很正点的老婆,生一帮孩子的!”  蔡琳格格一笑说:“你老婆又不是猪,哪能生那么多孩子!”  她本来长相就极美,这一笑更美了,看得我心里不由一荡,接口说:“嘿嘿,瞧你小样的,笑起来跟我老婆好相像!”  蔡琳似乎没听出来我话中的另外一个含义,反而睁大眼睛看着我说:“哦,是吗?你老婆真的跟我长得很像吗?”  见她如此,我心里微微有点失望,一耸肩说:“嗯,我以后找老婆就按照你的样子去找!”  蔡琳哼了一声说:“原来没有呢,少在这里瞎掰了,我又长得不美,干嘛按我的样子去找呢!”  看她的样子,人倒单纯得很,两句暧mei的话都没听出意思来,我也不好过分轻浮,嘿嘿一声说:“正因为你不美啊,样子像个猪头,像你这样的人才能生嘛!”  蔡琳上前一步,伸手捏住了我的手臂说:“我呸!原来你是绕弯子在骂我,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她这一捏很是用力,疼得我不行,忙说:“好好,我道歉还不行,你们女人就是这样,一点玩笑也开不得,动不动就捏人,也太凶悍了吧!”  蔡琳撇了我一眼,松开了手说:“是你先骂我的,怎能怪得了我。这次就放过你了,下次要是再这样,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我一吐舌头说:“好凶的女人,以后谁娶了你谁倒霉!”  蔡琳一瞪眼,举手作势又要捏人说:“你还说!”  我马上投降说:“OK,OK,我不说还不成,赶紧洗把脸吧,瞧你脸上脏兮兮的,整一大花猫,我不骗你,不信你照照河水!”我这下可不是瞎掰的,我们两个昨天假扮干尸由老七化了妆,经过昨晚那一折腾,脸上的妆早就乱了,所以此时的她,脸上的确有点脏。  蔡琳不信当下低头照照了脸,随后马上捧水搓洗着,我在一边呵呵大笑。  蔡琳突然捧了一把,打在我的身上,娇声说:“敢笑我,我泼死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说着又捧了几把水向我泼来。  我连忙躲闪,嘴里告饶说:“好了,好了,我的大小姐,别玩了,我知错了。”  蔡琳停下手来说:“真被你气死了,好吧,不玩了,你过来吧,洗一洗。”她顿了一下接着说:“对了,我们现所在的位置跟凤凰村的方位是相反呢还是一致?”  我看了看太阳的位置,一改嘻哈之色说:“凤凰村是在东边,我们现在这边是南边。这条河流的方向好像是从南边流向东边的,不过河水那么湍急,走水路看来是不行了,唯一的办法只有从这座山翻过去了。”  蔡琳仰望着这座山说:“咳,这山这么大,看来有我们的爬了。你赶紧洗一洗吧,这会老七先生也可能醒来了,等下我们跟他商量一下怎么走。他赶的那些尸体都冲走了,看来假扮干尸混进凤凰村是不行了,我们得另外想办法了。”  我嗯了一下,走了过来,洗了一把脸,和蔡琳返回昨晚我们睡觉的地方。  老七果然已经醒来,正坐在草地上叼着烟斗,吸着烟。昨天晚上烤了一夜的火,我们衣服早就干了,老七的烟丝和火柴那就更别说了。我们脱下的那两件黑衣长袍,本来是凌乱的丢在一边,看来此老还是挺爱惜的,捡来起来迭好放在了一边。他一见了我们,拿下烟斗说:“你们回来了,看见老王的尸体没?”他所说的老王就船夫。  他这一问,我心里不由有点惭愧,刚才光顾着跟蔡琳逗乐,倒把船夫的事情给忘了,我不确定的说:“好像没看见哦。”说的时候眼睛看着蔡琳,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蔡琳摇头肯定的说:“没有看见,刚才我仔细看过了,潭上没看见他的尸体,看来他是给河水冲到下面去了。”  老七有点难过的说:“看来他是凶多吉少了,唉,这都是我害的,要不是我硬拉他给我运尸,他也不会……”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语调有点哽咽。看来船夫的关系跟他还是非比寻常。  蔡琳说:“您老别难过,这事谁也预料不到。老王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老七说:“还有个八十岁的老母亲,我就为这揪心,以后她可怎么办啊,唉,都怪我,都怪我啊!”  