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71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眼前这个穆弦,跟记忆中有些不同。    以前的他,如果生气,如果动怒,会‘露’出冰冷渗人的淡笑,会扣着我狠狠亲‘吻’肆虐,强势又倨傲,隐忍,却又难掩锋芒。    而不是像现在,这么安静,安静得像一汪死水。    “现在是什么?”他的脸‘色’有点苍白,低沉的声音也透着干涩。    “什么是什么?”我茫然而悲切的望着他。    他垂下眼眸,漆黑的睫‘毛’遮住澄澈的眼睛:“现在的一切是什么?是我的又一个梦境?还是时光族的另一个计划?”    我原本满心的委屈话要说,听到他的话,却心疼得无以复加。    “不!不是梦!也不是时光族的计划!”我再也忍耐不住,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他的身体明显一僵,没有动。    我哽咽着把脸埋进他怀里:“穆弦,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我是从三千万年后来的时光族,可之前我并不知道,不然我一定会告诉你。直到斯坦新生计划≤√79,m.那天,你的‘精’神力触发了我的记忆。历史上、历史上你会因为能量超载死去。你死的时候,‘精’神力会爆发,触发其他‘精’神力者的潜能,宇宙进入超能时代,斯坦星在一百年后,还是会坠入黑暗。可是宇宙的质量也会减少,星系坍塌黑‘洞’增加,三千万年后,宇宙走向了灭亡。    我来到你身边,原本是想提前杀了你。可是我根本舍不得,我只是想救你,哪怕我阻止不了超能时代来临,我也要你活着!可是我失败了。现在的一切,是我们利用黑‘洞’能量,推动了整个宇宙的时光倒流。穆弦,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为了让你复活,我、我……”    这番说辞,我早在心里想了千万遍,可说到最后,还是泣不成声。我断断续续又说了一些事,我想说得够清楚了,擦干眼泪,期翼的抬头。    他低头看着我,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覆上了层‘蒙’‘蒙’的薄雾,看不清晰。    腰间一紧,他终于再次抱住了我,无声抱住,缓缓收紧。    我心头如同放下一块巨石,所有委屈也烟消云散,脸深深埋进他怀里,长长的吐了口气。而他沉默的抱着我,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机库‘门’外响起士兵响亮的声音:“指挥官,里面情况如何了?”    穆弦松开我:“你先回去。”我有点舍不得,而且他还没告诉我,他为什么会有记忆。可他已经扬声道:“进来。”    士兵们持枪冲了进来,朝地上昏‘迷’的易浦城包抄。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穆弦负手站在一堆士兵中,侧脸微垂,白皙又俊美,神‘色’却冷峻而沉肃。    我的心忽然就沉了一下。    不,不对。    他的反应太平静了。    误会虽然已经澄清,他也抱住我安抚。可他……还是太平静了。    那他到底……相不相信我的话?    这个认知陡然让我整颗心都开始冒寒气。    可是穆弦怎么会不信我呢?曾经哪怕他的帝国他的父亲怀疑我,他都选择站在我这边。那天的事,我解释得够清楚啊!    不,这不像他。    他变了。    不对,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还不知道。这件事一定跟他为什么拥有记忆有关。    狭长的走道里,官兵迎面而来,看到我纷纷低头避开。我目光茫然的掠过窗外的太空,银白‘色’的星云漂亮晕染,星光璀璨如梦。我望着望着,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他刚刚问我的一句话。    “现在的一切是什么?是我的又一个梦境?”    他说“又一个梦境?”我的脑中仿佛有一道白光闪过――难道他做过类似的梦?    在……死之后?    ***    我回到了房间,莫普很沉默,莫林很纠结。我只好说:“穆弦会跟你们解释一切。”结果到了晚上的时候,穆弦没回来,反而派人来叫我去审讯室。    偌大的审讯室里,顶灯、侧灯全部打开,亮晃晃的刺眼。易浦城就大摇大摆坐在正中的椅子上,居然换了身干净衣服,脸上的伤也褪得一干二净。灯光照得他的脸格外英朗,看起来倒像个明星似的。看着我走进,那墨黑的长眼睛还弯了弯,颇有点玩味。    穆弦孤身一人坐在长桌后,看到我,眼神似乎有片刻迟滞,随即恢复清冷。    “过来。”他沉声说。    我走到他身旁坐下,心头没来由一酸。    过来。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曾经我还‘挺’不满,老觉得他大男子主义。    