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54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天空澄澈,阳光下的草地,像嫩绿的丝绒,一直铺向远方。我坐在褐‘色’长椅上,周围是优美的白‘色’宫廷建筑,错落矗立在草地碧水之间。    今天是我醒来的第二天,穆弦还在沉睡中,我们在帝都的皇家医院里。因为在‘床’上躺了太久,按照医嘱,我得充分活动、晒晒太阳。    莫林盘‘腿’坐在我面前的草地上。不过他的全身被防护服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扁扁的脸。据说是因为恒星黑子活动依然频繁,对机器人干扰较大。他怕被晒伤老化,所以全副武装着。    “小姐,有件事需要你的授权。”莫林小声说,“我想把指挥官苏醒过程的电视直播权,卖给帝都独立电视台。”    我很意外:“为什么?”让全世界看到他醒来,穆弦肯定不喜欢这种事。    “因为经济压力。”莫林无奈的说,“这次造空间,‘花’费了200亿帝国币,财政部只给报销60%。而一个转播权能卖10亿。”    我吃了一惊。要知道○●79,m.穆弦的全部家当也就100亿,这么算下来,我们可是所剩无几。    “好,我同意。”我当然没有任何犹豫,“穆弦醒了,我会跟他说。”    莫林顿时喜笑颜开:“谢谢你小姐!”又顿了顿,有些愤愤的压低声音说:“听说易浦城连续接受采访,已经赚了10多亿了!这只臭狐狸!”    我一怔。    据说我醒来后两个小时,易浦城也在另一间病房苏醒。不过他立刻被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押往帝都高级监狱。    莫林说,虽然我跟易浦城的‘精’神力微乎其微,但还是会对空间产生难以预知的作用。安全起见,当初才要求我们三个一起活着离开。    不过,易浦城现在活得可比我预想的滋润得多。今天在电视里,我就看到他穿着黑‘色’囚服,坐在帝都监狱的重犯室,一手咖啡,一手香烟,噙着笑容,对镜头侃侃而谈。    “我跟他们在虚拟空间里合作很愉快,一起度过了很多难关。”    “是的,我救过诺尔的命,遥遥……对不起,是王妃殿下,她也把我当成亲生兄长一样敬爱。”    “我认为现在帝国将我囚禁,是很合理的行为――毕竟我们曾经有过间隙和误会。不过,重要的是将来。”    ……    他之所以这么受媒体追捧,是因为我们的事,已经在斯坦帝国,甚至整个银河联盟,都造成了轰动。无论哪个电台、频道,都在追踪报道我们的消息。    大家如此关注,只因为历史上,还从未有人用‘精’神力造出如此强大的空间。一些舆论甚至还评论,穆弦是“伟大的新能量时代”到来的标志。    现在穆弦还处于晕‘迷’中,我当然也不会公开接受访问,易浦城成了唯一的发言人。不过我没想到,他身在囚笼自身难保,居然还不放过任何敛财的机会……    “易浦城现在怎么样?”我问莫林。    莫林哼了一声说:“听说臭名昭著的银河系雇佣军总指挥部,已经送来了书面的和平协议。今天上午,易浦城会跟帝**方进行紧急会晤――这个人真是厚脸皮。”    我并没有太意外。    易浦城多狡猾的人,穆弦要是醒了,他能不能走,可就不好说了。    ***    结果次日一早,就传来易浦城代表其麾下十万雇佣兵,与帝国签订和平协议的消息。看着电视镜头里,易浦城一身崭新军装,跟个英雄似的朝民众挥手、朝镜头飞‘吻’,我只觉得……无语。    莫林更是忿忿,据他得来的“可靠的小道消息”,易浦城能打动帝**方,最主要的原因,并非他提出的和平条件有多好,而是因为他“无意间提及”,所掌握的“**机械改造技术”,是某位时光之族的后人传授给他的,他自认为是时光之族的奴仆。    对于这个神秘的、近乎无所不能的种族,整个银河系都抱着复杂的态度。所以在他表明这一层身份后,帝**方沉默了、妥协了。    用过早饭,莫林就离开了。我一个人坐在摆满仪器的超大病房里,望着穆弦的睡颜。    