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49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淡淡的裂缝蓝光,从树叶间的空隙斑驳漏下,照得眼前男人的脸若隐若现。属于穆弦的清俊脸颊上,挂着玩味的笑意。墨黑的眼更是危险的眯起,哪有半点穆弦的温柔,只有‘阴’测测的怒意。    我只觉得全身僵硬得像被灌了铅,被他握住的手腕,就跟锁在铁钳里一样,动一下就疼入骨髓。    可我怎么能坐以待毙?提起拳头奋力朝他受伤的‘胸’口打去!    谁知拳头刚挥出去,就看到他嘴角一勾。我心头一惊,忽然腰被他抱住,身子已经不受控制前倾,跌进他怀里,那一拳毫无悬念的落空。    心惊胆战的被他紧扣在怀里,脸被迫贴着他的‘胸’膛,动弹不得。陌生的男‘性’气息将我包围,血腥味、烟草味、汗味、还有他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跟穆弦的怀抱完全不同,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而他低头看着我,沉黑的眼睛锐亮‘逼’人。    “再攻击我试试?”    我沉默着。    也许是觉⊥79,m.得已经威慑住我,他把我从怀里松开,但一只手依然扣在我腰上。五指张开、虎口卡住腰眼,仿佛只要我挣扎,他随时会把我的腰掐断。    我不敢动,谁知他忽然低头,手探向自己腰间,居然开始解腰带。    我悚然一惊,难道他想通过侮辱我,打击穆弦?    “你想干什么?”我颤声问。    他刚把腰带解开,还没‘抽’出来,拿在手里抬眸看我一眼,那目光叫我全身发冷。我立刻低吼道:“易浦城,是男人就跟男人‘交’手。难道你要通过欺负一个‘女’人战胜对手?那还算男人吗?”    他心高气傲,他自命不凡,我只能盼着‘激’将法也许有用。    他一怔,目光将我上下打量一番。我毫不畏惧的直视他。    谁知他忽然笑了,语气有点意味深长:“我算不算男人,你不是看到过吗?”    我一愣,迎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神,突然明白过来――他说的是假扮阿道普的时候,我跟莫林误打误撞看到了他的……    那一幕又蹦进脑子里,我只觉得脸皮有点发热发紧,下意识低头避开他的视线。他却再次捏住我的手腕,不紧不慢的说:“你来解,用我的腰带绑住双手――老子还没饥渴这种时候还想玩‘女’人。”    我猛的抬头看着他,他已经敛了笑盯着我,还是那副叫人害怕的表情。可我大大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    “磨蹭什么?真等着我‘奸’你?”他的眼微微眯起。    我连忙伸手揪住他的‘裤’头,把腰带往外‘抽’。    黑‘色’皮质腰带柔韧又结实,他伸手接过,把我的两只手腕一捏,缠绕起来。片刻后,我的双手被紧紧绑住,他打结很快也很复杂,我一看就觉得单凭自己,根本不可能解开。    绑好之后,我抬头一看,吓了一跳――他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样貌,正看着林外光亮处。    森林里还是‘阴’黑一片,他高大的身影就像一堵黑黢黢的墙。浮雕一样俊朗深黑的脸庞上,明亮的眼神就像两道雪光:“还等什么?带老子从这个空间出去!”    我被他拉着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反应过来,愣住。    他让我带他从空间出去?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他造的空间吗?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迟疑,他侧眸看我一眼:“怎么,不愿意?非‘逼’老子先‘奸’后杀?还是指望诺尔来救你?”他的嘴角浮现冷傲的笑意:“你的命在老子手上,他来了又怎样?围观咱们亲热?嗯?”    他的表情看起来还是那样‘阴’狠,但又似乎带着一丝焦躁,仿佛……仿佛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诡异空间。    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头忽然升起莫名的不安。那不安令我感到焦灼,立刻开口问:“易浦城,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个虚拟空间,不是你制造的吗?”    他几乎是怪异而惊讶的看我一眼,但随即又‘阴’戾的笑了:“装傻?看来你是真想惹我发火。”    我心头一震,只觉得心头的不安越来越扩大,喉咙也阵阵发干发紧。我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有些艰涩的重复问道:“空间……不是你造的吗?”    他看着我,表情也慢慢变得凝重,又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你真以为是我造的?”    我点点头:“我一直都这么以为。不然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机器人吗?”    “去你妈的!”他把我的手一拧,明显也有点火了,“老子是智能指挥型武装半机器人,又不是银河联盟的超大型电脑机组。老子要能造空间,还用打仗吗?直接他妈的造空间搞旅游赚钱了!”    