蔡琳沉吟一下说:“这样吧,等这事一了,我们送他老妈十万块钱作为安家费吧,这事如果要怪起来的话,我们也有不可能推却的责任。”  老七似乎不大相信,看着我们说:“真的?”  我让他宽心的说:“是的,我们说到做到,您老放心,这十万块钱,我们一分不少。”  老七感激的说:“那可真要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好人,我先替老王的母亲谢谢你们了!”  蔡琳说:“这是我们应该的。对了,老先生,河边刚才我们看过了,这河的下游太湍急了,而且水中林立着不少大石头,从河路是走不出去了,看来我们得翻这座山了。凤凰村是在东边吧,我们朝东边翻如何?”  老七惊讶的说:“怎么?你们还要去凤凰村?现在我赶的那些尸体都没有了,你们怎么进去啊?”  蔡琳说:“去是一定要去的,都到在这个份上了,怎能半途而废呢,混进凤凰村的办法,我们另外在想,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赶紧从这里走出去。”  老七点头说:“也是,关键是先走出这里,不然什么都是白搭。姑娘你刚才说水路不能走?是吗?我去看看,随便洗把脸。”  我和蔡琳跟着他又走到河边。老七洗了一把脸,在河边看了看,说:“看来真的不行,这下有点难办了。”  我说:“无所谓啊,我们翻山出去就成了啊!”  老七解释说:“这山可不好翻呀,刚才仔细瞧过,传说没有错,这山上真有妖气,山里头有脏东西,要是翻山的话,恐怕有危险!”  我和蔡琳听他这样一说,不由惊奇的朝山上看了看,山上树木葱绿,山花烂漫,偶尔还有一两声鸟叫,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呀,但看老七的那样又不像危言耸听的样子。我心一动说:“这山该不会是那座‘鬼山’吧。”  老七微微有点惊讶的看着我说:“原来你也知道我们这里的‘鬼山’传说?没错,这山就是那座‘鬼山’!”  蔡琳不解问:“怎么回事?这山怎么了?”  我解释说:“这座山夹带在苗寨镇和谷子林之间,以前没有马路,如果想超近路,就必须得翻这座山,可是每当行人经此座山时,都是险象环生,意外连连,能够平安通过生还者,少之又少,丧生于此山中的人,不计其数,所这里的人叫它为‘鬼山’,据说是山上住有吃人的妖怪。”  老七补充说:“是这样的,以前我们去谷子林到是一般都是绕几个弯,多翻几座山过去的,直到去年的时候,在鬼山脚下开了条公里,这才解决了多走冤枉路的这个问题。”  蔡琳说:“哦,原来如此,可眼下看来不翻也是不行的,没其他路可走了。我们小心一点吧,见机行事。”  老七扭头看了看鬼山又看了看湍流,无可奈何的说:“只好如此了。可惜,我那个背箱在漩涡那里就掉进河里了,不然任它什么鬼怪来了也不用怕。”  我有意缓冲一下气氛说:“也用不着那么悲观,或许咱们走运,那什么怪最近失眠,我们翻山的时候,它正在呼呼大睡呢。对不对,凡事要往好处想嘛,你看我们昨天那么惊险都一点事的没有,这说明我们命不该绝啊,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咱们在这鬼山上还能捞点什么好处呢。”  老七咧嘴一笑说:“王先生心态就是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到如此,别无选择,得,翻山就翻山吧。你们说要去凤凰村,好吧,反正始终都要翻山,从哪边翻也得翻,那就从东边翻吧,大家一起走,也有个伴,遇上个什么事,也有个照应。你们对老王都那么仗义了,我这个老家伙也不能让你们失望。走,早点上路,天黑了就不妙了。”说完,他带头朝鬼山走去。  我和蔡琳自然也紧跟上去。  老七路过我们昨晚睡过的地方,突然自言自语说:“这东西带上或许有用。”我本以为他是要去捡那两件黑衣袍子,没想到他弯腰下去,却是从地上捧了几把灰装进了口袋。  我和蔡琳对视了一眼,均不知道他要灰有何用,两人心下虽然好奇,但是谁也没作声。  老七走在前面,蔡琳次之,我最后,我们三人朝着太阳出来的方向,慢慢地往鬼山上爬去。上一页《王子安探险系列》下一页  书坊首页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