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独家占有》-正文独家占有 正文 第1章作者: 丁墨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夜里十一点整,我脱了鞋,站上天台的边沿。    从这个角度向下望,大厦笔直而暗黑的玻璃外墙,像倾斜的万丈深渊,再往前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感觉到小腿在发抖,我伸手扶住旁边的广告铁架――毕竟不是真的想死。    我只不过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要逃过某个人的掌控。    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只有十八岁。    我清楚的记得,那晚没有月亮,天特别暗。我刚给一个初二的孩子做完家教,沿着路灯幽静的小巷往家里走。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我疑心是歹徒,鼓起勇气正要转身,忽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热流从后背窜至全身。我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眼前很暗,只有一种朦胧的光,在周围的空间里浮动。隐约可以辨认出,这是间很大的屋子,我躺在唯一的床上。墙上没有窗,摸着很硬,冰凉而细致的质地,像是某种柔韧柔软的金属。    这时,前方墙壁忽然开了一扇门,门的形状很奇怪,是六边形的,像是镶在墙壁里。外面的灯光透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侧身站在门口。    因为隔得远,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能听到声音。    “卫队长。”他说,“她还好吗?”嗓音意外的温和悦耳。    另一个声音答道:“指挥官,她很好,还是处女。祝您渡过愉快的初夜。”    我听清了他们的对话,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感到很不安,也很茫然。    那个男人低头跨进了屋子,门在他身后徐徐关上。我看到他肩头银光一闪而过,像是军人的肩章。他的手还戴着雪白的手套,那颜色在灯下格外醒目。    我想看得更清楚,可是已经没有光了。    他朝我走来,脚步声在黑暗里沉稳而清晰。最后停在床边,黑黢黢的身影一动不动。    在他无声的凝视里,我的掌心沁出汗水,心脏仿佛都被人慢慢揪紧了――封闭阴暗的空间、装扮成军人的高大男人。现在我担心的不是贞操了,而是还有命活着出去吗?    我第一反应是想问他是什么人,但很快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你能不能放了我?我可以把所有存款都给你。而且我没有看到你们的相貌,可以放心……”尽管努力控制了,我的声音还是抖得厉害,尾音甚至莫名其妙的扬起,听起来就像被划破的唱片走了音。    “只要你。”低而稳的声音,简洁有力。    我的心重重一沉――完了。    一只冰冷的手,摸上了我的脸,柔软的丝质手套轻轻摩挲着。我的皮肤变得空前的敏感,他轻微的触碰,都令我****紧绷。但我根本不敢动,任凭他摸着我的脸颊、眉毛、眼睛、鼻子,最后停在嘴唇上。他的大拇指沿着我的嘴轻轻滑动,奇痒无比。    “你很冷静。”好听却阴森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似乎有一点好奇。    其实我被他摸得心惊胆战,整个人就像吊在钢丝上,颤巍巍的发抖。    但他听起来心情似乎不错,我鼓起勇气颤声说:“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对不起。”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说对不起。但已经无暇深思了,因为他脱下白色手套放在床边,然后抓住了我的肩膀。一股柔和却不容拒绝的力量袭来,我倒在床上。    怎么办?我昏昏沉沉的想,抗拒还是屈从?    他看起来这样高大,外面还有帮手,我根本不可能逃脱,反抗毫无意义。    只有配合,才能少受点苦。这个认知像火焰灼烧着我的脑子,那么清晰而残酷。    转眼间,他的身体覆了上来,很沉,但没有预想的沉,不会令我喘不过气来。他身上的布料柔韧而冰凉,呼吸却很温热,两种陌生的气息交织在一起,让我浑身不自在。