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42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穆弦淡淡答道:“不清楚。你又是谁?”    他说这话的同时,身体后退了半步,我的双手一空,与他的距离被拉开。这个举动叫我整个心都沉下去,沉进难过和苦涩里。    “她说我叫易浦城,你是?”易浦城的语气略显自嘲,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然后我就看到穆弦伸手‘揉’了‘揉’白净的额头,也看我一眼,说:“她说我叫……穆弦。”    我茫茫然的看着,眼眶阵阵发酸。这时他俩对视一眼,穆弦从溪中走了出来,易浦城也走到他身旁,两人站在一起,同时看着我。    这目光……质疑?    “她说是飞机失事。”易浦城似笑非笑的抄手看着我,额头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脸上的污渍也被他擦去大半,“美‘女’,如果我们俩都失忆,为什么你没事?解释一下。”    穆弦盯着我,沉默着。    我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冲着易浦城吼了声:“你先等一下!”然后盯着穆弦↑,m.,他的目光看起来是那样……审视,我一把抓住他的手:“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他垂眸看一眼被我紧握的手,然后摇了摇头。我的眼睛瞬间被湿意塞满,喉咙里又热又梗,没有任何缓冲,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他的容颜模糊起来,周围的一切更是褪成恍惚一片。我沉默的哭着,哭着将他的手握紧。    他们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我的眼泪流的没那么快了,可心口开始隐隐作痛。我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我是你的妻子。我没有受伤失忆,是因为空难发生的时候,你用身体护住了我。”    “有什么证明?”易浦城低沉的嗓音传来。    证明?我含着泪,下意识低头,在自己身上翻找起来。可身上穿的是一条结婚用的裙子,连个口袋都没有;外面就是宇航服,哪有什么证明呢?    忽然间下巴一紧,被人捏住,脸被迫抬了起来。我有些慌‘乱’的看向穆弦。他也正看着我,纤长的手指捏着我的下巴,乌黑的眉头轻蹙着。    我想他大概是不耐烦了,心里更难受了。谁知他轻声说:“好了,别哭。”顿了顿说:“你是我的‘女’人,不需要任何证明。”    我脸上还挂着泪,倏然惊喜的望着他:“你想起来了?”    令我失望的是,他摇了摇头。也许是见我和易浦城都望着他,一个凄然,一个疑‘惑’,他忽然把我的腰一搂,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但语气平静而笃定:“她身上都是我的气味,她是我的人。”    我心头一震,只觉得悲喜‘交’加,又甜又痛。易浦城的声音传来:“气味?看来你是兽族。”    穆弦还没答,我已经用力的、紧紧的抱住他,把脸深深埋进他的‘胸’膛里。我真想永远抱着不松手,谁知道下一秒有没有凶险,谁知道他会不会有连我的气味都不认得的那一天。    忽然,我感觉到脖子上有点痒,像是有某种柔软的气息萦绕着。转头一看,穆弦低着头,‘挺’拔的鼻尖凑在我脖子根的皮肤上,像往常那样,用力的嗅。    我了解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他有点感兴趣,也觉得舒服――因为他一直紧蹙的眉头,不知何时漂亮的舒展开了。    他对我是有感觉的。看着他清俊白皙的侧脸,乌黑干净的眉眼,我的心狠狠一酸。    “卿卿我我可以先停下吗?”不冷不热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还是先看看怎么离开这鬼地方吧。”    