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30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飞机平稳航行,没有一丝颠簸。我靠着舱壁发呆。    前方驾驶位上,阿道普与另一名少尉背影笔直。    穆弦驾驶的飞机就在正前方。暗灰‘色’的战机沉稳而安静,保持固定的距离,为我们导航。    刚刚阿道普成功应付了搜寻的雇佣兵,我们从空间站脱身,已经安全航行了有1个小时左右。不过据说还可能遇到零散敌机。    头盔中不断传来他们和穆弦对话的声音。    “指挥官,跳跃坐标已经设置好。”    “好。”    “指挥官,右侧航道调校15度。”    “执行调校。”    “前方发现敌机信号,重复,前方发现敌机信号,全体隐蔽、隐蔽!”阿道普冷静的声音突兀响起,我心里咯噔一下――又遇到敌机了,刚想抬头望舱外张望,忽的机身骤然翻转,我只感到天旋地转,后背被狠狠抛向舱壁。我闷哼一声,飞机已如苍鹰般斜斜往下方坠落。    ≈∝79,m.过了好一阵,飞机才平稳下来,我松了口气,一头冷汗。飞行员们也在通讯频道中‘交’谈起来。    “他们走了吧,真是险啊。”    “应该不会再遇到了。再过几分钟就到安全区域,我可迫不及待要跳跃走了。”    他们很快安静下来,我还有点惊魂未定。    “华遥。”就在这时,一个低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一怔,是穆弦。    “在。”我答道。    他似乎停顿了一下,才说:“刚才有没有害怕?”    我心头微微一软,刚刚的颠簸突如其来,他居然想到了我。    我想他应该是通过加密频道在跟我讲话,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俩的声音。    “没事。”我顿了顿,“你别担心。”    “嗯。”他的声音中似乎有了丝笑意,“你的身体左边,储物柜侧面有一根金属柱。”    我是坐在后舱对着‘门’的座位上,扭动一看,还真有根黑漆漆的柱子。    “需要我做什么?”我以为他什么安排。    “你可以抱住。”    我一怔,只觉脸颊微微发热,答道:“……好。”    “当成我。”他这句话几乎低不可闻,就像在我耳边,嘴‘唇’微动轻喃着。    我的脸更热了,看一眼前舱,阿道普他们还是坐得笔直,并没有看过来。我居然有点偷偷‘摸’‘摸’的感觉,伸手把柱子抱住,低声答道:“……我抱住了。”    “嗯。”他没有再说话,头盔中安静下来。我想他一定是关闭了秘密通讯频道。    就在这时,有人“噗”的笑了一声,是那种拼命憋也没憋住的笑。    我目瞪口呆。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笑了,声音都很低。但听在我耳中,简直如同警报一般呜呜呜呼啸而过。我想不可能吧,一定是他们在公用通讯频道讲话,恰好讲到了好笑的事。    “穆弦。”我喊道。    耳边的笑声、呼吸声顿时戛然而止。过了几秒种,他低柔平静的声音响起:“在。”这之间的停顿,让我相信,他一定是听到我喊他,又切换到加密频道。    我小心翼翼的问:“刚才我们是在加密频道通话对吧?”    穆弦没出声,可我却悲催的听到了别人隐约的笑声,然后穆弦云淡风轻的声音才响起:“不是。你的头盔里只有公用频道。”    骤然之间,男人们爆发出大笑,似乎再无之前的忍耐和顾忌。我羞愧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他真是旁若无人啊!    过了一会儿,笑声才停下,有人含笑说:“指挥官请原谅,我们只是很感动。真神会保佑你们幸福一生!”    