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38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我们抵达大陆深处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前方是一片繁密的树林,神奇的是每棵树上都缀满盈盈灯火,在‘迷’‘蒙’暮‘色’中显得恬静而幽深。一种淡淡甜香味浮动在空气中,闻着舒服极了。    隔近一看,才知道那些不是彩灯,而是树上结的又大又圆的果实!它们居然是半透明的,还在发光。而那香味正是这些果子散发出的。    “可以吃哦。”莫林摘了个幽蓝的果子给我,“你会爱上它的味道!”我接过咬了一口,果‘肉’香软多汁,清甜无比,‘唇’齿留香。    等我们走到密林掩映的深处,我已经干掉了三个果子,饱得不行,胃里也暖暖的。穆弦阻止了继续给我摘果子的莫林:“别让她吃太多,她会醉。”    我有点讶异:“醉?”    莫普答道:“祈祷泉的水质含酒,这里的树木被称为‘酒木’,果实也含少量的酒。不过度数不高,小姐完全可以放心。”    他这么一说,我的头好像还真有点晕了,就没再吃了。¤∝,m.    穿过这片果林,眼前豁然开朗,水声如滂沱大雨隔窗倾落。我看着近在咫尺的祈祷泉,心跳慢了一拍。    天‘色’已经全黑下来,一条瀑布自低矮的山崖坠下,下方是一片幽静的深潭。这本是常见之景,可那水却是不同的,它会发光。它白得像雪,荧光湛湛,宛如水缎在林间缠绕。那淡淡的光芒笼罩着整片树林,如同‘迷’离梦境。    莫普他们去搭帐篷了,穆弦牵着我往水流深处走。空气中的酒香味越来越浓郁。不知是空气的原因,还是吃了果实的后劲,我的头也渐渐沉了起来,眼前穆弦的背影,也变得有些飘忽。我想坏了坏了,要是真的醉了,被穆弦趁虚而入怎么办?今晚我一定要警惕。    不过,如果当时我知道莫普说的“度数不高”指的是40度酒‘精’,我一定扭头就走,不会继续在这一方酒池‘肉’林越陷越深。    到了一方寂静的水潭深处,穆弦沉默立了片刻,开始脱衣服。    我顿时头更晕了:“你要干什么?”    他已经脱得‘精’光,淡道:“游泳,这里水很干净。”他的脸映着幽暗的水光,像隐匿在夜‘色’深处的俊美浮雕。    我看着他的身体,又看一眼双‘腿’间已经很熟悉的它。它正半翘不翘,显得……笨拙憨厚。我莫名就感到阵阵悸动,身体里的血液仿佛也躁动起来。    居然有点想握住他的它……难道这种事也会成习惯吗?    他迈开长‘腿’,沉入水里,白皙结实的身体显得优美而充满力量。他轻轻一头扎下去,无声的潜出数米远,再湿漉漉的探身出来。    “华遥,下来。”他的声音在空寂的林中显得格外悦耳低沉。    “不。”我想了想说,“如果我下来,以后每天你都会跟我一起洗澡的。我要坚持立场,我不会上当。”    他似乎一愣,又游回水边,抬起如墨般的双眸看着我,声音中带了笑意:“你……醉了?”    我摇摇头。    意识还很清醒,当然没醉。就是头有点沉,心里莫名的感到美滋滋的。    我淡淡的说:“你快点游!游完我们早点把今天的两次做完,我还要去、要去……”    “去干什么?”他从水中冒出上半身,看起来就像一尊‘精’瘦的象牙雕像。    “去跟你睡觉啊。”我十分肯定的答道。    他站在水中,抬头望着我,忽然笑了,英俊的脸庞沾满晶莹的水珠。    脚踝一紧,一股柔和的力道传来。我的身体骤然倾斜,吓得我低声尖叫,双脚已经离地,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我不想游……呜!”我呛了一大口水,连声咳嗽。有力的臂膀环上来将我的身体轻轻托起。我一抬头,对上那双幽深动人的黑眸。    他的容颜在水光掩映下就像一幅清隽的画,我就笑了,把嘴‘唇’送了上去。    在水里‘吻’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嘴里有醇厚甜香的味道,松开他,张嘴又喝了一口水。    “好喝。”我推开他,又喝了一口。    他搂着我的腰,嗓音低哑:“别喝,你会醉。”    他的话好像很有道理,但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也就没管他。