我这才想起易浦城还在边上,穆弦也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把我的手从他身上拿开。但他的手依旧箍着我的腰不放,一如以往,凡事都由他强势主宰。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他既然毫不迟疑的认定我,我还是安心不少,轻轻把头靠在他的‘胸’口。    这是穆弦抬头四处看了看,对易浦城说:“往山顶走,更容易被救援人员发现。”    易浦城点头:“我也这么想。不过呢,山顶气温低,就快天黑了,我们到山脚下休整一晚,天亮上山。”    “好。”穆弦答道,“沿途留意食物和水源。”    “对。”易浦城双手‘插’在‘裤’兜里,看我一眼说:“不过大家一块落难,只有齐心协力才能活得更久。我想先约法三章:一、所有食物和水充分共享,如果不足,她是‘女’人体弱,留给她。二、遇事不能擅自行动,必须三个人一起商量;三、你俩是一对,我跟你们互不相识,信任度等于零。为了我的安全,我希望自己不要落单,有什么事及时沟通,不能隐瞒。”    他之前一直吊儿郎当,这番话却说得异常流利,听起来也很客观。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穆弦已经点头:“合理,我同意。”易浦城咧开嘴笑了,举起右手。穆弦手一挥,跟他一击掌,然后简单拥抱了一下。    我看得目瞪口呆,连忙喊道:“等一下!”    两人已经松开彼此,同时转头看着我。    “穆弦,我还有些话想单独对你说。”我低声说,“我们夫妻之间的事。”    穆弦一怔,易浦城已经不客气的开口了:“刚说了要互相信任,转眼就要把我丢到一边?生死关头,你还谈夫妻间的事?那不好意思,我也要听,你说。”    我顿时警惕――他不会已经恢复了记忆吧?正迟疑间,穆弦淡淡道:“有什么事直接说。”    我怎么能说!我是想告诉他易浦城是敌人啊。    我看一眼易浦城,他虽然嘴角还挂着笑,但神‘色’有点冷,似乎不太高兴,又有点嘲讽的表情。我有点明白了――他不一定恢复了记忆,只是生‘性’狡猾多疑。估计我跟穆弦相认那会儿,他就想好了那几条规矩,怕自己吃亏。    我觉得很郁闷――明知一个定时炸弹在身旁,还只能忍着。踟蹰片刻,我只好沮丧的开口:“我是想说,这里的水虽然看起来灰不溜秋的很脏,但是人喝了没事,我试过了。”    他俩的宇航服都被烧坏了,只有我的完好,附带的一些基本探测工具还可以用。    易浦城眼睛一亮,穆弦已经松开我,转身掬了捧水,尝了尝,仰头一口喝干,对易浦城点头:“水质很干净。”    易浦城大步走到溪边趴下来,把脸都埋在水里,咕噜噜喝了起来。穆弦则一捧一捧喝着,不急不缓,动作斯文。我在他身旁蹲下,他一边喝水,一边目光锐利的盯着我,像是在进一步审视。我当然是坦然的、热切的回望着他。    四目相对了一会儿,他居然别过脸去,薄‘玉’一样的脸颊,还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好像不太习惯被我这么凝视。我有点好笑,又觉得心疼,抱着他的胳膊,把头靠上去。他默了片刻,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    我看易浦城背对着我们,刚想小声说话,易浦城已经一把抹去脸上的水,往旁边随意一甩,站了起来。    “你这‘女’人有意思啊,水源的事为什么要瞒着我?”他眯着眼睛看着我,贼贼的,又有点凶的样子。    “我不是瞒你,水这么多又喝不完。没必要瞒你。”我假装有些生气的争辩道,“他是我丈夫,我一直习惯有什么事先跟他说,让他来决定的。”    刚说完,穆弦就抬眸看了我一眼,目光灼灼。    易浦城盯着我几秒钟,笑了笑,没说话,看向穆弦。    穆弦自然而然把我的手一牵,拉我站了起来,说:“以后不会再发生。我替她承诺。”又看向我:“记住我的话。”我只得点头。    “好,兄弟,我信你。”易浦城干脆的说,然后瞟我一眼,就看向东侧的山林:“走吧。”    穆弦忽然转头看着我:“你……叫什么?”易浦城也挑挑眉,看着我。    