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93章 四声05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休息日加班,当然是非常痛苦的事,正常人的生物钟很难克服这种痛苦。    所以刑从连早晨起床时,很明显听见住在他隔壁那位小同事的全部电子设备都在鸣响。    摇滚乐、电子音、游戏配乐,竟然还有锯木头的声音……    为什么在锯木头?    他趿着拖鞋从走出房门,正准备踹门,却见他的另一位同事站在那扇门板前,手指蜷起,举在半空,似乎在思考什么。    “敲不开门?”他问。    “不,我还没有敲。”对方这么说。    “为什么?”    “只是觉得敲门没有什么意义。”林辰收起手,这么回答他。    “有道理啊。”刑从连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那他扇崭新的木门,觉得似乎踹开也并不划算,门内的铃声沸反盈天,可里面的人却没有任何起床的动静。    “反正迟到也扣得不是我的工资吧?”他问。    “确实。”    “那去吃早饭?”他打了个哈欠,看着林辰齐整的衣衫,问。    “好。”林辰答。    所谓去吃早饭,当然是出门去吃。    像颜家巷这样的老街老巷,纵然被整改过,但在一些支系巷落深处,还是有不少出名的小吃店,有些小吃店甚至传了好几代,至今仍熙熙攘攘,门庭若市。    清晨碧空如洗。    他刷完牙洗完脸,发现林辰已经换好鞋在门口等他。    林辰生活习惯很好,或许是曾经做过宿管,他每天雷打不动六点钟起床,有任务时就早起和他分析案情,没事就顺手整理卷宗,总之非常不爱睡懒觉。    不过自律的单身狗,大概都这么过日子。    “今天去哪家?”    他走到门口,把大门带上,听见林辰站在屋檐下这么问他。    “吃早餐这件事,还是林顾问比较有发言权啊。”他回答道。    又要回到先前讲过的,林辰的口味一直很好,虽然对午饭和晚饭都没有任何要求,可他对早餐却挑剔得吓人,稍不合口味就皱眉不说话,这让刑从连一度不敢再带他去吃早餐。    不过,作为早餐的忠实粉丝和每天固定早期人士,在林辰把颜家巷附近两公里的早餐店都尝过一遍以后,他就再没有带林辰吃早餐的烦恼了,因为带路的人已经换了。    “吃点清淡的?”    林辰边走边这么问他。    “你定你定,听你的。”    “好,还是陆家巷口那家饼店?”    走了没几步,他们经过一家画廊门口,林辰同正蹲在门口刷牙的某位不羁画家点头致意,然后很随意地回头看着他说,“王朝很喜欢那家的豆浆。”    “那家的豆浆确实口味不错,不过为什么给小鬼带?”    “否则我们走那么远干嘛?”    “我还以为你是想和我早起散步啊林顾问。”    “这确实也是理由之一。”林辰答道。    虽然明显是在逗趣和开玩笑,可听见他的回答,刑从连忽然觉得心情很好。    昨夜一场春雨,今日街巷齐整明亮,连一侧的河水都清澈碧绿许多,这才是宁静安逸,又不会让人觉得碌碌无为的生活啊。    “你等会儿真要去商场给小鬼买牙刷?”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毕竟确实是我没有征得他同意,就动了他的私人物品。”林辰说。    “可你说他为什么会纠结一支牙刷,这算是恋物癖吗?”    “恋物癖倒不至于,大概是那样东西能让它有特殊的安全感,或是纯粹的习惯。”    “没什么大问题?”    “我暂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问题。”    说着说着,他们又看见前面有老人牵着家里的大黄狗出来散步。    那大概是条品种不那么纯正的金毛,并且年纪也大了,正懒洋洋地赖在河边一棵下,任老人怎么拖都不肯定走。    他打了个哈欠,只见林辰快走了几步,和老人打了招呼以后,伸手挠了挠那条大黄狗的下巴。    “你有想过,退休以后要干什么吗?”见林辰蹲在树下,很高兴地抚摸着那条大黄狗,刑从连忽然就很想问一问林辰这个问题。    “对于我这样的命不是很好的人来说,先努力活到退休比较重要吧?”    林辰说那句话时,神色坦然,甚至不像是在开玩笑。    “林顾问,我发现你很悲观啊。”    大概还是跟周围的环境有关。    在那个时刻,在那颗柳树下,他听着流水和大黄狗的喘息声,望着他的好友兼同事因朝阳而显得平静淡然的面容。他忽然很想问他一句,你这么悲观,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对活着这件事都失去了理所当然的感觉?    曾经发生了什么?    现在你为什么还坚持活着?    不过,那种念头也是转瞬而逝,好像是因为那时林辰站了起来,回答了他关于“退休”的问题。    林辰说:“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就是我最理想的退休生活。”    “就算每天都生活在案子和案子里?”他觉得很有趣,所以又问道。    “说起来,哪怕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和世界毕竟不和平。”说话间,他们已经转过弯,空气里有若有若无的油条香气,前方小巷口已经排着不少人,林辰眯着眼,像是闻了闻空气里的香味,然后说,“所以该发生的案子总会发生,该轮到我处理的事情总要去处理,该命不好撞上的事情也一定会撞上,退休不退休都一样。”    刑从连笑了起来:“你怎么还是在怪命运这个玩意啊!”    “因为人生太苦啊,不怪命就要怪自己,怪自己心理容易出问题,所以还是怪命。”    