我猛的一怔,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真的……不是他造的?    他看我一眼,嘴角浮现冷冷的笑意:“看来你是真没想到。这下有意思了――只有我们三个一起出事。不是我,肯定也不是你。你说,空间是谁造的?”    三个人,不是我,也不是你。你说,空间是谁造的?    易浦城的话就像一只重锤,怦然砸在我心头。我呆呆的看着他,只觉得难以置信。同时脑子里有一些模糊的念头和线索一闪而过,可又不能清晰的把握住。    沉默片刻,我抬头看着他,缓缓的说:“这不可能。他为什么要造这个空间?你那天也看到了,他的‘精’神力那么厉害,要对付你根本不需要搞这个空间。而且他怎么会愿意把我拉进来冒险?你也看到他怎么对我了。”    易浦城被我说得一怔,浓黑的眉微微蹙起,一时也没说话。    彼此静默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笑了,那笑容有点捉‘摸’不定:“既然这样,我们去找他。是他也好,不是他也好,老子都要破了这空间出去。”    ***    在裂缝光芒的照‘射’下,林中湿湿的雾气,呈现出很淡的暗白‘色’。前方一片林子里隐隐有有水声。易浦城正带着我往那里走。    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找到穆弦。但我反正已经落在他手里,由他来找穆弦,肯定要比我快。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只是,易浦城一开始还有点佝偻,慢慢走在我后头。过了一阵就走到我斜前方位置,身躯‘挺’直、步伐平稳――看来他的伤势恢复得很快。    这让我更加替穆弦担心。    周围很安静,易浦城也没说话。也许是太静了容易让人胡思‘乱’想。我回忆起刚才跟他的对话,心里又‘乱’起来。    虽然我否定了他的推测,可脑子里一些潜伏的疑‘惑’,却好像被他的话给点醒,始终萦绕心头挥之不去。这些疑‘惑’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度过,竟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我不由得再次回忆这个空间的各种异状:    世界会有多种颜‘色’,每天变幻;    24小时一昼夜;    突然冒出的独角兽和洪水;    整个世界一尘不染,干净得就像一个无菌世界……    等等,一个无菌世界?    谁在造虚拟空间的时候,如此看重这个方面?    我的脚步猛然停住,呆呆站在原地,只觉得心跳突突的加快,越来越恐惧,越来越紧张。所有线索仿佛电光火石般在我脑海里重新贯通,赫然呈现出清晰的面貌。    彻底“干净”的世界,是因为他有严重洁癖;    24小时一昼夜,正好跟我的故乡地球一样;    城堡里堆积如山的珠宝、衣衫、儿童玩具,以前购买这些东西时,他也同样大手笔随我挥霍……    不,不止,还有。    前一天世界还是白‘色’的,我对穆弦说:“不会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吧。”第二天就变成了赤‘色’世界,易浦城还打趣说被我说中了;    甚至再往前一天,世界还是灰‘色’的,我说过“水看起来很脏”,第二天世界就变成了看起来更干净的白‘色’……    我们需要食物,第二天就出现了一只落单的独角兽被我们分食……    我跟他第一次避开易浦城,在山脚亲热时,说过想念家里的大‘床’、食物,睡在山‘洞’腰痛,第二天我们就被洪水带到了漂亮的村落里,要什么有什么,然后就做了爱……    我之前以为是易浦城被穆弦打伤,天空才出现空间裂缝;可是转过头想来,穆弦当时也遭受了易浦城的连续重击。所以,那些裂缝,其实是因为他受伤才出现的吗?    可如果是他造的空间,为什么我们会被独角兽围攻,为什么我们差点死在洪水里,为什么刚刚他会被易浦城打得那么惨?    ……    我的额头已经冒出阵阵冷汗,手脚更是冰冷。    这个空间很可能真的是穆弦造的,用他强大的‘精’神力。    但他自己应该不知道,否则不会瞒着我。    也许是他的潜意识控制着这个世界,但又不能完全控制,所以会有失控的危险出现。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    “是他造了这个空间。但他并没有意识到,也控制不了这个空间。”易浦城的声音倏然响起。    我骇然大惊――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慌忙抬头,他正盯着我,眼神‘阴’冷而锐利:“你的脸‘色’很差,因为你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我近乎艰难的问。    他盯着我,目光锐利‘逼’人:“他的‘精’神力之前不是受伤不能用了吗?你们结婚那天,他强行爆发出那么强的‘精’神力,完全超过了人体极限。那样的话,承载‘精’神力的脑部一定会受重伤吧?所以失控的‘精’神力,造出这个‘混’‘乱’的空间?”    我怔怔看着他,喉咙里就像堵了块石头,难受极了。    我知道他说得对,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莫林的确说过,穆弦半年内如果强行大规模使用‘精’神力,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甚至可能会死。    所以现在,穆弦的‘精’神力失控了?    “我猜对了。”易浦城盯着我。毫无疑问,刚刚我的表情已经落入他眼里。所以他变得更加笃定。    然后,他冷漠的、讥讽的、一字一句的说:“穆弦已经疯了。”    