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国内作家港台海外外国文学青春校园都市生活历史军事古代文学短篇诺贝尔韩流影视商战吸血鬼书评书讯网络原创穿越言情玄幻奇幻科幻恐怖灵异仙侠修真武侠推理官场小说传记纪实鬼故事盗墓小说游戏小说职场专题作家—-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 —- 外国作家 —- 校园作家 —- 言情作家(网络) —- 武侠作家 —- 网络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恐怖灵异作家 —- 韩国作家 —- 位置:首页短篇作品文章内容王凝之――最幸福的糊涂贵公子来源: 作者:步非烟 发布时间:2008-05-10→步非烟作品集  红颜薄命,才子不遇,古往今来荡人心魄的故事,大抵也就是这几个字。何况文章憎命达,位高人皆妒,美丽的传说或许有很多,但真正讲的上是幸福,却没有几个。看现在的选秀节目,评委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上天是公平的,意思就是说长的好的歌唱的一般不咋地,唱功非常棒的那张脸又有些抱歉。人生不如意者十常八九,讲到幸福,或许一个也没有。  不信?那我们就来试着举几个幸福的例子。  说到幸福,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我想的是苏轼。才满天下,无人不钦服,生自名门,风流冠一时,难道还不幸福么?作为一个文人,苏轼是幸福的,但他仕途坎坷,屡遭贬斥。王安石变法的时候,他反对,司马光废除新法的时候,他又反对。起码他自己对这种遭遇耿耿于怀,宋之代若不是文官政治,对文人特别慈悲,他只怕早就被杀了七八遍了。  那不妨再说个仕途一帆风顺的,也是宋代的,大宰相寇准。功高盖世,力主订立澶渊之盟的寇准,只怕是所有想做官的文人之楷模,终寇准一生,高官厚禄,穷奢极欲,便是他的写照。那么,寇准是幸福的么?我看也未必。寇准功虽高,也有很多人颇有微辞,司马光在《训俭示康》中就大不以为然。何况寇准多置歌姬,只怕一辈子也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对现代的幸福观来讲,是个很大的缺憾。  我曾以为,再也不会找到一位幸福的楷模。在史书中轰轰烈烈的是悲剧的英雄,我们在哭泣中承载生命的荣光。  但,偶然的青史碎简中,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人,他让我恍然看到了幸福的最佳诠释!读完他极为稀缺的几篇记载,我不禁感叹,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完美的幸福!  那且闭上眼睛,想一想,什么是幸福。  庸俗一点,有很好的家世,花不完的钱,高贵的名声,一生荣华富贵,美妻相伴。此时忽然想到了《笑林广记》中的笑话:某人问:老了因为儿子被封为封君跟年少沾父亲的光做贵公子哪个更快活?旁人答道:封君虽然乐,但老了也没什么好享受的,还是贵公子更快活些。某人听了,急忙快步跑走,旁人问他去干什么,他回答道:赶紧买书去,好让老爹读书高中,使我能做贵公子啊!  看来庸俗一点的幸福,不过是生来富贵缠身,一生不用操心。又想起了一个笑话:某人一生行善,死了见到阎王,阎王很恭敬地说:因为你是个大善人,所以来生可以托生到富贵人家中去,钱多得一辈子都花不完,那人说:我不愿当富人,只愿无灾难是非,烧清香,饮苦茶,一辈子安闲度日就可以了。阎王说:要钱可再给你几万,这样的清福,要有的话,还不如我自己去享呢!  高雅一点,幸福,首先要有爱情,伉俪情谐。其次要有身后之名,虽身死而名传天下,才是幸福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这样的幸福么?每个人都会摇摇头,那岂非是神仙了?  答案就是王凝之,晋朝的王凝之。  王凝之何许人?且看《世说新语》中的一条记载。  “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既还谢家,意大不说。太傅慰释曰:「王郎,逸少之子,人才亦不恶,汝何以恨乃尔?」答曰:「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  谢夫人是何许人?她便是大名鼎鼎的谢道韫。  太傅为谁?便是有晋一朝名声最为响亮的谢安。  封、胡、遏、末是哪些人?但只一个“遏”,便名震青史,便是淝水之战的统帅谢玄!  这里面还有个响亮的名字。逸少。如果晋代只留下两个名字,我想除了谢安之外,便只会有一个人了:王羲之。  有人说,中国没有贵族。这句话说的是现代的中国。循之古代,中国贵族之渊源,那可比欧洲古老多了。历史上最有名的两个贵族,便是晋朝的“王谢”二家。就是现在,从历史的记载中,仍能想见统领文坛仕途如许多年的两族是多么的荣光。  先不说谢家,单说王家。晋朝两大宰相,王导谢安,王羲之是王导的侄子,而王凝之是王羲之的次子。天下公子之贵,只怕无过于此的吧?王凝之若是活在现在,只怕某些自称周公子易小姐之人,都会甘拜下风,噤若寒蝉,再也不吹嘘什么表啊马的了。那是史书所不能磨灭的光荣,禁锁在千秋的书简中。那是历史的尘埃中最鼎盛的高贵,却又清骏如神,不以富贵气逼人。  若仅此一点,王凝之并不能称得上幸福,但他娶的,却是号称才女之最的谢道韫。“可堪停机德,甚慕咏絮才。”这咏絮才一句,便是说的谢道韫。“未若柳絮因风起”,诉出了多少风流蕴藉?叹杀了多少才子佳人?但与她举案齐眉的,却是王凝之。  于是这个王凝之,便成了天下最幸福的人,出生于最有名的世家,有个最有名的老爹,还娶了个最有名的老婆,恰好,还生长在最有名的那个风流时代。  而《世说新语》这部著名的志人之书,也由此有了他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他身后之名,到今天依然闪烁着。他若不幸福,还有谁是幸福的?  有人会说,这篇选自《世说新语·言语篇》的记载,说的是王凝之的坏话,是说谢道韫很瞧不上王凝之,在谢安面前说他的坏话呢!  不错,“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是说想不到天地之间,还有王凝之这样差劲的人,的确是 “大薄凝之”,但细读这八个字,所蕴含的究竟是厌恶之情,还是小儿女那娇嗔之意味?谢道韫是恨不得杀了王凝之呢,还是仅仅只是若有憾焉?我想是后者而非前者。天壤之中,乃有王郎,有着诉不尽的娇媚缠绵之意,跟厌恶扯不上任何关系。  王凝之并非一个才华高妙的人,也不是个魏晋风流的代表者。就算跟他的弟兄相比,也只能算是平庸者,考其一生,更是迂腐无比。黄长睿云:“王氏凝、操、徽、涣之四子书,与子敬(献之)书具传,皆得家范而体各不同。凝之得其韵,操之得其体,徽之得其势,涣之得其貌,献之得其源。”还记载王凝之善“草隶”。  他的诗文,说不上佳,在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中,更是毫无出色。譬如其兰亭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