想起我在空间里对他说过“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我的心就阵阵悸动;再想起我生平第一次主动在‘床’上引导他,我的脸甚至微微发烫。    等他醒了,想起这些事,想起我们对彼此说过的那些话,会很愉悦吧。    然后他会不会又用那双锐利的、沉黑的眼睛盯着我?    会不会对我更加炽热和……沉‘迷’?    我牵着他的手想来想去,居然想得心跳加速脸颊滚烫。心里甜丝丝的‘吻’了他一阵,才下楼去散步。    穆弦的病房外,还有好几个附属房间。医学专家、‘精’神力专家随时候命;还有一个房间里,坐着媒体记者。    我一出房间,就看到莫普站在走道里,微笑着跟高挑纤细的‘女’机器人记者在‘交’谈。看到我,他大步迎上来:“我送你下楼。”    正是傍晚时分,晚霞将绿草照得闪闪发亮。我跟莫普在草地坐下,他沉静的说:“别坐太久,指挥官随时会醒来。”我点点头,也被他说得有些紧张起来。    “易浦城已经被释放了。”莫普说,脸‘色’不太好看。    我点点头:“电视看到了。”    “真可惜没能杀了他。”莫普淡淡的说,“和平的代价是放虎归山。”    听他提到易浦城,我脑子里首先想起的,却是我们逃亡那晚,他拧着浓眉光着膀子,拼命划桨的模样,又英俊又狰狞。    我笑道:“其实易浦城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就是太唯利是图,也没有道德观。”    莫普疑‘惑’的问:“没有道德观,你还说他有意思?”    莫普生‘性’严谨正直,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他概括易浦城这个人,想了想说:“他是个枭雄……亡命之徒?”我摇摇头笑了:“总之对他还是敬而远之好了。”    莫普站在我背后,并没有马上说话。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他说:“对了,今早释放易浦城时,他说有句话带给你。”    易浦城带话给我?我转头看着他,惊呆了。    “以银河系雇佣军团的名义起誓,如果有一天你跟诺尔离婚,易浦城不介意给你一个更盛大的婚礼。”    低沉的嗓音、含笑的语气。    暗灰‘色’军装、窄瘦的机器身躯上,缓缓抬起的墨黑双眼,淡红薄‘唇’,还有英俊又邪气的脸庞。不是易浦城是谁?    此刻他正眯着眼盯着我,似笑非笑,不怀好意。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我有点害怕起来,往后退了两步。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脚步声也纷沓而来:“小姐!”    “是易浦城!抓住他!”    十多个身影从各个方向围了过来,正是莫林莫普他们。    我看到这架势,也不慌了。可易浦城比我更镇定,居然摘下军帽,朝我缓缓鞠了个躬,慢条斯理、清楚洪亮的说:“有一点你说错了,对待‘女’人我特别有道德。记住,打算二婚的话,第一个考虑我。”话音刚落,他拔‘腿’就跑!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跟个鬼影似的,“蹭蹭蹭”不知怎么就跑出了莫普他们的包围圈,跑到前方白‘色’建筑背后,不见了身影。    警铃大作,无数荷枪实弹的士兵包抄过去,枪声四起。过了一会儿,却看到一架黑‘色’骷髅头战机――雇佣兵战机,倏地从建筑后头冒出来,宛如钢铁苍鹰一飞冲天,璀璨的银光一闪而逝,天空中已经空空‘荡’‘荡’――它跳跃逃走了。    医院在短暂的‘混’‘乱’后,迅速恢复了宁静和秩序。我被莫林跟十多个机器人卫兵护卫着,往身后的建筑走去。走了几步,我忍不住看向已然寂静的天空,易浦城这个人还真是……    忽然间,我感觉到身子一轻,低头一看,双脚离地了。空气中像是有股无形的柔和力量,托着我往上升去。周围的士兵看到我忽然飘离他们头顶,全惊呆了,莫林一下子扑上来,抓住我的双脚:“小姐、小姐!”    “一定是易浦城的诡计!”有人喊道,“戒严、戒严!”    “不,没事!”我连忙阻止他们,“不是易浦城,是……”    这熟悉的感觉……    我抬头望向身后白‘色’小楼上,那扇‘洞’开的窗户,嫩黄‘色’窗帘正随着晚风轻轻飘动。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那是穆弦的力量。    莫林一愣,马上明白过来松开我,哈哈哈大笑着朝小楼冲去:“一定是指挥官醒了!”他这么一喊,不远处的莫普撒‘腿’也往小楼跑去。其他士兵们一阵欢呼,都涌向了小楼楼下,朝上张望,医院的铃声再次大作。    这时我已经缓缓飘到了窗前,晚霞在屋顶后绚烂掩映,深黄‘色’的阳光温柔的洒满窗棂,屋子里格外明亮宁静。    我的心跳得极快,脸颊也烫得厉害。好想见到他,好想马上抱着他,告诉他我有多想他。    病房更像一个宽阔的大厅,他就睡在正中间,被许多高大的仪器包围着,看不到身躯。我飘进了窗户,以为他会放我下地走过去,谁知身体还是被控制着,绕过家具继续往他飘去。    我忍不住想笑。    终于,绕过了那排金属仪器,我到了他的病‘床’前,这一看,我愣住了。    没醒。    笔直平稳的睡姿,白皙的脸颊,安详的眉眼。他的呼吸均匀而悠长,明显还在沉睡。    这是怎么回事?    “穆弦?”我轻轻喊他。    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环绕着我的力量忽然加重,我原本是直直的站着飘,立刻被转了90度,脸朝下、身体变成了横着。然后轻轻的、轻轻的往下沉去……    正面,落在了他怀里。    他的容颜依然沉静而安详,心跳平稳有力。    我怔怔的看着他。    这是他睡梦中的‘精’神力吗?想要……抱着我?    整个‘胸’腔仿佛都变得软软的,甜甜的。我只觉得自己的笑容完全止不住,把头埋在他怀里,闻着他的气息,好舒服。    “哗啦”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小、小姐……”    “指挥官醒了吗?”    好几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知道一定是闻讯而来的医生,还有莫林他们,连忙答道:“还没醒。”想到自己这个姿势趴在穆弦怀里,被这么多人看到,脸上更热了,连忙想要起身……    动不了。    完全动不了。被他又用‘精’神力捆住了。双‘腿’跟他重叠着,手只能放在他‘胸’口,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着。    “穆弦你放开我!”我连忙小声在他耳边说,“好多人来了。”    没反应。    我尴尬极了,可莫林莫普,还有一堆医生,已经走到了病‘床’前。几个医生开始查看仪器数据,莫林捂着嘴,一边笑一边说:“咳咳……小姐,你先下来,这样压着指挥官,没法检查了。”    他的声音很响亮,立刻有人笑出了声。我又好气又好笑,压低声音跟他说:“莫林,我被他的‘精’神力锁住了,动不了。”    莫林一怔,身边的莫普已经咧开嘴笑了。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医生检查完设备数据,走到莫林面前:“‘精’神力活跃度正在加强,这是苏醒的前兆。我相信一个小时内,殿下就能清醒过来。”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全都低声欢呼、击掌庆祝。那老医生又看一眼我,小声问莫林:“王妃……不肯下来?”    我转头看向一边,只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    过了一会儿,估计是莫林跟大家解释清楚了,医生们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准备着。唯有我还重叠在穆弦身上,动弹不得。