我心里立马又酸涩起来:“华遥,我叫华遥。”    穆弦点点头:“走得动吗?需不需要我抱你?”他的话听起来实在生疏而客气,我酸涩的摇头:“不用,我走得动。”    刚走了几步,我忽然感觉到手一紧,是穆弦用力的握了我一下。然后他飞快侧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似有深意。    他是在跟我暗示什么?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狂喜刚刚在心里冒头,又迅速被我压制下去――不可能,他刚刚在水边对着我,那不自在的表情,不可能是装的,也没必要装,易浦城又看不到。    还是他察觉到,我想避开易浦城,对他说重要的事?所以给我个眼神,示意我稍安勿躁?    ***    我们走到一座高山脚下时,天已经黑透了。一眼望去,整个大地黑黢黢的,没有一点光亮,就像个无边的黑‘洞’。    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可穆弦和易浦城在崎岖的山谷中行走,还是如履平地。不过也正常,一个半兽一个机器人,自然可以夜视。    我只好让穆弦背着。没想到少了我的龟速拖累,两人竟然还在山林里跑了起来。我趴在穆弦肩膀上,感觉到他奔跑带来的风呼呼刮在耳边,很温暖踏实,可想到前途未卜,旁边还有个易狐狸,又难免让我心难安。    “小穆,前面有个山‘洞’。”易浦城沉静的声音传来,“就在那里过夜吧。”    “好。”穆弦停下脚步,我听到他鼻子深深吸了吸气,应该是在闻里面的气味。然后他说,“里面没人,安全。易,你走前。”    我听得无语――刚在路上,易浦城说:“兄弟,我怎么称呼你,穆什么?叫你小穆吧。我年纪比你大,可以叫我一声易哥。”    穆弦自然是不愿意叫他哥的,就叫他“易”。    我想,等以后他们恢复记忆了,估计自己都会觉得恶寒吧。    又听易浦城笑道:“看来咱俩视力差不多。莫非我也是兽族?搞不好我们以前还认识。”    “有可能。”穆弦淡淡答道。    我继续沉默不语。    进了山‘洞’,却有了意外之喜――‘洞’壁不知道是什么石质,竟然散发出柔和的淡光,比外面亮了不少。我们都能看清彼此的轮廓。    ‘洞’里都是干硬的泥土,看起来倒是干净,就是气温略有点冷。穆弦把我放在一块平整的地上,我刚坐下,就看到易浦城毫不避嫌的,在相距我们不到一米的正对面坐下,我甚至能看清他眼中懒洋洋的神‘色’。    他‘精’得很!被他这么盯着,我还怎么跟穆弦偷偷说话?    这时易浦城往地上一趟,说:“我头上有伤,先睡半个晚上。你先守夜,到时候叫我。”    “好。”穆弦在我身旁坐下。一路上两人商议任何决定,都是这样快速简洁,没有一句废话。    我心头一喜,想易浦城睡着了,就可以跟穆弦说话了。    我先在一旁躺下,山‘洞’里彻底安静下来,我贴着冰冷的地面,身上也凉飕飕的。躺了一会儿就觉得犯困,可我不能睡啊。于是我翻来覆去,时不时看一眼易浦城。那厮虽然躺着,眼睛却瞪得很大,似乎饶有兴致的望着我们。    “睡不着?”穆弦低柔的嗓音忽然响起,我抬头一看,他靠在‘洞’壁上,侧头看着我。    我一看到他清冷的神‘色’,就想到他已经不记得我,只觉得委屈难受,低声答道:“以前你都是抱着我睡的。”    他静静看着我不说话,那头的易浦城嗤笑了一声说:“小姐,旁边还躺着一个血气方刚的单身男人。”    我被他说得尴尬极了,可穆弦依然沉默着。我心头一凉,刚想躺下,却见穆弦忽然把原本屈起的两条长‘腿’放平,然后低声说:“过来。”    我心里软软的一甜,爬起来坐到他大‘腿’上,整个人依偎上去,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身体好像有片刻的僵硬,连脖子仿佛都梗住了,脸笔直的朝着前方,一动不动。    我哪里管的了那么多?说不定跟他的身体接触越多,他会越快想起我。想到这里,我抬起头,脸软软的贴着他的脖子和下巴不动。    静静的抱了一会儿,他的皮肤好像越来越热了。忽然,他把头低下来,正对着我的脸。他的鼻尖挨着我的鼻尖,沉黑的眼睛近在咫尺,呼吸更是喷在我脸上。    “穆弦……”我忍不住低喃他的名字,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搂在我腰间的手一紧,低头就‘吻’了下来。    热热的‘唇’覆上我的,似乎略有些迟疑,才探进来,在我的舌头上‘舔’了‘舔’。我主动与他纠缠,‘胸’口像是有阵阵暖流‘激’‘荡’着。可刚亲了一小会儿,他就退了出去,然后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黑眸静静的望着我。    “以前……我也是这样亲你?”他的嗓音略有些哑。    “不。”我把‘唇’又凑上去,“你亲得更重……”    还没说完,嘴‘唇’已经被他重重含住,有力的吸‘吮’起来。这个‘吻’的感觉跟过去一模一样,我紧紧抱着他,在他嘴里含糊低喃:“想起来了吗?”    他没答,‘吻’得更重更深入,我们的气息都喘急了。我也感觉到身下有东西慢慢硬了起来,抵紧了我的大‘腿’。这个反应让我……很欣慰。    过了很久,他才结束这个‘吻’,但依然灼灼盯着我,身下的硬物依旧□。我靠在他肩膀上抬头看着他,手指轻轻挠着他‘胸’口细致的肌‘肉’。    忽然他就握住了我不安分的手指,哑着嗓子说:“脱险以后,跟我做~爱。我不会记不起来。”    我忍不住笑了,他真是一点没变。刚想说好,就听到易浦城有些戏谑的声音:“好办法。出去之后,我也找‘女’人多做几次,说不定就恢复记忆了。”    我早就忘了他还在边上,只觉得大窘。穆弦却只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臀’:“先睡。”然后手停在那里不动了――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那是他习惯‘性’的表达对某个部位占有‘欲’的动作。    我点点头,但不打算真睡。谁知眼角余光一瞄,发觉易浦城居然又坐了起来,对穆弦说:“明天必须想办法找到食物。”    穆弦点头:“这里有植物,希望应该很大。”    两人开始低声‘交’谈,推测这里到底位于什么方位;大概多久会有救援船;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应对……我听着听着,就撑不住了。穆弦的怀抱好像有魔力,我的眼皮沉得像铅,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耳边寂静无声。我发现穆弦就躺在身边――手跟铁钳似的箍着我,眼睛紧闭着,显然已经陷入沉睡。我的宇航服搭在我们身上,遮住了大半躯体。    可能是心一直悬着,我应该没睡太久,山‘洞’外还是漆黑一片,天没亮。    我立刻抬头寻找易浦城,然后僵住――他就坐在离我俩头的方向不远的空地上,两条长‘腿’随意舒展开,一只手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眼睛清清亮亮,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我的感觉,就是被他居高临下的清楚俯视着。    看来是穆弦已经跟他换班了,他会值勤到天亮――我有些沮丧,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我低下头不再看他,可也许是我刚才的动静,惊扰了穆弦,他在梦中把眉一皱,原本搭在我腰上的手忽然就往下一滑,探到裙子里,习惯‘性’的沿着大‘腿’往里‘摸’去。    他的动作这么大,也不知道易浦城察觉出异样没有,我觉得窘死了,刚想拦住他的手,他已经轻车熟路的‘摸’到那里,半根手指‘插’了进去,然后不动了。    “穆弦……”我轻轻推他,可我也知道,他平时虽然很警醒,但在我身边时,总是睡得特别沉。往往是我醒了随意‘乱’动,他都睡得不动如山。而且上次‘精’神力受损后,他的睡眠变得更沉,这次又受了伤,怎么会容易醒。    “嗯……”他鼻子里哼出一声,那只手忽然又‘抽’了出去。我大大松了口气,刚想拍拍他,安抚他继续睡,谁知他的手没有回到我腰上,而是伸向自己的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