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首页华文作品外国文学穿越言情网络文学玄幻奇幻现代都市校园青春恐怖灵异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网络、穿越言情作家武侠作家网络作家侦探推理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var navigation = responsiveNav(“.nav-collapse”, {animate: true,// Boolean: Use CSS3 transitions, true or falsetransition: 284,// Integer: Speed of the transition, in millisecondslabel: “Menu”,// String: Label for the navigation toggleinsert: “after”,// String: Insert the toggle before or after the navigationcustomToggle: “”,// Selector: Specify the ID of a custom togglecloseOnNavClick: false,// Boolean: Close the navigation when one of the links are clickedopenPos: “relative”,// String: Position of the opened nav, relative or staticnavClass: “nav-collapse”,// String: Default CSS class. If changed, you need to edit the CSS too!navActiveClass: “js-nav-active”,// String: Class that is added toelement when nav is activejsClass: “js”,// String: JS enabled class which is added toelementinit: function(){},// Function: Init callbackopen: function(){},// Function: Open callbackclose: function(){}// Function: Close callback});努努书坊《犯罪心理》-正文犯罪心理 四声 第90章 四声02作者: 长洱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颜家巷很长。    毕竟宏景是座古城,所以这里的古典与现代总是奇异的交织在一起,那么颜家巷,大约就是那座连接古典与现代的桥梁。    这么说可能太文艺了些,实际上一年前,颜家巷也是条普通的破旧街道,后来经由改造,才变成现在这幅文艺小清新过头的模样。    走到家门口时,刑从连说要回家换身衣服,穿警丨服逛商场总不是太好,所以林辰就带着王朝,在家对面的店铺里稍稍躲雨。    在他们家对面,是间古董店。    林辰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习惯于使用“他们家”或者“我们家”这个概念,实际上颜家巷3号那也并不是他的家,他只是暂住在那套宅院里且不用付房租的租客,但很奇怪的是,从他住进去的第一天起,他和刑从连就不约而同从未提起过房租这件事。    彼此都觉得理所当然地不用给钱,也是件奇怪的事情。    林辰踏上两级台阶,掀开古董店门口挂着的风水帘,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王朝正在他身旁收伞,闻到那稍稍透出的香味,少年人猛地吸了好几下鼻子,然后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店主是对年逾七旬的老夫妻,与其说是在卖古董,不如说是随意租间店铺随便颐养天年来得恰当,因此店里也没什么东西,唯有博古柜里摆着几件瓷器。    那些瓷器看上去似乎很贵重,但也有可能完全是近现代仿品,反正他也看不出那些东西到底价值几何。    非常随意,随意得非常适合做刑从连邻居的一对老夫妻。    人以类聚,大抵如此。    他们进店时,店主老先生正盘腿坐在竹塌上喝茶,见他们进屋,老先生眉飞色舞地招呼他在竹塌一侧坐下,然后冲王朝嚷道:“呦,小王先生,来下棋吗?”    “不下不下啦,我们就来躲会雨,等下要出门吃饭。”王朝吸了吸鼻子,冲老先生摆了摆手,然后熟门熟路地在店里转悠,他先是假装看了会儿瓷器,然后径直走向店铺角落。    在那里的花窗下,摆着一只小煤炉,煤炉上正咕嘟咕嘟炖着一锅笋干烧肉。    热气与香味在雨季的黄昏氤氲开来,格外能勾起人肚子里的馋虫。    老太太就坐在炉边的摇椅里,手里拿着把蒲扇,轻轻扇着,见王朝进屋,老太太的嘴角早就噙着笑意,却假装闭眼摇扇,也不说话。    王朝像没头苍蝇似的在窗边转了两圈,然后干脆就在锅边蹲下。    见他馋成这样,老太太这才满意地睁开眼,问:“想吃啊?”    但王朝并未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中充满着渴求,林辰很无奈地看了老先生一眼,拿起案几上老先生刚给他斟的茶,抿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    少年人得到允许后,才一把抱住老太太的大腿,嘴里喊着:“高奶奶我午饭都没吃,好饿好饿啊。”    “自己去厨房拿碗!”老太太开心地用蒲扇拍了拍王朝的脑袋,坐直了身子。    用电光火石或者风卷残云来形容也差不多,总之,老太太直接挑了最好的肉,给王朝盛了一大碗,王朝以玩节奏大师的卓绝手速迅速把一整碗笋干烧肉吃了个底朝天,末了,趁着刑从连还没出门,他还跑去厨房把碗洗了。    回想起他们上次和上上次在店里蹭饭的情景,大概也都主要靠着王朝深厚的卖萌功底和有吃的绝不要脸的脸皮厚度才能成功,总之,还是要感谢的。    林辰叹了口气,从竹塌上站起,向店主告辞。    “谢谢高奶奶,高奶奶你做的菜比周阿姨家好吃一万倍!”    出门时,少年边冲老太太飞吻,边这么说道。    “那下次再来吃啊,奶奶给你留着!”    老太太望着他们,笑得合不拢嘴。    ……    刑从连出来时,雨稍稍小了些。    他换了件黑色长风衣,内搭了最简单的烟灰色t恤,这本是再寻常不过的衣着,可能是刑从连近日睡眠充裕所以精神很好,又或者是他穿便服的时间不多,所以难得换上便令人微微有惊艳之感。    当然,也有可能,林辰想,可能是他自己心情很好,所以觉得那个撑伞立在朱门前的男人格外赏心悦目。    黑色长裤,低帮皮靴,他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难得有种莫名其妙的虚荣之心。    甚至连王朝都很不耐烦地语气在说:“老大你就是去刷个卡而已,用得着穿成这样吗?”    “老子怎么了我,不就是便服吗!”刑从连撸了把头发,非常奇怪地反问着。    “不是,这件衣服一定很贵,对不对!”王朝凑过去摸了摸刑从连的风衣,咋了咂嘴。    “去年专柜打折,五百块买的。”    “我不信!”    “大概是因为我气质好?”刑从连拍了拍王朝的肩膀,宽慰道,“你不能因为再好的成衣穿你身上都童装,就否认这世界上有人能把普通衣服穿出高档质感啊少年人。”    “我179了,童装你妹!”王朝很不满地反驳。    像是被挫伤了男子汉的自尊心,王朝说着,就把伞递了了给他,然后跳在刑从连背上,强行翻看那件风衣领标。    下一刻,少年的惨叫响起。    “卧槽,真是金鹿,老大你怎么样了,太惨了!”    王朝从刑从连背上跳下,后退了两步,用一种不可置信地眼光指着刑从连那件风衣说:“老大,你怎么过这么惨了,是最近国际原油下跌得厉害还是贵金属暴跌,你怎会沦落至此!”    刑从连懒得理他,非常云淡风气地掸了掸自己的风衣,很珍惜地说:“金鹿怎么了,国产名牌,专柜都要上千,你小心点摸!”    林辰望着刑从连衣服上,很明显的两个油爪印,忍不住眯起眼。    只见王朝依旧表演地非常痛心疾首,他转过身躲回伞下,边伤心地摇着头,边努力离刑从连越远越好:“太惨了太惨了,等下我给你挑两件衣服吧,就当慰问孤寡老汉了。”    林辰被他拉着快走了两步,身后很快传来刑从连愤怒的喊声:“王朝你给老子身上按手印是不是?”    “不是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干得?”    他话音未落,后颈肉就被刑从连猛地拎住。    刑从连毫不犹豫地把人拖出伞下,指着他们刚经过的一处小路口上的监控摄像头说:“王先森,麻烦你看清楚,那里是什么,请不要狡辩了好吗?”    “你确定你能调到完整的录像?”王朝看了眼摄像头,很不屑地说。    想起少年如入无人之境的技术,刑从连再次被气得瞪眼:“你手和嘴怎么这么油!”他看着少年的脸,忽然说道。    “我吃了碗笋干烧肉啊。”    “哪里吃的?”    “高奶奶给我盛的啊!”    “我们家对门的高奶奶?”    “对啊!”    “你不早说!”刑从连痛心疾首,恨不能回头也去吃一碗。    “我特意不告诉你的啊!”    “……”    林辰撑着伞,看他们打打闹闹了一路。    虽然傍晚的老街上,没有除他们以外的任何人,可或许是身边的足音袅袅,也有可能是王朝和刑从连太闹腾,他竟没有半点孤寂和萧瑟之感。    该怎么说呢,好像阴冷的雨季,都因此变得湿润温柔起来。    唯一的问题是,原本10分钟的行程会因此变得漫长许多,但也没什么不好。    ……    等走到颜家巷另一头的大路上,天已经完全黑了。    正因为天黑,远处高楼幕墙与霓虹灯交相辉映,让人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王朝调出手机导航,给刑从连看了新商场的位置,不多时,一栋显然是刚开业的商场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虽然是刚开始营业,可新商场内外进出的顾客已经非常多了。    不经意间,林辰抬头看了眼商场的名字,有些意外。    如果说,他先前知道王朝想去的新商场叫“安生国际”,那么他大概宁愿忽悠两人在家吃外卖,也不会来这里。不过,他看身旁两人的样子,似乎对此毫不在意或者说并不知情,他忽然就释然了。    也是,不过是吃顿饭而已,何必在意商场是谁家开的呢?    刑从连和王朝两人,秉持着警务工作者吃饭绝对不挑剔的良好传统,对于按照点评网站分数来挑选餐厅这件事更是没有半点意见,所以最后,他们相安无事地坐在了一间名叫彩云间的云南菜馆里。    “哇哇哇,这个凤凰看上去太牛逼了!”    王朝小同志翻看着餐单,间或爆发出阵阵惊呼。    林辰接过刑从连倒的茶水,喝了半口,凑过去看了看菜单。    这家餐厅似乎是走特色菜路线,菜谱上,每道菜的摆盘都华丽异常,盘子巨大,上面还装点着夸张无比的孔雀头,看上去与其说是美味不如说是看着就很贵的样子。    不过实际上,这里每道菜单价都很适中,难怪评价很好。    林辰又喝了口茶,忽然听见身侧传来服务员小姐轻柔的声音:“如果是三位的话,其实很推荐本店的特色三人套餐呢,打折下来是488元,如果您可以再加一份点心凑满五百元的话,还可以赠送您两张见面会的门票呢。”    “什么见面会门票?”王朝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就是后天在我们安生国际商场一楼大厅举办的李景天先生粉丝见面会前排坐席票……”    “诶,李景天,是不是最近被掐很惨那个歌手啊?”    一听不是美少女组合,王朝仰起头,很失望地说道。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分类专题小说  ● 影视文学作品  ● 盗墓小说大全  ● 鬼故事大全  ● 经典官场小说  ● 职场专题小说  ● 历届诺贝尔文学奖作者作品  ● 经典游戏小说合集  ● 商战小说合集  ● 吸血鬼经典小说  ● 传记纪实作品  ● 侦探推理小说  ● 仙侠修真小说  ● 历史・军事小说  ● 韩流文学-韩国青春文学 系列作品小说  ● 龙族系列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十宗罪全集在线阅读  ● 泡沫之夏小说在线阅读合集  ● 后宫如懿传小说在线阅读  ● 后宫甄