双手捧了水,送到他跟前,看起来就像捧着流动的美‘玉’,“你喝不喝?哦,你肯定不喝,你有洁癖……”    他已经低头,就着我的手,汲了起来。喝完他抬头,伸出舌头‘舔’了‘舔’暗红的‘唇’,黑‘色’湿发贴着光洁的额头,眼神看起来很灼热。    那眼神我很熟悉,心头一个警醒,严肃的说:“穆弦,我们结婚才做~爱,对吧?”    “嗯。”他盯着我,“除非你愿意。”    我放了心,头更沉了,心情更畅快了。隔着水面,低头看了看他小腹下已经沉默‘挺’立的它,看起来很孤单的样子。    我忽然莫名的心疼,伸手握住,低声对它说:“来,我帮你。穆弦现在对我可好啦。我也要不计前嫌对他好。”    他身子忽然僵直,然后就将我一把抱起,往岸边走。我手一滑,它差点脱手,我连忙扭动身子艰难的握紧。    “先放手。这样有点疼。”他低哑的声音就在耳边。    我拼命拽紧它:“不放!”    他没做声,就是呼吸似乎急促了些,将我放在水边地上。    “别打扰我。”我头也不抬的吼道,学他以前的方式,上下快速动了起来。可是它很粗大,我只能握住一小半。灵机一动,双手握上去,顿觉心满意足。只是好像听到他又吸了口气。    刚玩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我低头一看――我坐在他的衬衣上,双峰浑圆雪白,幽谷漆黑若现。    “为什么我没穿衣服?”我疑‘惑’的问。    “你的衣服湿了,我用‘精’神力帮你烘干。”他低声道。    “哦。谢谢你。”我更感动了,双手动的更卖力。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它也越来越烫手。他张开的双‘腿’会偶尔轻颤,难耐的摩擦着我的身体。我不知不觉也湿了,还有点胀痛。    “穆弦……我不舒服。”我的手停了下来,郁闷的看着他。    他呼吸一滞,似乎从牙关里逸出两个字:“别……停……”    我不干:“不来了。我不舒服。黏死了,还好涨。”说完我就低头往下看,可是看不清。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个无比沙哑的声音在耳边说:“躺下,我帮你看看。”    他的话让我莫名的感到很燥~热,心跳也加速了,下意识拒绝:“不行,我怎么能让你看?只有穆弦能看,而且要结婚了我才许他看。一天只能看一次……最多两次!”    他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我忽然感觉有人在推我,我顺势躺了下来,看到朦胧的星空,身上还有凉凉的风拂过,很舒服。    然后,我就感觉到有一根柔软的东西缓缓探进了身体里。摩挲着,‘揉’‘弄’着,我感觉到一阵阵奇异的酥~痒从那里传来,而我原本紧绷难耐的身体,仿佛也得到缓解。可还不够,好像心底某处还是很干很渴很痒。    “快点。”我不满的说,“你好不专业啊!”按摩按成这样!    那根东西似乎停了停,终于变得更快了。我感觉到战栗感一**袭来,越来越痒,越来越强烈,忽然就控制不住了,一阵尖锐至极的愉悦感,像大水没堤般吞没了我的所有感觉。我全身剧烈颤抖,只觉得无法承受。    可那根东西还继续在那里撩拨着,我受不了了,一脚狠狠踹过去!那东西终于滑了出去,我好像还听到有人一声闷哼。    但身体的感觉渐弱了,我放下心来,开始闭着眼喘气。    过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身上一沉,一具温热光滑的身躯紧贴上来。我睁眼一看,穆弦俊美如‘玉’的脸正在眼前。眼睛深黑得像头顶的夜空,只看一眼,我就觉得自己要陷进去了。    我抬起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开始轻轻‘舔’他的嘴‘唇’:“穆弦,刚才我好舒服。”    他嘴角弯起,但没说话,漆黑的眼眸似乎更灼热了。这时,我感觉到一个柔韧紧绷的东西,‘插’~入了我双‘腿’间。我立刻熟练的夹紧,微笑着说:“我夹好了!”    他动作一顿,突然好像‘激’动起来,开始猛烈的进退‘抽’动。我闭上眼搂住他的腰,莫名觉得很满足。    以前我们都是侧躺着做这个事,今天我却是仰卧着,感觉到他的小腹一下下撞击着我的,甚至能感觉到他跨部的……‘毛’发擦过我的……那里,痒痒的,好像又很让人‘激’动。    