心理学家总是有很奇特又很有道理的自我调适理论,刑从连点了点头,陪他跟着队伍又向前挪了两步。    饼店的队伍看上去很长,但排起来却快,等轮到他们的时候,林辰熟门熟路的付了十二块钱,饼店老板看林辰一眼,问:“还老样子?”    “对啊,麻烦了。”    他们对话非常熟稔,老板的动作就更熟稔了。    很快,三份早餐递了过来,油条大饼豆浆各一,还各配了一个麻球。    刑从连忽然想起,有时他早晨也没爬起床,偶尔洗刷完就能在餐桌上看见同样的配置,虽然有时林辰也会买点别的早餐,但这四样的比例最高,所以啊,看来王朝想吃什么的,大概也是个借口。    他正这么想着,却看见林辰提着东西坐进了店里。    老实说,那家早餐店充斥着炸油条的油烟味,并且非常浓重,所以真正坐在里面吃东西的人真的不多,毕竟哪有这么多人会有闲心坐在店里,安安稳稳吃个早餐呢?    当然,除了那些对早餐特别有追求的人之外。    刑从连提着袋子,在他对面坐下,很无奈地把吸管□□豆浆里,感慨道:“林顾问你确实对早餐很有追求啊。”    “因为早餐吃好,一天心情才会好。”    “这是非常老年人的论调啊,我们年轻人一般都不吃早餐。”    听他这么说,林辰顿了顿,然后用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他,问:“既然刑队长觉得自己很年轻,为什么刚才还要问退休的问题?”    刑从连听见这个问题,非常意外地又看了林辰一眼。    林辰正很安静地撕开油条,他面无表情,仿佛只是随意问个很普通的问题。    哎,这洞察人心的水平也太高了,说话间一不小心就会被看个对穿。    “我就是想和林顾问交流下人生观点,增进友谊。”他说。    “那交流的结果呢?”    “咦,这么巧,我也觉得。”    “觉得什么?”    “我也觉得,现在的日子,就是我最理想的退休生活。”    ……    太平淡的退休生活,会让人觉得人生已经没了盼头,而每天读书喝茶下棋遛狗的日子他也过不来。    那么每天上个班,偶尔处理一些社会罪恶问题,实现一下人生价值,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反正他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那天,他最终还是没有捎王朝上班,毕竟不能总是宠着孩子,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并承担自己的人生责任。    他觉得在这方面,他真是和林辰很有共鸣。    所以当王朝赶到警局时,已经差不多要上午十点了。    他刚从局长办公室喝茶出来,眼见王朝小朋友心急火燎地冲进办公室,对着指纹机一阵摸索,最终很绝望地嗷地一声差点没昏过去。    看起来,他出门以后,林辰还真没叫王朝起床。    啧,实在太狠得下心了啊。    “老大,你太过分了!”    见他捧着茶杯走进办公室,王朝扔下书包就飞扑过来,拽着他的领子痛斥道,“你知道早晨227路有多挤吗中山大道有多堵吗你为什么不叫我!”    “小王同志啊,您这不能怪我啊,毕竟你上司我要养家糊口,所以必须全勤打卡啊。”    “你要全勤打卡和不叫我起床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    “逻辑见长啊。”看着王朝因为赶路而涨得通红的面孔,刑从连只觉得心情大好,他喝了口热茶,说,“我和你阿辰哥哥一致认为,像你这样正在长身体的少年,应该多睡觉啊。”    “我阿辰哥哥才不会和你同流合污!”王朝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了已经冷得彻彻底底的大饼油条和麻团,怒道,“我阿辰哥哥还在桌上给我留了早餐。”    “那是你太不了解他啊……”他说着,摸了摸少年的脑袋。    “滚滚滚!”    说话间,王朝打掉了他的手,有两位巡逻的警员刚走进门,他们见王朝在打卡机边生气,瞬间猜到发生了什么。    “小王同志又迟到了啊,你们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一人拍了拍王朝的肩。    “老耿你说的不对,应该说年轻人就是需要睡眠,像我这样年纪大了,想睡都睡不着咯!”另一人应和着。    王朝于是更生气了。    刑从连很满意地和两位非常帮忙的同事打了个招呼,问他们:“今天怎么样?”    “没什么大事啊,我们这块能有什么事儿,但我看cbd那块够呛。”    想起很不安生的安生国际商城,刑从连皱了皱眉,又问:“怎么够呛了?”    “不是它们开业典礼搞的什么明星粉丝见面会嘛,据说现场人流远远超出预期……”    “怎么会超出预期,不是每次集会的人数都要提前预估然后审批的吗?”    “这我也不知道啊,我刚在车上听了一鳞半爪的,好像那块在请求支援,但暂时也还请求不到咱这儿就是了。”    刑从连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转过身,王朝已经在打卡机边站直身,脸色瞬间由红转青。    看到这脸色,他就知道了大概,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问道:“你出门的时候,遇见林辰了吗?”    “我,阿辰……”王朝有些说不出话来。    “慢慢说,想清楚了说。”    “阿辰和我一起出的门,他说是要去给我买牙刷,我出门时九点一刻,现在九点五十,从我们家走到安生国际要小二十分钟,阿辰他这会儿说不定就在商场里。”王朝很紧张地问,“不会真出什么事儿吧老大!”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