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干脆、目的明确。先是将我的双手往上一折,固定在头顶,然后捏住下巴,他的唇就落了下来。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的吻。    我只在十六岁时,跟暗恋的班长接过一次吻。后来他就转学了,初恋无疾而终。    可这个男人的吻,跟男孩完全不同。他嘴里有种清新的气息,像一种没有味道的水果,隐隐透着甘甜。他吻得很平和,也很温柔。冰冷的鼻尖从我脸颊擦过,没有预想的扎人胡渣,也没有迫不及待的饥渴。他先舔了舔我的嘴唇,然后伸进去找到了舌头。我连舌头都是僵硬的,任由他****。    很痒,陌生的痒,像是有丝丝的电流从舌尖传到身体里,有点不太舒服。    过了一会儿,他就放过了舌头,却几乎将我整个牙床、口腔都舔了一遍。这种亲吻有点恶心,但我身体里的电流感好像更强了。    这时他松开了我,分开我的腿,跪坐在中间。    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我的胸口就像压了块棱角锋利的石头,堵得好痛。    周围很安静,可我仿佛听到无数个声音在脑袋里疯狂嘶喊,压得压不住,就快要将我的脑子撕裂。    理智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在他沉默的视线里,手脚并用拼命往床下爬。可一只脚刚刚下地,另一只脚踝骤然一紧,就像被坚硬的钢圈锁住了。    “松手!”我明明在吼,可声音听起来颤抖得厉害。    回答我的是极为有力的一拽,我立刻被拖回他身下,手腕被紧扣,双腿被压制,完全动弹不得。    他的脸就在离我很近的上方,朦胧阴黑,看不清晰。    “听话。”他哑着嗓子说,“给我。”    他的声音跟之前有些不同了,似乎带了某种难耐的急切。而我十八年来,从没像现在这一刻如此绝望。    根本,不可能逃掉的。    我难过得想哭。    感觉到大腿一凉,他掀开了我的裙子,我的身体越来越僵硬。    他将我翻了个身,捏住了我的膝盖往前一推,我变成上身趴着,双腿跪着的屈辱姿势。    他从背后覆了上来。    短暂的摩擦后,无法言喻的剧痛传来,我全身一缩。可那痛还没过去,又是一波尖锐至极的疼痛袭来。    “痛……轻点……”我忍不住低喊,虽然明知是徒劳。    没想到他真的停了下来。    我松了口气,但没轻松多久,立刻又一僵――因为他又开始了。    第一次结束得很仓促潦草,我缩在床上,一点都不想动。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就又靠了过来。    他正面压着我,头埋在我的长发里。他胸口的肌肉很硬,紧扣着我的腰的手,有薄而硬的茧。这一次时间很长,我一开始还是痛,后来却不痛了,只是那种感觉比痛更让人难受。    我一直觉得觉得很羞耻,他似乎完全没有满足的迹象,将我翻来覆去。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感觉袭遍全身,我一直迷迷糊糊,身体就像通着电,始终沉浸在某种战栗的狂潮里。    如果我知道再次清醒时会看到什么,我宁愿闭着眼假装昏迷,也不想面对这匪夷所思的噩梦。    当我睁开眼,发现正趴在什么毛茸茸的庞然大物上。黑黢黢的一团,几乎占据了大半张床。我吓了一跳,定了定神,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那个男人不见了,此刻躺在我身下的,是一头巨大的野兽。两只沉重的爪子搭在我腰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它指间硬而韧的肌肉,还有锋利的指甲带来的轻微的刺痛感。而我正跨坐在它腰上,背靠着它两条粗壮的后肢。    周围很暗,它的眼睛却很亮。那是一双金黄的、圆形的兽眸,定定的望着我。    我完全吓懵了,眼前的兽,明明不是老虎,也不是狮子。我甚至从来没见过这种动物,它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想喊,但是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它的嗓子里发出一声近乎哀鸣的嘶叫,我的手臂一阵湿热,微痛传来――被它咬住了!    我只吓得魂飞魄散!它要咬我,它是要吃了我吗?    那个男人根本是变态,不仅侮辱我,还把我跟一只野兽关在一起!    感觉到它湿热的舌头,触在我的皮肤上,它含着我的胳膊,仿佛随时都会一口咬断。    “不要!不要咬我!”我喊道。我在干什么?