随着他的一下下起伏,我的身体仿佛忽然苏醒,又泛起那种湿热肿胀难耐的感觉。我想起刚刚那次极致的愉悦,只觉得心都被撩拨得痒了起来。    想到这里,我张开了大‘腿’,松开了他的它。猛的听到他“丝”一声,我疑‘惑’的一看,他已经在我双‘腿’间坐下,手捂着它,脸‘色’有点难看。    “怎么了?痛?”我关切的问。    “为什么松开?”    我下意识低头一看,他铺在地上的衬衣,似乎有几点湿润。我疑‘惑’的问:“你刚才戳到地上啦?”是因为我突然送开了它?    他没吭声,身体重新覆上来,合拢我的双‘腿’,把它往里塞。我连忙说:“等等!穆弦,我又不舒服了。你帮我。”    他眼神一滞,没动,我推他一把:“快啊!”    他牢牢盯着我,这么暗的光线下,我居然看到他脸颊泛起阵阵红晕。    “华遥,先让我‘射’出来。”他哑着嗓子道。    我有点委屈:“为什么要你先?”    他的眼神昏暗得像黑‘色’旋涡,默了片刻才答道:“因为只差一点了。”顿了顿答道:“两次都是。”    我用力想了想,好像他真是憋了两次。他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于是我点点头:“好吧。”    他几乎是立刻抓起我的双‘腿’,挤了进来。    “等等!”我从旁边抓起他的外套和‘裤’子,垫在自己腰下面,“你看,这样你就不会戳到地上了!”    他“嗯”了一声,动作不停。    也是因为腰垫高了,这次他的它,是斜着在摩擦运动。好几次顶端都撞到了我的那里。我被撞得酥~痒难当,下意识挪了挪双‘腿’,谁知这一动,就感觉到它贴着大‘腿’根顺势一冲,然后……    然后就撞进去半个头。    异物闯入的感觉如此清晰,我猛的睁眼看着他,他跨在我身上,好像也因为这个意外愣住了,一动不动,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们盯着彼此,都没有说话。    我的心跳忽然变快,越来越快。全身的感觉仿佛已经褪去,唯有跟他轻轻相连那处的肿胀感,是我唯一的知觉。那里有点烫,有点紧,还有点疼。    还有点……兴奋。    我的脑子越来越晕了。但我知道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清楚的知道。而他正看着我,焦灼的看着我。    我不想拒绝,一点也不想拒绝。我全身都是软的,提不起劲拒绝。    “会不会……很痛?”我哑着嗓子问,‘欲’盖弥彰的问,阵阵晕热袭上了我的脸颊。    “我会轻一点。”光是他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就让人的心抑不住的颤抖。    “嗯。”我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好烫。他却已分开我的‘腿’,拉开我的手,低头‘吻’了下来。    我们的‘唇’舌‘激’烈的‘交’缠着,我的脑子又变得晕晕沉沉。可下面忽然传来的剧烈胀痛,令我瞬间回神,伸手推他:“好痛!”他却一把将我扣进怀里:“我刚进去了一点,忍一忍。”说完另一只手往下探。    似曾相识的酥~痒酸软感传来,我恍然:“刚才是你的手指!”星空之下,他似乎‘露’出一丝笑容,但暗白的俊脸依旧紧绷着。    当再一次的战栗到来时,我感觉到身体仿佛陷入湿滑的泥沼,完全放松下来。就在这时,他一边捏‘揉’着,一边缓缓往里挤。    深得不能再深的时候,他喘了口气,紧紧抱着我,并没有马上运动。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踏实,身心同时感到踏实。他却在我耳边轻声道:“华遥,我又在你的身体里面了。”    我觉得很高兴。那些伤心的事,好像一点也想不起来,眼里只有他,身体里只有他,世界上只有他。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眼眶莫名涌进一股湿意。    起初他动得很缓慢,就这样就让我舒服得好难耐;等他开始加速,我根本受不了,拼命往后缩。可他牢牢箍住我的身体,一下下结实又用力。那感觉……‘棒’极了,也难受极了。