穆弦低低“嗯”了一声,隐有笑意。我郁闷的抱着柱子,脸如火烧。    这时,我听到阿道普的声音响起:“指挥官,我以前晕机也相当厉害。是否可以由我向华小姐说明一些简便易行的改善方法?”    “好。谢谢。”穆弦答道。    这时我就看到阿道普站了起来,走到我对面的座椅坐下,摘下了头盔,我见状也摘了下来。    他看着我,黝黑的面容浮现明亮笑意,牙齿雪白整齐:“华小姐,世界上像指挥官那样、不需要任何训练就能通过飞行测试的人是很少的,更多的是我们这种正常人。而他的天分,也导致他不能告诉你减缓痛苦的方法。”    我心想太对了,穆弦就是个怪胎。    “你试试将呼吸的频率放缓,膝盖屈起……”阿道普缓慢而清晰的说了几点措施,我一一照做,他温和的夸奖道:“非常好。如果还有下一次颠簸,你可以尝试看有没有改善。”    我对他的印象好极了,笑道:“谢谢你阿道普。”他微笑:“能够护送你回基地是我的荣幸。相信指挥官也会带领舰队获得战争的胜利。”    我听到“战争”这个词眼,心头一震。    “战况如何了?我能知道吗?”    阿道普微微一怔,笑道:“当然,您的权限级别跟指挥官是一样的。”    哎?上次我逃跑不遂,穆弦不是暂停了我的所有权限吗?又调回来了?我不由得有些高兴。    只听阿道普继续说道:“根据侦察结果,雇佣军这次出动大约三艘太空堡垒、三十多艘战舰,战斗机不计其数。目前主要在年华柱周围十光年范围内活动。”    我虽然不懂这些数字的概念,但他的神‘色’凝重,应该不好对付。    “但要命的是,整整三十个小时,我们与要塞守军和白朗指挥官失去了联络。”他英武的眉宇间浮现忧‘色’,“已经可以判断,要塞军出了问题。否则雇佣军也不可能堂而皇之越过要塞,抵达年华柱附近。”    我点点头,这点不难推测。    他又说:“往要塞派出的侦察机都没有回来,应该是被雇佣军拦截了。如果能得到要塞内部的消息,情况就能明朗得多了。”他又放松了语气:“不过你不必担心,有指挥官在,雇佣军不会如愿以偿。”    我点点头,看向前方舱外。他的飞机平平稳稳,还在相同的地方。    又航行了一个小时,我们到了一片开阔的星域。年华柱已经遥不可见,漆黑夜空、雪白星辰干净而温柔,隐约可见黑‘色’巨石带,如同深夜里最纯粹的一片墨‘色’,漂浮在星空尽头。    引擎预热需要20分钟,大家安静的等待着。我听着空寂寂的通讯频道,居然感觉出一丝离别的怅然。    我想众目睽睽之下,即使是处于礼貌,我也应该向他告别。怎么措辞呢?祝他大获全胜?让他保重身体?    “等等。”阿道普的声音忽然响起,“指挥官,我接收到一段求救信号,离我们的位置很近。比较模糊……清晰了!识别码解读中……”    他的声音骤然变得‘激’动:“是‘露’娜少校!是她!她的信号正迅速接近,就在巨石带后!”    众人悚然一静,我也吃了一惊――我知道‘露’娜是白朗的妻子,两人一同镇守着要塞。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穆弦冰冷的声音响起:“阿道普,你继续执行跳跃。其他人关闭跳跃引擎。”    我心头一震――穆弦要先把我送回去,自己去救‘露’娜?可这不会是陷阱吧?    不可能,阿道普说过,他是利用系统随机制定我们的返程路线,被追踪的可能‘性’极小。不可能有人设好陷阱在这里等着。    “滴滴滴滴――”机舱雷达响起发现不明飞行物的预警声,我听到穆弦简短有力的声音响起:“‘露’娜、‘露’娜!”    短暂的兹兹嘈杂声后,一个熟悉而略显断续的声音传来:“指挥官!是我!你也在这片星域?要塞被控制了,重复,要塞被控制了!副长卓午叛变了,他杀了白朗!卓午投靠了雇佣军,控制了指挥部。”    她的声音焦急而痛苦,可穆弦回答的声音却显得异常冷静:“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白朗一直秘密准备了几艘紧急逃生船,应付突发情况。