可是没有他的时候,我肖想有人对我说这两个字,想了多少回?    “你真是时光族?”易浦城的声音骤然响起,我抬头望去,他微眯着眼。    我点点头。    “再给我看看你的‘精’神力光芒。”他姿态慵懒的往椅子上一靠,“诺尔殿下,卖身这种事,自然要慎之又慎,没问题吧?”    穆弦神‘色’淡淡的,似乎默认。    我有些吃惊――“卖身”?怎么上午穆弦还把易浦城打得死去活来,下午两个人坐在这里,不像是审讯,更像是……谈判?    也许是我沉默太久,易浦城有点不耐烦了:“就先来个小的冲击‘波’。”    他的语气还是这么大爷,还是这么欠揍。    我一抬手,一个小小的白‘色’水纹直‘射’他的咽喉。他脸‘色’大变,身子猛的向后一翻,“哐当”一声,连人带椅摔在地上。这点控制能力我当然是有的,白光本来就不会伤到他。手一收,白光消失了。    “还要看吗?”我问。    他一愣,从地上爬起来,把椅子一拉,气定神闲的坐下,斜睥我一眼:“老子吃饱了撑着啊。”    我忍不住笑了,下意识转头,却见穆弦看着易浦城,嘴角也浅浅弯起,灯光打在他脸上,流动着‘玉’一样的光泽。    他也笑了啊。    这是我们重逢之后,他的第一个笑容。    为什么我觉得隐隐的难受?    “行。冲她的面子,那些小行星,还有船队,我可以说服雇佣军总部,都租借给你。”易浦城慢吞吞的说,“但我要知道,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心头一震――小行星、船队?难道穆弦已经在打那个主意了?所以对他最讨厌的易浦城,都能不计前嫌的合作?    果然,他看着易浦城,淡淡答道:“我打算再建一个帝国。”    灯光炽亮,我和易浦城都安静下来,没有说话。穆弦转头看着我:“你先回去。”    我没动:“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垂下眼眸:“我尽量。”    我心头一堵,但他已经开始与易浦城说起了细节,同时也有军官们走了进来。我一个人走出‘门’口,走在狭长的通道里。    说不出的怅然难过。    结果直到半夜,全舰官兵都已经休息,他还是没回来。    我裹着他的军装外套,走出舱‘门’。警卫很为难,我说:“我去找指挥官,你们想跟可以跟着。”    很明显,他们是穆弦留下监视我的。    结果他们真的跟着,一直到了穆弦的工作舱‘门’外。‘门’从里面锁着,我手上暗用‘精’神力,直接断了锁,推‘门’走进去,“砰”一声关上。    一抬头,我怔住。    他的工作舱跟他的人一样,暗‘色’、简单、冷硬。舱中无人,但顶灯、夜灯、台灯,全都打开,亮如白昼。浴室的‘门’关着,里面也是灯光通透,淅沥的水声传来,沙发扶手上搭着衬衣和军装――看来他正在洗澡。    我忽然觉察出哪里不对劲了。    灯光。    以前穆弦并不喜欢太亮,更偏爱暗柔的光线,半兽体质让他在黑暗里也能视物清晰,可重生之后,他不管到哪里,我的休息舱、审讯室,还有这里,所有的灯都被他打开。    为什么?    我在沙发坐下,尽管灯光炽亮,他的房间却透着股说不出的清冷。    “噔”一声轻响,浴室的‘门’开了。他单手拿着块‘毛’巾在擦头发,高大光~‘裸’的身躯像一尊大理石雕像。看到我,那白‘玉’般湿润的脸庞上,闪过怔然。    “你不相信我?”我轻声问,开‘门’见山。    他站着不动,也不出声,眸‘色’很深。    我的心顿时就像堵了块巨石,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如果你不信我,那就杀了我,我不会反抗。我现在这条命,本来就是为你而存在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他骤然出声打断我,声音很冷,漆黑的眼睛里暗‘潮’涌动。    “可你还是不相信我?”    他不出声。    我心头一凉,站起来走向他。他看起来是那么清秀、英俊,可又透着种说不出的疏离。    我不由得哽咽道:“我知道临死那一幕让你以为我背叛了你,可我没有!如果你再不信、再不信……我可以走,我现在就走!离开斯坦也离开你!那样我就肯定不能害你了!就算要跟你分开,我也要你相信我!”    这话一出口,我就感到心口好像被人狠狠扯了一下,湿热的泪水涌了出来――我干嘛要这么说?我根本无法想象跟他分开……    我整个人有点绷不住了,下意识转身‘欲’走,谁知腰间骤然一紧,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几乎是撞进他怀里。他的手臂紧得像铁箍,低沉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句的说:“华遥,我们怎么会分开?”    他也被“分开”两个字刺痛了吗?    我哽咽道:“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又沉默了,可手却将我抱得更紧。    