对一只野兽说话?    可手臂忽然一轻,它竟然又把我的胳膊吐了出来。    我胆战心惊的看着它――难道它能听懂我的话?    只是,恐惧的是我,难受的却似乎是它。它又发出一声嘶哑而压抑的哀鸣,庞大的身体开始剧烈而难耐的颤抖,抓住我腰的爪子力气逐渐加大。那原本明亮的兽眸,此时写满悲愤和疯狂,是那样无助和绝望。仿佛似乎下一秒,它就会按耐不住,强行将我撕咬吞噬。    不!我不想死。    神差鬼使的,我颤抖的伸手,摸上了那张狰狞而恐怖的兽脸。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摸它的脸,也许是因为它看起来很难受,让我觉得安抚它,就是救自己。    手掌传来它滚烫的温度,我停住不动。它却似乎吃了一惊,侧了侧脸,舌头轻轻在我掌心舔了舔。它的舌头也很烫,我的手却很凉。是不是它喜欢这样的触碰?    我沿着它的脸,一点点的摸。它很快不再发抖了,原本昏沉的眸重新澄亮起来,定定的看着我,像人类一样在打量我。    跟它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我鼓起勇气,伏低身躯,慢慢贴近它的胸膛。    “别这样好吗?”我轻轻的、一下下拍着它坚硬得像是覆了一层铁皮的胸口,“我真的很怕。”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它能听懂我说的话。    它没有一点动静,但也不再嘶鸣,似乎平静下来。    我稍微松了口气。    “谢谢。”我说。忽然,下巴被它的爪子顶了起来,被迫直视着它的兽脸。    然后,我就听到骨骼脆裂的声音。我看到眼前的巨兽身体一点点缩小,变得修长,变得匀称。它蜷缩着身体,它一直在呜咽。    我呆呆的看着,连之前强烈的屈辱、愤怒和恐惧,都被暂时丢到一旁,心里只有震惊。    最后,他完全恢复了人形,修韧结实的身躯与我之前的记忆完全一致。只有深邃的眼眸,隐隐有金黄色的光泽,就像两盏柔和的灯,映照在黑暗里。    我全身僵硬,他却伸手抱住我,让我枕在他的胳膊上。    他忽然说话了。    “我来自斯坦星球。四年后的今天,华遥,我来接你。”与在床上的强势不同,他的嗓音很温和低柔,带着明显的放松,就像安静的水流淌过耳际。    斯坦星球?那是什么?他是什么?    为什么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继续说:“地球的磁场环境不合适,飞船每次只能停一天。那天你什么都不必做,等我来接你。”    “为什么是我?”我问。    我相信他是外星人,可为什么是我?    他还是不理我,站起来,拿过床边的衣服,一件件穿戴整齐,最后戴上了手套。我一直跪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他。    这时,他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脸,细密的吻轻轻落在我的唇上。我一动不动的承受着。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来,金黄的眼睛似乎正盯着我。    “很抱歉对你做了这些事。”他凑到我耳边低声说,“以后……我尽力弥补。”    我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一切实在太荒谬。一个会变身为兽的男人强迫了我,然后说要弥补。    他松开我,走到之前的入口,不知做了什么,门又打开了,光透了进来。这回,我有足够的时间看清外面的走道。那绝不是一条普通的走道,因为银色的金属铺满了墙面、地板和天花板。一个跟正常人同样高的机器人静静站在门边,削瘦的金属面颊、赤红的晶体双眼,穿着灰色的军装,朝他行了个军礼――机器人的手也是银白色的。    “卫队长,送她回家。”他对机器人说。    “是。”那个机器人答道。我看着它刀削斧凿般的面容,感觉呼吸都要停滞。    男人在跨出门口前,停住了脚步。    “会有士兵留下保护你。此外,我要求你的忠贞。可以办到吗?”他没有回头,还是看不到脸,我依然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但这次我看清了,他穿着浅灰色的军装,戴白色手套,肩膀很宽,腰身窄瘦,身体匀称,双腿笔直修长。    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胡乱点头。他没有转身,却好像看到了,沉默的迈着大步离开。门在他身后关上,室内重新恢复了黑暗。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