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是被高高抛上了云端,又被他拽进怀里,周而复始。    就在这时,他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身体被他撞得剧烈晃动着,一‘波’更极致的感觉袭来。我竟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尴尬极了,勉强睁眼看着他。那乌黑漂亮的眼睛看起来无比暗沉‘阴’郁,清秀如画的容颜写满紧绷的痛楚。察觉我在看他,他嗓子艰难逸出声:“华遥……”    看到这一幕,我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激’流,撞击着我的身体。我发出一声嘶哑的尖叫,身体深处仿佛传来沉重而强烈的阵阵悸动。我感觉到自己的里面正剧烈的收缩着,我听到了嗤嗤的水声。而他像是被我的反应刺‘激’到了,猛的一个‘挺’身,身体阵阵战栗着,抱着我不动了。我甚至清晰感觉到他在里头一下下剧烈‘抽’搐着。然后就有湿滑的液体,缓缓从我们相连的地方,滴了出来,已经分不出是他的,还是我的了。    ***    星辉缀满天空,水光似雾气弥漫。穆弦仰面躺在地上,我趴在他怀里,两人的气息都还有点急。    我的酒意已经醒了一不少,只是感觉还有点迟钝――譬如这么赤~身相对,我就一点也不紧张。    “休息好了吗?”他忽然转头看着我,黑眸幽深。    “嗯。”我答道,是要回去了吗?    “趴下。”他把我抱起来,翻了个身。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问:“为什么?”    他的身体已经从后面覆上来,托住了我的腰身,哑着嗓子说:“华遥,我最喜欢这个姿势。”    ***    “不做了!坚决不做了!”我缩在原地,抓起旁边的衣物挡在身上,用手拼命推他。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一把擒住我的双手,扣在地上,然后轻车熟路的又挤了进来。    我的酒意已经完全醒了,身体却变得无比敏感,他稍微一点点动作,就让我全身战栗。我一边喘着一边说:“穆弦你有完没完?”    他根本不听我说什么,眼神专注,动作坚定。我抗拒了一会儿,身体却先屈服了,抱着他的腰身,只剩下喘息。    天亮了。    ‘阴’暗一点点从密林褪去,阳光渐渐耀眼起来。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发觉他抱着我躺在一堆衣物上,他还在我身体里,黑眸近在咫尺的盯着我,目光温和……而满足。    看到视野大亮,再看到我俩赤~‘裸’的身体,还有皮肤上、衣服上湿漉漉的痕迹,我只觉得大窘,挣扎想要站起来,却被他抱得更紧。    “我要回去!”我闷闷道,昨天我居然酒后‘乱’‘性’,跟他在野外做了!幕天席地啊!做了整个晚上!我的天!    “好。”他把我抱起来,在水里清洗一番。结果……结果在水里又来了一次。我觉得自己好像又醉了。    洗干净之后,他抱着我,抓起地上散落的衣物往深潭外头走。我看他神‘色’沉静目不斜视,吓了一跳:“穿衣服啊。”    “脏了。”他淡道。    “你……”我呆了,“莫普他们看到……”    “不会出现。他们不笨。”    “……”    泉水清亮,密林幽深,果香扑鼻。广阔的天地间,好像只有我们俩人存在,赤~身行走在荒原之中,清风吹拂着身体每一寸皮肤,阳光暖洋洋的包裹着躯体。这感觉令我又紧张,又有点莫名的刺‘激’。慢慢的我也习惯了,对穆弦说:“我自己走。”    他松手,我赤足踩在草地上,松软柔嫩。回头一看,他负手走在我身后,高大、光~‘裸’、修长的身躯笼罩在阳光中,一点不让人觉得粗野;反而如他的容颜般,净美无暇。    我忍不住对他笑了。    他也笑了,俊美的容颜仿佛微风吹过的湖面湛湛生辉,低沉的声音就像一支白‘色’羽‘毛’,温柔的拂过我的耳朵:“回去吃了饭,我们再继续。”    我僵住。    沉默片刻,我说:“穆弦,我觉得这个事情有必要讨论一下,关于次数和频率……”    “不必讨论。”他的嗓音特别温和,“只要有时间,就做。”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