我满心酸涩的说:“你知不知道,你死之后,我每天只能制造幻觉,每天过得昏天暗地?你知不知道,为了时光倒流,为了让你复活,我一个人在黑‘洞’里呆了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一个月,一年?也许有十年!我呆了很久!现在我一闭眼,还回想起黑‘洞’里的感觉,每一寸肌‘肉’都脱落,我看到自己的眼球爆裂,我……”    这些话我没对他说过,我怕他心疼。可今天我只想让他心疼。    话没说完,下巴就被捏住,他清冷的脸颊近在咫尺,眼睛里竟像是闪过深深的震惊和痛楚。还没等我分辨清楚,他的‘唇’已经狠狠的落了下来。    他的手劲大得厉害,我的双脚已经离地,被他整个扣在怀里,腰上生生的被勒痛。他的‘吻’更是灼烈凶狠,吸得我咬得我隐隐作痛。    可这痛而‘迷’离的‘吻’,仿佛掩埋了我所有的理智。我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缠上他的腰,‘激’烈的回‘吻’着他。他的眼神变得汹涌而昏暗,白皙的脸也绷得有点紧。    干涸太久的身躯重新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他的手指他的‘唇’舌,他的每一寸肌肤,仿佛都是燎原的火,让我敏感到战栗。    没有任何前~戏,甚至连拥抱和亲‘吻’都让我们迫不及待。他紧绷的灼硬,带着干涩,带着疼痛,带着某种‘阴’戾的凶残,一‘挺’而入,就开始了暴风骤雨般的伐挞。    他的手宛如铁钳,将我牢牢禁锢在身下。痛楚和愉悦同时煎熬着,让我有一种濒临崩溃的错‘乱’感。可我望着他清秀如画的容颜,望着他紧绷如同猎豹般的身躯,却只觉得神魂颠倒。    因为只有这样极致到近乎失控的感觉,才能舒缓深埋在我心中的痛。那一天,失去他的剜心之痛。    这一晚他要得很凶,并且始终用背后或者正面紧抱我的姿势在做。结束的时候,修长的手臂和双‘腿’与我抵死‘交’缠,毫无间隙的将我紧裹在怀里,我们就像紧紧依偎的两个孩子。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觉灯还是大亮着,‘床’边已经空了。我起身望去,就见他背对着我,赤~身~‘裸’~体坐在沙发上,头微垂着。    灯光打在他背上,勾勒出令人心神震颤的线条。宽阔的肩、结实的背,窄瘦的腰,修长的‘腿’,看起来宛如神邸静坐,却透着孤寂和落寞。    我的心头阵阵发软,虽然他有些改变,但是他还是回到我身边了。    他似乎察觉到动静,没有回头,缓缓的说:“华遥,我在毓里。”    我一怔,看着他半边清秀沉静的侧脸。他继续说:“我的‘精’神力,一直困在毓里。意识非常模糊,周围只有黑暗。”    我这才听明白,心头巨震。    毓?他在毓里?    是了,那天他的躯体汽化,但是当时斯坦新生强劲的能量柱,始终源源不断。所以他的能量,也被压进入了‘玉’山里?    我恍然大悟――所以他会有记忆的原因,所以我们的倒流出现偏差。因为当时在黑‘洞’里,根本就有我和他,两个能量体。    这是上天注定,不让我们分开吗?    我冲过去,紧紧抱住他。他立刻将我抱起来,放在大‘腿’上,头深深埋进我的肩窝,我们紧贴在一起。    缓了一阵,可那强烈的心疼的感觉还是在心口泛滥着。    我涩涩的说:“我们分开了这么久,你竟然一直困在毓里……”我的声音猛然刹住。    我们分开了这么久。是……多久?    对我而言,一瞬间就穿越回未来,然后踟蹰了整整一年,我失去了他一年。    可是……可是对他而言,分开了多久?    我呆呆的抬头看着他,灯光下清秀如‘玉’的容颜,他看着我,清冷的眸中已经有了我熟悉的温和、痴‘迷’。他的‘吻’开始细细密密落在我脸上,仿佛曾经的那个穆弦,正一点点回来。    可我只觉得大脑阵阵‘抽’痛,心脏的地方更是疼得喘不过气来。    因为对他而言,我们分开了三千万年。我的爱人,在黑暗中孤独度过了三千万年。    我瞬间哽咽,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斯坦星的坠落,黑暗中的沉沦,宇宙已经沧海桑田。他却一直不为人知的困在毓里,以为我已经背叛。    所以他才问:这是不是他的又一个梦境。所以他到哪里都开灯,白亮的灯,是不是因为在黑暗中游离了太久,已经开始惧怕黑暗?    所以,他才会那么疏离的、戒备的看着我?是不是经过千万年,在他心中,我也变得遥远而模糊?    可在我流泪后,在我不舍后,他立刻卸下心防,将我抱紧。他在‘床’上他是那么凶狠,那么沉默,像一匹野狼要将我拆骨入腹,可又像个孩子一样与我紧紧‘交’缠而眠……    我的泪如滂沱雨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穆弦,穆弦……我们再也不分开,再也不分开了……”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