我心头狠狠一疼,怒视着他:“他没有疯。他只是不知道。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正常!”    易浦城冷冷望着我:“这几天陪着你的人,是他的意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也是他的意识。你说他疯没疯?”    我心头重重一震,一阵酸涩的热流冲进眼睛里。    想到穆弦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想到他一心一意要带我出去,想到他失忆了依然说,我让他无法抗拒……我的‘胸’口就阵阵发疼。眼泪没有任何缓冲就掉了下来,掉得很厉害。    “别哭了。”易浦城冷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听到他的声音,忽然间心生忿恨――如果不是他,我们会落到这个境地吗?    我抬头看着他,声音哽咽得厉害,冲口而出说:“你为什么要在我们婚礼攻击?明明是你侵略荒芜之地在先,是你打不过他。我们也死了那么多人,你还来报仇,你还要杀他,现在我们都掉进来……”    话还没说完,手腕狠狠一疼,已经被他擒住。我咬着嘴‘唇’不说话,可他那双眼睛‘阴’霾里透着狠厉,叫我陡然心惊胆战,眼泪也不由得止住了。    谁知过了几秒种,他却一把松开我,神‘色’平静下来。    然后,他用低沉得有些冷酷的声音,叫我的心彻底坠向无敌深渊。    “华遥,只有杀了他,我们才能出去。”    ***    我心‘乱’如麻的跟着易浦城往前走,脑海里全是穆弦清冷俊美的容颜、修长结实的臂膀。我要怎么跟他说事实的真相?又要怎么从易浦城手里逃脱?    想到这里,我看向易浦城。他停下了脚步,正蹲在林间一弯小溪旁,捧起水在喝。细细的溪流泛着暗暗的‘波’光,衬得他的脸‘阴’暗而俊朗。    “你不喝水?”他忽然抬头看着我。    出来了一整天,我早感觉喉咙干得厉害,刚才又哭了一阵。我没答话,走到溪水边蹲下,伸手取水。可两只手掌是被他合掌捆起来的,捆得很紧,指缝只能张开一点,试了几次,根本掬不到水。我又在溪边跪下,低头想埋到溪中喝,可水位太低,我伸长了脖子也够不到。再往前,就要跪到水里了。    忽然旁边伸出一只大手,盈盈水‘波’在他的掌心轻轻晃动,指缝间还不断有水滴落在我的裙子上。我微微一怔,易浦城不知何时蹲在我面前,浓黑的眉眼,静静的望着我。    实在太渴了,我也没理由跟自己过不去,低下头,就着他的掌沿,轻轻啜水。只是嘴‘唇’挨着他温热柔软的手掌,传来细细的痒痒的触感,有点怪异。    眼看快喝完了,忽然他的手掌一收,剩下的水全洒在我裙子上。而后我下巴一紧,被迫抬起,竟然是他用湿漉漉的手指,捏住了我的脸。    他的眼沉黑又‘阴’冷,没有半点笑意。    “很痒,知不知道?”    那低沉的嗓音、锐利的眼神,令我心头生生一抖。然后他就这么直直盯着我,脸缓缓靠过来,温热的气息似有似无喷在我脸上……    难道……总不可能……    他想要‘吻’我?    绝对不行!    我下意识侧头一避!    “华遥。”一道清冷、柔和、熟悉的声音,骤然划破夜‘色’的冷寂。    我浑身一僵,面前的易浦城已经松开我,面‘色’冰冷的站了起来,双眼看着我背后。    我几乎是立刻起身,转头看过去。    暗柔的蓝‘色’裂缝光芒下,幽黑的树林中,一个高大清瘦的身影,缓缓朝我们走来。    “穆弦!”强烈的喜悦涌上心头,我看着他逐渐靠近、逐渐清晰的英俊容颜,看着他修长的眉眼,只觉得整颗心仿佛都要跳出来。    什么虚拟空间也好,什么意识‘混’‘乱’也好。我都相信他,只要跟着他,肯定能出去!    我下意识就要朝他跑去,谁知刚迈了半步,腰间骤然一紧,已经被易浦城狠狠箍住。    “站住。”易浦城冷冷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穆弦脚步一顿,站在相距十多步远的地方,抬起脸看着我们。我浑身一震!    他竟然穿着一套崭新笔‘挺’的军装,军帽、手套戴得整整齐齐。如水的淡蓝光泽映在他脸上,那张脸俊秀细致得叫人心神一凛。可平日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此时却是满满的、金黄‘色’浑浊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楚瞳仁。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只有在兽态,眼睛才会变成金黄‘色’吗?而且也只是瞳仁变‘色’,根本不会像这样,整个眼眶里都被浊黄‘色’填满。    我突然想起他之前脑部被易浦城连续重击两拳,心狠狠往下一沉。    难道脑部再次受伤,连这个他,也疯了……    “穆弦,这个空间是你用‘精’神力造的,只有你死,里面的人才能出去。”易浦城忽然冷冷说道,“现在华遥也在这里,你打算怎么做?”    我心头一震――易浦城肯定也察觉了穆弦的异样,他知道穆弦现在脑子有问题了,他在‘逼’穆弦!他实在太脚踝了!    不!绝不可以!穆弦现在整个人看起来恍恍惚惚的,万一听了易浦城的话,为了救我自杀怎么办!    “别听他的!”我吼道,“穆弦,我们再想办法。”    “闭嘴!”易浦城狠狠把我往怀里一按。    穆弦没有立刻说话。    他低头缓缓摘下雪白的手套,放进口袋里。然后抬起那双无比昏暗的眼睛,静静注视着我们。    几秒钟后,他开口了,声音低柔、温和、平静。    “这里很好。她会留下,永远陪着我。而你,可以死了。”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