我们逃出来三艘船。现在有八艘雇佣军战机在追击我们!”‘露’娜答道。    如果‘露’娜真的是从要塞逃出来的,那她掌握的情报,就对战局有非常关键的作用。    “你的最高安全代码。”穆弦忽然说。‘露’娜迅速报了一串数字。    我想这一定是他们之间某种确认情报的方式。    穆弦说:“我们来救你。”    话音刚落,我就看到舱外原本跟我们平行的三艘战机,同时一个漂亮的侧翻,于空中划出淡淡的暗银‘色’弧线,迅速消失在视野里。    我心头一震。    我们来救你――很平实的一句话,穆弦的嗓音甚至略带清冷。    可我却莫名的觉得这句话很热血。    一种平静的、略带倨傲的热血。    我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穆弦的侧脸,白皙俊秀、冷漠而安静。    我们的飞机在跳跃引擎预热的同时,继续向前航行,离穆弦离去的方向越来越远。    这时阿道普忽然抬手,从舱顶上拉下来一块屏幕。蓝光一闪,画面从模糊到清晰。我知道战机上一般都装有高倍摄像头,看来他是要打算查看后方的战斗情况。    驾驶仪上,超光速跳跃的倒计时还在继续。    **    夜‘色’茫茫,也许是心境不同,此时那漂浮的黑‘色’巨石带,看上去就像狰狞的怪兽,匍匐在星际。    数艘暗灰‘色’战机赫然从巨石带后冒出来,火光密集,‘混’战一片。穆弦带领的三艘战机几乎是笔直的猛扎过去,在极近的地方骤然分开,占据了战场高处三个位置,开始朝下方疾‘射’。    我不懂打仗,可看着他们漂亮的变幻队形,就觉得很好。我一直牢牢盯着中间那艘飞机,它们的样子都长得一样,只怕一不留神,就认不出哪一艘是穆弦了。    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徒劳的。因为他实在太好被辨认出来了――他的飞行轨道最为简洁清晰,他的飞行速度最快,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打掉了三艘敌机。    这场战斗结束得非常快。也许只过了七八分钟,巨石带周围已经满是漂浮的残骸。而穆弦他们一共六艘飞机(包括‘露’娜那三艘伤痕累累的战机),迅速结成尖楔形队列,掉头朝我们驶来。    “指挥官,我们立刻离开这里。我怕其他追兵赶上来。”‘露’娜的声音已经镇定下来。    “启动超光速引擎。”我听到他淡淡的声音说。    “是。”众人齐声答道,听得出他们语气中的尊敬和‘激’动。    “还有两分钟执行跳跃。”阿道普说。    我看着他们远远驶过来,只怕驶到跟前时,我们已经跳跃走了。我踟蹰了一下,低声喊道:“穆弦。”    频道里一下子全安静下来。    穆弦柔和的声音响起:“嗯,我在。”    我说:“我……”    我的话没能说完。    因为一阵急促的雷达警报声,突然响彻头盔,压过了我本就很低的声音。于此同时,我抬起头,看到正前方,穆弦他们驶向我们的航道上,一团团白光如同平地炸起的闪电,转瞬即逝。    我呼吸一滞――那是……超光速跳跃?谁跳跃来了?    “雇佣军!”阿道普失声喊道。    追兵来了!    之后的一切发生得快如闪电。    五艘中型黑‘色’战舰,出现在穆弦他们的周围,每一艘的体积比他们加起来还要庞大。短暂的沉默后,密集的炮火‘交’织成网,将他们困在正中。    双方实力完全悬殊。    我看到一艘艘暗灰‘色’战机旋转、坠落、炸裂;看到有飞机在足以毁灭一切的炮火中横冲直撞却逃出无‘门’……最后,我看到一艘机身着火的飞机,如同凤凰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