不过很快我就不尴尬了,反正都是些熟人,而且他醒来第一眼就会看到我,一定很高兴。    我索‘性’安安心心趴着,开始期待。    “‘精’神力数值已经恢复正常。”医生的声音沉静中带着‘激’动,“随时都会醒了。”    “记者可以进来了。”有人说,然后‘门’响了一声,又有人走了进来。    我原本紧张的期待着,闻言浑身一僵――记者?全球、全银河系直播?    “喀嚓!喀嚓!”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听到了闪光灯的声音,然后有个好听的‘女’声响起:“王妃这是……某种仪式?”    “不、不是!”我想要转头,可是脖子也动不了,连忙对旁边的莫林说:“去跟记者解释一下,让他们过来拍穆弦的脸,不要拍到我。”    莫林点点头,刚要迈步,忽然间我感觉到腰间一沉,被人箍住了。    我的呼吸猛的一滞,之前的尴尬羞窘瞬间抛到九霄云外。莫林也呆住了,低头看过来。    白皙净透的脸颊上,那双修长的眼睛,缓缓睁开。黑黢黢的眼眸宛如清冷的深潭,浅浅的光泽就像柔和的水‘波’,在其中无声浮动。    我的喉咙瞬间就堵住了,根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望着他。身后响起密集的“喀嚓喀嚓”声音,‘女’记者的声音也隐隐传来:“帝国的子民们、所有关心诺尔殿下的朋友们,刚刚我们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    我听得模模糊糊,只怔怔的看着他,心仿佛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他也静静的注视着我,漂亮的眼睛幽深的叫人心悸。片刻后,薄红的‘唇’角浅浅的勾起。那样柔和的笑容,就像映着‘波’光的水面,湛湛生辉。    “我很高兴……”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一醒来,就看到你呆在我怀里。”    我心头一甜,可又觉得他的措辞哪里有点怪。稍微一想,明白过来――他看起来真的很愉悦,而且他的语气……好像并不知道,是他睡着时用‘精’神力把我绑过来的。    所以……他以为是我主动趴在他怀里等他苏醒?    我忍不住笑了。    “指挥官……”莫林欣喜的说,“请让我们先为你检查身体数据。”    穆弦点点头,深深看我一眼,柔和的嗓音透着几分暗哑:“你先下‘床’。检查完我再抱你……好吗?”尾音带上了几分笑意。    我的脸已经热得可以烧开水了,可现在怎么解释?只好飞快的爬下‘床’退到一旁。周围的医生全在笑,旁边的记者对着我一顿狂拍,嘴里还在播音:“我们可以看到,来自地球的王妃、可爱的华遥小姐,她对诺尔殿下的爱,是多么炽烈而纯洁,让我们祝福他们……”    过了至少半个小时,闹哄哄的屋子才恢复宁静。医生们全走了,我把他们送到‘门’口,莫林还体贴的反手带上了屋‘门’。    我一转身,就看到穆弦已经坐了起来。他穿着宽大的白‘色’病号服,衬得俊脸愈发白皙干净。那双沉黑的眼睛,正紧盯着我。    我只停滞了一瞬间,就快步朝他走去。他的眼中缓缓的浮现笑意,看着我不说话。我走到了他面前,有很多话想说,可又觉得什么都不必再说。    就在这时,腰间一紧,已经被他抱了起来,也放在病‘床’上,跟他并肩坐着。肩膀一沉,被他搂进了怀里。    我心头一‘荡’,侧头看着他。可那沉黑的双眼实在太过锐利‘逼’人,就像要把我望穿。我脸上一烫,低头握住了他的手。他立刻反手将我的手捏在掌心。    环在肩头的手逐渐收紧,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不用抬头,都能感觉到他沉默的、灼热而慑人的眼神,始终牢牢锁定了我。    “一出院就补办婚礼。”他低声在我耳边说。    我心头一阵热热的甜蜜,点点头,转身将他抱紧。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